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50章 第五十章

第50章 第五十章


雨渐渐下大了, 雨珠如黄豆般大小。风吹来雨珠砸在脸上,一阵生疼。

奚柚回过几分神,看着望不见尽头的前方, 问自己,她要到哪里去?

忽然,雨停了。

是她头顶的雨停了。

奚柚没再拒绝阿青的好意, 望着前路, “阿青叔你说人是靠什么支撑自己活下去的?”

身后人沉默片刻, “奚柚,你的人生还很长。”

奚柚没有转过去,她深吸一口气,“哥哥是怎么知道的?”

爷爷去世后, 她不知道自己是该离开还是该留下, 就跟季衍之讲了一个故事。

当时她不明白季衍之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只当是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现在她知道了,因为季衍之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在医院听见季扶川说梦话,后来又询问了一些当年跟在季扶川身边的人才知道。”

季衍之没想过一直瞒着这件事。

能做证据的他都保存了下来, 就等合适的机会对外公布这一切。

如高漫所说,他要等自己能有力养活她, 给她衣食无忧的日子,才会将真相公之于众。

奚柚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在季家生活了这几年,她在心里已经把季家看作了自己的第二个家。

现在突然告诉她,是这个家的大家长害死了她的父母。

奚柚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 一场荒诞的噩梦。

季衍之告诉她人生还很长,可她一眼望去,是没有尽头的迷茫, “如果哥哥是我,哥哥会怎么办?”

“向前走。叔叔阿姨撑着最后一口气留录音给你,就是希望你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解决问题。”

是啊,只有活着,才能解决问题。

可她要是说出了当年车祸的真相,就站在了季衍之的对立面。

奚柚转身抬眸,“哥哥你怎么办?”

季衍之伸手拨开胡乱横搭在奚柚脸上的几根头发,温柔地别到她耳朵后面,唇边牵出一抹笑弧,“如果哥哥在乎,当年就不会放弃继承权。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哥哥永远在你身后。”

“我能抱抱哥哥吗?”奚柚声音里带了哭腔,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季衍之一只手撑伞,另只手把人拥进怀里,掌心向下轻拍,“以后和哥哥留在京市好不好?”

奚柚吸了吸鼻子,声音闷闷的,“我本来就要去京市读大学。”

“毕业后,也和哥哥留在京市好不好?”修长的五指落在柔软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季衍之温柔哄着。

奚柚抹了一把湿漉漉的脸抬起头,“是不回沧城的意思吗?”

季衍之垂眸凝视泪汪汪的两只眼睛,“你想回来吗?”

奚柚使劲摇头。

如果可以,她希望永远也不要回沧城。

看着哭红了的眼尾,季衍之鬼使神差地用手轻轻摁了一下。

奚柚下意识往后一躲,“哥哥你干嘛?”

季衍之面不改色,“疼吗?”

“疼,火辣辣的疼!”

“知道疼就好,好好活着。”

季衍之一脸淡定把话说完,刚才碰了眼尾的手揣进了裤兜里,指尖蜷缩,轻轻捻了捻。

只有他自己知道平静的表面下,他的心思在怎样疯狂地翻涌。

-

在季岭丧事结束的第二天,高漫通过媒体镜头给外界留了一个悬念,她将于五天后宣布一件大事。

季家身为沧城首富,一直倍受外界关注。高漫此话一出,登时引起了大家的热议。

大家猜高漫要将季家大权交到季衍之手里,但又觉得不大可能,一是高漫不喜欢她这个儿子是人尽皆知的事;二是以高漫的本事,完全可以自己攥紧大权。

五天后,是奚柚去大学报到的日子。

她在高铁上看完了整场直播。

高漫以这样的方式将当年事情的真相公之于众是她万万没想到的,准确来说她就没想过高漫会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几分钟后,奚柚接到高漫打来的电话,听见的第一句话便是对不起。

“该说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了,您不用代他跟我道歉。错不在您,也不在岭叔。”

是季扶川亲手将她父母送上了死亡之路,旁人向她道再多歉也没用,因为害死她父母的人是季扶川。

但是季扶川死了,她这辈子也等不到他的道歉。

可就算季扶川活着,他也不会跟她道歉。但凡季扶川有过这个念头,就不会到去世都没告诉她当年的事情。

后面高漫叮嘱了她几句注意安全,好好学习就结束了通话。

没一会儿又接到徐希言的电话,一句卧槽开头,“小奚奚你看高漫的直播没有?”

“看了。”

听出奚柚淡定的语气,电话那端的徐希言更炸了,“你早就知道了?季衍之在你身边没?把电话给他!”

“他有事,要晚点出发回学校。”奚柚猜到好友想做什么,无奈笑了笑,“言言,这件事和哥哥没有关系。”

“我知道!”徐希言咬牙切齿,“但我就是生气!恨不能把季家人逮住挨个往死里骂一遍!太可恶了!老东西怎么能做出那种事!解决问题的办法多的是,他偏偏选择了牺牲别人!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希望他下辈子受尽折磨,生不如死!”

在接下来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行程里,徐希言的嘴就没歇过气。

奚柚听得入神,都没注意马上到站了,多亏了旁边的赵昭提醒她。

电话那端的徐希言听见赵昭的声音,立马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在高三拼了命学,那样我就可以和我的小奚奚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家。呜呜呜,如果我以后要考研,一定考京大!”

“太假了,徐同学。”奚柚轻啧一声。

徐希言一秒恢复正常,抹了一把眼尾并不存在的泪水,笑说:“我这不是想到我们以后不能经常见面,伤感了吗?”

奚柚眉梢微挑,“我怎么觉得等你见到你的裴燃哥哥,你就会把我忘得干干净净?”

徐希言不自然地咳嗽一声,旋即故意板着一张脸,“夸张了啊。男朋友是重要,但闺蜜更重要。有句话叫朋友比爱情更长久,没听过吗?”

“刚听的。”奚柚忍俊不禁。

徐希言轻哼一声,“不跟你说了。忙完记得给我发条消息。”

通话结束时,正好到站。

奚柚把手里的东西都收进包里,正要去拎行李箱,赵昭快她一步拎了下来。

“谢谢。我自己没问题的。”来时就是她自己放上去的。

赵昭拎下自己的行李箱,扶了扶鼻梁上往下滑的眼镜,“衍哥让我照顾你。”说完就迈开腿往外走。

奚柚拖着行李箱追上去,“有件事我特别好奇,哥哥他是不是喜欢男生啊?”

赵昭步伐一顿,皱眉,“衍哥知道你这么认为吗?”

奚柚摇头。

季衍之很忙,她平时是能不打扰他就不打扰他。

赵昭犹豫片刻,“为什么觉得衍哥喜欢男生?”

“我看他身边的朋友都是男生,而且他本人对女生好像没什么兴趣,我感觉的。”其实她这个猜测已经存在好一段时间了,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问。

奚柚觉得赵昭看她的眼神有点怪,像是有什么话要对她说,但是又不能说。

赵昭在想到底要不要告诉奚柚,衍哥喜欢她。

一番心理挣扎后,赵昭决定保持沉默,嘴上却来了一句,“衍哥确实对异性没兴趣。”

紧接着他就看见奚柚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赵昭头疼地抓了抓后脑勺,“衍哥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他对别的女生都没兴趣。”

奚柚眼睛一亮,“是谁?”

“这……”赵昭更头疼了,拖长着音调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衍哥不让说。”

生怕奚柚追问,赵昭加快了脚步。

奚柚确实想继续问来着,但是不急这一时,往后有的是时间,毕竟他们可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见面的机会多着呢。

京市这边艳阳高照。晒着暖和的太阳,奚柚想到了出发时大雨滂沱的沧城,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在下雨。

最近沧城接连大雨,好多个地方涨水了。东区附近有个湖,涨水最厉害。

湖上的桥已经快让水给淹没了,照理说是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上去的,此时上面却站了两个人。

高漫没想到季衍之会跟过来,她带着几分苦笑,“你来做什么?”

季衍之撑着伞,视线落在让雨珠砸得极不安宁的湖面上,“您当年想要了我的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吗?”

高漫愣了片刻,显然是没想到季衍之会提起这件事,“你想怎么办?”

“我要您活着,收拾季家的烂摊子。”季衍之回眸莞尔,笑不达眼底。

“你……”高漫起了个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她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酸酸疼疼的,还有点暖。

季衍之像是没看见高漫眼睛里的湿润,“活着可比死亡难多了,不是吗?”

没有了季岭,高漫生不如死,不然她也不会下定决心去找季岭。

但是现在,高漫突然有了活下去的念头。即便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季衍之没有等高漫的回答,说完他就转了身。但是没走几步他停下回头提醒,“再不走,桥就要被淹了。”

高漫回过神,赶紧迈开了腿。

在他们后边的不远处有棵繁茂的大树,树干上坐了个人,等他们走远,人才从树上跳下来。

季寻拍了拍手上的脏东西,咬着狗尾巴草哼着小调朝东区走去。

几个在屋檐下四处张望的孩子见到季寻,赶紧举起伞,几个人挤在一把伞下奔向季寻。

“哥哥,我要买辣条!”

“哥哥,我要买雪碧!”

“哥哥今天能做薯条吗?我好久没吃过了。”

“外面都涨水了,哥哥你去哪儿了呀?”

几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他们之中最高的只到季寻腰部。即便如此,几个人还是试图将伞撑到季寻头上。

“刚刚有辆好看的车停在附近,哥哥看车去了。”话间,季寻摁住伞面,“哥哥就当洗澡了,你们可别感冒了。不然你们爸妈会骂死我的。”

“他们要是骂你,我会帮你的!”

“我也会!”

“还有我。”

“我也会帮哥哥。”

季寻忍俊不禁,再一次在心里肯定当初在东区开小卖部的决定是对的。虽然刚开始的过程很艰难,但他收获了很多。

现在的日子,他挺满意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