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破怨师 > 第211章 傀气之谜(上)

第211章 傀气之谜(上)


-

宋微尘死了。

墨汀风赶到时,整个无念府地室只有庄玉衡魂失魂落魄坐在床边,他看上去甚至比宋微尘脸色还差,眼下一片乌霾,脸色泛着青灰。

见墨汀风来庄玉衡也只是微微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杵着膝盖像个行动不便的老人一样站起,给他让出了地儿。

还说什么呢?说什么都是徒劳。

.

宋微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

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墨汀风倒是神色平静,他根本不信她会死。

说起来,两人在进入幻境之前面对面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若在幻境里给黄美芸做伥鬼的日子不作数,自水渠边一别,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真正的宋微尘——他们甚至没有一句真正意义上的告别,她怎么可能会死。

“玉衡也是,怎么把你带到画扇这里,这么冷又穿得这样少,再冻坏了身子。”

他坐到床沿,轻轻拉住她的手。

“你不是说要去找境主要求‘法定假期’带府里的兄弟一起搞什么‘团建’吗?微微,鬼夫案已经告破,大可以由着你的性子好好折腾几日,开不开心?”

墨汀风探身将宋微尘抱起,她明显已经浑身冰凉没有了气息,他却似乎毫无察觉,只是怕她冷似的,紧紧裹在怀里。

“玉衡,这阵子你也累了,先回去吧,我想和微微单独待一会儿。”

时逢那些烟气幻形的侍女进来添置酒水点心,庄玉衡冲她们一摆手,示意无召唤不必再来。而后深深看了宋微尘一眼,一声不吭走了。

他决定去趟黄泉司,虽然悲画扇没有从三途川传讯来,说明宋微尘的魂魄并未离散还守着原身,但他依旧不放心,这小丫头一贯不按牌理出牌,万一魂魄直接蹦哒到黄泉司去了呢?总归无论去了哪里,他都要强悖天道把她带回来。

什么仙君仙籍仙家血脉,他统统不在乎,庄玉衡现在只想用这些东西换一个凡胎肉身起死回生而已。

.

墨汀风以同样的姿势抱了宋微尘一天一夜,因为无念府地室特殊的能量气场,她的身体并没有发僵。

他也没有像上次她困囿在时间之井时那般絮叨碎念畅想两人的未来,更没有情绪崩溃失控,只是安静的抱着她,嘴角甚至带着一丝浅笑……她不会死的,她怎么会死。

他满心满眼是她,呼吸间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似有若无的香气,她怎么可能会死。

两人辗转千年,好不容易再次相遇,他那么小心翼翼守着护着,她怎么可能会死。

而且还有无所不能的药王庄玉衡在,前世印记都没有将她如何,不过是小小刀伤,她怎么可能会死。

不会的,不会的。

她不过是向来淘气惯了,肯定是脑回路一转又想出什么恶作剧,故意跟庄玉衡联手逗弄他。

“微微,不闹了,你赢了好不好?”

“……再假装不醒,我可要亲你了。”

他果真亲了上去,她真是沉得住气,不躲不避“任他轻薄”,小小的嘴唇好凉好凉,把墨汀风的心脏都快冻住了。

他终于等到她换自己一句“汀风”,却一切如镜花水月,拂袖就散。

……

因不让侍女进门,地室的蜡烛一点点烧尽,光线逐渐黯淡下去,最后一支也挣扎着抖动了几下,熄成了青烟一缕。

随着黑暗的降临,墨汀风眼里的光也逐渐熄灭,神思回到现实。

他将怀里的小人裹得更紧了些,心里不停喃喃她的名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用我贫瘠的所剩无几的想象力?

用绝望的日落,破败的月亮,啜泣不止的潮汐?

用我心如死灰的词不达意?

用我作为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全部忠诚?

用我对轮回的叛变,对命运的嘲讽,和对死亡的最高恶意?

……

痛苦和不甘足够让一个人变成诗人。

地室无窗,四周漆墨一片,黑得毫无边界感,将两人与天地属性融为了一体。

也就是在这时,宋微尘胸襟内袋中一个东西却红光一闪一闪渐渐亮起来。

“这是什么?”

心中狐疑,墨汀风探手将其拿出——竟是那冰原幻境里黄虎留下的半块玉佩。

玉佩血色沁红,在无际的黑暗里甚是夺目,且通体如熔岩滚烫,若非墨汀风可以将自己的法能瞬间转换为火系甲级,只怕触上就要被融了皮囊骨肉。

他疑惑更甚,这等炙热为何贴在宋微尘身上时却没有任何灼烧感,若不是它发出微光,甚至不可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正想着,她袖袋里一片幽蓝一闪一闪沁透而出,逐渐由弱转强。

墨汀风略沉吟,心中已有计较,遂将宋微尘放下躺好并从她袖袋里取出了那物什,果不其然,是另外半块玉佩。

这半块玉佩透着幽蓝之气,握在手中如一块万年寒冰,从接触玉佩的皮肤开始一点点向着周身蔓延,像是要把血管和骨髓都冻成金石。

两半玉佩各在墨汀风左右手中微微震颤,明显在互相感应吸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思忖,却见宋微尘的身体出现了隐隐约约的白晕残影,这是魂魄离体之兆!

不好!!

难道……她魂魄之前不曾离体是因为这玉佩的关系?

犹疑间,两半玉佩互相之间的牵引力明显增大,如果此刻墨汀风放手,它们必定会自行合璧。

而此时宋微尘身上的光晕残影越来越明显,玉佩颤动也随之越来越快,就在她魂魄将要离体的瞬间,从两半玉佩分别窜出一条红光一条蓝光,交织成一簇双螺旋光束直奔宋微尘而去,将她要离体的魂魄重新压回体内。

是了,虽不知其间有何玄机,但这玉佩明显在救宋微尘!

墨汀风松开了手。

啪!

两半玉佩凌空迅速对在了一起,红蓝光在玉佩裂口穿插交错将其重新合二为一。

在这个过程里,压制宋微尘魂魄的那股红蓝色螺旋状光自始至终没有断过,只是在玉佩完璧后,原本红蓝交织的双螺旋光变成了紫色的一股。

之后,玉佩似认主一般自行浮空回到宋微尘身边,缓缓落入她摊开的掌心,紫光也渐渐收回玉佩之中。

……

墨汀风看那玉佩不动了,伸手施术想一探究竟,就在这时,极突然的,冰原幻境曾经出现过的诡谲一幕再次重演。

一股紫色如蟒蛇般粗细的傀气自玉佩中汹涌而出,顺着她的手腕和胳膊一圈圈盘绕而上,最终环过脖颈没入宋微尘的心脏。

墨汀风大惊,难道玉佩救人不过是虚晃一枪,这些傀气想脱离没有生命的玉石,重新找一个“血肉容器”立身才是真正的目的?!

他立刻召出法相剑气试图斩断这些傀气,但显然来不及,最后一丝傀气已经没入宋微尘的心脏,此刻若想祛除傀气,只能毁掉宋微尘这个“容器”。

墨汀风的法相剑气化作无数剑刃对着床上的宋微尘,却迟迟没有落下。

他如何下得去手?他如何下得去手……

.

咚咚,咚咚……

是错觉吗?黑暗中,墨汀风似乎听到了极弱的心跳声。

急着唤侍女进来点亮地室所有烛灯,仔细看向床上小人儿,不是错觉,脸上确实多了一分血色。

“微微?”

轻轻唤她,并无反应。

墨汀风探其脉,伸出的手却不自觉颤抖,若她现在醒转……还是她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