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58章 第58章

第58章 第58章


六年后, 京大迎来建校120周年。

学校请了几位优秀的毕业生回校做演讲。

其中有一位倍受关注。

东区长大,后来的季家少爷,再到现在的商业新贵。

每一段经历都能引起大讨论。

可以说, 大家最期待的就是季衍之的演讲。

校庆演讲这天,本该第一个登台演讲的季衍之姗姗来迟,最后一个站上讲台。

气质光华从容, 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 他就是全场焦点。

稍微调整了面前麦克风的高度, 季衍之看向台下,声线清冷干净却又不失温度,“抱歉,我太太身体不舒服, 送她去医院做了检查, 这才来迟。”

修长匀称的左手无名指上有一枚戒指泛着温柔的光泽。

到提问环节的时候, 有个同学问:“请问学长,您和您太太是怎么做到糖分爆表的?”

媒体拍到的照片里,就算两个人隔了一段距离, 也会让人觉得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喜欢一个人是能够从眼睛里看出来的。

同样,爱一个人也是。

都是藏不住的。

季衍之思索片刻, 莞尔,“大概是因为我们都很爱吃糖。”

这个话题一打开,与之相关的话题接踵而来。

奚柚偷偷摸摸进入礼堂的时候正好听见有个同学提问季衍之准备什么时候要宝宝。

这位同学还说起最近的三胎政策,问季衍之要不要响应国家的三胎政策。

“已经有一个了。是否响应国家的三胎政策,全看季太太的意思。”

开头一句让不少人都愣住了。

不给大家反应的时间, 季衍之接着回答其他人的问题。

提问环节结束,季衍之的这场演讲也就结束了。

他朝观众席走去。

躲在观众席里的某人,压低帽檐, 弯下腰,准备撤退。

然而她刚有弯腰的动作,就让人握住了手腕。

早知道就不让人帮忙占前排位置了。

看着男人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奚柚忍不住反手摸了一下,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别闹。”

“我没闹啊,我只是碰了一下你的戒指。”奚柚满眼无辜,小声说。

说着,她又把手放了上去,指腹绕着戒指缓缓摩挲,眼神愈发无辜,声音很轻,“不能摸吗?”

季衍之眸色渐深,捉住作乱的手,把人带出了礼堂。

等到了车上,季衍之屈指松了松领带,另只手和奚柚十指相扣。

察觉到危险的奚柚情不自禁缩在角落里,搬出自己的护身符,“我怀孕了,不可以剧烈运动。”

季衍之解纽扣的动作顿住,略微一笑,“我还以为季太太忘记自己怀了宝宝。”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忘?”奚柚垂眸看向现在还很平坦的肚子,掌心覆在上面轻抚,“等月份多了,这里就会慢慢鼓起来,到时候你会不会嫌我累赘?”

“我为什么要嫌你累赘?”季先生不是很理解季太太的脑回路,提出了疑问。

季太太仰起素净白皙的小脸,嘴角往下一撇,“你在岔开话题,说明你会嫌弃我。”

季先生愣了片刻,显然是被季太太的逻辑给惊住了。

就是这片刻的沉默,让季太太的两只眼睛红得像兔子眼睛一样。

季先生发现季太太现在的情绪很敏感,赶紧认了错,举三指对天发誓保证他一定不会嫌弃以后肚子鼓鼓的季太太。

季太太吸了吸鼻子,满意地点了下头。

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己红通通的两只眼睛,奚柚呆呆地眨了眨眼,好像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哭。

她明明清楚季衍之不会嫌弃她的。可是在那一瞬间,她就是觉得委屈。

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

拿出一看来电显示,奚柚这才想起她把阿青叔支走去买东西,自己跑来京大听演讲的事。

因为她身体有点不舒服,季衍之让她留在家里休息,说演讲可以看直播。

她心想直播哪儿有坐在现场看好,况且她一早就拜托了同学占位置,最关键的是她身体现在一点不舒服也没有。

等季衍之一走,她就准备出去。

没想到一出房间就看见坐在客厅里的阿青叔,说是季衍之麻烦他看着她。

然后就有了她使出浑身解数让阿青叔同意她出门,接着又是绞尽脑汁获得阿青叔信任,说就在商场附近的公园里坐着休息,一再保证她哪儿也不去,阿青叔才放心离开去商场买东西。

电话接通,阿青叔担心的声音响起,“太太您在哪儿?”

奚柚正要说话,季衍之拿走了手机,“她和我在一起。”

阿青叔松了口气,不过心很快又悬了起来,“太太没事吧?”

“没事。”季衍之把玩着掌心里软乎乎的小手,翻来覆去的次数多了,就会白里透粉。

察觉到季衍之的眼神不对劲,奚柚试图抽回自己的手,一次没挣脱开,两次也没挣脱开。

季衍之挂了电话,把手机放回包里,含笑看着眼里充满防备的奚柚,“季太太这是想到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想!”话是这么说,季太太的耳朵却红得滴血。

季衍之觉着可爱,伸手轻轻捏了捏,敏感的季太太闹了个大红脸,凶巴巴地瞪住他,“不!可!以!”

季衍之忍俊不禁,“我有说我要对你做什么吗?”

“嘴上没有,但是你眼睛告诉我了!”季太太咬着牙齿一字一顿,仿佛他要是敢狡辩一个字,她就要吃了他。

好吧,他承认,他确实有那个想法。

但不是非要不可。

这时候的季先生还是很笃定的。

当季先生素了四个多月,再想到自己之前的不是非要不可,顿觉啪啪打脸。

向医生咨询这方面相关的知识后,这天晚上,季先生带着季太太缓慢地攀上了高峰。

看着季先生湿漉漉的薄唇,季太太伸出手顺着唇形轻轻勾勒,另只手往下,抚在那片灼热,“该我帮哥哥了。”

季先生想说不用,季太太很有技巧的一招让他把话咽了回去。季先生只好躺平,任由季太太拿捏。

几个月后,季太太生下一个女宝宝,取名为季念柚。

其实关于名字,季先生和季太太的意见是不统一的,两个人商量后,把他们想的名字写在纸条上,让女儿自己抓。

然后抓到了季先生取的名字。

季太太为此吃醋了,一整天没理季先生。

晚上,季太太趁季先生不注意,又把写有名字的纸条拿出来让女儿抓。

结果抓到的还是季先生取的名字。

再来,还是。

可把季太太气坏了,接下来好几天没给季先生好脸色。

随着季念柚一岁一岁的长大,季太太吃醋的次数也一年比一年多。

季太太很不明白季念柚为什么更黏季先生,不是都说孩子更黏妈妈吗?

好在三岁的季念柚已经能够看懂自己妈妈的脸色,每次都能及时扑进季太太怀里,亲亲季太太的脸,奶声奶气地说:“柚柚最爱妈咪!”

这天,五岁的季念柚小朋友从外面回来,一头扎进季太太怀里,“柚柚最爱妈咪!”

“这回又是什么事要妈妈帮忙呀?”奚柚已经看透了自己女儿的套路,太热情,有古怪。

季念柚小朋友仰起小脸,葡萄般的大眼睛眨也不眨,“我怎么觉得妈妈比昨天更好看了?”

奚柚忍俊不禁,“你这是出去吃蜂蜜了?”

季念柚小朋友摇摇头,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张很可爱的糖纸,“我只吃了一颗爸爸给我的糖。”

奚柚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不过唇角很快又扬起,“上周是谁牙齿痛去看牙医,还记得吗?”

“记得,是柚柚。”季念柚眨眨眼,旋即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糖纸小声说:“但是爸爸非要给我,我要是不收,会伤爸爸心的。”

季衍之,你这个爸爸当得可真够称职的!

明明医生都说了柚柚现在要少吃糖,最好是不吃。

奚柚在心里咬牙切齿。

此时正在公司里开会的季衍之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季念柚小朋友勾住妈妈的手轻轻晃了晃,“妈咪不生气。”

奚柚垂眸看向自己女儿,微微一笑,“妈妈没有生气。”

“妈妈你先把眼睛闭上,我有办法让你开心起来。”

奚柚配合地把眼睛闭上,然后她听见脚步声。

紧接着是季念柚小朋友说:“可以睁眼了。”

面前多了两个人,一个是今天和季念柚小朋友一起去玩儿的裴清小朋友,还有一个是……

男孩儿看着八九岁左右,笑起来软软的,有一对小梨涡。

“阿姨好,我叫贺梦知。”

贺梦知……奚柚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片刻的苦恼后,她想起来了。

去年她从徐希言那儿听说一件事,京市老牌豪门贺家的少奶奶在家里自|杀,被发现的时候,房间里还有一个贺梦知,一身血,可把佣人给吓坏了。

后面大家猜测贺梦知很有可能亲眼看见了自己的妈妈自|杀。

奚柚曾在宴会上见过贺家的一家三口,那时贺梦知还很小,同现在的差别是很大的。

说起来,这是她第二次见贺梦知。

奚柚好奇三个人为什么会走到一起,就问了一句,季念柚小朋友很积极地作出回答,“我和小裴弟弟在公园里玩跷跷板的时候看他自己待着,就邀请他和我们一起玩儿。”

“不要叫我弟弟,也不要叫我小裴,叫我裴清。”酷酷的裴清小朋友每听见季念柚叫他一次小裴弟弟,就会把这些话重复一遍。

“你比我小,我叫你弟弟是应该的。”季念柚小朋友仗着自己比四岁半的裴清高一些,就像撸猫一样摸摸裴清的脑袋。

每回这个时候,裴清就会躲开,很酷地撂下一句话,“我不喜欢。”

季念柚小朋友微微眯眼绽开笑容,“可是我喜欢呀,小裴弟弟。”

和往常一样,裴清小朋友板着一张脸不再说话。

要是放在平常,季念柚小朋友肯定会想法子让裴清说话。但是今天不一样,有新朋友在,而且还是一个很漂亮的新朋友。

季念柚小朋友在公园里看见贺梦知的时候,觉得她好像看见了星星。

不对不对,应该是星星降落在了人间,布灵布灵的。

季念柚小朋友接着前面的话说,“妈咪,梦知哥哥可会讲笑话了。他在公园里给我和小裴弟弟讲的笑话,让我和小裴弟弟眼泪都笑出来了。”

裴清小朋友欲言又止,看季念柚的眼神就像在说你没救了。一句话也没说,裴清到旁边观察盆栽去了。

奚柚这下明白季念柚前面说的有办法是什么意思了。

果不其然,接下来贺梦知给她讲了几个笑话。

确实很好笑。

不过还没好笑到让她忘记这件事的重点,就是贺梦知为什么会一起回来。

奚柚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见季念柚小朋友眼巴巴地望着她,“妈咪,你喜欢梦知哥哥吗?”

“喜欢。”

“那妈咪能留下梦知哥哥做我哥哥吗?”

面对季念柚小朋友发自真心的祈求,奚柚有片刻的愣住,意识到季念柚小朋友很有可能是误会了,“天快黑了,梦知哥哥再不回去,家里人该着急了。”

“他们不管我的。”贺梦知说这句话的时候仍然笑着,又乖又软,叫人心里一阵揪疼。

贺家的事,奚柚知道的不多,但听贺梦知这么说,想来他在贺家的处境是不怎么好的。

不过他到底是贺家的小少爷,得通知贺家来接人。

奚柚去联系贺家,季念柚小朋友抬头问贺梦知,“原来哥哥有家人,是我误会了,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他们在我这儿不等于家人。”贺梦知看着面前清澈的眼睛,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他为什么会跟着这个小东西回家呢?

等回了冷冰冰的贺家,贺梦知明白了。

因为那个小东西身上有活人的味道。

这天晚上,季衍之回家得知季念柚小朋友想给自己找个哥哥,忍俊不禁,“柚柚为什么想要个哥哥?”

“妈咪有两个漂亮哥哥,我一个都没有。”季念柚小朋友委屈了。

季衍之皱眉,“你妈咪就一个哥哥。”

“妈咪不是也叫你哥哥吗?”季念柚小朋友天真无邪,“那次在书房,我听见妈咪叫爸爸哥哥了哦。”

在女儿面前向来沉稳的季先生突然有些不自在,耳朵泛起了薄薄的一层红,“柚柚听错了,妈咪那是在叫……”

突然发觉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季先生卡住了,朝走进房间的季太太投去求助的视线。

季太太刚才在房间外打电话,房门虚掩着,父女两个的对话,她自然是听见了的。

自打结了婚,她就很少再称呼季先生为哥哥,可是在一些事上,季先生总能变着法儿地让她心甘情愿叫哥哥。

比如那次在书房。

幸好当时佣人赶紧把季念柚小朋友给抱走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季太太帮季先生解了围,因为她还有一笔账要和季先生算。

把女儿哄睡着后,两个人回了自己卧室。

季太太冷着一张脸质问季先生为什么非要给女儿糖吃,季先生表示冤枉,那糖是季念柚小朋友撒娇装哭从他这儿要走的。

联想到白天发生的事,季太太登时明白季念柚小朋友为什么要撒这个谎了。

此刻季先生觉得他的小棉袄漏风了,他答应她不把这件事告诉妈咪,没曾想小丫头转身就反咬他一口。

后半夜,漏风的小棉袄突然吐了,然后发起了高烧,可把季先生担心坏了,哪里还记得什么小棉袄漏风。

夫妻两个在医院守到天明,季太太实在撑不住了,趴在床边打起了瞌睡。

季先生把人抱到沙发上,盖好被子,又回到病床边看了看熟睡的季念柚小朋友,才离开病房去买早饭。

回来的路上,季衍之在电梯里遇见孙闻牵着一个孩子。

孙闻笑着介绍,“这是我儿子,叫孙愿。阿愿,叫季叔叔。”

孩子很听话,立马乖乖叫了一声季叔叔,叫完就躲回了孙闻身后。

孙闻无奈,“这孩子胆儿很小,您别见笑。”

季衍之没有过多地去关注那个孩子,他问孙闻:“过得好吗?”

“挺好的。”孙闻笑笑。

“才不好,妈妈都住院快一周了。”孙愿小声咕哝。

“这孩子……”孙闻苦笑,“他妈妈前段时间让人给撞了,不过问题不大,医生说明天就能出院了。”

楼层到了,孙闻牵着孙愿走出电梯。

在电梯快合上的瞬间,孙闻回过头,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口。

孙愿抬头,“我知道他。妈妈总念叨他,说想见他。”

孙闻沉默片刻,“那你觉得要让他们见面吗?”

孙愿毫不犹豫地摇头,“妈妈想见他,也很怕他。”

孙闻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摸摸自己儿子的发顶,“走吧。”

这边病房,季念柚小朋友醒了,正趴在沙发旁边看着自己妈妈。

季先生看见这一幕,就要把人抱回病床上,却见季念柚小朋友朝他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手势,然后就听见季太太的梦话,“哥哥……季衍之……你个混蛋……”

季先生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叫醒季太太,“吃早饭吧,趁热吃。”

季太太刚刚做了一个不好的梦,醒了看见梦里欺负她的人,没给好脸色,又把眼睛给闭上了,“我等会儿再吃。”

“哥哥……季衍之……你个混蛋……”季念柚小朋友学着季太太刚才的语气把话重复了一遍。

吓得季太太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季先生让粥给呛了个满脸通红。

季念柚小朋友轻哼一声,“让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明明妈咪就是叫爸爸哥哥!”

季太太和季先生对视一眼,两个人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简单投的一瓶营养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