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第56章


姓董的男人当场身亡。

一阵嘈杂后, 归于平静。

大雨滂沱,冲刷掉了路面的猩红。季衍之撑伞走到附近,停留了片刻。

人死了, 但他留下的伤害还在,会伴随被他伤害过的人一辈子。

季衍之收回视线,到前面的路口去等出租车。

上了车, 司机师傅说:“小伙子你的手流血了。”

掌心里的伤口裂开了, 鲜血浸透了纱布。

季衍之看了眼, 握紧了手,想到哭鼻子的某人,又慢慢摊开,“麻烦您送我去最近的医院。”

到家开门听见电视声音, 季衍之愣了片刻, 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

说不清道不明, 但他知道他该是喜欢这种感觉的,一瞬间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奚柚在沙发上睡着了,听见开门声, 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哥哥比我预计的时间晚了很多。”

季衍之举起重新包扎过的左手, “伤口裂开了,去了趟医院。”

“好端端的怎么会裂开?”奚柚顿时睡意全消,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季衍之。

季衍之苦笑,“楼道里的声控灯坏了,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墙。”

他拿下搭在臂弯里的外套, 走向洗手间,到门口时停住,回头说:“还有吃的吗?我有点饿了。”

“有的, 我这就去给哥哥热。”奚柚赶紧穿上拖鞋去了厨房。

季衍之走进洗手间,将叠整齐的外套摊开,袖口处有几团猩红,不仔细看看不出。胸前的就多了,是姓董的男人想用砖头砸他脑袋,结果被他制住,一口血吐在他衣服上。

那样一个人,死、太便宜他了。

该让他尝尝生不如死,一心求死却不得死的滋味。

就像那个人。

过去那个人不把他当人看,病了躺在床上却希望他能做个孝子。

大概只有老天爷知道他有多想一刀捅在那个女人的心上。

但他知道不能那么做。

那样一个残忍的人不值得他搭上自己的一生。

而且,死太便宜她了。

这天夜里,季衍之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他和狗抢吃的。

他去捡别人吃了一半不要的糖果。

冬天的时候生冻疮,他们拽着他的手在火上烤,再用针划破他的冻疮。

夏季最热的时候,全身涂满红糖被绳子捆住吊在房梁上,下面有个垃圾桶,成群结队的苍蝇在他身上停住。

那个男人死后,他的日子好过了些。但也没比从前好过到哪儿去。

那个女人是在他十四岁的时候死的,自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梦见过从前的事。

外面天还没亮,季衍之就醒了。

和往常一样,季衍之去了附近的公园晨跑。不同的是,晨跑结束后不是随便找家早餐店填饱肚子,而是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做早饭。

这个时间点,菜市场里的每个摊位已经摆得差不多了。摊主们一边招呼客人,一边抽空和附近的摊主聊姓董的男人车祸身亡的事。

“这都是报应啊。”

“报应个锤子,他做的那些混账事该他受千刀万剐,一下撞死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人已经不在了,少说两句。想当初他还帮过我们大家不少。”

“他帮我们是一码事,他做的那些混账事又是另一码事。这就好比一个人杀了你孩子,难道你要因为曾经他帮过你就原谅他?”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人都已经死了,你说再多也没用。”

“我又没指望我说的话能起作用,为什么不能说?姓董的虐妻虐儿,这种人渣就该往死里骂,管他是死了还是活着,都该骂。”

“年轻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正在挑选黄瓜的季衍之被摊主叫住,他抬眼莞尔,“您说得对。”

刚出菜市场,季衍之接到高漫的电话。

高漫嗓音沙哑,一下就能听出是哭过的,“衍之,你外婆不行了,她想见你一面。”

从被接回季家到现在,季衍之和他这位外婆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过来,而且每次都没有交流。每一次他这位外婆看他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冷漠。

想不通这位老人家为什么在最后想见他一面。

“抱歉,没空。”

“衍之……”高漫哽咽,“虽然你们之间亲情淡薄,但你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衍之,回来见你外婆一面好不好?不要让她带着遗憾离开人世。”

“抱歉,没空。”

他和他这位外婆岂止是亲情淡薄,是根本没有亲情。

说完,季衍之就挂了电话。

高漫看着通话结束的界面,准备给奚柚打一个,让她帮忙劝劝季衍之。

这时,照顾高老太太的佣人从病房里出来对高漫说:“老太太请您进去。”

高老太太气色很差,靠在床头拿着一张手帕捂着嘴咳嗽。

高漫连忙过去给高老太太拍拍后背,“要不要给您叫医生?”

高老太太摆摆手,“我现在就是时间问题。”

把手帕捏作一团放到枕边,高老太太双手交叠放在被子上,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女儿,“知道我为什么要见季衍之吗?”

高漫沉默片刻,“因为他是您的亲外孙。”

高老太太摇头,“我是想用高家和他做一个交换,保你平安。”

高漫皱眉不解,“为什么要保我平安?”

高老太太抿了抿唇,“你以为他那么做是在救你?”

想随季岭一起离开这件事,高漫没有向任何人说过,一时怔住,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紧成拳。

高老太太轻叹一声,“太深情不是什么好事,我早就同你说过。”

高漫垂眸,“我现在已经想通了,我会好好活着。”

“即便你知道季衍之要你活下去是为了让你承受更大的麻烦,也会好好活着?”话到最后,高老太太的语气略微上扬。

高漫抬眸,“什么意思?”

“知道季家的老太太是怎么死的吗?”说着,高老太太又开始咳嗽,重新拿起手帕捂住嘴。

高漫一边轻拍高老太太的后背,一边说:“老太太是病逝的。”

高老太太摇摇头,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她啊,是让季扶川给逼死的。季扶川爱她,也怀疑她。她就像那笼子里的金丝雀,没有一点自由。”

高漫只知道老爷子怀疑老太太,因为老太太在嫁进季家前曾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初恋。老爷子时常觉得老太太念着旧人,甚至还怀疑季岭是老太太和初恋的孩子。

为此,两个人没少发生争吵。

“季衍之知道是季扶川逼死了阿颜,他在等一个机会。等机会到了,他就会把这件事告诉外界。季家现在已经大不如从前,能不能承受住再来一击很难说。而你作为季家的掌权人,往后的路会很难走。”

“我想用高家和季衍之做交换,希望他不要把事情说出去。”

“既然他不愿意来,那就算了吧。”

高老太太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她紧紧握住高漫的手,“放心,妈会帮你的。”

高漫如鲠在喉。

当天夜里,高老太太离开了。

高漫不眠不休守到了天亮,起身的瞬间一阵晕眩袭来。

季衍之接到吴伯电话的时候,刚要出去晨跑。

“少爷,太太病了,季家现在也没个主事的人,得麻烦您了。”

-

季衍之回了沧城。

在高老太太的葬礼上,季衍之见到了许多不曾见过的亲戚。

大家待他的态度很是亲昵,一口一个衍之,仿佛他们之间很熟。

现在的季家虽然不如从前,但、有句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一个个仍上赶着和季家攀关系。

高漫气色很差,她看着不远处被众人围住的季衍之,问身边的佣人,“媒体都到了吗?”

佣人上前一步扶住高漫,“都已经到了。”

“那就过去吧。”高漫嗓音沙哑得不像话,说一句话就得咳嗽好几声。

走到外面,凉风扑面而来,高漫咳嗽得更加厉害了,脸上逐渐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

面对媒体的镜头,高漫先是很郑重地鞠了一躬,“今天我要向大家宣布一件事……”

季老爷子和季老太太两个人一直倍受外界关注。

当年季老爷子迎娶季老太太的时候,是沧城的豪门新贵;季老太太是名门大族的千金,可谓是强强联合。

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更是让人艳羡。

现在却曝出是季老爷子逼死了季老太太,实在匪夷所思。

高漫详细讲述了季老爷子是怎么将季老太太逼死的,这些都是她从当年照顾老太太的佣人那儿问来的。

这件事的曝光,让季家彻底跌下了沧城首富的位置。

季家也成了舆论焦点。

昔日在学校里努力和季衍之套近乎的人一个个都巴不得离季衍之远远的。

这天中午在食堂,有两个女生从季衍之旁边走过,其中一个低声说了句:“杀人犯的孙子,快走快走。”

宁缘筷子一撂,就要去拦那两个人。

“不用。堵得住一张嘴,堵不了所有人的嘴。”

季衍之脸色平静,仿佛被说的人不是他。

这样的结果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只是比他预计的来得早。

宁缘忿忿不平,“犯罪的是季扶川,又不是你,他们凭什么用那样的眼光看你?”

“那你去把他们的眼睛挖下来?”季衍之抬眸一笑。

宁缘一想那个画面,打了个冷颤,“太血腥了,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