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51章 第51章

第51章 第51章


去宿舍的路上, 奚柚在人群中看见一个熟悉的后影,当即拖着行李箱追了上去。

绕到前面,和男生眼睛四目相对的一瞬间, 奚柚鼻子一酸,“哥哥。”

正在打电话的男生没做回应,而是伸手指了指自己, 意思是:你在喊我吗?

对方的态度让奚柚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不过仅凭熟悉感和一双眼睛就下结论是有点草率了, 奚柚指了指男生的口罩, 小声说:“你能摘下来给我看看吗?”

男生正要有动作,电话那端的人轻笑一声,“这是今天第几个和你搭讪的人?”

男生想了想,“第九个。”

“等你国庆放假回来, 九次。”男人嗓音低沉微哑, 抬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 喘出一口热气。

男生揉了揉发烫的耳朵,没好气地怼了一句,“你知不知道只有累坏的牛, 没有耕坏的地?”

“奚彦。”男人声线性感,夹杂着几分笑意, “我说的是去健身房九次,你想哪儿去了?”

奚彦:“……”老男人套路真多。

“马上开会了,先不聊了,晚些时候再联系你。”

话音未落,奚彦就把通话掐断了, 对着手机咬牙切齿重复了一遍老男人,抬眸发现刚才叫他哥哥的女生呆住了。

大概是从他的话里推断出他是一个同性恋了。

这样的神情,奚彦在女生脸上见过很多次, 但像面前这个哭出来的,他是第一次见。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欺负她了。

奚彦从书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出去,“同学,别哭了。人生处处是意外,这句话没听过吗?”

“你把口罩摘下来给我看看。”奚柚一边哭一边吸了吸鼻子,分明就是哥哥的声音,这人明明就是哥哥。

奚彦虽然没想明白这姑娘为什么还让他摘口罩,但他还是摘了。

摘下的一瞬间,他怀里扑进来一个人,刚才两眼泪汪汪看着他的姑娘抱住他一口一个哥哥喊着,闻者揪心的那种。

奚彦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酝酿片刻,他抬起手,小心翼翼落在姑娘后背轻轻拍了两下,“你以后一定会遇见更好的人,振作起来。”

“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奚柚,你亲妹妹。”

哥哥没有认出她,哥哥竟然没有把她认出来!

奚柚哇的一声大哭出来,眼泪鼻涕全往奚彦衣服上蹭。

不少人驻足围观,还有人试图找机会说两句公道话。

奚彦顶着视线压力,忍住把人拎到一边的冲动,耐着性子说:“你认错人了,我爸妈就生了我一个。”

奚柚哭得泪眼婆娑,抽噎着问:“我哥哥叫奚彦,你叫什么名字?”

奚彦:“……巧合。”

“才不是巧合!你本来就是我哥哥,我这儿有合照!”

奚柚说着就要去开行李箱,动作太急,挎在肩上的帆布包滑落,倒出了里面不少东西。

其中有个小化妆镜摔坏了,奚柚去捡的时候不小心让碎片划破了手指头。

见状,奚彦心里有股难以言说的烦躁。

他把人拉开,用纸把碎片包好扔进附近的垃圾桶,再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创可贴递出去,“我不知道你说的合照是怎么回事,但我父母确实就只生了我一个。”

奚柚开始意识到奚彦没有认出她不是单纯的没有认出来。

感觉像是失忆了。

她止住哭,吸了吸鼻子,从包里拿出手机,“我们可以加个微信吗?”

两个人加上微信后,奚柚就拖着行李箱继续往宿舍走了。哥哥现在不记得她,她说再多也没用,她得搞清楚哥哥为什么会忘掉她。

接下来只要一有时间、一有机会,奚柚就会找奚彦说话。

奚彦说他几年前头部受过伤,醒来只记得自己名字,多亏一个朋友告诉他一切。

而这个朋友告诉他的事情都是编的。

奚柚没直接说出来,只说她想见对方一面,问可不可以。

奚彦答应了。

这边奚彦看着自己发出去的可以二字,眉心逐渐皱紧。所以,他这是觉得老男人骗了他?

但那姑娘身上确实有一种让他很熟悉的感觉,具体为什么熟悉,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奚彦摁了摁发疼的太阳穴,给老男人发了一条消息:【我有个同学想见你,我已经答应她了。】

很快,程照回复他:【正好我明天要到京市一趟,那就明天见。】

-

第二天下午上完课,奚柚随奚彦去京大附近的一家咖啡厅见到了人。

她本以为这件事谈起来会很困难,没想到对方直接承认他当初对哥哥撒了谎。

至于原因,是因为当时医生说哥哥受不得刺激,需要陪伴。

那后来为什么不说清楚?

程照对此的回复是,“当时因为一个项目,我去了国外,回来又被其他事情耽搁,这才一拖再拖,到了现在。非常抱歉。”

这番解释破绽百出,奚柚却不想质问了,因为她从程照看哥哥的眼神里感觉出了深沉的占有欲。

换个角度想,就算她知道了程照对哥哥撒谎的真正原因,也没什么用。

并不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中途奚彦去了洗手间接电话,程照再次对奚柚说了抱歉。

奚柚抬眸,略微绽开笑,“您觉得道歉有用吗?”

“如果我是奚小姐,我会选择要一笔巨额赔偿。因为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挽回,说再多也没用。”程照笑不达眼底。

奚柚粲然一笑,“我要多少您都会给吗?”

“只要是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就会给。”

程照,国内最大家电集团的掌权人。

奚柚认真想了想,“一个亿对您来说如何?”

程照放下咖啡,点开微信,“还请奚小姐留个联系方式,待会儿我会让人把钱转到你账户。”

“钱太多了,我怕自己保管不好,存我哥哥那儿吧。”

奚柚低头喝咖啡,避开了程照打量的视线。

“嗯,我会存他那儿。不过我们还是得加下联系方式,以后应该会有挺多联系。”

晚些时候,奚柚收到程照发来的转账截图。有那么一瞬间,她后悔了。

那可是一个亿啊!

心里土拨鼠尖叫的时候,手机上方弹出季衍之发来的消息:【下楼。】

-

季衍之这些天忙得像个陀螺,奚柚也就没把找到哥哥的事告诉他。

冲出宿舍楼找到人,奚柚跑过去特别欢喜地说:“哥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季衍之嘴角平敛,深情眸里一片清冷,“你说。”

“哥哥你怎么了?是工作室的进展不顺利吗?”奚柚察觉到不对劲,关心道。

季衍之看着水灵灵的杏眸,一字一顿,“小柚子还记得答应过哥哥的话吗?小柚子的眼里心里只装哥哥一个人。”

奚柚想了想,她当时是答应了没错,但后面还有一句话,“哥哥你是不是忘了我后面还说了一句?”

“有吗?”季衍之蹙眉。

奚柚点点头,“有的,我说我做不到。哥哥你说没关系,总有一天会做到的。”

季衍之仍旧蹙眉,“是吗?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奚柚:“……”

她严重怀疑季衍之是故意的。

都记得前半截,怎么会不记得后半截?

当时也没录个音,周围又没别的人,她该怎么让季衍之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就在奚柚使劲想办法的时候,听见季衍之叹了口气,“你谈恋爱了,所以不想搭理哥哥了,哥哥理解你。但,做人要讲诚信,人无信而不立。”

等等!

她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哥哥从哪儿知道的我谈恋爱了?”

在季衍之听来,这个问法就是变相的承认,他倾身靠近奚柚,“你只需要知道哥哥不同意就行。”

“为什么不同意?”

奚柚没有想在这件事上和季衍之争个高低,她只是不喜欢季衍之这样的态度,仿佛他说不同意,她就不能谈。

念高中的时候,季衍之管着她,提醒她不要谈恋爱,她接受。但是现在她已经成年了,而且高中毕业了。

“非要谈?”

季衍之的眼神带了压迫感,仿佛有座山压在头顶。

奚柚硬着头皮瞪回去。

“为什么不能谈?谈恋爱是我的自由。哥哥不能因为自己追不到喜欢的人,就来限制我的恋爱自由。”

季衍之愣了片刻,“谁告诉你的?”

奚柚把下颌一抬,“哥哥只需要知道我知道就行。”

“宁缘告诉我的。”

又是这个宁缘!

当年季衍之误会她和陆时谈恋爱,就是因为这个宁缘。

知道是宁缘说她和陆时打情骂趣,是她后来才知道的。

没想到时隔许久,宁缘又给她扣了一顶恋爱的帽子。

奚柚深感无力,“这次宁缘又说我和谁谈恋爱?”

宁缘发给季衍之的照片,是她吃冰激凌,奚彦帮她整理头发。

确实挺容易让人误会的。

奚柚没立马解释她和奚彦的关系,“这个角度找得还挺好,光线也不错。”

觑了眼季衍之难看的脸色,仿佛她要是再多评价一句,他就要把她给吃了。

奚柚识趣地没再作评价,但也没解释奚彦是她亲哥哥,她得让季衍之知道她是有恋爱自由的。

奚柚举起手,在季衍之肩头拍了两下,“哥哥你现在这个状态是严重的心里不平衡。跟我说说你喜欢谁,说不定我有办法帮你把人追到。”

季衍之还是那句话,“谁告诉你的?”

奚柚思忖片刻,决定挣扎一会儿,“哥哥觉得是谁?”

季衍之:“赵昭。”

“这是哥哥你自己猜出来的,我可没说。”奚柚耸了耸肩。

“我还没有追。所以,我不是心里不平衡限制你恋爱。”

过去季衍之想着等她大些再把他的心思告诉她,可是等到她十八岁成年,他却说不出口了。

或许他一直都不敢说出口,一个干净美好,一个浑身脏污。

知晓她谈了恋爱,他卑劣的心思又开始活跃。

奚柚注意到季衍之看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危险,谈不上害怕,但是直觉告诉她得赶紧说实话,“照片里的人是我的亲哥哥。”

季衍之愣了片刻,再次拿出手机看了眼照片。照片上的人和他曾经看过的一张照片重合。

他是见过奚彦照片的,竟然没把人认出来。

季衍之头疼扶额,知道这是他太着急的结果。

“没事了,上去吧。”

奚柚看出季衍之状态不好,也就没多说,叮嘱了他两句注意身体就回了宿舍。

躺在床上,奚柚越想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当她心里冒出一个声音,吓得她一下坐了起来,把对面床铺的室友吓了一跳。

室友问她:“你没事吧?”

奚柚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分析一波。如果有个和你关系很好的男生限制你的恋爱自由,你怎么看?”

室友想了想,“他有对象吗?”

奚柚摇头。

室友思索片刻:“据我的经验来看,他很有可能是喜欢你,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可他之前让我不要喜欢他。”

“人都是会变的。”

这天晚上,奚柚梦里全是这句话。第二天早上醒来,头重脚轻,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中午的时候,在海市念书的陆时给她打来视频电话,接通后卧槽开头,“京大这么累人的吗?你的黑眼圈都和熊猫有一拼了。”

“还好吧,没那么夸张。”奚柚摸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照了照。

“反正在我看来是挺夸张的。”电话那端的陆时也在吃午饭。

每隔一天就在中午视频联系一次,是他们上大学之前约定好的。

准确来说是在知道她和陆时的关系后。

奚柚吃好了,她放下碗筷看着视频里还在吃的陆时,等到他没吃了才说:“表哥,我觉得季衍之好像喜欢我。”

陆时把刚端到手的汤碗放下,叹了口气,“不是好像,他就是喜欢你。”

虽然他没亲耳听季衍之承认过,但他有眼睛,会看。

尤其是季衍之收拾任津那个混账东西的时候,他就更加确定了季衍之喜欢奚柚。

陆时看着视频里呆住的表妹,“你呢?喜欢他吗?”

奚柚想了想,“喜欢的,但不知道是不是那种喜欢。”

闻言,陆时眉梢微挑,“你喜欢表哥吗?”

奚柚点点头,“喜欢的。”

“那你觉得你对我的喜欢和对季衍之的喜欢是一样的吗?”陆时继续问。

奚柚深思片刻,“不一样的。”

之后她又想了很多,来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季衍之。

这天,奚柚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个上了年纪的日记本。这个本子是小时候哥哥买给她写日记的,后来她到了季家,也坚持在上面写日记。

但是她很少会去翻看日记内容。

打开一看,她发现季衍之回到季家后,她的每篇日记都写到了他。

和季衍之初见的这天,她在最后写了这样一段话:神仙哥哥只可远观,不可靠近,不然我的心脏会受不了的。(呜呜呜,可是我好喜欢神仙哥哥啊,是心动的感觉。如果爷爷不安排我的婚姻大事,我一定要追神仙哥哥!)

之后的每一篇日记后面都会写一句:如果爷爷不安排我的婚姻大事就好了。

直到季扶川去世,她才没再写这句话,但是她在日记里对季衍之的描写更加细致了。

奚柚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但她清楚她对季衍之的喜欢绝对是不同于对其他人的。

她习惯了将这份感情写进日记里,却忘了感情是需要表达的。

国庆节快到了,奚柚决定趁假期向季衍之表白。

糟糕的是,放假前一晚她感冒了,第二天感冒加重,不想吃东西只想睡觉,根本没精力去做什么表白。

到了晚上,她高烧昏睡,季衍之给她喂了退烧药才好点。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到季衍之克制灼热的呼吸,他似是咬着牙在说:“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你抢走!”

他紧紧抱着她,恨不能将她融进自己身体的那一种。

奚柚想做回应,但是身体实在疲惫,别说张嘴了,她连眼睛都睁不开。

一个个温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她听见季衍之用近乎哀求的语气对她说:“原谅哥哥对你的卑劣心思。”

后半夜退了烧,奚柚看着趴在床边睡着了的季衍之,倾身靠近,指尖缓缓划过他的眉眼,快到薄唇时,一只手攥住了她的手腕。

季衍之眼神严肃,“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知道啊,我在摸我未来男朋友的脸。”

奚柚伸出另只手,轻轻挑起季衍之的下颌,无视他眼中的震惊,缓缓凑近那张漂亮的薄唇,一触即离。

“我盖章了哦,你就算不同意,也是我的人了。我这人很霸道的哦,你要是敢和别的女生眉来眼去,小心我给你吃拳头!”

难得见季衍之呆住,久久回不过神的样子,奚柚觉得好可爱,忍不住又吻向了那张薄唇,不过这次可不是一触即离。

等到她快呼吸不过来,季衍之才松开她。

看着季衍之唇上的湿润,奚柚羞得满脸通红,转身就钻进了被子里,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季衍之忍俊不禁,“刚才胆子不是挺大的吗?”

“胆子大就不能害羞了吗?”奚柚脱口而出,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很沙哑,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总之很羞耻。

忽然,她感觉被子一重,压得她呼吸有些难受,不得不从被子里钻出去。

一探出脑袋就对上季衍之那双含笑的深情眸,这会儿奚柚觉得他就像个勾人心魂的妖精,多看一眼,她想要把他扑倒的念头就会加深一分,索性把脸别开。

奚柚看着墙上的画,故作镇定,“你刚才回应我了,是不是同意做我男朋友了?”

“不然呢?”季衍之失笑,伸手把迷糊的小姑娘拉进怀里,看着她的眼睛,“我的女朋友,可以让我再亲一下吗?”

心脏又开始怦怦加速,奚柚的眼神四处乱飘,一双手紧紧抓住被子,“就一下哦,不能太久。”

季衍之确实做到了就一下,但却是每个地方一下。

奚柚觉得自己就像大海里的船,不由自主起起伏伏。她仰着脖子,唇齿间溢出很陌生的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季衍之才放开她,在她耳边低语,“小柚子很甜。”

奚柚感觉全身上下又开始发烫了,她把脸埋进被子里,声音闷闷的,“我们的进度是不是太快了?”

“如果我对十五岁的你这么做,那才叫快。”季衍之失笑。

“那叫禽兽!”奚柚怼得毫不犹豫。

季衍之从后面抱住她,脸埋进她的颈窝里,“谢谢小柚子。”

——正文到此结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