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第32章


这天晚上, 奚柚梦见季衍之不停叫她小柚子。

第二天起床,头重脚轻,浑身无力。

顶着一对黑眼圈, 奚柚没精打采换上校服,下楼吃早饭,没发现大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坐在对面的季衍之屈指轻叩桌面。

奚柚咬小笼包的动作一顿, 抬头, 声音里含着浓浓的困倦, “怎么了?”

“今天周六。”

奚柚:“!”

整个呆住,不敢相信地眨了两下眼。

她咽了咽嗓子,问附近的佣人,“今天真是周六啊?”

佣人点点头。

奚柚觉得头更疼了, 仰着脖子靠在椅背上, 抬手摁了摁一阵阵疼的太阳穴, 决定先不吃早饭了,回房间继续睡。

刚有起身的动作,奚柚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又坐回去,学着季衍之刚才的样子屈指在桌面叩了两下。

“哥哥之前说我谈恋爱, 我想知道我是在和谁谈恋爱。”

季衍之眼里漾出笑意,“小柚子这是在套我的话吗?”

又是这个称呼!

奚柚的火上来了,她站直身体,两只手啪一声撑在饭桌上,用自认为很凶的眼神瞪住季衍之, “我说了我不喜欢这个称呼,请你不要再叫!再喜欢也不能叫!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话落,餐厅里陷入安静。

在附近忙活的佣人不由自主慢下了手里的事情, 彼此面面相觑。

他们从未见过奚柚动怒,仿佛生气这件事和奚柚永远沾不上边。

一时间,大家连呼吸都控制得小心翼翼。

季衍之眼中的笑意逐渐淡去,眉宇间隐约可见孤寂之色。

他垂下眼帘,“我知道了,不会再那样称呼你。”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奚柚却没觉得开心。

她慢慢坐下,观察季衍之的脸色。

察觉到她的注视,季衍之抬眸略微一笑,一眼就能看得出的勉强。

奚柚意识到自己刚才把人伤到了,“对不起啊哥哥,我刚才不该那么大声对你说话。”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你没错。”

听见这句话,奚柚心里更过意不去了,就一个普通的称呼而已。

思索再三,奚柚做下决定,“哥哥你想怎么叫我就怎么叫我吧。”

叫她小柚子的又不是只有季衍之一个,季衍之只是把这三个字念得缠绵入骨,让她顶不住。

她就不信她会一直顶不住。

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次听见季衍之这么叫她,觉得听多了会要了她的命。

现在细想,其实是她经历得太少,相信等她听得多了,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这边奚柚下定了决心,那边季衍之却说:“不用。”

“别啊!”

昨晚不是还非要叫她小柚子的吗?

看来她刚才的话把人伤得不轻。

见季衍之起身要走,奚柚张开胳膊挡住去路,“哥哥我错了,哥哥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季衍之无奈微笑,“我没生你气。”

“真的?”

“真的。”

“那你叫我一声小柚子。”

季衍之没说话,要从旁边过去。见状,奚柚赶紧挪过去挡住路。

季衍之走哪边,她就堵哪边。

“哥哥不想上课迟到,还是乖乖叫我一声小柚子吧。”

以为这样的威胁就能让季衍之乖乖就范,没想到季衍之直接拎住她的校服衣领,像拎小鸡仔一样把她拎到旁边,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奚柚拔腿追了上去,跑得太急,没注意到前面有一滩水,脚打滑,一屁股摔到地上坐着。

拿抹布回来要处理地上一滩水的佣人见到这一幕,吓坏了,赶紧去扶奚柚起来,“您都哪儿痛?要不要去医院?”

奚柚摇头,“我歇会儿就行。”

到沙发坐下,奚柚伸手揉着腰和屁屁,时不时就会倒吸一口凉气。

注意力全在身体的痛上面,根本没注意到走出去的季衍之又回来了,而且就站在她旁边。

忽然听见一句“很痛?”

吓得奚柚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拉扯到摔痛的部位,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季衍之扶着人坐下,“都哪里痛,指给我看。”

奚柚吸了吸鼻子,声音闷闷的,“哥哥又不是医生,我跟哥哥说这些有什么用。哥哥还是赶紧去学校吧,别迟到了。”

“奚柚,听话。”季衍之神色严肃。

奚柚现在不吃这套,低着头,一声也没吭。

手上继续揉着摔疼的部位,揉到尾椎骨的时候,眼泪就会控制不住地往外涌。

季衍之让吴伯拿来冰袋。

用毛巾裹好的冰袋放在一边,季衍之挽好袖子,“趴下,我帮你冷敷。”

“不用,我没事。”奚柚头也没抬,手上继续缓缓揉着尾椎骨那处。

“小柚子,听话。”

奚柚手上动作一顿,一边趴下一边咕哝,“哥哥不是不愿意叫我小柚子吗?怎么这会儿又愿意了?都说老天爷变脸快,我看哥哥和老天爷有一——嗷——”

冰冰凉的感觉袭来的一瞬间,奚柚没忍住叫了一声。

她把脸埋进抱枕里,两只手紧紧攥着抱枕身上的流苏。

恍惚间听见季衍之笑了一声,“刚才不是说没事吗?怎么这会儿又痛了?小柚子变脸的速度和老天爷有一拼。”

奚柚心里那叫一个气,一拳砸在抱枕身上。

刚才她没说完的话不仅让季衍之给说完了,还还给了她。

等到适应了这种冰冰凉的感觉,奚柚才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钟,瞳孔骤缩,“哥哥你快迟到了!”

奚柚边说边反手去推季衍之,“我自己来,哥哥你快去学校!”

“我现在出发,也避免不了迟到。”季衍之神色平静。

奚柚在心里算了算时间,确实赶不上。

她回头看季衍之,“对不起哥哥,我让你迟到了。”

季衍之撩起眼皮晃了奚柚一眼,“小柚子觉得该怎么补偿哥哥才好?”

补偿……

奚柚托腮想了想,没想到。

她再次回过头,“哥哥觉得我该怎么补偿才好?”

“哥哥说什么,小柚子都会给我吗?”季衍之目光温柔,嘴角有抹浅浅的笑弧。

“只要不让我干违法的事就行。”

这话说完,奚柚发现季衍之的深情眸愈发温柔,她以为这些日子的相处下来,自己对这双深情眸里的温柔已经习惯,不会再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但是现在,她好像听见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拉着她往某处下坠。

季衍之抬手,指尖轻轻撩开胡乱搭在奚柚腮颊的发丝,缓缓说:“我要小柚子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小柚子愿意吗?”

眼前的深情眸温柔得不像话,里面除了温柔还是温柔。

这份温柔不会让人感到别扭,只会让人心甘情愿沉溺在其中。

奚柚看呆了,就在她要说出愿意两个字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她不可能永远只属于季衍之一个人。

说愿意就是欺骗。

她不想欺骗季衍之,“哥哥,换一个补偿方式好不好?”

“是哥哥吓到你了吗?”季衍之唇边笑弧加深。

奚柚摇头,“是因为我不可能永远只属于哥哥一个人。”

“只要小柚子愿意,就是可以的。”

准确来说,不管她愿不愿意,她都要永远只属于他。

这样干净的美好,既然他不愿意毁掉,那他就要得到。

好好保护起来,让这样干净的美好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

这样的心思大概很卑劣,可他本来不就是一个卑劣的人吗?

奚柚不明白季衍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认为,她还是前面的态度,“哥哥,换一个补偿方式吧。”

季衍之默了片刻,“那你告诉哥哥你和陆时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奚柚:“!”

短暂的惊讶过后,奚柚松了口气,可算是知道她在和谁谈恋爱了。

“我没和陆时谈恋爱,也没和其他人谈恋爱。哥哥为什么会觉得我谈恋爱了?”

季衍之皱了下眉,“你真的没谈恋爱?”

奚柚果断举三指对天发誓,“我现在要是谈了恋爱,就让我的物理永远没有长进!”

从这段时间的补课情况来看,季衍之相信奚柚是真的想学好物理。

这样一来,就是宁缘误会了。

而他当时也没多想,直接就信了。

“抱歉,哥哥误会你了。”

奚柚大方地摆摆手,“没事没事。哥哥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觉得我在和陆时谈恋爱?”

“有人看见你们打情骂趣。”

“……”

奚柚嘴角一抽,很好奇那人的眼睛是不是有问题。

她和陆时看彼此不顺眼,能友好相处已经是非常难得,更别提什么打情骂趣。

奚柚没问那个人是谁,但在心里问候了好几遍那个人的眼睛。

冷敷得差不多了,季衍之去了学校。

奚柚回了房间,发现有一通陌生来电,还有一条短信也是那个陌生号码发的。

点开——

【我是陈陈,我有事情想拜托你。】

奚柚回了一个问号。

几分钟后,陈陈的电话打了过来。

接通后,陈陈虚弱微小的声音传出,“我想再见阿晏一面,你能再帮我一次吗?”

上次程老师说陈陈病重,没剩多少天了,结果她和季衍之到医院去,好巧不巧听见医生说陈陈恢复得不错,再有一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那次他们连病房都没进。

身后传来陈陈的呼喊,季衍之头也没回。

奚柚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耳边响起陈陈咳嗽的声音,“我这次是真的不行了,拜托你让阿晏再来见我一面好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