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诱你坠入 > 第59章 第59章

第59章 第59章


自从拜托奚柚跟裴燃说以后不用再联系了, 徐希言就真的没再联系过裴燃。

一来是徐希则把她的电子产品给没收了,给了她一个老人机,她又不晓得裴燃的号码。

二来是她发现自己好像把裴燃当成季衍之的替身了。

两个人都很温柔, 都很好看。

直到再次见面,徐希言才确定自己的心思,裴燃能让她不在乎下辈子是不是在轮椅上度过, 这样的念头是在她面对季衍之的时候从没出现过的。

这天晚上在ktv给一个朋友庆生。中途徐希则打电话查岗, 看她喝酒没。徐希言就拿着手机去了外面和徐希则视频。

突然有个熟悉的后影进入视线, 徐希言登时呆住感受怦怦加速的心跳。男生一个回眸,让她知道没有认错人。

裴燃看过来的一瞬间,徐希言挂了视频。

心跳得更快了,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出嗓子眼儿, 徐希言摁着心口, 试图让它别跳那么快。

他们对视了!

而且他还笑了!

徐希言拍了拍发烫的脸, 拽回几分神,加快脚步往包间去,不忘拿出手机给徐希则回个消息, 说刚才信号不好。

一行人离开ktv的时候,一个喝得醉醺醺的朋友搭着徐希言的肩膀, 给她指了个方向,小声说:“他们在玩儿鸭子,等我以后资金自由了,我也要点几个鸭子陪我一起嗨。”

徐希言嘴角轻抽,她还以为是吃的鸭子。

朋友打了个酒嗝, 继续说:我来的时候,不小心从没关好的门看见一个富婆对鸭子上摸摸,下揉揉。啧、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香艳, 只能说小黄文里的描写都弱爆了。”

这时,另一个朋友凑过来问:“你是怎么看出那人是做鸭的?”

醉醺醺的这位朋友露出些许猥琐的笑容,“因为我看见富婆从包里拿出一把钱塞到了他那儿。”

这边话正说着,那边包间的门被猛地一下打开了。

一个男人从里面摔了出来,紧接着有只脚重重踩在了男人的胸口。

男人难受地龇牙咧嘴,试图推开踩在身上的脚,然而他刚有动作,手腕也被踩住了。

男人登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连忙有工作人员赶了过去,询问是怎么回事。

裴燃冷眼看着地上的男人,“他给我朋友下药。”

男人立马高声反驳,“我没有,他在胡说八道!”

“是吗?”裴燃轻笑,转身给包间里的人招呼了一声,立马有人把他说的那杯酒端了过来。

他接过,弯下腰,笑容加深,“既然你说没问题,那你喝吧。”

男人生怕沾上一点那酒,嘴抿得紧紧的。裴燃也不是一定要他喝,指腹一下一下敲打在杯身上,对工作人员说:“报警吧。”

这时男人又敢张嘴了,“我又没犯法,为什么要报、唔!”

“咳咳!”

裴燃没再踩着男人,端着剩下的半杯酒,他往后退了退,拉开了距离。

男人低头一阵呕吐,甚至还把手伸进嗓子里抠挖,即便如此,还是改变不了他吞下一些酒的事实。

男人又难受又生气,额角青筋突起,“出来卖的鸭,装什么干净!”

裴燃薄唇紧抿,眼睛里像是覆了寒霜。

生怕裴燃再动手,男人手脚并用从地上爬了起来,躲到工作人员身后继续说:“说什么陪朋友,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呢?有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朋友是个鸭,你又能是什么好东西?”

男人越说越激动,越说越难听。

但是裴燃都没再动手,他笑着看向工作人员,“下药,报警?”

有工作人员回过神,赶紧报了警。

男人咬牙切齿,“警察要是来了,你朋友也别想跑!”

裴燃回头看了眼躲在女人身后的他朋友,淡声说:“他不是我朋友。”

说完,裴燃头也不回地朝电梯走去。

突然他的衣服被人拽住,偏头一看,眼里的冷意消散几分,嘴角勾出一抹浅浅的笑弧,“有事?”

徐希言让这一抹笑搞得心跳加速脸发烫,她不自在地松开手,“你的手流血了。”

裴燃右手上有一条一寸长的伤口,他垂眸看了眼,“应该是刚才不小心刮到哪儿了。”

然后他向前台要了一张湿巾,简单处理了一下就要离开。

徐希言看着那条没一会儿就渗出血的伤口,犹豫片刻,一咬牙追了上去,“去医院。”

不等裴燃作出回答,他就被拉进了电梯里。

等电梯门合上,徐希言才发现只有他们两个人,环境逼仄,而且她开始尴尬了。

她完全可以只说不动手的……

徐希言头疼扶额,为了缓解她复杂的心情,从包里摸出手机给朋友发了消息,让他们先回去。

这时,电梯门开了。

徐希言看着手机,低头迈开了腿。不过她刚有这个动作,就让人给拉回了原位。

掌心的温度穿过薄薄的衣服贴在皮肤上,徐希言感觉整个人都热了起来,热得她有些迷迷糊糊,声音也不自觉变得软软的,“怎么了?”

裴燃松开手,示意她看外面。

这层是电影院,电梯门打开只是因为有人要进来,她还以为……

徐希言摇了摇头,甩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偏偏她刚一冷静,裴燃再次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带到他旁边。

乍一看,就像他搂着她。

虽然进来了不少人,但是并不影响她刚才站在那儿。

徐希言没明白裴燃为什么拉她到身边。

很快,到了一层,大家走出电梯。

徐希言这才问:“你刚才为什么那么做?”

裴燃不解,“什么?”

徐希言轻咳一声,“就是你把我拉到你旁边,为什么?”

“因为我想离你近一点。”裴燃莞尔,仿佛在说今天吃什么一样平常。

徐希言怔住,“你、”

裴燃却没再多说,他看了眼自己的手,叹气,“再不去医院,伤口就要愈合了。”

徐希言一噎,哪有那么快。

不过她还是没再说下去,打了出租,直奔最近的医院。

医生给裴燃处理伤口的时候,徐希言就在旁边。她看着都觉得疼,裴燃却面不改色,仿佛受伤的人不是他。

从医院到外面的路程很短暂,不到三分钟就走完了。

站在路边,徐希言迟迟没有打开打车软件。裴燃注意到她的欲言又止,“想问ktv里的事?”

“嗯……”也想问点别的。

裴燃平静开口,“他是我认识几年的朋友。我在家里接到他的电话,让我到ktv陪他。”

“那你知……”想想还是算了,徐希言就没说下去。

裴燃却作出了回答,“我是在包间里看出来的,他乐在其中,我也就没说什么。”

“那你……”徐希言开了个头,自己立马就否定了,就裴燃刚才的狠劲,肯定是不可能被占便宜的。

和前面一样,虽然徐希言没把话说完,裴燃还是猜到了她想说什么。

他笑着说:“倒是有人想占我便宜来着,可她钱太少,我就给拒了。”

“你!”徐希言吃惊地瞪圆了眼睛。

裴燃无奈,“我很缺钱,但凡她要是再高那么一百块,我就答应了。”

徐希言这回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她心里堵得厉害,在手机屏幕上使劲戳了戳,不小心点了打车,又是一阵头疼。

想了想,还是不取消了。

她摁灭屏幕,看着车流,心里很乱,却没有头绪。

坐上车的一瞬间,徐希言心里一阵发慌,仿佛这次分开,他们就很难再见到了。

在司机师傅启动车子的一瞬间,她问裴燃:“我给你她的双倍,你跟我好不好?不对不对,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就是你不要、不要、不要和其他人在一起!”

车子已经开走了。

徐希言眼巴巴地看着站在路边的裴燃,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裴燃举起手机,示意她看手机。

徐希言不解,但还是低头去看手机。手机上方弹出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一言为定。

徐希言呼吸一窒,裴燃是怎么知道她号码的,当初他们联系的时候,她可是没有给他号码的。

不过现在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裴燃答应她了。

那她现在是不是要转账?

转账之前得先知道那个人给了多少钱才行。

问裴燃,裴燃让她加微信聊。

她说现在转账,裴燃说不着急,让她先帮忙保管这笔钱,等他日后有需要再转。

奇怪,不是说很缺钱的吗?

徐希言的这个疑惑很快就让裴燃接下来发的消息盖过去了。

他问:“谈恋爱没?”

她回:“没有。”

徐希言发这两个字的时候是揣着期待的,然而现实如她所料,裴燃让她认真学习,毕业再谈。

突然她想起一件事,问裴燃:“你现在有女朋友没有?”

裴燃回复:“没有。”

“那你认真工作,等我毕业再谈。”徐希言发完这条消息就把屏幕给灭了,不敢去看裴燃的回复。

过了有快十分钟,徐希言忍不住了,解锁手机,虚着眼睛去看。

她从来没觉得一个嗯字可以这么好看,仿佛它身上开满了灿烂鲜艳的花朵。

本来徐希言是有些惧怕高考的,现在有了裴燃的回答,她每天都在盼着高考早点来。

高考结束这天,徐希言特别开心地奔出学校,一头扎进自家老哥怀里。

徐希则忍俊不禁,“看来是超常发挥了。”

徐希言没多说,视线在人群里寻找。虽然她让裴燃别来,免得和徐希则撞上,但她还是期待着。

来来回回找了好几圈,徐希言也没看见裴燃,不免有些失落。

徐希则摸摸自己妹妹的发顶,“怎么突然就蔫儿了?”

“累啊。”徐希言苦笑。

徐希则眉梢微挑,“既然累,那就回家休息,不用去见人了。”

徐希言脑子里有根弦忽地绷紧,“见什么人?”

“你未来男朋友。”

“!”

徐希言呆住,“什么未来男朋友?”

徐希则莞尔,“在你出来前的几分钟,我和他见面说了几句话。”

“你没对他怎样吧?”徐希言想到徐希则对她早恋管得有多严,登时冒冷汗。

徐希则忍俊不禁,“大庭广众之下,我能对他做什么?况且你已经成年了,不算早恋。”

说着,徐希则抬眸朝某个方向看去,“喏,人回来了,我让他去买了你最爱吃的蛋糕。”

话音刚落,怀里的人就没影了。

徐希则无奈笑笑。

徐希言跑到裴燃面前,喘着气问:“我哥除了让你去买蛋糕,还有让你做别的吗?”

“没有。”裴燃伸手,拨开让汗打湿的刘海,“我有件事想麻烦你。”

“你说。”

“那笔钱你能不能帮我保管一辈子?”

这一瞬间,徐希言感觉四周都安静了下来,她不是没想过和裴燃的以后,同时她也知道感情具有不稳定性。现在喜欢,现在很爱,不代表能一起过一辈子。

但对裴燃,她是真心想要和他过一辈子的。

徐希言一瞬不瞬地看着裴燃,“你想好了吗?”

裴燃俯身,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实不相瞒,你和我的认识是我的蓄谋已久。徐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准备考试,实在是精力有限,这本书就到这里,我们下本再见啦。

最后欢迎大家在评论区里说出这本书的不足,以及推荐下本书《纵欢记》,病美人x偏执帝王

文案——

锦杪第二次见裴臻是在南风馆。

他被囚于金笼中,墨发散乱,衣衫不整,漂亮的嫣色从修长脖颈一路往下,泛红的深情眸勾人得很。

偏他身上的清隽矜贵气质丝毫不减,仿佛他还是素日里人人称颂的第一公子。

锦杪推门而入,笑吟:“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心里所想却是:买下他!折磨他!让他知道拒绝本公主的下场!

-

后来,新帝登基,有朝臣献上昔日金尊玉贵的锦杪公主以讨新帝欢心。

锦杪身姿单薄,小小的一团蜷缩在金笼中,那双潋滟的明眸上覆了一层黑布,听见有人靠近,她便像受惊的兔子一样乱窜,哪里还有往日的明艳生辉、娇纵恣意。

众人皆知他们这位新帝身世坎坷,最屈辱的莫过被锦杪公主买回府中观赏作乐。

果不其然,裴臻瞧着笼子里的锦杪露出了笑,“不知是哪位爱卿将人找到的?”

那位朝臣刚要开口,便人头落地了。

裴臻如玉的脸上沾了血,妖孽又阴鸷,一剑劈开笼子的锁。方才还很怕人靠近的锦杪闻此动静不仅没逃,还往前挪了挪,“怀瑜,是你吗?”

跪在地上的朝臣有个别胆大的悄悄抬眼,发现他们的新帝红了眼,单膝跪在笼子前,“殿下,怀瑜在。”

-

曾经,裴臻被视为不祥之人,是那个总说要折磨他的公主殿下给予了他心中一隅安宁。

【本文阅读提示】

1、娇纵可爱的病美人公主x清冷自持的偏执帝王

2、全书架空,私设满天飞,请勿考据

3、裴臻,字怀瑜

4、书名的由来:女主自幼体弱,早被断言活不长,便想着人生在世须尽欢

5、文案写于202149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