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当凶宅成为万人嫌以后 > 第62章 佛珠死神。

第62章 佛珠死神。


063

异尖锐叫声比深夜鸣笛还要刺耳, 目光中异四肢修长,尖锐牙齿『裸』『露』在外,快速跑动时候涎水如水流一般淌下来跌到地面上。陆予眯了眯眼睛, 他在记忆不断搜寻, 半秒钟肯定了一件事情——

他遭遇过很多异攻击,但眼前这只又是另外品, 尽管它和变异有许相似地方。

陆予正欲抬手, 傅云朝已经扣住了他手腕,指尖往前将青年手指部扣入掌心之中, 男人低声问他:“不是说很疼吗?那这就交给我。”

陆予想来先前他和贺锡儒遭遇异攻击以, 贺锡儒在傅云朝车上大肆嚷着他杀异时候有多帅,结果傅云朝回了句:

我还没见过阿予这么威风样。

现在有个机会摆在傅云朝面前,但傅云朝没有珍惜。

于是陆予果断退了一步。

他身体刚往一撤,那浑身呈现烟灰白异便借助着跳跃姿态靠近了傅云朝。一人一异之间距离差至分毫, 男人身上没有任何可以抵抗异武器,但他只是很随意地抬了下眼眸, 修长手指缓缓握成了拳。

异俯身挥动着手臂,它指甲是黑红『色』,格外长也格外尖锐。挥过勾了地上躺倒尸体, 只是痛厥过身体被轻轻一划拉瞬间出现了一个狭长又深邃伤口,血『液』嘭得冲出来,狠狠砸向了站着男人。

血『液』顺着惯落在男人衬衫,他舌尖抵着牙,低低笑了一声。

只是一瞬间事情。

拳头凸指骨砸向异身体,仿佛有骨头与骨头碰撞声音,随卡拉碎成了一片。陆予视线倏落在傅云朝手上,只见男人松开掌心, 握了握。而他前方异却踉跄一步,庞大身体猛地往一倒,尖锐叫声再次响彻整个研究院。

漆黑黑雾缓缓从身而来,穿过傅云朝手掌,凝聚凝聚成了一把利刃。傅云朝回头看向陆予,只见青年微微颔首,声音冷淡:“手疼。”

所以他递了个好杀异家伙。

傅云朝敛着眼眸忍住了笑意,长刀随着他手腕动作肆意一挥,黑『色』流芒在白炽灯下拖长像是多了一条尾巴,而等到这条尾巴回归长刀,异脑袋也吧嗒一下彻底与身体分离。

与此同时,隔壁总控室同样发出了巨大声响。先是江舒凡先被踹了出来,是一个异脑袋被狠狠砸在了江舒凡头上,异被割断头颅脖那一截恰好与江舒凡脸相撞。浓郁血腥味和腥臭味刺激得江舒凡直翻白眼,差当众呕出来。

预言家和不知道何时进楚魇走出来,前脸上是弧度完美笑容:“这位先生好像有脆弱。”

江舒凡猛地挥开脸上异头颅,『露』出一张沾满血水脸来。他长相和气质本来就是阴沉那一挂,此刻被这异血一泼,看上便愈发显得诡异森森和恐怖。他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同时有血钻入口腔中,忍着那股恶心冲动,他伸手抹了抹,『露』出被鲜血染红牙齿笑道:

“我倒是没想到你们这一个个竟这么厉害。这么看来,特殊部门可真是赚到了——”

话说得好听,但那双眼流『露』出来恨意和狠意几乎要占据整个眼球。

江舒凡捂着胸口缓缓从地上站来,他拎了异头颅,脸上笑容逐渐变得怪异:“两只异你们可以杀死,那么十只,十只呢?你们是特殊部门人,应该很在乎百姓生命吧?让我看看是不是这样。”

他单手『插』进口袋。

陆予眯了眯眼睛,黑雾瞬间变成一根长鞭卷住了对方手臂,狠狠一扯。

手臂直接被撕裂,扔到了一旁地面上。江舒凡被这突如其来一幕惊得脸皮抽动来。刚才只是看手底下异能被扯断了手臂,他做梦想不到这才过多久时间,就轮到了他自。双膝跪倒在地,他瞳孔放大涣散。

而被扔到一旁手臂手指正搭在一个控制器按钮上。

突。

脚下开始波动,就在距离陆予不远处地面凹陷,几秒钟,一只堪比人类身体大小利爪啪一下按在了凹陷边缘处。那只利爪手背上有一根根红『色』经脉蔓延,随着握紧用力动作,红『色』经脉倏鼓,爆发力强悍得令人害怕。

江舒凡有意外地看着这一幕,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哈哈大笑来。他目光落在一旁实验室内,大笑道:“好啊好啊,真不愧是我好弟弟。”

实验室门口,佝偻着腰,浑身狼狈陆栎手握着一个模样相似控制器,这是他刚刚从研究员尸体外衣口袋翻出来。说来也巧,那个k字研究员尸体被随意一扔竟正好扔在了他身边。

陆栎此刻已经完听不到江舒凡声音,他眼睛迸发出令人心惊胆战恨意,直勾勾盯着陆予。陆予轻易撕碎那扇实验室大门时,被他看了个一清楚。那时候陆栎就知道,他这辈打不过陆予。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要陆予死——

他咳咳笑了来,嘴角血一寸一寸往下流,“陆予,我就算死也要你陪葬。”

寂静空间内。

傅云朝突低声笑来,他望着陆栎猩红眼眸,轻笑道:“你也配?”

“配不配,你马上就会知道了。到时候陆予会死在你眼前,你会眼睁睁看到他脑袋被异拧断,身体会被异捅穿——而你傅云朝,什么也帮不了!”

话音落罢,那只只『露』出一只手掌异终于『露』出了貌。

周围地皮随着他出现寸寸跌落凹陷。形成了一个巨大洞口。陆予拉着傅云朝往撤退,身前土地噼啪啦部往下坍塌,很快整个研究院房也塌了。与此同时,这只巨大异也逐渐显『露』出了它长相。

它『裸』『露』在外皮肤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盔甲,像昆虫保护自生出来硬壳,面上眼睛与其他异并无区别,只是嘴巴占据了大半张脸,三条白『色』痕迹从嘴巴一侧蔓延到耳根,嘴巴一张,舌头殷红恐怖。

陆予突想,以前陆栎对付原主时小打小闹也要夸张得用异来刺激羞辱他,张弛等人在得知事情发生经过以常说陆栎脑有坑,但实际上对于陆栎而言,那什么嗜血确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嗜血和眼前异相比,大概就是宠物猫咪和野生狼群不同。

研究院完塌陷以,陆栎等人完处在一片外部环境内。尽管c市这块地方居住人群很少,但这边闹出了这么大动静,很难不让人发现。尤其是,陆予发现即便是工厂之外地皮也在塌陷,短短十分钟内,已经出现了四只相同类型异。

江舒凡嘴上说十只十只根本不是开玩笑!

属于人类尖叫四,现场气氛陡严肃焦灼来。



特殊部门在收到c市出现异消息时,卫钧和张弛正在办室商量事情,两人看着满脸焦急之『色』员工,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了陆予。

他们不知道陆予具体到底被带到了哪,但既异出现了,或许就是和陆予有关系。可随着现场画面传到眼前,两人才惊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特殊部门内瞬间被焦躁和紧张气息填满。

身穿制服年轻人绷着脸迅速开口:“c市市中心出现了十一只异,而且是没有记录在册异类型。不过我们同时发现了一——”

电脑上某一处画面被放大。

废墟之上,尘埃四,而两道身影却在风吹来那一刻显得格外清晰。略高一男人身穿黑丝绸衬衫,风扬他微微敞开衣领,衬衫鼓动之间胸口黑蔷薇印记若隐若现。他身旁青年身旁隐隐有黑雾涌动,黑雾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却遮不住那双精致无暇桃花眼。

两人模样『露』出来一瞬间,偌大会议室突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那位制服年轻人紧绷脸也在这一刻稍稍放松,用充满惊喜语气道:“我们发现了陆予和他未婚夫傅云朝!他们两人没事,而且正在和其中一只异对峙!”

陆予没死消息只有卫钧和张弛知道,眼下突冒出这么个好消息,现场特殊部门员工们差哭出来。两名异能被留在这,没有随着大部队前往c市,此刻捂着眼睛差哭出来。

这两天他们那异能群聊气氛压抑得像是头顶天要塌下来了。虽很大一部分人没有见过陆予,也没有见过一直广为流传陆予轻取三只异命现场,可话就是话,从旁人口中叙述出来画面足够让他们震惊和仰望。

那么强大陆予,竟这般轻易死在了麻醉剂和两名普通异能手下。

剧烈反差让所有人接受不了。

直到此刻,他们再次看到了陆予。

两个异能激动地瞬间推开椅站了来,大声道:“卫部长,请允许我们也赶往现场!”

卫钧看了他们一眼,颔首:“一。”

张弛跟在他身,立刻道:“能召集来异能已经部赶过了,另外驻扎在c市护卫军也已经赶到现场。只是这只异不在我们资料库,对付来可能没那么简单。”

卫钧:“嗯。”

他应了一声。

手中平板上依旧在直播此刻c市画面。

他眯眼睛,俊脸上一片冷意。

时隔多年,这群没有自我意识、只知道毁灭和欲望畜生,再次大规模出现了。

只是这一次——

它们背还藏着肮脏人类和心思。

众多异能还不知道陆予没死消息,他们只是按照卫钧吩咐赶往c市,前往途中每个人表情绷得很紧,为首季成刈眉宇间几乎拧出了一道显眼痕迹,他抿着唇默不作声。大抵是气氛实在严肃得不行,导致大部分异能有紧张。

其实他们中一部分异能没有与异硬碰硬过。

时间一转而过,十年前对战过异异能要么战死,要么因为身体上残留疾病而亡,反正左右逃不过一个死字。他们这剩下异能中,多数当年不过十几岁,是被保护对象。而像他们老大季成刈——

这十八岁不到年纪就敢往战场上跑最终还能活下来异能少之又少。

有人低声问道:“我们打得过它们吗?”

季成刈瞥了说话人一眼,在这即将面临未知危险情况下,很容易滋生害怕情绪。但他还未开口,一旁年纪稍大看上有三十七八岁男人笑了笑,伸手搂住对方肩膀,笑眯眯道:“打不过就喊人呗。咱们用数量取胜。是吧。”

被搂着肩膀,隔着一层衣服他能感受到男人胸口伤痕,那是在十年前留下,属于英雄印记。

像是突被鼓舞到似,他用力握紧了拳头:“我知道。”

男人见状脸上笑意更深,“不要害怕,你们害怕了,普通人怎么办?”

他们很快赶到了c市。

原本就是废墟之上建立来城市此刻再度陷入废墟之中,季成刈和驻守c市护卫军长官沟通之得知c市民众几乎已经被撤离,那变异异也很奇怪,他们没有攻击群众,没有寻找人类当做口粮,反倒是在围攻一个地方。

“围攻?”季成刈重复这两个字,颇感奇怪。抵达了c市真正亲眼见识到了变异异模样和那令人心惊压迫感,季成刈认为这异想要摧毁什么完只是一眨眼事情。是什么东西、或什么人值得他们围攻?

他皱了皱眉,对护卫军队长头,转身就带着人走了。

没有再迟疑,异能迅速分散靠近异。和四五楼层一般高异低声嘶吼着,根本没有发现逐渐靠近异能。

此刻正中央。

陆予身上黑雾爆发似涌,刀刃斩过异手臂,切萝卜似切下来一块。但是没有用,在此之前十分钟内,陆予已经见识过了这异特别——受伤乃至断裂四肢可以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复原。

新长出来四肢看上与已经断掉没什么区别,甚至更加有力。

陆予一下便懂了。

“他们把陆栎异能移植到异身上了。”

“不止。”傅云朝道,“还有异能身上。”

先前被他扯断手臂异能在短时间就止住了血。异能复原能力似乎没有异快,但也能理解,毕竟是两不同生物体,或许是异比较特殊。

话说到这,陆予为何被带到这也显得清晰来。他们看上了陆予身上涌黑雾,以为陆予也是异能,所以想像研究陆栎异能,移植陆栎异能一样,将陆予异能也移植到其他异能或异身上——

他们便能完提升异和异能战斗力。

这背人,心思深沉得让人害怕。

“先前那两只异没有被移植这能力?”

“不。”傅云朝视线落在猖狂大笑江舒凡身上,唇角笑意不散。即便他们此刻被异包围,但情依旧淡定地像是在春游,他低声问江舒凡,“你笑什么?那两只异不是因为被割下了脑袋,所以才死吗?眼下这十一只——一样对待不就可以了?”

江舒凡像是听了一个笑话。

有这十几只异在前面挡着,他根本不用畏惧陆予和傅云朝。靠在破碎墙壁上,他笑道:“傅先生未免把事情想太过简单了,你认为这几只异,你也能这么轻易就杀了他们吗?我承认你们确实很强……但,也不至于强到那地步。”

傅云朝闻言只扔下一句似笑非笑‘是吗’,便没有再开口。

他没心思和江舒凡说太多话。

江舒凡既认为他和陆予不够强。

他也不介意让江舒凡亲眼瞧瞧。

陆予利刃斩向靠近一只异,但那异虽体型庞大,动作却也非常快,竟偏头躲过了攻击,只削掉了他半截身体。喷涌而出血『液』像是突被什么东西捂住,很快就被封住,在陆予注视下,那身体以不可思议速度生长出了残缺一部分。

见到这个画面,江舒凡笑得更嚣张了。

陆予眯眼眸,眼中染上了一丝不耐,他上前一步正欲徒手捏碎异脑袋,却被身旁男人轻轻拽了一下。回头看时傅云朝还是那副漫不经心模样,语气更是平静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他说:“不是说手疼吗?手疼就好好休息。”

随即又道:“我记得你问过我你手上那串红绳上佛珠藏着什么,你马上就可以看到了。”

话音落下那一刹那。

周围气氛陡变得无比凝滞,吹过风,卷尘屑像慢放了一样。陆予只察觉到手腕上佛珠似乎隐隐约约闪过一道深红暗芒,随即巨大阴影腾笼罩了眼前一切。这变异异已经足够庞大,但此刻直腰,如同守护一般站在陆予身,手持漆黑镰刀黑影却更大。

属于锁链抖动声响在瞬间宁静下来空间内显得格外清晰,死挥动漆黑镰刀。锁链被一只隐藏在黑袍下手紧紧握住,晃动之下,巨大镰刀直直砍向了面前异。刀刃斩过那一刻,即便是牲畜一般异也感受到了害怕和死亡气息,在瞬间紧缩红『色』眼睛注视下,刀刃划过脖,轻易砍下了它脑袋。

陆予沉默地看着突出现黑影。

他转身,肆意打量对方。

对方身体完藏入黑暗之中,只能勉强看到身上裹着黑袍,和从黑袍下『露』出来锁链以及镰刀。看到对方一瞬间,陆予脑海立马跳出了两个字——死。

而此刻,带来无比强大和压迫感黑影一动,浑厚低沉嗓音响彻耳边,他喊道:“主人。”

傅云朝脸上笑意愈深,他轻声吩咐:“让这位先生看看你能不能杀了这异。”

死镰刀但凡挥出便见血。

一眨眼时间,五只异脑袋便已经哐当从它们身体上分家,嘭一下砸在地面溅灰尘,又咕噜咕噜滚到了江舒凡脚边。

他张着嘴,一张脸憋得通红,看上有可笑。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那么强大异,在他们眼中代号为001异在顷刻之间就死在了那庞大黑影镰刀之下。

那黑影又是什么?

无数个疑问占据江舒凡脑海,令他脑袋无比涨疼。而此刻,他同样意识到,他不一定能从这身而退,同样,他们各计划说不定会搁浅……甚至失败。

陆予。

傅云朝。

这两个名字在今天之,足以让他们所有人恐惧。

江舒凡下意识撤了两步,一把黑『色』利刃便倏擦着他脖而过。一丝血从伤痕缓缓淌下来,他瞳孔收缩,手指死死拽住身旁物件。

陆予看了他一眼,继而又将目光放在了黑影之上。

片刻之,他掌心便凝聚出了一把与对方相似锁链镰刀,轻轻往异脖上一划拉,对方脑袋便砸在了地上。

陆予挑了下眉,收回黑雾,心满意足。

这黑影会,他也会。

没他强。

将这放在心,陆予才心甘情愿退,将战场交给了庞大黑影。他和傅云朝往一旁走时候,心情甚好,压根没注意到周围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无数异能。

他们沉默地看着眼前一幕。

不知道该先惊叹于陆予没死,还是惊叹那么强大异在陆予他们面前跟砍萝卜一样简单。

人群中有人小声嘟囔了一句:“所以我着急忙慌过来干什么,现场看秀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