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当凶宅成为万人嫌以后 > 第29章 怪物

第29章 怪物


029

等在监控室外的几位医院员工面面相觑, 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问负责人,生怕稍响的声音被监控室内的陆霄听到:“周哥,你说这位陆大少怎么还不出来?不会在里面瞎搞吧?”

到时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们可是担责任的!

负责人闻言只是扫了他一眼,颇为无奈地摇摇头:“有时间去了解一下这位陆大少,那可是正儿八经的豪门继承人, 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乱来的。可能只是没找到他弟弟而已。”

“嗐,我知道他呀。他还有个弟弟是乞丐堆里长大的呢。”员工小声嘟囔了一句, “但别说, 那个乞丐堆里长大的小孩长得可好看了, 我闺女给我看照片的时候,我都以为他是什么地方的小王子呢。”

说话之间,安静得仿佛无人的监控室内突然响起了椅子推开在地上发出的摩擦声音, 员工和负责人瞬间就闭上了嘴巴,再等了几秒钟便看到大门打开, 进去时还气势沉稳的男人此刻却突然像一株竹子被折断了一段弯了腰。

此刻的陆霄只能用颓废来形容。脸色苍白, 眼底的血色愈发浓重, 薄唇上开着几个口子,整个人散发出漠然又没有生气的枯败气息。他单手握着手机,手背上青筋暴起,像是压抑到了极致。

负责人一看他这个模样,吓得差点喊医生护士把人送到病房去。好不容易冷静下来, 心想难道是那位陆小少爷没找到?还是说陆小少爷出事了?上天台跳楼了?

短短几十秒钟的时间内,负责人的脑海中已经席卷过无数个可能。但不等他开口, 陆霄只是朝他们点点头,声音嘶哑地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谢谢。

随后迈开大长腿走了。

负责人:“……”

一直等到陆霄离开,员工才心惊胆战地开口:“这位大少爷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他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他爸跟人乱搞?”

负责人:“……闭嘴吧你。”



陆霄刚走出监控室没多久就接到了陆栎的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这个名字, 陆霄捏着手机的手陡然收紧,他闭上眼睛,猛地吸了口气才缓缓睁开,点击接通。

青年熟悉又温柔的声音落在耳畔,带着特有的几分软糯:“大哥,我听司机说你又上住院部找我了?我现在已经在地下车库了,你也赶紧下来吧。”

听不出任何不快、气愤和狰狞。

仿佛他们真的只是错过了一下,没有找到人而已。

陆霄嗯了一声,挂断电话以后快速回到了地下车库。他下去的时候陆栎正站在一旁,而属于陆家的车子已经不在了。见到陆霄,陆栎下意识地捂了捂额头,随即清秀的小脸上便扬起了笑容:“大哥,我让司机回去了,我坐你车好不好?”

“嗯。”

陆栎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一直到上了车也没有消停下来。他坐在车后座,上前抱着陆霄的车椅,小声地跟人吐槽:“我刚刚去看爸爸的时候,他好生气啊,还把手表砸在了我额头上。不过我也能理解,这段时间爸爸心情不好。大哥,你说咱们家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

陆霄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目光却若有若无地从后视镜窥探陆栎的表情。这是陆霄长这么大第一次发现原来一个人的演技真的可以好到这种地步。陆栎参演过几部电影电视剧,但一些专业的影评人都说他的演技不够格,这话经常惹得栎粉破口大骂。

以前的陆霄总实话实说,认为陆栎的演技有上涨的空间,可现在陆霄觉得栎粉说得挺对的——

他们的哥哥演技好得能骗过所有人。

陆霄从后视镜中收回了目光,他不想再多看一眼陆栎。陆栎的脸清晰无比地印在他的脑海中就会多一次提醒他自己这几个月做了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他故意岔开了话题,低声道:“我刚找你没找到,又回了一趟爸的病房。”

“啊?那爸爸说什么了?”

“他说我眼瞎了。”陆霄语气平静得好像根本不像是在骂自己,他看着地下车库出口亮起的日光,很耀眼,却完全无法照亮心底那处已经彻底暗掉的地方,“栎栎,你觉得是我错了,还是爸错了?”

陆栎似乎被这个问题弄得有些疑惑。他双眼中透露出迷茫,望着陆霄的背影,抿着唇半晌才说出一句:“你们都没错,错的不是你们。”

嗯。

陆霄在心底替他说出了言外之意:

错的是陆予。

陆予不该被找回来。

不该以陆家二少爷的身份回来,让你的身份受到威胁。

陆霄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嘴角,正要穿过医院大门往外面街道而去的时候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目光下意识地偏了一下,这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咖啡店窗前的青年。

陆予即便是坐着也一向是身姿笔挺的模样,他神色冷淡地偏头看来,目光恰好与陆霄对上。

青年的注视里不带半点情绪,看到他时就像在看一个毫无生命气息的物件。不,应该是他比那些物件还不如。

视线缓缓错过,陆予目送着这辆车离开自己的视野范围。

忽地,透明的玻璃窗被人轻轻敲了一下。陆予偏头看去,只见贺锡儒正双手叉腰笑眯眯地看过来。而他的身后,则跟着一个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男人。

陆予看过对方的信息,知道他的身份,艾伦。

两分钟后,三人在咖啡厅内齐齐坐下,贺锡儒将免费的柠檬水一口干掉,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忍不住嘟囔起来:“你干嘛选这么个地方?这里离你家也挺远的啊,还是在医院边上。”

陆予抿了一口咖啡,淡声道:“看戏。”

在贺锡儒疑惑的视线中,陆予解释:“陆鸿维在发布会晕倒以后就被送进了这家医院。”

贺锡儒瞬间了然。

这是在看大戏啊。

他下意识探了下头,等反应过来才想到这会儿是在医院外面呢,他能看到点啥?索性撇开了这件事情,整要和陆予好好介绍一下艾伦,转头那一刻贺锡儒的眼角却狠狠跳了一下。

这位英俊的外国壮汉此刻正眼睛也不眨一下地盯紧了陆予,那眼中的痴迷和喜爱让他看上去特别像个变态。

贺锡儒嘴角一抽。

忍不住伸手推了下艾伦。

但艾伦毫无反应,他已经完全沉浸在陆予的盛世美颜之中。h&g旗下不只有香水,各类高奢种类他们都一揽而尽,因此艾伦见过不少面相好气质也好的模特或者明星。但从来没有人能像陆予一样带给他完全震撼的感受。

他眼中的青年沉默不语搅动咖啡的模样像一个真正的贵族,那种从中世纪走出来的贵族,他们的沉默是冷漠,是高傲,是自身的资本。那张漂亮稠艳的脸蛋染上霜雪,不显俗气,更加矜贵。

艾伦忽地握住了陆予纤瘦的手腕,一双碧绿色的眼眸中盛着明晃晃的喜爱和激动:“陆,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签合约,你的任何条件我都可以满足,只要你配合我拍摄洛丽玛丝玫瑰的广告!”

贺锡儒适时补充:“洛丽玛丝玫瑰是那支香水的名字。”

陆予面无表情地将手从艾伦的手中抽回来,他很好说话:“可以。”

然而不等艾伦展露喜悦,他便继续道:“但是有要求。”

艾伦:“您说。”

陆予的目光落在他眼睛上,艾伦的眼睛很漂亮,像一块绿宝石,但并未让陆予产生其余的赞赏想法,他冷淡地扔出了一个让贺锡儒都侧目的要求:“h&g放弃以后和陆栎合作的任何机会。”

贺锡儒:“……”

等等,等等。

这个要求是不是稍微有点过分了?虽然他现在也很讨厌陆栎那小王八,但h&g毕竟是个大公司,资本家向来都是最贪心的,能赚钱的时候连底线都不会顾及,平白让他们丢掉一个可能为公司赚钱的工具……贺锡儒觉得艾伦但凡有点脑子,就绝对不可能同意,

但事实证明艾伦的脑子已经被陆予给占据了。

陆予的美颜冲昏了艾伦的头脑,令他二话不说立马点头:“当然!”

贺锡儒:“……我觉得你需要再想想。”

艾伦回头瞅他,眼里带着点不开心:“我觉得我没什么需要考虑的。你们部分华国人把陆栎那种货色捧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可在我看来他连陆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你知道吗?他个子不够,只能穿增高鞋,但鞋子太高的话走两步路他就会觉得脚疼,我从来没见过事情这么多的艺人!”

贺锡儒:“……”

艾伦显然已经打开了话匣子,他想要将自己对陆栎的意见全部吐出来:“而且他的气质和他本人相当违和,我实在搞不懂为什么他的粉丝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你们总觉得他很厉害。他连我们h&g最便宜的一款产品都配不上!”

顿了顿,艾伦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但他可以用那款产品上吊!”

贺锡儒沉默半晌,再次向陆予适时补充:“他说的那款产品是h&g的鞋带,六千八,单卖。”

陆予将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喝掉,神色依旧淡定:“高攀了。”

贺锡儒愣了一秒,忽然就笑了。

神他么高攀了。

不过好像也确实有道理。

陆予看了眼笑容灿烂的贺锡儒,抬起手伸到艾伦的面前,目光直视对方:“那么。合作愉快。”

艾伦忍不住瞪圆眼睛,他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指尖碰了碰陆予的手背,迅速一握,又迅速挪开。但视线却像是黏在了上面一样,望着这比白瓷还要漂亮的肤色和圆润泛粉的指甲,他毫不犹豫地又是一通彩虹屁:“陆的手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或许你对戒指的代言有兴趣吗?我的至交好友是戒指设计师,我可以让他为你设计一款只属于你的戒指。”

听到戒指二字的陆予一改先前冷冰冰的模样,他长眉轻轻一挑,柔软的指腹轻轻擦过冰冷绘着浅金色花纹的杯壁,问道:“情侣戒指可以吗?”

贺锡儒:“……”

陆予面对艾伦讶异的眼神,道:“我还没有送给我未婚夫礼物,如果是情侣戒指,那很不错。”

贺锡儒闻言,忍不住捂住了额头。

救命。

知道你有未婚夫了,不要老是在我面前强调啊!

艾伦想得倒是比贺锡儒简单多了,他点了下头,扬起笑容:“当然可以!”

陆予很快就签订了h&g的香水广告合约,艾伦拿到合同的时候脸都快笑歪了。他心满意足地捧着那几张薄薄的纸,拍着胸脯对陆予保证:“洛丽玛丝玫瑰一定会非常成功的,我敢保证,所有人都会为你尖叫,你将是最耀眼的繁星!”

陆予对此丝毫不感兴趣。

他只在意陆栎怎么被拉下去,怎么死。

不过,对于这份工作,陆予还是很认真的。他深刻的知道若是真的想把陆栎从那个位置拉下来,他必须要比陆栎做得更好。

一连几天的时间,艾伦都将陆予拉去了拍摄现场。尽管陆予是个完全的新人,但他光光只是站在那里就是一处绝美的风景,这令艾伦和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们都相当满意且热情。

今天是拍摄的第四天,贺锡儒还是照例跟在陆予的身后。他手下原来的几位艺人现在都是半放养状态,但那几位艺人却没什么不满的。毕竟,资源什么的都有,只是经纪人不盯着你……简直不要太爽好吧?

说起来他们还得好好感谢一下陆予呢。

贺锡儒捧着奶茶站在陆予的身侧,那么热的天气,被日光撕咬着,贺锡儒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将冰奶茶塞到陆予的怀中,感慨:“这已经是今天第六个工作人员给你送来的奶茶了。你这人不爱说话,这张脸倒是格外吸引人。符玔不会也是被你这张脸吸引的吧。”

“不是。”陆予直言道,他知道贺锡儒其实很喜欢从自己的口中听到关于符玔的一切,所以大部分时候在符玔这个话题上,他向来是有问必答的。他抿了一口奶茶,冰凉的液体滑入口腔,将那份属于奶茶的甜腻也压了下去,“他喜欢看鬼片。”

“对啊。他去世前还跟我唉声叹气的,说本来都和国内某位恐怖片导演约好了,有生之年一定要去演一次鬼片男主。结果片子还没有演,人就先不行了。”陷入回忆中的贺锡儒话多了很多,不过语速倒是缓慢了下来,他忍不住笑了笑,“就是因为这,他才买下了岐山凶宅,说有机会指不定能看一看鬼,我骂他神经病。”

陆予嗯了一声。

记忆里,符玔来岐山凶宅的第一天晚上就没好好睡觉,在凶宅的各处乱逛,一边逛一边嚷嚷:这凶宅怎么看着也就这样啊,外面风这么大,窗也没响一下——

下一秒,窗子便狠狠撞了一下。

是陆予故意的。

想到之前,他不由得敛下了眼眸,低声道:“他见到了。”

贺锡儒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之中,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尾音上扬的嗯了一声。

于是陆予便继续解释:“他看到鬼了。”

贺锡儒:“……”

贺锡儒哈哈尬笑两声,语气有那么丝无奈:“你该不会想说看你这个鬼了吧?”

陆予:“可以这么说。”

贺锡儒哦一声。

心想,你这个小复仇鬼,也勉强能算个鬼。

拍摄一直持续到了下午,艾伦不放人,陆予也不会主动开口说什么,对于他来说这份工作越早完成越好。下午五点左右,艾伦终于挥了挥手,满意地在视频上来回回放,听到陆予要走的消息也只是嗯了一声。

贺锡儒眼角一抽,忍不住张了张嘴:“艾伦这性格,这么多年没被打死真的全靠个人实力出众。”

随即话题一转,贺锡儒回头看了眼坐在驾驶座后方正在看手机的青年,问他:“回家吗?还是在外面吃过再回去?”

“吃了回去。”陆予又不会做菜,傅云朝也没在他家,回了家还是要点外卖,结果都是一样的。而听到陆予这么说,贺锡儒离开叭叭叭说起了首都最近非常有名的几家餐厅,他都去尝过味道,所以今天就挑一家他觉得味道最好的餐厅带陆予去吃。

车子一路朝着市中心而去。艾伦选择的拍摄地点是在一个弯湖边,被艾伦称之为秘密基地,这边距离市中心也有一段距离,中途还要穿过一片茂盛的森林,好在公路修得足够好。道路两侧的树木高大无比,一眼望去几乎通入云霄,硕大的叶子很好地遮挡了烈日的入侵,开了窗吹来的风都带着点点阴冷的寒意。

这条公路很长,贺锡儒嘴里嘟囔着:“来这地方度假倒是挺好的,不过三十几度天的天可能还得带件毛衣来。”

他一边说着一边按下按钮,将窗户往上升去。

目光重新落在前方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了一抹阴影从引擎盖上一闪而过。贺锡儒顿时就怔了一下,心中迅速腾起一种怪异的感觉,但他也没当回事。正要继续开口,忽然察觉到整个车子像是被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狠狠砸到了一样,猛地震动了一下。

他当即一句:“我草,什么情况!”

兹拉——

尖锐的指甲卡进即将封闭的车窗户玻璃,比筷子还要长上几分的畸形手指上有将近五公分长的指甲,指甲中的漆黑散发出一种怪异的腐肉味道。

贺锡儒目瞪口呆地顺着那手看去,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只浑身漆黑但模样异常恐怖的怪物,它的身上没有任何衣物,如同灵长类动物一样手臂和腿都格外修长,但四肢上的肌肉又高高鼓起,脖子连接着的头颅看上去很怪异,血红的瞳仁里清晰地倒映着贺锡儒已经呆滞的脸。

忽然,它张大嘴巴吼了一声。

满嘴的尖牙在此刻暴露无遗,上面甚至还沾着鲜红的血迹,仿佛刚刚才饮血归来。

我草!!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啊!

他妈的他是活在梦里吗?不然为什么能看见这种长相奇奇怪怪的玩意儿!

但贺锡儒显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那只趴在窗玻璃上的怪物已然用浑身的力道崩掉了车窗,只要它的指甲往前一划,那尖锐宛如利器的指甲就能轻而易举的割断贺锡儒的脖子。死亡突临的窒息感倏然之间将贺锡儒完全笼罩了起来,他的双瞳紧缩,眼中的惊慌失措愈发浓重。

贺锡儒微张着嘴巴,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来。

他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巨大的前爪朝着自己的脸而来。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刻,一缕黑雾突然从车内升起,黑雾飘到贺锡儒的面前,在他的注视中忽然化作一道利刃噗嗤一声刺穿了怪物的前爪。

伴随着黑色的浓血飙溅,还有怪物歇斯底里的尖叫声。

尖锐的叫声像是要刺破耳膜,震得贺锡儒迅速抬手捂住了耳朵。

吧嗒。

手指刚刚一放下,车子开锁的声音突然清晰地传进了贺锡儒的耳中。他下意识地朝着身后看去,只见陆予抬起眼眸,漆黑的眼底宛如无尽深渊,推门走去的那一刻,对方只留下一句:“你躲在车里就可以了。”

眼下突然发生的大场面已经让贺锡儒分不清东南西北,但莫名的他就是很听陆予的话,乖乖地缩在了车子里。缓了一阵,他忽而想起在自己面前变成利刃的黑雾,便忍不住颤颤巍巍抬起了脑袋,朝着窗外看去。

这一看,差点心神俱灭。

此刻的车外并非一只怪物,而是足足有三只。那怪物看着孔武有力,其中一只能轻易踩在树枝上,强大的跳跃力让它轻轻一跃就跳到了陆予的面前。瘦削的青年站在三只怪物的包围圈内,画面是一种惊心动魄的残忍。

贺锡儒狠狠拽紧了胸口的衣服,他觉得他现在应该做点什么来帮助陆予。但眼前的一切显然已经突破了他的认知,他只能悄悄拿起手机,紧张兮兮得不知道该拨打哪个电话。

和平来之不易,这几年的繁荣和平和已经让很多人忘却多年前发生的一切。或者说,所有人都在刻意遗忘那段残忍的岁月。贺锡儒也是一样的,所以此刻他竟然不记得特殊部门的电话。好在百度的力量是无敌的,赶紧翻看了信息,他迅速播出电话。

不同于其他前台甜美温和的声音,特殊部门的接线员声音冷冰:“喂。”

“你、你好。这里是首都北河区的森林公路,我们遇到怪物了——”

“吱——”

贺锡儒的话还没说完,怪物那尖锐的叫声再次响起,惊走了一圈飞鸟。不用他再多说什么,特殊部门的接线员已经彻底反应过来,扔下一句‘赶紧藏好,我们马上过来’,便迅速扔掉了电话。

贺锡儒张嘴就想要说一句‘我能躲好可陆予不行啊’,然而脑袋一转,他眼睁睁看着青年神情冷淡地卷起白色衬衣衣袖,露出戴着佛珠红绳的纤瘦手腕,手指成爪扣住一只怪物,面无表情地拧碎了它的脑袋。

贺锡儒:“……草。”

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告诉特殊部门,好像不用他们过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