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第44章


第二天吃完早饭回沧城。

和往年一样, 回去会比来时多一个行李箱,里面装的都是外婆和舅舅舅妈准备的东西。

回家是开心的,离开是伤感的。

从车启动的一刻起, 奚柚就回头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外婆和舅妈,等到连房子也看不见,她才回过头, 吃着舅妈给她做的糖炒板栗。

陆建成把三个孩子送到车站后没有立马离开, 跟往年一样, 等候车厅里看不见人了才走。

中途有个拖着行李箱往车站里面走的男生特意停下来朝他点头打了个招呼。

陆建成虽然疑惑,但还是向对方回了个点头。

看着男生走向他的外甥女,陆建成想起来了,前面外甥女说班上有个同学的老家也在芙蓉镇, 和她是一前一后回的芙蓉镇, 还请她吃了火锅。

明明是第一次见, 但他觉得这孩子有些眼熟,好像很久以前在哪儿见过。

陆建成思来想去也没想起来,去小超市的路上看见一卖冰糖葫芦的小摊, 那段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记忆一下就被勾了出来。

陆时!

陆尧斌的儿子!

上次见面的时候,那孩子才刚上小学, 因为是换牙期,陆尧斌和他老婆萧龄都不让孩子吃甜的。

当时那孩子就眼巴巴望着他,趁爹妈不注意,对他小声说:“叔叔,能让我舔一口糖葫芦吗?就舔一口, 我不吃。”

一转眼,那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他记得陆尧斌在孩子快升三年级的那个暑假搬离了芙蓉镇,住的房子也卖出去了, 后面没再回过芙蓉镇。

怎么会突然回来,而且就那孩子一个人。

想到那孩子和他外甥女有说有笑的模样,陆建成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为了他外甥女回来的吧?

停好车,陆建成赶紧翻找出陆尧斌的号码拨通。

几分钟后,通话结束。

陆建成坐在车里仰头长舒一口气,原来陆时知道他和奚柚是表兄妹关系。

可是这样一来陆时也就知道了两家人之间的事情。

原本奚柚这声舅舅,该是陆尧斌来答应的。

当年,陆家有一对龙凤胎,哥哥叫陆尧斌,妹妹叫陆曈。

后来妹妹生了一场大病,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没过多久父亲外出打工,死于车祸,这对陆家来讲无疑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噩耗。

家里顶梁柱没了,小的那个又还生着病,而且当时母亲身体也不好,无奈之下,母亲只好把陆尧斌抱给了别家养。

而他自己,是一个弃婴,被亲生母亲装在纸箱扔在路边,是母亲捡到他给了他一个家。

后来听人讲,母亲捡到他的时候,家里刚过上点好日子,大家都劝母亲送他去孤儿院,母亲却说她已经送走过一个孩子,不想再送走第二个。

他比陆尧斌小两岁,两个人从小就知道在他们还不晓事的时候经历过什么,因为周围总有人提两句。

听得多了,自然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在高中毕业之前,陆尧斌从来不会给他好脸色。

他理解陆尧斌的心情,如果他是陆尧斌,也会不高兴。

随着年龄的增长,陆尧斌对他的敌意渐渐淡了,在陆尧斌结婚那天,陆尧斌告诉他:“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他们商量好不告诉下一代这件事,原因无他,就觉得没什么好让孩子们知道的。

但是没想到现实这么巧,两家孩子兜兜转转成了同学。

陆建成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生活啊,可比那些电视剧精彩多了。

-

回到季家休息了一天,奚柚开始做寒假作业,做着做着就忍不住吐槽老师们的丧心病狂。

布置这么多作业,当他们是八爪鱼吗?

这要是留到开学前一天补,手得写废!

徐希言就是一个喜欢把作业集中到开学前两天写的人,说白了就是拖延症。

不过这次徐希言让作业数量给吓到了,想了一下要是放到最后两天写,她一定会崩溃哭的。

于是在从芙蓉镇回来的路上,徐希言和奚柚约定好开视频一起写作业,监督彼此。

从早上八点写到下午五点,中途休息了两个小时。

奚柚写完手上的试卷,伸了个懒腰,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接着又拿出一张试卷准备开始写。

“小奚奚你不累吗?”徐希言打了个哈欠,手肘靠在桌上撑着脸,一脸疲惫。

奚柚也一只手撑着脸,“累啊,但是距离饭点还有一个小时,不想浪费时间。早写完早快乐。”

“是啊,早写完早快乐。”

徐希言看了眼书桌上堆得跟小山一样的寒假作业,突然觉得这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整个人登时就成了泄气的皮球,瘫倒在桌上,生无可恋。

面前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徐希言两手交叠垫着下颏,凝神看了会儿,心静了下来。

“小奚奚,写到六点出来吃饭怎么样?听说南门新开的一家火锅店很不错,我们去吃吧。”

“行。”

比起写完作业就躺下休息,奚柚更愿意出去走走,呼吸新鲜空气。

打电话告诉吴伯不用准备她的晚饭,接着又点开季衍之的微信,说她要出去吃晚饭。

打完字才想起季衍之不在家,和朋友见面去了。

还是不打扰他了。

她只是出去吃个饭,又不是要在外面留宿。

奚柚删掉输入框里的字,退出聊天界面,把手机放回原位,继续写作业。

此时,南门小吃街,一个男生裹紧外套佝着腰,从一家馄饨店里骂骂咧咧走出来。

很快,老板娘拎着擀面杖追出来,指着男生的后脑勺一通吼,“你吃霸王餐还有理了?大家来评评理,到底是我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

大家闻声围了过来,听老板娘讲刚刚在店里的霸王餐是怎么回事。

男生吃完馄饨开始说馄饨皮有问题,不然就是肉馅有问题,总之哪哪儿都是问题,但他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摆明了是不想给钱,老板娘就和他理论,男生却说老板娘是心虚了。

老板娘这馄饨生意做了二十多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当即一擀面杖撂桌上,问是结账还是去派出所。

男生这才不得不把账给结了。

本来这件事算是结束了,但男生说话实在难听,骂完馄饨,骂老板娘,骂完老板娘骂老板娘家里人。

有人发现男生想溜,一把抓住男生衣领,把人给拽到了包围圈中间。

或许是劲太大了,又或许是男生的衣服太旧了,这一抓、呲啦一声,里面的羽绒棉掉了出来。

抓男生的那人赶紧道了歉,还说要赔男生一件衣服。

男生却说不用,给钱就行。

对方问给多少。

男生低头想了会儿,朝对方张开一只手,“不多,就五百。”

对方瞪大了眼睛,“你抢钱呢?你这就是件旧衣服,就算按新的价格赔你,顶多两百。”

“我和这件衣服之间的感情因为你终止了,你难道不该赔偿我精神损失费?”男生戴着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笑了一声,朝对方摊开手,“是给钱还是去找警察评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无赖!”

对方气得咬牙切齿。

周围看的人也生气。

但是不管他们说什么,男生都是那个态度,不给钱就去找警察评理。

谁都不想为了这么一个无赖浪费太多时间,但是谁也不希望自己被占便宜,于是双方僵持着。

男生渐渐失了耐心,摸出手机就要联系警察,对方见状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往男生手里一塞,“真不是个东西!”

扭头就走。

围观的人生怕惹上麻烦,纷纷走开了。

男生得了钱,挺直了腰背,哼着欢快的小调,一边把五百块钱翻来覆去地数,一边朝网吧走去。

没注意附近有个人盯着他。

季寻坐下没一会儿,收到一张纸条,内容是:想挣钱吗?

他确实缺钱,一看完纸条就开始找刚才从他旁边走过去的那个人。

找到对方,季寻快步走过去,对方给他点了一根烟,是他平时根本抽不起的好烟。

季寻贪婪地吸了两口,很享受地眯起眼睛,“你的纸条我看了。不过我得告诉你一句,违法的事我不干。”

“一万,去盯一个人。”

“谁?”

“季衍之。”

话间,对方从包里拿出一万块钱现金放到桌上。

季寻这才意识到对方是有备而来,他看了眼桌上的钱,轻笑,“能帮你盯人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找我?”

“我给你一万,但是你能给我超出一万的回报。”

听出对方话里的笃定,季寻又笑了,“你这话倒是说对了。”

他看季衍之不顺眼得很,让他去盯季衍之,必定是往死了盯。

季寻抬手落在那些钱上,神情悠闲,“说吧,为什么让我去盯季衍之?”

“理由有钱重要吗?”对方笑了笑。

季寻挑了下眉,“确实不重要,但我总得知道我为什么去盯季衍之。”

对方屈指轻叩桌面,“难道不是为了钱吗?”

季寻默了片刻,把钱揣进怀里,“我该怎么联系你?”

“要联系的时候我会找你。”对方微微一笑,“季衍之现在也在南门,就在那家新开不久的火锅店。”

去之前,季寻先换了身衣服,他早就受够了自己一身破旧的样子,但又没钱换。

这下有钱了,能过舒坦日子了。

到了火锅店,季寻把菜单上的东西都点了一遍,并不是他有多饿,就是想体验一把随心所欲花钱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久违了。

看着不远处相谈甚欢的一桌人,季寻冷笑一声,现在是朋友,等季衍之落难,有他受的。

这时,季衍之他们旁边的一桌客人吃完离开了。

见状,季寻告诉服务员他要换到那桌去。

“衍哥,下次我们聚的时候,你可不可以带上奚柚一起?我已经有好久没见过她了。”李橙还以为今天奚柚会来,特意准备了好多糖。

现在那一盒子的糖就放在季衍之身边。

季衍之夹了一筷子涮好的肥牛放到李橙碗里,“如果她愿意,我会带她一起。”

“谢谢衍哥。”李橙笑容灿烂。

这边殷辰又开了一罐啤酒,林时劝他少喝点,殷辰笑着干了一大口,“好久不见,高兴,当然得多喝点!”

殷辰喝酒上脸,从脸到脖子都红了,看着醉得不轻,确实也是醉了。

他伸手搭上季衍之的肩,“衍哥,我想问你一件事。就你家那个小孩儿,我发觉你对她很不一样。你跟兄弟们说个实话,你是不是喜欢她?”

这话一出,正把筷子伸向锅里的赵昭把手缩了回去,乖乖等答案。

另外几个人也是,虽然他们知道季衍之对异性没兴趣,但人都是会变的。

而且他们和殷辰一样,都能感觉出季衍之对奚柚的不同。

一时间,饭桌上针落可闻。

“喜欢,不可以吗?”

季衍之毫不犹豫作出回答,眉眼温柔,莞尔一笑。

他原以为自己只是单纯地想要拥有小柚子,是舅舅的一番话让他看清了自己。

舅舅说:“喜欢一个人是可以从这个人眼睛里感觉出来的。我不需要你的回答,因为你的眼睛已经告诉我答案。”

几个人呆住,片刻后,你看我,我看你,像是在确定自己不是出现了幻听。

提出问题的殷辰咽了咽嗓子,“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得改口叫嫂子?”

“不用,她还小,不要吓着她。”

他的心思,会等她大些再告诉她。

这话刚说完,就见李橙看着季衍之欲言又止,“衍哥啊……我把奚柚当亲妹妹,那我以后是不是也可以把你当亲妹夫看啊?”

一旁的裴燃扑哧一声笑了,拍拍李橙的肩,“我看你就是想占衍哥便宜。”

李橙抓了抓后脑勺头发,“我没想占衍哥便宜。”

裴燃微微眯眼,“真没有?”

“有……那么一点点吧。”李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一桌欢声笑语,再加上火锅店本来就是个热闹的地方,就显得季寻这一桌实在悲凉。

等菜上来,季寻一股脑全倒进了锅里,用筷子在里面使劲搅。

季衍之!

他有什么资格喜欢奚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