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02

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宜佳禾才回四合院。

进院时尖窄的高跟鞋跟崴在石砖缝里带出了怨气,她骂骂咧咧地吐槽着迟临行这是找的什么破房子。迟意闻声从卧室出来时,她已经进了浴室,不一会传来花洒的水声。

迟意将她踢出脚垫的高跟鞋收进鞋柜里,琢磨着能准备点什么吃的。

知道宜佳禾洗澡磨叽,迟意拿着单词本看完了一模块的单词,听见她关掉花洒哼歌的声音逐渐清晰,才搁下书进了厨房。

早上迟意赶早去摊子上买了足量的炒肝、油条和豆浆,她习惯了一个人吃饭,边看新闻边吃也没剩多少。迟意翻了翻冰箱,用葱油炝锅煮了把面条,最后卧了个溏心蛋。

迟意关了灶台的火,浴室门也开了。宜佳禾包着干发巾,脸上面膜纸盖住巴掌大的瓜子脸。她昂着下巴,瞥了迟意一眼,手法娴熟地将精华液在颈间抹开,问:“他这回给了你多少钱?”

迟意知道这个代词指的谁,手上动作没停将汤面盛出来,回答了。

宜佳禾听到迟意报的数,隔着面膜纸上露出的漂亮眼睛里满满的鄙夷:“抠死他算了。”

迟意成长的那座小城农耕业不发达,环境与时势催生出一批野心勃勃的儒商。迟家父辈将希望寄托于科举,而迟林川天生反骨,贩牛、卖酒、折腾玻璃纤维,打击无处不在,几经失败靠市场稀缺的有色金属焊料实现实业报国,随后转型重工成立“行健集团”,迟家日子渐渐好起来。

养尊处优的富商千金宜佳禾陪着他苦尽甘来,却忘记了自古商人重利轻别离,糟糠之妻成了最不了解他的人。婚姻一旦缺乏信任,便很难有好结局,孩子成了故事的牺牲品。

迟意没说话,将面碗摆好,又把从南境带来的最后一点酱豆咸菜盛出来,等宜佳禾坐到餐桌对面:“我昨天见着孔明月了。”

“那丫头嘴挺厉害的吧。”宜佳禾呵了声,胳膊横过桌子,用手指戳戳自家姑娘的脑门,“你得学着凶一点,跟个面瓜似的,我看着都发愁,被人欺负得死死的。”

戳完她,宜佳禾捏住她的下颚,朝左右

歪了歪。巴掌脸,杏仁眼,齐肩波波头。好在一双眼睛明亮澄澈,带着倔劲。长得不难看,但是那种不会让人有非分之想的美。

“也不知道随了谁。”宜佳禾嘟囔,不知是在说性格,还是说长相。

吃完面,宜佳禾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一边瞥着电影台正在放的一部老掉牙的爱情影片,一边按工序护肤。

迟意背完了近八十个单词,宜佳禾扯着哈欠站起来,电视不关,茶几上散开的瓶瓶罐罐也不管,边往卧室走边对迟意丢下句:“我补个觉,两三点的时候叫我起床,我带你去买点上学用的东西。”

迟意朝卧室的方向应了声,新翻开的那页单词一个也背不进去。

你看这俩夫妻多有默契,女人知道男人一定会给她钱,也一定会把耽搁了数月的转学手续办好。

一直到四点,迟意也没能把宜佳禾叫起来。

她在客厅看完了今年大阅兵的回放,泱泱大国雄伟壮阔,迟意内心油然而生震撼与骄傲久久不息。

邻居家似乎来了客人,声音清朗的少年和慈和的老人一问一答好不和谐。他们声音不大,但老房子隔音不好。迟意将电视声音关小些,聚精会神地盯着字幕。

不可避免地,浓浓的爱国情怀令她想到了那个写下“愿祖国繁荣昌盛”的正气少年。

这天傍晚她知道了迟临行租的是陈予光奶奶的房子。陈予光说上次那碗她付了钱,不算赔罪,又请她去米粉店吃了一顿。

他说起米粉店的老板叫梁在宥,以前是个很厉害的米其林餐厅的主厨。

这次迟意还是没告诉老板店里的米粉做的得不太正宗,也没见到那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根正苗红,内心藏着家国天下的少年。

-

迟临行可能是真心地希望迟意能和孔明月和平相处,所以这天一早专程开车送两人去学校。

到了校门口,孔明月主动表态:“你回去吧。我陪她去办理手续。”

迟临行乐得给两人创造相处的机会,便应了,天真地嘱咐两人在学校互帮互助。

进了教学楼,孔明月语速极快地给迟意指了班主任办公室的方

向,便扭头往教室走。

好在迟意方向感不错,很快找到了地方,办理好入学手续。

班主任叫李华,教英语,是个戴眼镜长相斯文的年轻男人。他看过迟意在过去学校的成绩,认定她是个很省心的学生,只简单介绍了学校和年级的情况,踩着早读结束铃带她去了教室。

“我叫迟意,”教室外天空湛蓝,女孩自我介绍的声音柔而糯,“‘万事遂意’的‘意’。”

班上掌声稀疏,恶作剧般不太欢迎这个新同学。孔明月自信而高傲地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那眼神分明是在说:欢迎来到我的地盘。

李华解围:“怎么?放个假把心玩野了?”

掌声这才响了点,同学们起哄问她从哪里转了来的,问她以前地方的人是不是都长这么白。

迟意觉得自己像动物园里的猴子,芒刺在背。她拉了拉书包带,求助李华:“老师,我坐在哪?”

教室学生是单数,只有教室后排正冲着后门的位子空着。李华很快决定好:“你就坐李恩宇旁边,等期中考结束根据成绩重新排座位。”

迟意望向趴在桌上睡觉对新同学到来没任何反应的男生,点点头,走到第二列最后一排的空位。

桌上摆着一盆罐头花,迟意看了眼头埋在胳膊里睡觉的男同桌,轻手轻脚地把花往两张桌子的缝隙处挪了挪。

第一节课是历史。任课老师已经站在讲台上,学生自觉地开始背诵昨天老师教授的知识以备待会的课堂提问。迟意不敢耽搁,摘掉书包,拖开椅子坐下,然后便看到了……满桌洞的漫画书和零食。

历史老师叫姚上君,外号“太上老君”。他敲了敲讲台,等教室安静,开始提问:“咱班新来的转学生是哪位?”

迟意站起来,书包没处搁,只得抱在怀里。

“叫迟意是吧。”老师说,“我检查一下你的学习进度。”

因为是文科重点班,学生争分夺秒在学习,只有少数趁机偏头打量她。其中包括孔明月。她知道迟意耽搁了一个多月的课程,所以对于这场当堂提问,抱着十成十看热闹的心思。

问题不难,迟意之

前预习过,还算顺利地回答了。

历史老师没说什么,让她坐下了。孔明月一脸失望地刚转回头,就被历史老师点起来。

提问的是这节课要学的知识,孔明月回答流利,还是被说教了几句才坐下。

睡神同桌在老师正式讲课时醒来,又在老师结束讲课时睡去,压根没给迟意说话的机会。下课后,迟意抱着无处安放的书包,犹豫这一桌洞的漫画书该怎么办。

“不好意思啊,我马上就拿走。”坐在靠窗那排中间位置一个扎马尾的女生拨开打闹的同学,越过一排桌椅扑到迟意跟前,露出灿烂的笑容,“咱老班特别事,不准在班上看漫画。我只有搁这,李总才不管。”

“没关系。”迟意让开位子,方便她取东西。

江润如收拾东西的动作像她的性格,大大咧咧,没一会便把旁边睡觉的男生吵醒了。

她蹲在桌椅间将胳膊伸进桌洞里掏东西,脑袋被人按住后才稍稍仰头,丝毫没注意到睡神一脸不耐的情绪似的,自顾克制着音量埋怨道:“你上课时也不帮我收拾下,害你同桌都没地方搁书包。”控诉完,女生又转头看向迟意,咧嘴露着笑,再次道:“他记性不好,你别见怪。”

中午放学后,迟意赶在教务处的老师休息前,领了校服和课本,等再去学校食堂时,已经爆满。她只好去了小卖部,买了夹心饼干和牛奶。

“你回来了。”上午那个女孩子坐在她同桌位子上,埋头写写画画。

迟意抿嘴笑笑,把自己买的一排旺仔牛奶分给她一个,边在心中给江润如和李恩宇的关系下定义,边拉开椅子。

上午坐的时候迟意便感觉到,这把椅子随时都有散架的风险。尽管她已经足够放轻了挪椅子的动作,但坐下后往前拖椅子时,凳腿依然颤颤巍巍地晃悠了几下。迟意只觉自己像是被一股猛力拽住,不受控地往后栽。

完了。

伴随着强烈的失重感,迟意猝不及防地坠到地面,摔了个结实的屁股墩。她后背撞到椅子的残骸上,刺痛尖锐的传来。迟意的手指因为一直扶在凳面上,惨案发生后,也被挤到了。



你没事吧?”江润如被吓了一跳,笔尖重重一歪,连忙去扶她。

江润如看见迟意直流血的手指,疼得眉心直跳:“我陪你去医务室。”

“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在去医务室的路上,江润如为了安抚她,一直在找话聊,“我叫江润如,‘润物细如声’的‘润如’,好听吧。”

“好听。我叫迟意,‘意’是——”

江润如笑眼亮晶晶的:“我知道,万事遂意的意嘛。”

迟意尽量去适应新同学的热情:“谢谢你陪我去医务室。”

江润如性格爽朗:“不用和我客气啦。陈予光也是我朋友。还有你同桌李恩宇,我们中午经常和陈予光一起吃饭。你初来不适应,有事可以找我们帮忙。别看李狗冷冷的不好相处,其实内心……更加不好相处。”江润如自个把自个逗乐。

迟意跟着笑,说自己和陈予光也只是刚认识,心里却暗暗地想假期在米粉店那次,班上这两个同学在没在那伙谈天说地的少年里。

那他们和那个男生也是认识的吗?

“没事,慢慢大家就熟悉了。”江润如说,“说来也巧,我有个朋友,名字是‘万事遂意’的‘遂’,你们俩真有缘。”

迟意呼吸一紧,手心开始发麻。过了会,她听到自己说:“那你朋友的名字一定很好听。”

“何止。人也超帅。”江润如笑笑,“我这朋友在四中可是风云人物。去年冬天他去斯坦福交流学习,穿着黑色风衣站在加州雪地里拍过的照片,几乎全校女生都用它做过手机壁纸。”

迟意也想见见那照片:“他也是我们年级的吗?”

“嗯。理科的,六班。”

四中每个年级划出十个重点班,为给学生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把教室安排在教学楼五层,容纳年级前一百名的学生。等高二分科后,一班到五班是文科重点班。六班到十班是理重。

迟意早晨跟着李华从办公区去教室时,听他提起过,文重一班的教室和理重六班的隔着天井正对着。

到了医务室,江润如喊了几声没人应,以为老师没在,便轻车熟路地翻柜子找医药箱:“我对这

熟,高一时常来这逃体育课……”

浅蓝色的隔帘里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江润如吓了一跳:“谁在那……”隔帘缓缓撩开,江润如看到人,“阿遂?你不是去帮老师出卷子吗?”

“晚点去。”少年刚在睡觉,这会嗓音哑得厉害,额前的头发被压得翘起来一缕,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倦意未消。

迟意原本在看墙上贴着的人体解剖图,闻声缓缓地偏头,安静沉默的眸子渐渐汇聚亮光。

她从那缕呆毛看向惺忪懈怠的黑眸,再注意到修长的脖颈上少年期凸起的喉结,和旁边一颗小小的痣,一腔惊喜与悸动无处诉说,险些忘记了表情管理。

是他。

江遂随手把躺皱的床褥整好,站在原地跺了跺脚,抖落一身疲惫。随着转身的动作,他活动下脖颈,同时双臂扬起,手腕一前一后的端着,往高处轻轻一甩,做了个投篮的动作。

她仿佛刚冲刺完八百米的体测,缺氧的大脑一片空白,四周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就那么毫不掩饰地盯着他。

那无形的篮球滑出长长的抛物线后,正中她的眉心。

一瞬间,被击中的迟意看到了很多东西。突然绽放的花树、漫天绚烂的烟花、又或者是雾霭流岚、霹雳虹霓……它们惊心动魄、激烈惹眼、带着刻骨铭心的震撼,恰好是迟意灰白单调的生活中不存在的事物。

片刻后,少年终于发现这里多了个人,腾出一只手放在后颈按了按,淡淡地回望着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陌生女孩。

迟意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唐突。

好在江润如及时解围:“这是我们班新成员,迟意。”随后她又向迟意道:“他就是你说名字很好听的那个男生,江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