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你不像任何人 >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1章 第 11 章


11

迟意因为期中考优秀的成绩被选为学生代表在国旗下演讲。

演讲稿是提前写好给李华看过的,迟意周末在家顺了几遍能做到脱稿复述后,便对着相机一遍遍地练习,确保从容自信的呈现效果。

但周一这天还是出状况了,不过状况的主角不是自己。

迟意顺当地结束演讲,从台上下来刚舒口气,便听主任制止住渐渐松懈准备离场的队伍:“近段时间校园内流传着有关高二六班尤锐同学不正当异性关系的传言,对于其引起的不良风气,尤锐同学深感痛心,主动承认错误。接下来有请尤锐同学上台做检讨。”

底下哗然,不少人看向六班的队伍去找江遂。

其中便包括迟意。

作为国旗班的成员,今天江遂没有担任升旗手。他站在队伍里,被毒辣的太阳晒得眯了眯眼,带着不拘的自信,坦然地接受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

前面的陈予光上半身后仰不知说了什么,江遂撩起眼皮瞥了眼主席台,无所谓地收回目光。

“大家好,我叫尤锐。鉴于近期与江遂同学的关系给大家带来不好的引导,我决定在这和大家探讨一下。”即便是做检讨,尤锐也是高傲的。

与其说是检讨,不如说是辩论赛“我这个行为有没有错”的反方陈述。尤锐从高中生纪律手册中“禁止学生在校期间不正当异性关系”切入,表示学校对于异性往来并非一刀切,呼吁大家正视青春期心理变化,对于萌芽的倾慕与欣赏不必觉得害羞拘束,同时具备明辨是非的能力,认清自己学生的身份,脚踏实地,学习为重。

最后,尤锐表明:“我佩服门门成绩出挑的同学,也欣赏对于学校活动能力强的同学,但是我与江遂同学,过去、现在、到高考会一直是很单纯的同学关系。”

她一顿,补充:“至于高考结束后,那就看我努力了。”

全校学生直接疯了,哪里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告白。

迟意目瞪口呆,震撼于尤锐的行为,觉得这样出格又大胆的事情自己永远做不到。

这一早的检讨闹得沸沸扬扬,江遂和尤锐成了所有人

讨论的重点话题。

大课间时,学校站出来正面积极地引导这波热度,发起了天台喊话的活动。

“期中考成绩大家都告诉家长了吧。没告诉也没关系,下周一班会时间咱班开家长会,辛苦各位同学这周末和家里人说一声,爸妈总得来一个,情况特殊来不了的让家长给我打个电话。”

最后一节课结束,学生抓着书包正要撒欢跑时,班主任李华进来打断了大家回家的喜悦,如是通知道,“想必大家也听说了,学校计划安排一次天台喊话的活动。希望大家踊跃报名,畅所欲言,学校给予大力支持。”

众人刚因为家长会唉声叹气完,闻言,继而惊呼:“学校牛逼!”

李华没说完:“时间定在下周一傍晚,也就是说家长会结束后。届时不光有全校师生围观,参加完家长会的家长也会前去捧场。”

教室里又一阵嘈杂:“老师,这是我们少年人的活动,家长来多扫兴啊。”

“怎么,有勇气向世界宣告你的爱,还在乎父母支不支持?我以为你们都挺勇敢的。”李华继续说正事,“有喊话意向的同学周一前报到班长那。常安,你统计好人数。”

常安正襟危坐:“好的。老师。”

迟意在想家长会的事情,被江润如拍了下肩膀后,小幅度地靠上后面的桌子,本以为她有什么事,谁知江润如只是和她分享八卦:“偷偷告诉你,天台喊话的创意是江遂想出来的。”

迟意后背绷直,耳朵微微侧过去。

江润如趴在桌子上,压低声说:“听说升旗仪式结束后校领导为尤锐这一潇洒言行焦头烂额,多亏江遂想出这个解决办法。不得不说这想法真的绝,搞得尤锐那一大胆‘告白’不是特例,更像是天台喊话活动的一次预热。”

迟意几乎不在老师上课或者说正事时讲小话,但这次,她破了例:“那他们……”

迟意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那个定位词。但江润如懂她:“当然没有。顶多算是欣赏吧。今天尤锐的‘检讨’你还没听出来吗,两人坦坦荡荡,关系纯洁。”

班主任说完通知,便让大家解散放学。

对于17岁的少年人来说,家长会是一件十分令人苦恼的事情。

江润如一边收拾书包,一边碎碎念:“上回家长会,我爸妈抓阄决定谁来学校,哪想他俩宁愿出老千也不来,最后是我爸屈服于我妈的威势才来的。我要有迟意这种成绩了,家长肯定争抢着来。”

江润如被李恩宇拐了下胳膊,还没反应过来,一脸茫然地瞪向他,质问:“干嘛?”

李恩宇无语地看向她。

迟意笑笑,说:“我妈出差了,暂时回不来。我爸不方便来给我开。”

江润如张张嘴,适才回过味来。

“不好意思啊……”虽然迟意说没事,但江润如还是十分自责地拽着迟意,“那我也不逼我爸妈来了,我陪你一起。”

“我没事的。”已经习惯了。

收拾好东西,江润如撇弃李恩宇,愧疚地挽着迟意的胳膊往外走:“那你现在是自己住在家里了,晚上睡觉会害怕吗?”

迟意早已经习惯江润如的热情,将被她拽掉的书包带拉回肩膀,说:“以前是害怕的,晚上睡觉都得开着灯。不过后来我找到了一个窍门,就不怕了。”

“什么啊?”

在江润如好奇的注视下,迟意说:“背政治题。背的时候想象自己被正道的光笼罩着,妖魔鬼怪通通退散。”

“哈哈哈哈哈。”江润如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那我以后也尝试一下。”

刚到楼梯口,江润如收到了父母的短信,看完后沮丧地耷拉着肩膀。

迟意担心:“怎么了?”

“我爸妈可能是知道要开家长会,提前跑路了。”江润如哇一声假哭起来,“他们也太不靠谱了吧。”

迟意沉默,等她闹完,问:“那你这周末要不要去我家住。”

“可以吗!”

“当然可以。”

江润如激动地欧耶一声,彻底把李恩宇撇下了。

一楼大厅,早放学的陈予光和江遂在那等着会和,只等来了李恩宇。

陈予光朝后望望:“疯婆子呢?”因为江润如太能咋呼,陈予光给她取了这么个外号。

李恩宇:“她爸妈旅游去了。她这周末去迟

意家住。我们先走。”

陈予光啊了声,跟上两人的步子往外走:“一想到下周的家长会,我突然也不想回家了,你们谁收留我一下。”

江遂最先拒绝:“别。我可不敢收留熬夜看比赛都能把电脑砸了的人。”

陈予光:“我只是不小心把水泼到了键盘上,再说那局游戏真的很令人生气。仗着是主办方,打不过我们就网线,净使阴招,作呕。”

陈予光越说越气愤,勾着两人肩膀怂恿着去了网吧:“就一场。打一场过过瘾。”

江遂戳穿他:“一场bo5吗?”

“和严谨的学霸说话根本玩不了文字游戏。无聊。”

去不成网吧,话题再度回到最初。陈予光问李恩宇:“你没问问我们能一起吗?大家可以吃烧烤。”

李恩宇:“她们去车库骑车,应该在我们后面。你自己去问。”

陈予光还真扭头看,说曹操曹操到。

迟意骑电动车载着江润如从教学楼后面的道路出现,江润如单手揽着迟意的腰,另只手直直地伸起冲几人打招呼。

经过减速带,颠簸一下,江润如吓得把迟意搂的更紧了,突然发现:“你腰好细啊,一点肉都没有。”

“你也不胖。”眼看接近校门,迟意停了车,示意,“校门口不能骑车,我们下来走一段。”

一下车,陈予光便喊住她们。迟意在满地金灿灿的落日余晖中看到了江遂,悄无声息地避开了视线。

江润如:“你们还没走啊。”

“等你们呢。”陈予光看看迟意,问:“你们晚上吃什么?我奶奶家有烧烤的工具,要不要一起吃烤肉?”

一起吗?

迟意看着落日洒在江遂身上拖出的长长的影子,她没敢觊觎太多,只看到头顶的位置便看向江润如:“要一起吗?”

江润如爱玩,自然不会拒绝,但转念一想毕竟这是去迟意家,犹疑道:“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陈予光翻白眼:“江润如,你这顾虑未免也太假,就差把‘要烧烤’三个字写在脑门上。”

“要你管!”

迟意跟着笑,看着两人闹完,说:“不麻烦。不

过我家里什么东西也没有,需要我们先去买。”

陈予光比划了个ok,说:“那就决定了!”家长会的烦恼烟消云散,他简单说了烧烤要用到的食材,才转头问另两个男生:“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迟意随着陈予光的话,正大光明地去看江遂。江遂微微抬头,眉眼被霞光笼着格外深邃,和朋友在一起,他的状态总是放松的。

迟意忐忑着,紧张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幸好,他只是说了句:“去梁叔那吧。老人休息得早,不喜欢吵。”

在江润如惊呼“还是江遂考虑周到”时,迟意松了口气。

迟意骑电动车载江润如离开,比打车来胡同的男生要早到家。江润如熟稔地和老人打了招呼,便跟着迟意回房间放东西。

“你今晚和我睡一张床,或者你睡我的床,我睡我妈的房间。”

“当然要和我们家意宝一张床啦!”江润如自觉更改对她的昵称,放下东西便开始参观迟意的房间,东瞧瞧西碰碰,掩不住地惊讶,“你收藏了这么多音乐专辑啊!平时真看不出来你竟然喜欢摇滚!”

“我爸爸特别懂音乐,我从小受他影响很大。”

“墙上这幅江南百景图是你画的吗?好壮观。突然觉得咱班黑板报没展现出你十分之一的绘画水准。”

迟意笑笑,把自己的日记本到书架最里层,然后从书桌旁的零食架上取两个饮品:“你要喝豆奶吗?”

江润如说了句谢谢,咬着吸管喝了几口,从书架上的村上春树,看到床头柜上的乐高,再看到书桌上弹架子鼓的照片,以及门后面哈利波特的海报,忍不住赞叹:“意宝,你真的是个宝藏女孩,身上藏着太多惊喜。”

“我比较慢热,不太会和别人相处,所以很少跟别人说这些。”

“放心。我今天看到的是我们小姐妹间的秘密。”江润如拍着胸脯保证,并且邀请她,“下次带你去参观我房间,我有一整屋的小说和漫画书。”

江润如抡着手臂,比划这个“一整屋”是什么概念,迟意被逗笑,说好。

又呆了会,听到外面有男生说话的声音。

江润如露露头:“是他们来了吗?我们出去看看。”

迟意抱了几包零食:“把这个带出去分着吃吧。肉要先腌一会,估计大家都等饿了。”

“好。”

两人抬着零食架出来放到院子里,男生们正在主屋里和老人聊天。

江润如看向他们,随口问道:“阿遂呢?”

李恩宇回她:“他临时有事,先回家了。”

迟意进门的动作一顿,前脚掌落到门槛上,猝不及防地往下一滑,险些摔倒。

江润如把她怀里的东西接过来:“没崴到吧?”

迟意摇摇头,说不上什么滋味,大脑空白,耳朵似乎也听不清声音。

至于陈予光接下来说什么“我们把烧烤架先放到梁叔那,然后一起去超市”,迟意根本不过脑地听着。

怎么去的超市,买了多少东西,又被烟熏火燎了多久才吃上第一口烤肉,迟意都后知后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