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隋说书人 > 020.三颗!

020.三颗!


  “那么说这会儿呢,小力巴儿也回来了。也没人追来,心里踏实了。人这一踏实,来事儿了。干嘛呀?犯困。您想啊,这几条巷子,砖塔巷子那家是最后一个。起了个大早,东跑一趟西跑一趟的,把人家水缸也灌满了。干这么多活,这会儿得歇歇。所以他的习惯就是每天睡个回笼觉。这会儿事情也完了,那进屋睡觉去吧。您可记住了,这会儿,天才刚亮。马三儿进城嘛,到砖塔胡同和他碰一起了。所以时间是天刚亮。记住这个时间啊。“

  说这话时,他是往左看。

  紧接着眼睛往右看去:

  “小力巴儿睡觉去了,这水铺掌柜的,起来了。哈~~唔。”

  打了个哈欠,装作刚起来的模样:

  “这掌柜的刚也说了,山东县人士。四方脸,体格子也壮。打着哈欠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来前院儿,打算开门迎客。卖水嘛,对吧?然后呢,这山东掌柜有一个习惯,那就是整齐。就是身边所有事情啊,必须得安排的井井有条的。整齐到什么程度?我这么说吧,月底去画道的那些人家结钱,这小力巴儿要是画的道儿都不一边儿齐,他都能难受一天。“

  形容了一番山东掌柜,可就在这时……他注意到那位狐裘大人也在点头。

  并且幅度相当大……

  就像是非常认同某件事一样。

  难不成……这位也有强迫症?

  想到这,李臻扫了一眼自己的桌子。

  还行,醒木、扇子、手绢都挺整齐的。

  估计一会赏钱不会因此克扣。

  “今天呢,山东掌柜起来,按照习惯来到前院。先看角落。为什么呢?得看小力巴儿回来了没?水桶在,说明人回来了。水桶不在,那说明去送水了。而这一看……发现了一件事儿。怎么呢?水桶摞歪了。”

  对着空气用双手笔画了一个歪斜的程度:

  “您想啊,这小力巴儿慌不择路的回来,水桶随便往上面一摞,回屋睡觉去了。而山东掌柜瞧见歪了,心里就不舒服。自然要走过来扶正。可这一扶,忽然发现水桶边儿上有点不像是水珠的黏液。心里一下子就来火了。这可是吃的水,你不弄的干干净净的,那老百姓也不乐意啊。影响生意。”

  “接着呢,就打算清理完了水桶,去找小力巴儿的麻烦。拿手蘸了蘸那玩意,打算瞧瞧是什么。可用手一抹……”

  众人就看到了李臻露出了愕然的神色。

  这一刻,他就是山东掌柜。

  “红的?……红漆?再摸摸。”

  “……不是。拿鼻子闻闻……这味道不对。山东掌柜用手一扒拉那桶~嚯~~~~~~~~~”

  猛然间拉了个长音儿。

  最后,猛然一捂嘴~

  声音顿时就没了。

  “先回头。”

  李臻一回头,就瞧见了店小二和曲掌柜就跟听傻了一样,直勾勾的盯着他。

  “左右看了看……瞅瞅有没有俩死尸。万一有呢,头还给人家,物归原主。诶,大爷,这是您的,给您装回去。啊?装反了?那在换换,装好我回屋睡觉去。”

  “哈哈哈哈~”

  几个边军又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见没有死尸~掌柜的也沉得住气,松开了捂着自己嘴的手,提着那个桶下来,往第二个桶里看……得,今天算是中彩了。“

  对着众人摇摇手:

  “没声张。先扭头把水铺大门关上了。聪明吧?万一这会儿来串门的怎么办?看着桶里俩人头,这东西……我说不是我的,谁信啊?……就这脑子啊,飞速旋转。”

  “人头哪来的?桶里带回来的。”

  “是我们这小力巴儿干的么?不是,这孩子胆小,没这胆子。”

  “怎么处理?报官?不行。这东西怎么来的交代不清楚。更何况,这要传出去,水铺里俩人头,你知道是不是井里刨出来的?这生意没法干了。所以,最好的办法,怎么来,怎么去。”

  “怎么来的?嫁祸!别人给我的。怎么去?简单啊,别人给我的,我再给别人不就得了。掌柜的左右看了看……忽然,想到一人。”

  “谁啊?邻居。”

  说到这,他身子缓缓坐直:

  “这水铺的邻居谁啊?也是个做买卖儿的。干什么的?米店。太原晋州这一代的人干的。”

  听到这,那位薛将军的嘴角猛然一抽……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那狐裘大人。

  李臻没发现这个细节,继续在那说道:

  “平常呢,两家就有些摩擦。为什么呢?这粮店掌柜老西儿呢,仔细。山东掌柜呢,虽然对一些事情一板一眼,但心大。平常就说家里做饭,今儿个少点油,山东掌柜找老西儿借点。明儿个吃扁食少醋,去要一碟子。也不说钱,想着哪天你缺水了我给你打两桶不就完了么?但这老西儿就挺看不惯这种事儿的。天天被人占便宜谁受的了啊?就吵过几次架,关系很僵。”

  “这山东掌柜这会儿一琢磨……诶,别人嫁祸我,那我干脆也别饶了你吧。俩人头拿出来,头发一捆,拿着院子里晾衣服的竹竿就出去了。这会儿天蒙蒙亮,冷,别人也不愿意起来。巷子里也没什么人。看准了,拿竹竿往牌匾上一挂……挂的还挺整齐~

  诶,这会心里舒坦了。心说哈哈~等一会人家瞧见了,就等着看热闹吧。门一关,干嘛去了?找小力巴儿麻烦去了。好家伙,你送趟水惹出来这么大的乱子,我能饶了你?就算不能明说,找个茬也得治理治理你。“

  “就说另一头,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天从蒙蒙亮变成了晨曦薄露,老西儿起来了。起来第一件事干嘛?开门,挂幌子,迎客。从门里出来,身后小伙计儿还拿着幌子。俩人就这么一抬头!嗯!!?”

  李臻忽然眼睛瞪大,满脸的惊恐:

  “这……这……这……”

  他抬头看天,观众呢,也下意识的抬头看。

  此时此刻就听到他的声音在酒肆里响起:

  “就见这牌匾上,一颗,两颗,三颗!”

  “血粼粼的!人头!”

  “啪!”

  忽然之间,醒木拍击。

  众人本能低头看向了他。

  就见他把手放在醒木上一字一句的说道: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