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14

这是迟意在北央过的第一个冬天, 无论看多少场雪依然都会激动地眼睛放光。她怕冷,衣服穿得厚,秋裤、保暖衣、毛衣、绒背心, 外面还会再裹一件羽绒外套。好在迟意身材纤瘦, 穿着并不臃肿。

她的十七岁生日正好是期末复习期间,江润如有心给她庆祝却也被题海压得抽不出精力。好不容易考试结束, 俩姑娘满城撒欢。迟意对北央的熟知程度仅限于米粉店,但江润如带她逛遍了大街小巷。

而这生日过去了很久,她才从江润如那听说江遂也是这个月的生日。他只比自己大九天。

1月15日。他是摩羯座的。

迟意在心里记下。

“意宝,你贴吧id是什么?”假期江润如约她出来写作业,碰面后注意力不是放在甜品上就是停在手机上, 作业本都没从书包里掏出来,“学校贴吧正在投票选今年招生海报的人选,你投了谁啊?”

“我id是……”迟意猛然想起什么, 改口道, “我好像没注册账号。”

“那你快注册一个嘛,”

见江润如没疑心, 迟意才松口气。

放假后业余时间多起来, 迟意晚上睡前都会在电脑上写一写那个故事。不知不觉间也埋藏了很多情绪。虽然故事里她模糊了背景,变了主角名, 但其中的情绪是真实的,迟意做贼心虚,在喜欢江遂这件事上不敢存任何侥幸心理。

江润如一家计划着要去三亚过年,得知迟意留在北央且现阶段宜佳禾还在出差,年三十还不确定能不能回来,便问她要不要跟她一起去三亚。

迟意说:“我还有博物馆志愿者的工作,走不开。而且过几天我姥姥就来北央和我们一起过年, 家里还是很热闹的。”

“那好吧。”江润如遗憾地瘪嘴,紧跟着好奇,“你们过年都是玩什么,打牌吗?”

迟意:“会搓麻将。晚上从我们那街上走过,每家每户都能听到麻将声。”

江润如瘪嘴:“我之前也玩过麻将。但我总爱忘摸牌。”

迟意:“我姥姥麻将特别厉害,下次让她教你。”

“好呀。”

书店几乎成了她们有空就会打卡的地方,江润如闷头扎进青春文学区,往地上一坐便是一下去。迟意看书杂,中国的外国的,走到哪看到哪,文案封面合眼缘便拿起来翻翻,喜欢的话就买回去。

在这方面宜佳禾不会约束她,宜佳禾本身的工作便是需要汲取大量的知识,各个层面的都要涉猎一点,所以迟意买回去的书她也会看,宜佳禾淘到还不错的书也会丢给她。她又是只享受不整理的性格,导致迟意的工作量平白多了不少。

-

出成绩那天,迟意在博物馆担任志愿者。中午吃饭时,祝从容挥着手机笑容满面地问她看成绩单了吗。

“你这次又是年级第一。”祝从容把自己手机给她看,上面是文科班年级总表。“不过你这成绩很危险,李恩宇总分只比你少两分。但他数学满分,文综也比你扣分少。要不是他语文偏科只拿了120多,恐怕你就要被他反超了。”

“数学考满分啊……好厉害。”

祝从容补充道:“是啊。他高一时,理科就很出色。物化生常常考满分。原本老师都以为他会学理。得知他选文科后,大家都挺吃惊的。”

迟意抿嘴。她或许知道原因。

毕竟江润如理科那几门的成绩常常徘徊在及格线边缘。

下午值班的时候,迟意一直在想,也不知道贴吧里有没有理科班的期末成绩,江遂这次一定又是第一吧。

只是迟意没想到,成绩单没看到,先见到了本人。

江遂在博物馆志愿者中很出名,连在博物馆工作的老师都认识她。迟意刚准备去换下值班服,便听门口一阵熙攘,传来祝从容惊喜而热情的惊呼。

迟意只是随意地一瞥眼,便没再挪开。

是江遂。

他穿一件藏绿色的飞行棉服,黑裤衬得一双长腿瞩目,脚上蹬一双马丁靴,似乎不怕冷似的也不戴个帽子。

不用穿校服的假期给了他很多发挥空间,连眉宇间不拘的傲气都明显几分,细皮嫩肉的,活脱脱一个养尊处优的矜贵小少爷。

明眼人都看出祝从容对江遂的崇拜,“遂哥,你来了。今天刘主任还念叨你这假期怎么没来呢。”

江遂不知道说了什么,祝从容便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容拘谨。

不少工作人员都过去和江遂打招呼,一时他被簇拥住。但他鹤立鸡群般,非常打眼。

北方男生真的好高啊,而且掌控欲很强。

江遂从容不迫地应答别人时,不耽误在博物馆环视一圈,视线越过层层叠叠的人群,最终落向迟意这边。

被逮到的迟意忙低下头,将挂绳在工作牌上缠几圈,收紧口袋里,准备去换衣服。

只是她没等抬步,余光中江遂已经拨开人群,直直地朝她过来。

“?”

迟意杵在原地不安,直等人走近,才礼貌地抿出微笑。

“这个给你。”江遂手从口袋里抽出来。

迟意看着江遂递来本薄薄的封皮是绿色的书籍,疑惑。

江遂又说:“润如让我捎给你。”

迟意才恍悟,道谢接过。

这是她之前和江润如聊过要找的一个外国诗集的译本。已经绝版的,但市场上售卖的其他译本翻译水准牵强,极影响阅读体验。

“她真找到了啊。”

经江遂提醒,迟意才看到江润如发给她的消息:“意宝,你要找的那本诗集我找到了,但我和我爸妈已经出发去三亚啦,所以让江遂拿给你。爱你哦。等我从三亚回来给你带特产。”

迟意回了个“旅途愉快”,又问了书多少钱等她回来给她,才看向江遂。

因为这本译本太难得,所以迟意没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状态笑盈盈的,好不欢喜。

她就以这样的面貌,撞进了江遂的眸子里。

江遂看着面前姑娘如获至宝的神情,干净纯粹毫无城府,有些不好开口。

迟意不会知道,此刻的江润如还在家里看漫画,所谓的提前出发不过是江遂威胁她说的。

目的就是要到这个送书的机会。

…………

时间回到寒假伊始。

“绝对不行。”江遂在听完尤锐的馊主意后,直截了当地反驳,“真该让谣传你喜欢我的那些同学听听,有谁喜欢一个人会残忍到让他出卖色相只为了拉拢一个模联成员。”

“情非得已嘛。”尤锐说,“你不觉得迟意很优秀吗,思路清晰,头脑灵活,是个不可多得的辩论人才。有了她的加入,今年模联一定会十分精彩。”

江遂想到女生那柔静的模样时,便觉得这个主意太歹毒:“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尤锐好话歹话说尽,知道江遂吃硬不吃软:“行,不去是吧。不去我就在贴吧开一个告白记录贴,名字就叫《我和我爱慕对象的二三事》!”

“……”江遂嘴角动动,憋出来一句,“随便。反正也不缺你一个。”

但江遂还是去了,准确地说是逃避了整整三天后,才终于找到解决问题的契机。

这天江润如打电话问他家里聂鲁达那个诗选是哪版译本。

得知是迟意在找这本书时,他开始游说江润如:“你不是要去三亚吗?我觉得你可以出发了。”

“?”

“这个译本绝版了,你该知道吧。是我的收藏品。”

“所以?”

“我不太放心经过你的手。”江遂说,“但如果让人知道你做事不靠谱,有损你的形象。所以我打算亲自借给迟意,顺便和她强调下要小心翻阅。”

江润如总觉得这逻辑哪里有问题,但因为是江遂说的,便无条件信赖道:“……也行。”

…………

博物馆已过闭馆时间,值班人员陆续也都离开。

“谢谢你专程跑一趟。”迟意将这本书收好,再次道谢。

“还好。”江遂说顺路不礼貌,说特意也不合适,向来缜密能言不惧场的少年竟也有语塞的一天,“一会有空吗?”

迟意沉浸在收到宝贝的喜悦中,闻言,疑惑地啊了声,呆呆地望向他。分明他说的每个字自己都认识,可为什么连在一起却听不懂了呢。

“我正好也没吃饭,一起吃点。关于志愿者工作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你解答。”

“……”

难道这就是学霸的基本素养吗?主动为“新手”同学答疑解惑。

迟意心中如是想到。

迟意不合时宜地回忆起那天在晚会后台的事情。

她听江润如大概提过,那晚尤锐家里人着急住院但迟迟等不到医院的床位,是托江遂的母亲帮忙才顺利住院的。两人避开人到后台的消防通道里打电话便是为了这事。

他对自己也有一份热心,是说明也拿她当朋友了吗?

保洁阿姨开始清理博物馆的地面卫生,两人动身往休息室走。

迟意看向他,却在江遂对上自己视线时,慌张地避开:“之前为了让我熟悉模联,你花费了很多时间解答我的问题。”

迟意无数次看过两人的聊天记录。自打加好友后,聊天内容大部分是和模联相关,偶尔跑题天南海北地聊一些别的理论知识,都令她获益匪浅。

“最后我却因为自己的顾虑没有答应,耽误了你们的时间,一直觉得很抱歉,所以这顿饭让我来请吧。”

迟意无意挑开江遂此行来的目的,直截了当地拒绝,断了他的后路。

江遂滞步,想到了陈予光在得知他借给女同学外套时曾经说过的话。

——“也就对方是迟意,否则你这一举动还不知会沾染什么黏人的桃花呢。”

果然,迟意不吃他这一套。

出师未捷,卒。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第3章的一个小bug,男主出场16岁。

-

上一章好多评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亚子

宝贝们的热情我感受到了,爱你们啵啵。

连载期任何一章2分评论都有红包哈!没钱看书的宝贝可以补补留言,厌宝请你们看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