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第26章


听见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 柳笑雨脸上有些狼狈,不过也就狼狈了片刻。

她继续朝许霖大喊,“你要为我和孩子负责!”

许霖坐在车上擦拭鞋身的污迹, 头也不抬地让司机报警。

听见报警两个字,柳笑雨情绪愈发激动,两只眼睛死死瞪住许霖, “许霖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许霖有些错愕对方知道他的名字, 但这份错愕很短暂。

他将手里的湿巾扔进车里的垃圾桶, 又拿出一张湿巾不紧不慢擦手,似笑非笑地看向柳笑雨,“说吧,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 你说过会娶我。”柳笑雨说到后面, 眼里闪烁着期待。

许霖仍是前面的态度, “一百万够不够?”

“我不要钱!”柳笑雨拼命摇头。

许霖皱眉,“两百万?”

“我说了我不要钱!许霖,我只想嫁给你!你明明说过等我怀上宝宝就娶我的!”柳笑雨边哭边吼。

许霖听得头疼, 摆摆手,让司机赶紧报警。

他就不该和这个女的废话, 试图用钱让她暴露真面目。

大早上遇见这么个疯子,真是晦气!

许霖拎着书包下了车,一眼也不去看柳笑雨,对周围人的议论他也懒得去解释。

俗话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等警察来把人带走, 调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知道他跟这个女的连见都没见过。

不管柳笑雨怎么吼怎么哭,许霖都没有回头。

不少人在心里给许霖贴上了继渣男之后的第二个标签:冷血。

许霖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爱撩不负责, 虽然仅限于言语,但那也是渣。

奚柚曾见过许霖把一个女生撩得面红耳赤,转身又和另一个女生说笑,惹得那女生羞红了脸。

她觉得“喜当爹”这件事落在许霖头上一点也不意外。

许霖察觉到有个人一直盯着他,脚下转了方向,眉眼含笑地走了过去。

奚柚本来是躲在季衍之身后探出脑袋的模样,见许霖走过来,嗖地一下整个躲到季衍之背后。

“小西柚这是在和我躲猫猫吗?”许霖说着,伸手就要去抓奚柚。

季衍之抬手拦住,目光清冷,“她只是不想看见你。”

短暂的触碰让许霖皱了皱眉,再次拿出湿巾擦手。

来回擦,用力擦。

仿佛碰了什么肮脏至极的东西。

奚柚看见这一幕,恨不能抢了那湿巾砸许霖脸上。

擦到手发红,许霖才肯罢休,这才给了季衍之一个正眼,“哟,这不是季少爷吗?我让那疯子给气糊涂了,还以为小西柚躲到了一堆垃圾后面,真是对不住。”

季衍之神色平淡,“没关系。”

许霖:“……”

一拳打在棉花上,无趣。

“许哥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奚柚两只手扣在一起,走到许霖面前。

季衍之薄唇抿紧,心里有股说不出的烦躁。

许霖特别喜欢奚柚的眼睛,水凌凌的,眼型也好看。

第一次瞧见的时候他就想,如果能让这双眼睛只看他就好了。

许霖把脸凑过去,“是什么好东西?”

“许哥哥你再弯弯腰。”奚柚乖巧地眨了眨眼。

许霖配合地弯了弯腰,离奚柚的手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

奚柚盯着许霖,软声说:“许哥哥千万别眨眼哦。”

“哥哥不眨——嗷——”

许霖捂着被打的眼睛痛得龇牙咧嘴,偏这时候小腿又挨了重重的一脚。

于是一边龇牙咧嘴,一边单腿蹦跶。

趁着这时候,奚柚拽着季衍之脚底抹油似的溜进了学校。

一口气跑到他们上课的教学楼底下,奚柚才松手。

瞥了眼季衍之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奚柚心里一咯噔,咽了咽嗓子,脸上故作镇定,“哥哥该不会以为我打许霖是因为你吧?”

季衍之平敛的嘴角缓慢牵出笑弧,“我有这么说吗?”

奚柚干笑两声,眼睛弯成月牙状,“我这不是怕哥哥误会吗?哥哥放心,你前面说的话我记着呢。”

“是吗?”季衍之眼里笑意加深。

这是让她重复一遍的意思吗?

就在奚柚这么想的时候,季衍之却迈开腿往楼上走了。

她跟上去走在旁边,时不时觑一眼季衍之的脸色。

不知不觉就跟着季衍之走到了复读班这一层楼。

季衍之上楼的时候也在想事情,也就没注意到身后跟了小尾巴,而且还和他一起进了教室。

有人拍了一下季衍之,问他怎么有个女同学跟着他,他才回过神。

季衍之见奚柚一副懵懵的样子,就知道她这是反应过来走错教室了。

他叹了口气,“我送你回教室。”

“哦。”奚柚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跟在季衍之身后往外走。

忽然,季衍之停下。

奚柚刚有抬头的动作,就听见许霖咬牙切齿喊她名字。

挨了揍的那只眼睛让许霖用手给遮住了,捂得特别严实,这就让不明情况的人很好奇许霖这是怎么了。

不过碍于许霖浑身上下散发着“我很生气”的气息,谁也没问出口。

奚柚躲在季衍之身后,慢吞吞地探出一个脑袋看向许霖,“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霖气笑,他为什么找她,她难道不是最清楚的吗?

“过来。”

“我不。”

奚柚往季衍之身后躲了躲,就差把防备两个字贴脑门儿上了。

许霖咬牙,“我再说一遍,过来。”

奚柚摇头,“你再跟我说几遍我也不会过去。我打你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许霖找奚柚有两个目的,道歉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就是让奚柚离季衍之远点。

本来多乖的一小姑娘,现在动不动就动手打人。

都是让季衍之这个东区来的人给带坏了。

“小西柚,过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说了不过去就不过去,有什么事就这么说吧。”

奚柚这回整个躲到季衍之身后,也不去看许霖。

许霖能有什么重要的事告诉她,不就是教育她吗?

也不知道许霖是哪根筋没搭对,总喜欢对她说教。

记得她第一次去许家,许霖问她:“喜不喜欢哥哥?”

她当时和许霖一点也不熟,就摇了摇头。

然后许霖就板着脸告诉她,“哥哥很喜欢小西柚,所以小西柚也要喜欢哥哥。哥哥看着小西柚的时候,小西柚的眼睛也要看着哥哥。”

过后每次见到许霖,许霖都会问喜不喜欢他。

被问得烦了,奚柚索性一点头,说喜欢。

之后许霖就没再问过这个问题,但是每回见到,许霖都会盯着她的眼睛看很久,然后感慨一句,“如果小西柚的眼睛里只有哥哥就好了。”

奚柚觉得许霖就像个想要她眼睛的变态,这让她对许霖是能避就避。

“小西柚,我最后再说一遍,过来。”

“有什么事就这么说吧。”

许霖的耐心彻底被磨没了,他用好的那只眼睛狠狠瞪住季衍之,“小西柚多听话多懂事的一个孩子,看看现在被你带成了什么样子?简直就是个问题少女!开学典礼上扇人巴掌,今天在校门口当着大家的面打我踹我!”

奚柚无语。

许霖和季寻怕不是共用一个脑子吧,一个说她被季衍之带坏,一个说她被季衍之洗脑。

他们有没有想过是他们根本就不了解她?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她一个活生生的人。

再说了,听话懂事又不代表一点脾气也没有。

许霖情绪激动,季衍之一脸平静,“说完了?”

又是一拳打棉花上,许霖深感无趣。

他撇撇嘴,“昂,说完了。”

许霖以为季衍之有什么话要说,摆出了一副不拿正眼看人的姿态,结果听见的却是,“让一让。”

许霖:“……”

他就纳闷了,这人没脾气的吗?

许霖不仅没让开,还往季衍之面前凑近了些。

将季衍之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后,许霖问:“你在东区是怎么活下来的?”

东区那样恶劣的地方,没点脾气就只能任人欺负。

他小时候去东区撞见过特别血腥的一幕,隔天同他一起去东区的司机告诉他,那个人死了。

让人活活打死的。

季衍之眼里漾出些微笑意,“很想知道?”

说不好奇是假的,许霖犹豫片刻,诚实地嗯了一声。

“那就请你先让开。”

许霖背对教室后门,又是挡在门口,有个男生抱着一摞书从外面进来,正要从边上的空位侧身进去,没想到许霖突然挪到他面前。

差点要和男生怀中书撞上的时候,许霖被一股大力拽到一边。

脚下没站稳,许霖撞到墙上,一个不小心,脑袋磕了上去。

疼得许霖赶紧去揉被撞的位置。

要知道他的另一只胳膊还让季衍之给拽着。

这一挪,大家可都看见了,憋着笑,无法直视许霖。

外面过道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许家的司机看见许霖露出肿眼睛先是一愣,接着赶紧凑到许霖耳边小声说明现在的情况,“少爷,那姑娘肚子痛,送医院去了!”

许霖一听,顿时觉得头更痛了,这事儿和他有什么关系?

再说跟他说了就能让人肚子不痛了?

司机挨了许霖的一记眼刀,低下头弱声说:“太太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让您请假去医院一趟。”

“我又不认识她,我不去!”

许霖撂下话,看也不看司机就往外走,要回自己的教室,一条腿跨出门口才想起季衍之还没回答他的话。

许霖回头,用满不在乎的口气问道:“怎么活下来的?”

季衍之莞尔,“拼命活下来的。”

许霖愣住,乍一听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回答,但于他而言,活着、从来不需要拼命。

拼了命去活着……

那该是吃过多少苦。

左胳膊一阵阵的痛拉回了许霖的思绪,他低头去看,如果没记错的话,刚才是季衍之拽的他……

啧,手劲儿可真够大的。

不愧是拼命活着的人。

许霖走了几步,耳边突然想起章女士严肃的声音,“马上请假来医院。”

许霖扭头就是一瞪,司机抱歉微笑,他也是没办法,只好给太太打电话。

-

回教室的路上,奚柚抿了抿唇,拉长着声音开口,“那个……我自己没许霖说的那么听话懂事,他不了解我,所以你千万别把许霖说的话放在心上。”

季衍之头也没回,淡淡地嗯了一声。

听不出情绪的回应。

奚柚挠挠头发,季衍之这是放在心上了,还是没放在心上啊?

她加快脚步走到前面去看季衍之的表情,和他的声音一样,没什么情绪。

“哥哥。”

“嗯?”

“你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呀?”

“你吗?”

奚柚倒着走的动作一顿,以为听错了,“哥哥你说什么?”

“没有。”季衍之伸手,把人拉到自己身边,“好好走路。”

奚柚点点头,乖乖和季衍之并排走在一起。

视线落在前方,也就没注意到季衍之扬起的一抹笑弧。

-

早上校门口发生的事情在学校传遍了,相较之下,受到更多讨论的是柳笑雨。

大概是许霖就那点事,说够了吧。

中午在食堂,奚柚听见隔壁桌在说柳笑雨之前被人欺负的事。

坐在她对面的霍眠担心道:“奚柚你脸色好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旁边的徐希言听见抬头,“小奚奚你怎么了?脸突然就白了。”

奚柚迟钝地眨了两下眼,摇摇头,“我没事。”

隔壁桌的声音再度传来:

“我觉得她那次多半被那个了。”

“我也觉得,面对两个男人,她一个人怎么可能反抗得了?”

“说实话,我挺佩服柳笑雨。我要是她,早从楼上跳下去了。都被强了,还活着干嘛?”

“我赞同。这样的事不仅丢自己的脸,还丢家人和朋友的脸。就算没被强,在别人看来也是被强了。要我遇见这种事,直接和这个世界说再见。活着遭人非议,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砰——

奚柚面前的餐盘翻倒在地上。

隔壁桌几个女生的议论戛然而止。

汤碗倒在桌边,里面的汤洒了一桌,慢慢悠悠流到地上。

奚柚脸色苍白如纸,眼神暗淡空洞,不见一星半点的生机,仿佛坠入了没有一丝光亮,永远也见不到光明的深渊里。

她看见徐希言和霍眠很着急担心地朝她说着什么,但她什么也听不见。

扶着桌子摇摇晃晃站起身,耳边回荡的全是那句“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不是不会写甜甜的剧情![大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