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当凶宅成为万人嫌以后 > 第21章 约会

第21章 约会


021

陆栎沉着脸盯着这行无比简单却又扎眼的字,刚刚才涌起的那点舒畅被轻易压了下去不说,甚至冒出了一股不安。

他的第六感还算不错,但他实在想不到什么叫做‘前半段录音’。他可以完全确认杨璋放出来的录音已经是全部了,从陆予和傅云朝进入病房后开始,到两人离开,期间的内容已经全部包涵在那段录音中了。

但如果是陆予来之前,病房里的录音呢?

可这怎么可能?

除非……除非录音真的不是出自陆予的手。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陆栎的脸色堪比锅底,黑得能刮出一层层的碳屑来。

一旁的威哥本身是觉得没什么问题,可现在一注意到陆栎的表情,一颗心突然砰砰砰乱跳起来。他下意识捂住了心口的位置,在心底这么问自己:不、不是吗?难道真的要翻身?

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他从旁接过工作室员工的手机,翻看起了内容。

与此同时,远在清江小区的陆予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他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震了大概有四十分钟,目光看似冷静且充满凉意地盯着手机屏幕还在不断闪烁着的‘贺锡儒’三个字,实则散出了几丝怨气。

半晌,他才接起了电话。

一接通,贺锡儒的大嗓门仿佛要冲破耳膜,声音震得耳朵嗡嗡嗡地响,陆予面无表情地将手机往边上挪了挪,对方的声音依旧清晰无比。

“我艹!陆予你那块钻石哪里来的?怎么是真的?竟然真的是真的!你不是很穷吗?你不是从小跟在乞丐身边生活的吗?你不是得用符玔留下来的钱吗?你怎么是个不露声色的大富豪!”

激动地吼了三两声,贺锡儒的脑子总算是冷静了一点,随即便有一道光自脑海闪过:“难道符玔那个狗东西还给你留了钻石?!”

贺锡儒当然不可能认为这钻石是陆家给陆予的。网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消息他又不是没看到,陆家对陆予的态度分明是不死不休,往死里搞陆予,这还能给陆予留这么大的钻石?

那怕是多少有点缺心眼。

陆予的声音听着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但透过电流那种冰冷被融化了许多,他解释道:“没有。”

贺锡儒松了一口气:“我就说嘛,这家伙怎么给你留不给我——”

话还没说完,青年下一句话已然打破了他自欺欺人的假象:“但是他给我留了黄金。按照他的说法,近年来黄金贬值,让我囤着不要卖。”

贺锡儒:“……”

捏妈的。

符玔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说你是符玔私生子我都信啊!

贺锡儒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疼,还有点酸。他很早就意识到符玔和陆予之间有着旁人无法触及的秘密,但很显然,符玔为陆予所做的,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多。

贺锡儒不想再多说这事儿了,免得又把自己刺激得脑壳疼,于是他迅速转移了话题:“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听说陆栎接了一部电影。这电影的导演是童继徽,他不好搞,估计没办法抢掉这个角色。”

顿了顿又道:“但是又听人说这事儿还没定下来,童继徽这个人要求贼高,屁事一堆,指不定也看不上陆栎。咱们的‘让陆栎没有资源可接’大计还没遭重。”

陆予随口应了一声,没多在意。

他倒也不是真的要让陆栎无资源可接。只是陆栎这个人自傲到自负,他把真正的陆家二少爷陆予重重踩在脚下,却没有让任何人发现他的半点不堪。这种自负在得知自己的资源一个个减少甚至被自己最讨厌的人抢去时,必然会在某刻爆发。

陆栎曾经抢走了陆予的一切,无数次设计陆予,让陆予在绝望中死去。作为灵魂与身体献祭的回报,他会让陆栎重走陆予走过的路。

他该从天堂坠入地狱,拥有的一切都该被夺走,变成一个可怜虫被万人唾骂,在他手中垂死挣扎,最后死于深渊。

“那我再问问,网上那些舆论要不要我动手啊?看杨璋现在的样子,好像有点棘手。”贺锡儒的手指敲在桌面上,兴冲冲的问道。

陆予:“不用,他能解决好。”

贺锡儒嘶了一声:“不是吧,你这么相信他?”

陆予将手机放到一边,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水珠滴滴答答顺着脸颊的弧度淌下坠入胸口锁骨,他轻声问:“为什么不相信?我给了他一块红宝石作为定金,他只要做的好,我可以给他更多。”

他又不是没有。

他的宝贝全拿出来能把杨璋给砸死。

贺锡儒:“……”

贺锡儒觉得陆予这话的信息有点多,先是钻石,现在又是红宝石,很难让他不多想。

他问出了一个非常冒犯的问题:“符玔没给你红宝石吧?”

陆予:“没有。”

贺锡儒舒心地笑了笑,好的,满意了。

他看了眼时间,准备挂断电话时正巧陆予也开口了,对方的声音听不出点情绪,但字里行间却让贺锡儒这位心思极深的经纪人忍不住多想,对方问:“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挂了。”

有点急。

不太像陆予平时的风格。

于是贺锡儒又十分多嘴的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儿呀?”

陆予言简意赅:“约会。”

贺锡儒:“……”

叫你多嘴,每多一次嘴,就受一次伤。



陆予给自己买了不少衣服,大多都是白衬衫一类的。他抬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瓷白的肌肤被衣服逐步遮掩,纽扣一颗颗往上扣,这具身体年轻但又瘦弱,看上去脆弱得稍一用力就能折断。但自从凶宅取代了真正的陆予,又变得无比坚韧。

解开袖口露出红绳佛珠,陆予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和傅云朝约了吃晚饭。

黑色的迈巴赫已经停在小区的车位上,陆予刚一走近,后座的车窗便缓缓降了下来,露出傅云朝苍白隽秀的侧脸来。男人眼眸带笑,声音似春风温和:“下午好,阿予。”

陆予脚下步子一顿:“下午好。”

目光划过男人指尖中扣着的一张薄纸,他走过去,俯身靠在车窗上,垂眸问道:“这是什么?”

“彩票。”傅云朝眼底笑意不散,“阿予要跟我结婚,总不能真的跟着我去c市吧?这不得赶紧挣钱。”

陆予打开车门坐进去,两人长腿贴着,似乎都能感受到对方长裤下的温度带着点点微凉。陆予非常冷淡地戳穿了傅云朝那不真切的梦想:“万分概率,赔钱可能性比较大。”

“万一挣钱了呢?”傅云朝撑着下巴,“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要是赚了,你请我吃饭?”

“没赚呢?”

“虽然不会出现这样的可能,不过如果没赚的话,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说到最后,傅云朝的声音变得很低,却带着一股莫名的暧昧姿态,从唇齿间吐出的字眼仿佛都染着不同寻常的深意。

陆予平静的看着他,半晌才应了一声。

坐在驾驶座上的预言家不由得在心中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想他们的新夫人真是一点都不了解他们主人。怎么轻而易举就被卖了呢?

车子停在一家非常幽静的餐厅前,餐厅是傅云朝挑的,位置在偏郊区的地方,四周都是树木,走在小道上连虫鸣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傅云朝在外依旧是傅鸣眼中无用的废物模样,身下的轮椅由陆予掌控,碾着地面上的枯枝落叶发出清脆的声响。

橘红色的晚霞将一高一矮两道影子拉得很长。傅云朝垂眸望着两道影子,偏了下头,唇角的笑意似乎深了很多。

忽的,他像是察觉到什么,目光朝某一处方向而去。

餐厅二楼的某个窗户前,陆霄沉默地看着他们。

事实上陆霄在陆予和傅云朝下车时便已经注意到两人了。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呈现在他眼中的陆予似乎与平时他见到的有些不一样。尽管青年还是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可那眉宇间的不耐却消失得干干净净。他站在一旁等待傅云朝的人打开轮椅时,甚至还会主动搭把手。

陆霄的思绪一下子有点走远,直到身后的大门被人从外推开,陆栎匆匆忙忙走了进来。长相干净清秀的青年额间还带着点汗,目光划过坐在窗边的大哥,他赶紧喊了一声。

陆霄转头看他,问道:“怎么那么着急?”

“大哥你看微博了吗?”陆栎深吸了一口气,“那个狗仔杨璋,他还有一段我们在妈妈病房里的录音没放出来。”

在陆霄疑惑的视线下,陆栎将手机递给了他。

点开那段音频,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昨晚梦到栎栎被陆予用刀子划了脸,还……还插进了栎栎的心脏上,我……]

[你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那只是梦,不是真的。]

[……]

陆栎自从听到这段音频就知道出事了,陆氏的官博说得很明白,秦蓁蓁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时常被陆予刺激的,可秦蓁蓁和陆霄的这段录音足以证明一点——

秦蓁蓁只是因为做了个噩梦所以才闹出了这么大的事。

陆氏相当于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而陆予,却可以得到一点点怜悯和反抗的机会。

他迫不及待地来找陆霄,希望能找出一个合适的反驳方式。

然而陆霄却只是愣了愣,反应了几秒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所以,音频不是陆予录下来的?”

陆栎:“——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