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57章 第57章

第57章 第57章


宁缘坐下, 拿起筷子,季衍之却又站了起来。

饭还没吃完,宁缘疑惑, “你干嘛去?”

话间,顺着季衍之的视线,宁缘看见了奚柚, 还有刚才从他们旁边走过去的两个女生。

奚柚和室友来食堂吃饭, 一句嫌恶满满的“杀人犯的孙子”飘进耳朵里, 奚柚二话不说过去把人拦住。

话还没来得及说,她就让季衍之给拉走了。

被迫坐在椅子上,季衍之双手摁在她的肩上,“想吃什么?”

奚柚张了张嘴, 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蛋炒饭。”

季衍之颔首, 看向一旁的室友,“你呢?”

室友忙笑着摆了摆手,“不麻烦学长, 我自己来。”

说完就一溜烟地跑开了。

宁缘也不准备多待,他可没给人当电灯泡的兴趣, 几下就要把饭吃完,然而季衍之屈指在他旁边敲了两下,“在我回来前,麻烦你看着我家这位。”

这顿中饭,奚柚吃得相当安静。

很快她就把饭吃完了, 要和室友一起走,却听见一句,“等等。”

季衍之在和周赐聊工作室的事, 看样子就是随口叫了她一句。

宁缘吃完就走了,后来周赐坐到了这个位置。

周赐是和季衍之一起开工作室的同学之一。

奚柚和室友对视了一眼,室友先走一步。

她坐回位置上,无事可做,就从兜里摸出手机摁亮了屏幕,锁屏界面有浏览器推送的新闻。

点开一看,又有人曝出了季扶川做过的一些伤天害理的事。

给伤痕累累的季家又来一击。

点开评论区,骂声一片,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其中有一条是:【怪不得当初会抱错孩子,这是老天爷给季家的惩罚!沧城东区我去过几次,里面都是一群废物。可想而知在那儿长大的季大少爷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能上京大,怕是走了后门。】

走你个大头鬼的后门!

奚柚只恨评论区里不能发语音,她点开回复开始在框里输入,忽然,一只修长漂亮的手伸过来拿走了她的手机。

奚柚一下抬起头,伸手就要拿回手机。

季衍之却没给,还把她的手机揣进了衣兜里,面不改色端起餐具,“走吧。”

周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不用顾及旁人,奚柚有什么情绪会直接表现出来。

她现在很不高兴,在这个食堂里,季衍之打断她两次了。

“哥哥你就是故意的。”

“我没说我不是故意的。”

季衍之眼里漾出笑,腾出一只手落在她头发上轻轻揉了揉。

这个过程很短暂,可以说是刚有揉的动作,奚柚就躲开了。

她抬眼,凶巴巴地把人瞪住,“哥哥不在乎,但是我在乎。”

“说我的人多了去了,难道你能每个都说一遍?”季衍之无奈,“他们想说就让他们说,反正浪费的是他们的时间。要知道时间宝贵,是经不起浪费的。”

理是这么个理,但她就是看不下去,更听不下去。

奚柚现在一想到季扶川就恨得牙痒痒,犯下一个又一个错的人明明是他。

使劲一跺脚——

死真是太便宜季扶川了!

到了下午,奚柚收到一个快递,拿回寝室拆开,拿出里面的本子翻看,原本只是在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死真是太便宜季扶川了!”

快递是吴伯寄来的,里面还附了一张纸条,说是最近在收拾别墅,本子是从书房里一个上锁的抽屉找出来的。

上面是季扶川的字迹。

本子上第一页写的是,她到季家的第一天。

字里行间可见季扶川对她的怜爱、愧疚。

越往后看,就越会觉得季扶川对她的怜爱和愧疚可笑至极。

季扶川早就知道季寻欺负她。

在她第一天到季家的时候,季寻就明确表达过对她的态度:不喜欢。

当然这话是趁周围没人的时候,对她说的。

此后她在季家小心翼翼,生怕惹季寻不开心,季寻却一再找她麻烦。她不是没向季扶川告过状,可是每回季扶川都是安慰她,没有说过一句季寻的不是。

经历的次数多了,她也就不抱希望了。

之后季寻再怎么欺负她,她都没有向季扶川告过状。

即便后来季寻被赶出季家,用那件事威胁她帮他,她也没有向季扶川告状。

因为在她心里,早就有了一个认知,季扶川是不会帮她的。即便如此,可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希望季扶川能够站出来收拾季寻。

万万没想到的是,唯一一件让她对季寻态度有所改善的事,竟然是季寻自导自演。

季扶川在写这件事的时候,仍没有说一句季寻的不是。

过了几天,季扶川再度写到这件事,夸赞她是个懂事识大体的孩子。

所谓的她懂事识大体,不过是知道他老人家根本不会站在她这边。

整本的内容,奚柚是笑着看完的。

她从未见过如此可笑、如此矛盾的一个人。

一边想要弥补她,一边又纵容季寻欺负她。

-

这个周末,奚柚回了沧城。

她谁也没有告诉,直接去了东区。到了季寻开的小卖部,在外面看着被孩子们围绕,笑得很开心的季寻,再想到季寻对她做过的那些事,心情顿时复杂到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有那么一瞬间,她很想大喊着告诉孩子们:他就是个坏人!你们离他远点!

目光触及孩子们眼睛里的天真,她咽了咽嗓子,走到门口,“季寻,我有话跟说。”

季寻嘴角的弧度有片刻的平缓,旋即笑弧加深,对孩子们说:“哥哥有朋友找,等会儿回来再跟你们讲故事。你们在这儿帮哥哥看会儿小卖部好不好?”

“好!”

孩子们齐声答应。

季寻看他们的眼神是很温柔的,发自内心的那种。和从前相比,季寻就像变了一个人。

可是不管怎么变,都改变不了季寻曾经欺负她的事实。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路无言,走到了附近的一条小巷子。

小巷子里堆满了纸箱,人倒上去,堆得高高的纸箱哗啦啦往下掉。

高中毕业的第一个月,奚柚被徐希言拖着去学了女子防身术,现在动起手来可以说是行云流水。

季寻动作缓慢地站起来,一只手撑在墙上,另只手扶着腰,喘着气笑说:“有话好好说,哥哥这身体可不比从前。”

奚柚一脸冷色,“是我送你去见警察,还是你自己去?”

季寻挑眉不解,“哥哥怎么不知道自己犯法了?”

“安排他人强|奸未成年。”

“……”

季寻没说话,唇角的弧度逐渐归于平静。他眯了眯眼,抬头看向阴沉沉的天。

“我就说我最近怎么心神不宁,老出差错,原来是我的安逸日子到头了。”

季寻轻笑,视线慢慢落到奚柚身上,“这件事你给哥哥打个电话就行,实在没必要亲自跑一趟。”

起风了。

还挺大。

有几个纸箱子被吹走了。

季寻过去捡回来,又把倒了一地的纸箱摆得整整齐齐,站直身体后边揉腰边问:“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那么做?”

“因为你有病。”

“……”

季寻无语片刻,“我确实有病,不然我当初怎么会救你。”

想当初,他可是讨厌死了这个住到他家的小姑娘。

没什么复杂的原因,就是因为季扶川疼一个外人胜过疼他这个孙子。

所以他才会想方设法欺负奚柚。说来也怪,他在那时候竟然后悔了,冲出去把人给救了下来。

到现在,他也没想清楚自己当时为什么后悔。

“在去见警察之前,能不能让我回趟小卖部?”

季寻微微一笑,笑容里带着几分苦涩。

奚柚没拒绝,和他一起回了小卖部,不过她没进去,就在附近等着。

季寻动作很快,没几分钟就出来了,然后去了附近的派出所。

从派出所出来,才发觉下雨了。雨大得像天破了一个窟窿。

奚柚没有伞,她决定等雨小些再走,反正她今天也没什么事,不着急回学校。

在台阶上停顿了会儿,奚柚转身走向附近的椅子。

忽然,手腕一热。

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奚柚绽开笑看向季衍之,“哥哥怎么来了?”

“下雨了,我来接你回家。”季衍之牵住冰冰凉的手揣进自己衣兜,撑伞,一步一步走下台阶,“今天晚上在家里吃火锅好不好?”

天冷的时候最适合吃火锅了。

奚柚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不过她很快想起家里没有合适的锅,“我们得去买口锅才行。”

目送两个人走进雨幕,直到再也看不见,季寻才收回视线,扭头对看着他的警官莞尔:“谢谢。”

然后,毫不留恋地往回走。

-

最近京市大降温,冷风跟刀子一样刮在脸上,阵阵生疼。

出了高铁站,奚柚赶紧拉着季衍之钻进出租车里,直奔家附近的超市。

把晚上吃火锅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两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家。

门开的瞬间,奚柚听见了熟悉的猫叫,整个呆住。

季衍之把东西放在地上,转身去接奚柚手里的购物袋,顺势牵住手,把人带进来。

“牛奶……饭团……”

奚柚不敢相信眼睛看见的,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确确实实就是牛奶和饭团。

蹲下抱住在她腿边蹭来蹭去的两只猫,换她来蹭蹭它们。

“哥哥,牛奶和饭团怎么会在这儿?”

“高漫要把别墅卖了,昨天吴伯把它们送了过来。”季衍之把东西拎到厨房,开始整理。

奚柚放下两只猫,过去帮着整理买的东西,“为什么要卖别墅?”

季衍之想了想,“或许是怕我没钱把别墅给卖了,所以先卖一步。”

奚柚:“……”

以高漫的态度,其实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

没过两天,季家别墅售卖的事情上了热搜,紧接着是高漫将售卖所得的钱款以季家名义捐给贫困地区的孩子们。

一段时间后,季家老宅也卖了出去。

同时,季氏集团进行了一波大裁员。

到第二年四月,季氏集团宣布破产倒闭。

同年八月,高漫车祸离世。

那一天,正好是季岭的忌日。

高漫的后事是高家人料理的,季衍之回了沧城一趟,从一个亲戚那儿拿到了高漫留给他的录音。

等只有他自己,才点开录音——

“季衍之。”

“对不起。”

天边的乌云逐渐散开,太阳光明媚的金辉穿过云层,夏季特有的闷热悄然袭来。

季衍之删掉录音,走向在外等候的车。

坐到副驾驶,他屈指松掉衬衣的第一颗纽扣,嗓音略哑,“宁缘他们那边的合作谈得怎么样了?”

周赐喜眉笑眼,“搞定。”

“辛苦他们了。”季衍之看向外面炙热的太阳,微微眯眼,唇角扬起笑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