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奚柚低头, 盯着地上的雪,眼睛都看疼了,还没等到季衍之帮她。

她揉着酸疼的眼睛抬头, 发现季衍之的脸白里透红,就像发烧了一样。

“哥哥你没事吧?”

奚柚伸出手想摸摸季衍之的额头烫不烫,但她刚一抬手, 季衍之就往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

“我没事, 你自己来。”

奚柚疑惑, 刚才不是还说帮她的吗?

难道是她的脖子太脏,让季衍之无法下手?

不应该吧,她每天晚上都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的。

管他是什么原因,自己动手可比别人帮她自在多了。

手往脖子一伸, 摸到一滩湿润, 奚柚这才反应过来雪化了。

刚才注意力都在雪地上, 眼下回过神来,一连串的“好冷”从奚柚嘴里蹦出来。

不经意瞥见季衍之眼里的自责,奚柚立马嘴角向下, 软乎乎的嗓音含着哭腔,“都怪哥哥!我再也不要理哥哥了!”

说完就往地上一蹲, 自己抱紧自己,委屈又可怜。

奚柚来这一出没别的意思,就想让季衍之没机会再对她发作。

她看的那一点点还没书里写的尺度大呢。

奚柚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不忘装哭。

忽然她发现一个问题,季衍之都没搭理她, 该不会已经走了吧?

一抬头,撞入一双幽邃的深情眸,眨眼间, 那里面盈满了温柔。

仿佛刚刚只是她的幻觉。

季衍之该不会是看出她在装哭了吧……

要是真的,那多尴尬啊。

可俗话说得好,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奚柚缓缓抬手,揪住季衍之校服袖子的一小块地方,轻轻晃了晃,“哥哥,不生气了好不好?你把雪弄我身上,我都没跟你生气。我们扯平了好不好?”

小姑娘娇娇软软,黑白分明的眼睛是那么的干净又无辜。

但她刚才说的话却是顶顶尖锐,直往人心口扎。

握住小姑娘软乎乎的小手,轻轻捏了捏,季衍之含笑,“刚才不是说再也不要理哥哥了吗?”

“我那是气话,我跟哥哥道歉,哥哥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奚柚抬起另只手,搭在季衍之牵她的那只手上面,把手贴脸抱住晃了晃。

刚有这个动作,季衍之就把手抽回去了,顺便还松开了她的手,走得飞快。

奚柚发现季衍之的脸又红得像发烧一样了。

这哪儿是不舒服,分明是害羞了。

难得看见季衍之害羞,奚柚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赶紧追了上去,作出一脸担心的样子,“哥哥你的脸好红啊?是发烧了吗?”

季衍之不作声,她就一直问。

其实她不需要季衍之的回答,只是觉得季衍之这样害羞说不出话,偏还要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很可爱。

说着说着,奚柚就从走在旁边变成了和季衍之面对面,退着走。

忽然,季衍之拽了她一把,一头栽进他怀里,虽然冬天|衣服厚,但还是能闻见他身上清浅的薄荷味。

奚柚一直觉得自己不喜欢薄荷味的糖果,就是不喜欢薄荷味,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只是单纯不喜欢薄荷味的糖果。

小姑娘像只小狗,在他身上嗅。

季衍之把人从怀里拎出来放到一边,“好好走路。”

奚柚这才发现快到校门口了,附近的路口时不时就会有同学骑自行车出来。

她乖乖走在季衍之身边,从保安室走过的时候,看见窗口有条猫尾巴在晃呀晃。

勾得人心痒痒。

奚柚走到窗边一瞧,发现是白天瞧见的那只猫妈妈趴在桌上,小猫在地上的猫窝里睡得正香,旁边有个小太阳取暖器。

坐在里面取暖的保安大叔很热情地告诉奚柚,说这是只流浪猫,在学校外面的垃圾桶那儿发现的。

前段时间生下一只小猫,它把小猫给叼走了,没想到今天又叼了回来。

保安大叔看了眼熟睡的小猫,又看向大猫,叹了口气,“平时我能照顾它们,节假日就不行了。要不是家里人嫌养着麻烦,我就把它们给带回去了。”

奚柚眼前一亮,回头问:“哥哥,我能把它们带回去养吗?”

“可以,不过、”

季衍之还没说完,就让面前的小姑娘一下抱住了,生怕他反悔似的。

“谢谢哥哥!”

奚柚没有怕季衍之反悔,她只是太开心了,都没听见季衍之后面的不过两个字。

小姑娘这回像只小猫一样,在他怀里蹭啊蹭,季衍之无奈,再次把人拉开,“不过得送去老宅,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

老宅那边,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季岭和高漫才会过去。

本来她还担心猫养在家里被高漫发现。

奚柚再次抱住季衍之,这回不管季衍之怎么拎她,她都不撒手,“哥哥你怎么这么好,以后嫂子肯定做梦都会笑醒。”

季衍之眸光微沉,很短暂。

结婚这件事,他从没想过,准确来讲,他对这方面的事一点兴趣也没有。

不管是结婚还是谈恋爱,他都没有兴趣。

从前不觉得对这些事没兴趣有什么不好,和有什么好,现在他倒是发现了好处。

他可以完完整整属于他的小柚子。

他希望小柚子的眼里心里只有他一个人,前提是他能做到这样才有资格去要求他的小柚子。

他做到了,就可以告诉他的小柚子,“哥哥能做到,你也可以。”

-

从保安大叔那儿接过一大一小两只猫,奚柚抱着猫包,一边跟它们说话一边朝车走去。

上车后发现今晚的司机是阿青,奚柚愉快的心情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倒不是说她讨厌小杜,其实她和阿青也不是特别熟,但就是更喜欢阿青。

“阿青叔你回来啦!”

“以后由我负责接送您和少爷。”阿青红着脸笑了笑。

真好,奚柚立马想到小杜,“那小杜呢?他做什么去?”

季衍之拿开猫包,倾身替她系好安全带,“昨晚我把他辞了。”

“昨晚?”奚柚愣住,“早上送我们的不是小杜吗?”

“是阿青叔。”

“啊?”

奚柚呆呆地眨了眨眼,开始回想早上的情形,昨晚她没睡好,一上车就开始打瞌睡,根本没去注意司机是谁。

奚柚把猫包抱回腿上,一边伸手逗里面的小猫,一边问:“哥哥为什么辞了小杜?”

“人品问题。”季衍之没有多说。

奚柚也没多问,毕竟问了也没用,难不成她还能凭一己之力改变人家不成?

把猫送到老宅安顿好,又待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离开的时候,小猫还送奚柚到门口。

奚柚感觉自己的心被暖化了,好想带回去养啊,可是她不能。

摸摸小猫脑袋,奚柚一字一顿,“你放心,我每个周末都会来看你们的。”

三步一回头,短短的路程硬是被走出了长路漫漫的感觉。

从老宅出来的这条路上不见车辆,更不见行人,大概是环境太安静了,奚柚又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

一夜噩梦,高漫在她这儿已经成了恐怖的化身,连提起这个人,她都会觉得不舒服。

奚柚没去过问高漫是个什么情况,她想不管高漫是什么情况,都不能让她理解高漫残忍的行为。

这天路过书房,房门虚掩着,里面传出季岭说话的声音。

他说高漫那是生病了,对猫做出那种事不是高漫的本意。

过了片刻,她听见季衍之反问:“是吗?”

奚柚站在门缝处,隐约能看见季岭绷着的一张脸,像是已经忍够了。

只见季岭一巴掌撂在书桌上,眼睛像是能喷出火来,“为了一只猫来质问你老子,真是没大没小!死了就死了,难不成你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能让它活过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奚柚,我警告你,你对奚柚最好是只有兄妹之情,否则你俩都不好过!”

季衍之站在书柜前翻着书,闻言连个余光也没给季岭。

气得季岭砸了面前的茶杯。

季岭这些天医院公司两头跑,等到高漫出院,想着能歇口气了,不曾想国外的分公司出了问题,他又得赶紧飞国外。

季岭这趟回来是为了取资料,在书房看见季衍之,登时想起季衍之不经他同意辞了小杜的事。

一顿有力的说教后,季岭心情舒坦了些,却又听季衍之提起向奚柚道歉的事。

季岭本来也打算跟奚柚道歉,但是让人这么一说,他就不想道歉了。

总感觉他在被季衍之管着,明明他才是管人的那个。

季岭气得直喘粗气,他走过去,一巴掌打掉季衍之手里的书,“你到底有没有听你老子说话?”

季衍之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抬眸,似笑非笑,“您还记得老爷子当年做过什么事吗?”

季岭微微眯眼,有所警觉,“老爷子做过的事情有很多,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件?”

这时,外面响起说话声。

佣人:“奚柚小姐,楼下有电话找您。”

书房里的两个人同时看向外面,外面的奚柚赶紧拉着佣人下了楼。

季岭沉着脸,迈开腿就要出去。

季衍之把人拽住,听着外面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他轻笑一声,“奚柚父母因季家而死,临死前将奚柚托付给季家。而你们呢,有好好待他们的孩子吗?老爷子死了,林管家和郑伯也死了,您说下一个会不会是您?”

少年笑得一脸无害,季岭却感受到深入骨髓的寒意,“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9-04 23:19:19~2021-09-06 14:58: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要上大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