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大隋说书人 > 076.套娃

076.套娃


  李臻虽然瞧见人了,但却没停。

  话锋一转,把李寻欢的脸儿也开了:

  “再说这马车里面,坐着一人。此人年纪也是四十来岁,面白,无须,初一看,便觉得是个读书人。再一看,端是气度儒雅风流倜傥!貌比潘安是神似宋玉。只是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病恹恹的……而这位,便是咱们本书的主角:小李飞刀,李寻欢!……”

  看着众人那不停往驿站方向瞟的目光,李臻心说你们可真够了啊!

  孙伯符是模样不错……

  可你们不能听我说一个,就往人身上套一个吧?

  搁这套娃呢?

  在说了,我不是说了么,李寻欢也是四十来岁……

  他有些无语,但也知道,其实“观众”的情绪并没散。

  恰恰相反,在找到了这一系列的比照后,无论是车、马、亦或者是李寻欢的仆人铁传甲或者是李寻欢本人。

  在他们找到了认知之中的形象后,反倒更有种代入感了。

  虽然无语,但还是继续说道:

  “且说这李寻欢在十年之前,忽然销声匿迹,江湖人无人知其下落。实则是归隐到了关外。这是十年间他第一次入关。至于原因,原来是在太原、琢郡、河间郡一带,出现了一位梅花大盗!”

  “这梅花大盗是杀人越货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手段十分残忍!前前后后已经有一百多人无论男女,遇他皆亡!官府头疼的很……可是也抓不住啊。甚至,一些江湖上的豪侠剑客亦是想为民除害,铲奸除恶。可是,谁要是想杀这梅花盗,用不着几天,一定会死于梅花盗之手。”

  “就这个消息,传到了李寻欢耳朵里……您诸位想啊,李家就是琢郡河间一代之人,那是他的家。后院失火被他知道了,于情于理都要回来铲除此獠,庇佑我家乡百姓平安。所以,李寻欢,就是为了梅花盗回来了!”

  “这会儿呢,李寻欢就坐在车里,舒展着四肢,靠在车壁上面在那琢磨这梅花盗到底是什么人,是哪个门派?长什么样?……可是这些都不清楚,这梅花盗来去无影,神出鬼没,武艺高强。想把他捉住除掉……可是有点难呐。正想着,忽然就听外面那赶车的汉子喊了一声,这马车吱嘎吱嘎的,忽然就停下了。”

  “李寻欢被打断了思路,刚想问怎么回事,就听见外面赶车的汉子那一声:喂!前面是什么人!赶紧让开,不然这车过去可把你撞着了!“

  “听到这话,李寻欢挑帘往外一看,就见前边的雪地上坐着一个人。岁数不小了,得有个五六十岁,穿着破烂,面容枯槁。就像是个要饭的乞丐。听到了汉子的喊话,用苍老的声音哀求着说道……”

  李臻的嗓子哑了下来,里面满是乞求之意:

  “先别往前来!大爷,先别往前来!~我啊……是个过路的,这天儿啊,太冷了,我这连冻带饿的说什么都起不来了。……老天爷有眼呐,大爷!让我在这遇到了您。您捎我一段吧,到了前面镇子,我弄点吃的就能活。大爷~我给您磕头了,您行行好……”

  他这话说的情真意切,哀求之意满满。

  紧接着画风恢复正常:

  “这汉子听到了这话,扭头看了一眼李寻欢。李寻欢一点头,汉子便下了车,直接抱起了这老头往车的横木上那么一放,就坐在自己身边……”

  说这话时,李臻注意到,这些人都在不自觉的点头。

  显然他们很满意“李寻欢”的这种处理方式。

  “又把自己外面随便披的那件袄子给老头盖上了。鞭子一抡,马车哒哒哒哒……继续向前。可是啊……刚走了不到十里地,这老头又受不了了。一个劲的在那咳嗽……”

  说到这,李臻满脸的痛苦:

  “诶咳咳~咳~~~你说我这人啊,是不是就该死了?你说你们又给我披袄又捎带我一路的,可是我还觉得冷。唉~”

  一声虚弱的叹息:

  “我这人啊,算是完喽~”

  “李寻欢一伸手,把这貂皮帘子掀开。”

  他又换上了一副温和的语气,气度儒雅:

  “老爷子,上里面座吧。里面暖和~”

  紧接着脸上表情又一次切换成了五官挤在一起的痛苦模样:

  “不不不,这位大人,可使不得。你看我这身上脏兮兮的,怎么好意思弄脏了你的车呢……”

  这话说完,他又恢复了正常表情。

  顷刻之间这三种人物的转化通过几个表情一张嘴,切换的是干干净净,丝毫不拖泥带水。

  看的这群人是一愣一愣的。

  心说这位守初道长变脸可够快的……

  就听李臻继续说道:

  “见他还在拒绝,李寻欢手一扶,那老头原本也是虚弱,就给让进来了。里面儿呢,是两排长座,座上还都放着软垫,脚边是个小小的碳炉。外面天寒地冻,可这马车里因为这一炉火,和外面那么一比对,可真叫一个暖和。”

  “而这座下面儿,放着有几坛酒。李寻欢是个好酒之人呐,这已经是喝了一路了,剩下了这么多,刚好前面也快到镇子里了,刚好补充。这会儿呢,见这老头嘴唇发青,瞧出来确实冻的够呛,便递上去了一坛酒:老爷子,喝吧,喝了,你就暖和了。”

  “老头“哎呀哎呀”的在那推让,可架不住李寻欢的热情。一扬脖是“吨吨吨吨吨~”,就给干了。李寻欢一瞅就乐了,他也是酒中之仙,逢得酒友,见人家喝的爽快,心里也高兴,便又递过去了几块点心。“

  “老头是千恩万谢的接过来吃了。接着这马车摇摇晃晃,在加上又暖和,原本拘束的心思也逐渐放下了,把头往后面一靠……就这么睡着了。”

  “而李寻欢也不吵闹,自顾自的往后面一靠,双目微闭是似睡非睡。可就在这时,他却是没想到,这老头动作缓慢的摸向了怀里,慢慢的摸出来了一把明晃晃亮堂堂的短刀。”

  “这动作缓慢,无声无息,等刀子抽出时,老头面露狰狞,一刀!刺向了李寻欢的心窝软肋。”

  说到这,李臻面目狰狞,咬牙切齿:

  “呔!看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