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隋说书人 > 055.一辆“桑塔纳”

055.一辆“桑塔纳”


  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时,盘坐一夜的道士身上已经落了七八只麻雀。

  天冷,好容易找到这块“天然”会发热的东西,麻雀也不想忍受那寒风之苦。

  此时此刻,头上随意用一根树枝挽着一个道髻的清秀道士眼皮忽然动了一下。

  原本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的和谐变得有些许不自然。

  李臻睁眼,扭头看了看着几只在自己肩头上睡了一整晚的麻雀,身子没动,手指指向了旁边的包袱皮。

  一根金色的丝线顿时从指间出现,把包袱勾到了他面前。

  而出现这种动作时,那种不自然更加严重了一些。

  包袱到了怀里,随着他肩膀抖动,麻雀顿时惊醒,本能的飞到了半空之中,接着落在残垣断壁之上“叽叽喳喳”的开始声讨他。

  似乎在责问他为什么打扰到自己睡觉。

  “哈哈,抱歉抱歉。”

  李臻轻笑了一声,从包袱里摸出来了一把糙米,随意的洒向了地面:

  “这是赔礼啦……说起来贫道对你们还有陪睡之恩呢。下辈子投胎记得投个漂亮点的女孩子报恩啊。”

  嘴里说着玩笑,他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把伞,葫芦,包袱都在身上挂好后,走到门口,看了一眼那些落在地上啄食糙米的麻雀,微微一笑,直接走了出去。

  到门口了,他便看到了一群野兽的足迹。

  这是昨夜来的狼群。

  至于为什么没来攻击李臻……你当塔大和李老六是吃素的?

  动物的直觉有时候要比人类敏感的多。

  拿起了一捧雪擦了擦脸,他再次上路。

  这一次只走了半日左右,便听到了后面传来一阵阵骡马的嘶鸣声。

  体内热流的行进路线顿时一阻,他扭头一看,就看到了一队约莫有五六十人组成的队伍正在往这边走。

  李臻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便清楚的看到了那些驼运着物资的骡马,以及两架马车,和那些同样骑在马上,手持兵刃的护卫。

  好家伙……

  这伙商队可够富的。

  骡马善负重,虽然行进的不快,但耐力却极强。是这时代的商队最好的选择。

  李臻在东西市上经常能见到,不怎么稀罕。

  但那些护卫胯下的马匹就很耐人寻味了。

  各个是高头大马,神俊异常。饶是他不懂马,都觉得很漂亮。

  一匹好马,放到这个时代就跟后世的BBA一样,没点钱,你真养不起。

  别的不说,光是草料,一匹成年的马夏日还好,秋冬时节一天至少要5到十个大子儿。

  干草,麸皮,豆料这些可都要钱的。

  一天五到十个大子儿别说养马了,养李臻自己都足够足够的。

  而就这么一组车队竟然能有五六十匹马来供护卫骑乘,可真是有钱。放到后世不亚于一群富二代开着豪车出来炸街的意思。

  李臻想了想,默默的退出了官道大约有五步远的地方,站到了没入脚脖的雪中。

  这是一个安全距离,一群习武之人,若五步开外有人做了动作,肯定都能反应过来。而他也不想惹麻烦……贫道只是个穷道士,光脚的和一群开BBA的犯什么横啊?

  没必要。

  赶紧躲远点,免得哪匹马吃错了药,踢自己一脚,在被塔大砍了蹄子……

  人家不得以为自己是碰瓷的?

  划不来。

  就在思付之间,这不知道驮着什么,看上去满满当当的车队已经来到了李臻跟前。

  为首的那七八个人警惕的看了李臻一眼,发现是个穷酸道士后,便不在理会。径直的走了过去。

  接着是队伍中间的两架马车。

  低着头的李臻依稀感觉到了一道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依旧没动。

  任由两架马车也走过去后,接着便是跟随在后面的骡马驼队。

  全程,两边都没任何言语,等商队过去之后,他才重新走回了官道路上,踩着那群人留下的马蹄印继续一步一步向前走。

  商队的脚程可比他快多了。

  大概过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便已经走远了。

  李臻不知道自己距离千夫山还有多远,

  他也不急。

  慢慢走呗。

  又走了约莫半个时辰,他远远的便又看到了那伙商队。

  此时此刻时辰已经来到了正午,他们正停靠在官道旁边,马车在最中间,骡马围着马车绕了一圈,接着是外面一圈三三两两做饭的护卫。

  而看到了他,那伙商队最靠近官道的几个护卫同时站了起来。

  警惕性倒是挺高的。

  为了表示诚意,李臻再次下了官道。

  你们在这头,贫道在那头。

  你们吃你们的饭,贫道踩贫道的雪。

  咱们两不打扰可以了吧?

  就这样,他一脚深一脚浅的绕开了商队。

  而那几个护卫看到他在雪中走路有些狼狈的模样,还发出了一声哄笑,接着便不在理会。

  李臻又走远了。

  又走了半个时辰左右,他又双叒的站到了路边的雪中。

  商队再一次超过了他。

  而这次,依旧有道视线看着他。

  一直到商队完全消失与他擦身而过为止。

  他也不在意,继续向前走。

  正好有这些人帮他开路,只要这几天不下雪,那么他肯定能找到千夫山。

  正思考着,又走了约莫半炷香的功夫,忽然,他听见了一阵阵马蹄声。

  抬头一看……

  四个人。

  俩眼熟的,俩生面孔。

  生面孔玩了命的催动马匹往这边跑,而那俩眼熟的护卫则跟猫捉耗子一样在后面追。

  一开始还有点远,但前面那俩人的马明显不如后面那俩护卫的马,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于是,李臻又双叒叕的站到了路边。

  可这次那四个人还没到李臻跟前,后面追着的那俩护卫似乎腻歪了,李臻就看听得一声兽吼从那护卫嘴里发了出来:

  “吼!!!!”

  说牛不是牛,说虎不是虎的声音在其中一名护卫口中喊出口,他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窜向了半空,朝着前面那俩玩命奔逃的人砸了过去。

  而那俩人也看到了半空中的护卫,二话不说抽出了手里的刀,想要拦截住对方。

  可就在这时,刀光一闪……

  护卫重重的砸到了地面上。

  顺带还有两颗满眼恐惧的头颅。

  “……”

  李臻嘴角一抽,而那两匹马没了主人的操控,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吁~~”

  另外一名护卫骑马赶到,拦截住了这两个无头骑士的马匹后,粗暴的把两骑士给抓了下来,跟丢垃圾一样丢到了路边。

  有些冷冽的目光看了李臻一眼,翻身上马,牵住了俩无头骑士骑的其中一匹,明显要年轻一些的马径直和同伴离开了。

  “……”

  李臻无言,走到了官道上,看了看那两个无头骑士,又看了看那两颗饱经风霜,脸上全是干皮茧子的头颅……

  最后目光落在了那匹老马身上。

  果然是土豪啊……

  虽然拿走了帕萨特,可破桑塔纳说送就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