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从前他们相处的时候, 总是她说,他听。

陈陈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也就没多想, 开始说自己想说的。

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付晏怎么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

如果是朋友,那还好。

如果连朋友都不算,那可真是太糟糕了。

当她问出:“我们还算朋友吗?”

听见付晏笑了一声, 很短暂, 仿佛是她出现了幻听。

明亮的灯光勾勒出少年精致绝俗的容颜, 少年眉眼含笑,深情眸里盈满温柔,他倾身靠近床,眼看着陈陈的脸染上红晕。

少年气质干净, 又是穿着校服。

陈陈最爱付晏穿校服的模样, 校服将他自身干净的气质发挥到了极致。

让她忍不住迷恋。

让她忍不住沉沦。

让她不惜一切地想要占有。

陈陈第一次见付晏就有的念头, 到现在仍有,而且是越来越强烈。

现在人就在眼前,她伸手就能够到。

确实陈陈也这么做了, 不过她伸出手后并没有够到。

少年在她快要触及的一瞬间坐回了凳子上。

也是在这一瞬间,少年变得眉目清冷, 周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

好听的声音里充斥着刺骨的冷意。

“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

季衍之眼皮微撩,淡漠的目光落在陈陈脸上,“我们从来都是欠与被欠的关系。”

一些碎片式的画面在陈陈脑海里闪现,她试图将它们拼凑在一起,结果却是头痛到仿佛下一秒就要炸裂。

陈陈难受地抱住脑袋, 额头的冷汗细细密密,脸上的红晕消失得无影无踪,脸色苍白得吓人。

陈杰下夜班过来看见这一幕, 猛地推开门,一把拽住季衍之的衣领,“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这一嗓子吼得大,很快就有护士闻声而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陈陈抱头痛苦中,别人问什么,她都不理会,仿佛听不见外界的声音。

这时,陈杰冷静了下来,告诉护士陈陈这是老毛病,过会儿就没事了。

护士不放心,建议陈陈去做一个脑部检查。

陈杰拒绝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妹妹的问题不在大脑,而在心里。

-

停了一会儿的雨又开始下了。

还刮着风,让窗户被雨水撞出一连串的闷响。

病房里针落可闻的安静被打破,陈杰放下手机,抬头看外面,密密麻麻,雨珠如黄豆般大小。

看来沧城又要降温了。

陈杰收回视线,起身去给陈陈把被角掖严实,却在刚伸出手的的时候被陈陈一把抓住。

没有扎在一起的头发因为陈陈低头,散在两侧,几乎遮住了陈陈的整张脸。

同陈杰说话的时候也是这般状态,别说抬头了,连眼皮也没动一下。

陈陈嗓音低哑,“哥哥,我想和阿晏单独待会儿。”

陈杰看向站在窗边的季衍之,抿紧了唇,久久没有说话。

直到陈陈出声催促,陈杰才开口,“我有几句话想和季少爷说,还请季少爷移步。”

两个人到了外面过道,季衍之坐在身后的凳子上,手上继续翻着刚才一直在看的书。

刚才陈杰没细看,这回看仔细了,发现季衍之手上拿的竟然是一本恐怖小说。

他还以为拿的是什么学习资料。

不经意一瞥,一段露骨的描写闯入视线,陈杰登时呆住,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他不是没看过比这大尺度的,但是从来没在人来人往的环境里看过。

陈杰替季衍之臊得慌,上前一步挡住季衍之。

说是挡,其实用围这个字更合适。

陈杰为了不让其他人看见季衍之手里的书,双手撑在季衍之身后的墙上,试图把季衍之整个人围起来。

他低头,“把书收起来!”

季衍之神色从容,和陈杰的面红耳赤相比,仿佛看的是两本书。

他合上书的时候下意识往陈杰下面看了一眼。

陈杰反应过来,一记眼刀扎过去,“你想多了!”

一屁股坐到旁边凳子上,陈杰冷嗤一声,“我只是怕脏了别人的眼。”

季衍之容色骤冷,目光陡然变得尖锐,“哪里脏?”

陈杰愣住,显然是没想到季衍之会问他这个问题。

他刚才就是随口一说。

如果非要让他说哪里脏的话……陈杰的视线在书身上转了几圈,定在某处,“喏,书封的左下角脏了一小块。”

季衍之垂眸,那处是书在到他手上之前就有的。

趁着这个空档,陈杰赶紧岔开了话题,“我想拜托你一件事。陈陈状态不好我想你是知道的,我希望你不要刺激到她。”

在不知道陈陈挟恩图报之前,陈杰恨极了季衍之。

认为是季衍之把他正常的妹妹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清楚是怎么回事后,陈杰对季衍之就再也恨不起来。

他妹妹对季衍之做的那些事,足够他跪在季衍之面前使劲磕头道歉。

陈杰知道季衍之等到现在肯定是有什么话要对他妹妹说,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按理说,他没有资格向季衍之提要求,但是他妹妹的精神状态不允许他什么也不说。

季衍之缓缓摩挲着手里的小说,闻言眉梢微挑,眼里漾出几分笑意,“我以为陈陈是做好了准备才要见我。”

陈杰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默了片刻,他垂下头,声音轻飘飘的,“你进去吧。”

-

季衍之等到现在,确实是有话和陈陈说。

他走到床边站定,眼帘轻垂,淡淡的声音听不出情绪,“谁给你她的联系方式?”

陈陈却像是听见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拿过床头柜上的抽纸,陈陈一下抽了好几张擦眼泪,边擦边笑。

“我还以为你这个人没有心,原来你也会喜欢人啊。”

“谁告诉你我喜欢她?”

“你难道不喜欢她吗?”

陈陈慢慢起身,站在床上,终于有一次她比付晏高了。

低下头,牢牢盯着她喜欢的这张脸,陈陈一字一顿,“付晏啊付晏,亏你还是学霸,竟然连自己的心思也看不清楚。”

季衍之皱眉,后退了两步拉开距离。

陈陈以为这是被她戳中心思,心虚的表现,笑得更夸张了。

殊不知只是因为她的唾沫星子乱飞。

当陈陈看见季衍之用纸擦脸,也反应过来了,气得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付晏你给我过来!”

季衍之没理会,将手里的纸巾揉作一团抛进床边的垃圾桶,还是那个问题。

“谁给你她的联系方式?”

不过这次多了一句——

“是程老师对吗?”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我只是想让她劝你来看我,现在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过程有那么重要吗?”

陈陈这番话完全是吼出来的,因为太用力,连脖子上的青筋也能看见。

季衍之依旧是平静从容,“陈陈,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又怎样?结束了还可以开始!”

“阿晏,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上一秒还在大吼大叫的陈陈突然两眼泪汪汪,她赤脚站在地上,一边抹泪一边哽咽,像个被抛弃的小孩,可怜极了。

病房里充斥着陈陈的哭声。

陈陈看着眼前人,一声“阿晏”,又一声“阿晏”,不停地可怜地喊着。

到不知道第多少声的时候,少年脸色终于有了变化,由平静变得温柔,温柔之中又有无奈。

陈陈的心跳怦怦加速,她哭得更卖力、更可怜了。

恍惚间,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带着她到床上躺下。

付晏从来没有主动牵过她,陈陈舍不得放手,当即反握住了,握得牢牢的。

“阿晏,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陈陈带泪笑着。

季衍之另只手掀开被子盖到陈陈身上,陈陈脸色骤变,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笑容温柔的少年,另只手去掰少年掐在她脖子的手。

陈陈张开嘴,很艰难地往外吐字,“阿……晏……松……手……”

少年温柔得不像话,手里却做着要人命的事情。

他俯身凑到快要喘不过气的陈陈耳边,“别忘了我本来是什么样子。”

陈陈脑海里碎片式的画面陡然拼接完整,在黑暗中,付晏一次又一次撕下伪装露出本来面目让她感受到死亡的滋味。

她喜欢的漂亮少年是真的,温柔少年却只是一个壳子。

里面装的是一个疯子!

是一个恶魔!

这些被陈陈选择性遗忘的一幕幕再度占据陈陈的脑海。

她恐惧。

她想逃。

陈陈使劲挣扎着,季衍之在这时松开了手,由着陈陈大声叫陈杰。

陈杰坐在外面的凳子上,闻声一个箭步进了病房,没等他搞清楚是什么状况,就让陈陈撞了个满怀。

陈陈奔下床,一头扎进陈杰怀里,哭着喊着,“哥哥,他要杀了我!”

季衍之弯腰拿起刚才被他搁在一边的小说,转过身,这才和陈杰四目相对。

季衍之眉梢微挑,“你妹妹的病情好像比之前严重了许多。”

陈陈听见这句话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整个炸毛,情绪激动,“我没病!是他掐住我的脖子,想杀了我!哥你看我的脖子,都是他掐的!”

陈陈退出怀抱,仰头露出脖子,好让陈杰看个清楚。

陈杰眉心深皱,眼神复杂。

陈陈看见陈杰这般模样,催促着陈杰赶紧报警。

陈杰却领着她去了精神科。

看见精神科三个字,陈陈特别抗拒,缩在电梯里,怎么也不肯跟陈杰走。

陈陈身上还有伤,陈杰不敢硬来,只好找人帮忙才把陈陈从电梯里抱出来。

挣扎中,陈陈从电梯里看见自己完好无损的脖子,一点痕迹也没有。

她错愕地大喊出声,“怎么可能?付晏明明掐了我!”

这边,季衍之刚坐上回季家的车,从车上拿了湿巾,把刚才碰过陈陈的两只手擦了又擦。

比往常下晚自习到家迟了近一个小时,季衍之拿着小说,踏着黑暗往楼上走。

忽然,眼前的黑暗让光亮吞噬了大半。

季衍之顿住脚步,朝打开灯的三楼看去,小姑娘顶着睡得乱蓬蓬的头发,打着呵欠,一脸困倦地站在楼梯口,“哥哥是去见陈陈了吗?”

“嗯。”

“她是真的不行了吗?”

“好得很,以后不要再理她。”

“嗯。”

奚柚揉揉眼睛,又一个哈欠,“很晚了,哥哥早点睡,晚安。”

“晚安。”

等小姑娘回了房间,季衍之才迈开腿继续走。

突然想起陈陈的那句喜欢,季衍之笑了。

在黑暗里行走,突然有束光照亮前路,自然是比摸黑走更好。

这束光不会因为他喜欢就停留,他要做的是拥有那束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