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当凶宅成为万人嫌以后 > 第87章 正文完新婚快乐。

第87章 正文完新婚快乐。


088

傅风澜是在日至山发生泥石流那天醒来的, 由于当时异种开始攻击人类,收到护工信息的韩青岩在思索半晌后并未将这个重大消息告傅云朝。后来的那段日就别提了,一直到所有的异种被消灭干净, 韩青岩和贺锡儒重新陆予等人联系上。

贺锡儒是个守不住秘密的, 一待事情解决便迫不及待地跟陆予分享了这个好消息。结果陆予有所想法,于是那天晚上聚餐后不管是韩青岩还是贺锡儒都未开口提及。

傅云朝便还是像以一样以为傅风澜在国昏『迷』着, 还未清醒。

直到此时此刻。

他看到自己的亲哥哥面『色』虽然很差, 浑身力得只能靠在轮椅上,眼眸却格亮, 那含笑的模样一如傅云朝记忆中多的模样。

傅风澜稍稍调整了下坐姿, 他大病初愈,又不像傅云朝在昏『迷』中还有机遇。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此刻即便靠着也感到了疲惫,可眼下的场景实在太过美好, 再累再困倦他也努力撑着,睁着眼睛将多不见的人一一收入眼中。

“你这么看着我, 心陆吃醋。”

话刚刚说完,就被傅祈虚空踢了一脚:“陆吃你一个哥哥的醋干什么?”

一旁的傅夫人也不由得笑了笑,随即漂亮的脸上『露』出温和的表情来, 远远地朝着还位于路中央的青招了招手。傅夫人一眼见到陆予便觉得喜欢,这孩纪轻轻,长得又格好看。眉目间乍一眼看去虽然冷淡了些,可傅夫人道有些人就是冷内热。

若陆予真的冷淡,就不会有他们一家人重逢的场景了。

她迫不及待地渴望见到陆予,见人走过来了,立刻松开丈夫的手臂,上了两步。陆予和傅云朝并肩而站, 人道此刻的陆予竟然是有点紧张的,他也见过曾住在岐山凶宅的男孩将自己的伴侣带到父母面,有些父母笑着安抚伴侣不要紧张,有些父母眉眼间俱是冷淡。

陆予未开口,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手被身旁的男人扣在掌心。傅云朝那张清隽双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双眸印着父母三的容颜,顿了顿,笑声听不出半点遗憾和难过,他只是像寻常人一样对着自己的父母介绍自己的男友:

“爸妈,这是陆予,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傅夫人眼藏着点泪,她的眼眶酸涩得很,却动伸手想要拉住陆予的手,又想到自己如今已死了,便只能遗憾地重新将手放下。这时,陆予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抿了抿唇,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傅夫人的面,轻轻一碰。

傅夫人忽然有点呆。

她颤抖着手指握上那只手,眼泪终于吧嗒一下掉了下来:“好,好,好。陆啊我是妈妈,我们陆长得真好看,和云朝站在一起真般配,妈妈为你们感到兴。”

在傅夫人的印象中,她家儿一直以来都对谈对象什么兴趣。身旁的轻人男朋友女朋友都换了几批了,只有傅云朝一直孤单一人。傅夫人以常常和丈夫吐槽,说自家两个儿也不道随了谁,大儿好歹道要相亲,儿连相亲都不肯。

可现在傅夫人道了,傅云朝不肯不过只是因为遇上那个人。

他们错过了傅云朝三的时间,傅云朝却在这三找到了爱人。

傅夫人轻轻拍了拍陆予的手背,忽而道:“陆过来跟妈妈说两句话好吗?”

陆予看了一眼傅云朝,点了下头。

两人走向一旁,傅祈和傅风澜也慢慢走近了傅云朝。男人的视线划过坐轮椅的傅风澜,低声问:“哥,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陆跟你说?看来是真的要给你个惊喜。”傅风澜笑了笑,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今天刚回来,韩青岩让人把我带回来以后,我就先见了陆。”

然后便有了这场重逢。

傅云朝嗯了一声,又看向自己的父亲。他抿着薄唇,好一会儿才将傅鸣的事告,傅祈再听到这个名字,内心还是有些波动的。濒死的那一刻傅祈便能猜得到自己和夫人的车祸多半是人为设计的,而傅鸣是头号怀疑对象。

现在听到傅鸣的情况,他也有些感慨:“我们家云朝现在已变得很厉害了,都能替你爸妈报仇了。 ”

“爸。”傅云朝喊了一声,下一刻却听傅祈叹了一口气,“虽然不道这三发生了什么,是云朝,过得很难吧?都过去了。以后你和陆,还有风澜都要好好的,我和你妈妈都在呢。”

傅云朝敛了眉眼,哑着嗓道:“会的。”



陆予和傅夫人独处时抿着薄唇,眉眼间都『露』出了几分严肃。倒是傅夫人看着他紧绷的模样,愈发觉得这个轻人可爱得很,忍住噗得一下笑出了声。

陆予薄唇抿得更紧了。

最后还是傅夫人忍着笑先开了口:“好啦陆,别那么紧张。你放心,妈妈绝对不是恶婆婆。虽然我们也是一次见面,我很相信我的眼光。你不道吧,我和云朝爸爸是一见钟情呢,我们俩谈恋爱到结婚生孩,那么多都过来了,足以证明我的眼光好得不得了。”

拉着陆予的手,傅夫人又叹了一口气:“妈妈觉得有点可惜,当我和云朝爸爸谈恋爱到结婚都有各自的父母见证,本来我们也该见证你俩的爱情和婚姻。我也可以向很多姐妹炫耀,看,我的两个儿都顶顶优秀。”

陆予张了张嘴,忽而轻声道:“谢谢您。”

“跟妈妈道什么谢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傅夫人眼中尽是温柔,她虽然穿着跟鞋,可还是比陆予矮了一些,便索拉着陆予坐在了一侧的台阶上。傅夫人轻轻『摸』了『摸』陆予柔软的黑发,眼眸微微一弯,“如果真的要道谢的话,不如叫我一声妈妈吧。好不好?”

陆予肉眼可见地愣了一下。

他抬眸看向傅夫人,傅夫人的眼眸是含笑的,又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渴望。耳边有风吹过,勾得陆予的黑发往后一扬。青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在这边夜『色』和温柔中终于轻轻开了口 :“妈妈。”

他从天地间诞生,这个对于很多人来说一生最熟悉的名词对他而言却陌生得很。陆予以为自己会说得很艰难,实则不然。

傅夫人听到满意的称呼顿时诶了一声,喜悦浮上脸庞,开心得不得了:“真是乖孩。”

接下来傅夫人絮絮叨叨地和陆予说了很多话,乎也就只有几个意思——和傅云朝好好过,他要是欺负你,你就打回去,反正我生的儿我道,皮糙肉厚得很!

陆予迟疑了很久,最终还是声音很低地反驳了一句:“他有欺负我。”

傅夫人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敢情她说了这么多,陆予就记住了这么一句话?

意归意,傅夫人心却也明白,两个孩是真的好,否则怎么会对这么一句调侃言耿耿于怀。

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觉得现在耿耿于怀的该是自己了。

作为父母,她怎么会不想待在三个孩身边,享受天伦乐呢。人生总有缺憾,她想或许她和傅祈已是比幸运了。曾带着遗憾离开人世,如今却还有机会弥补。傅夫人拉着陆予的手,轻笑道:“那我们过去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好。”

两人过去的时候,傅云朝三人正说得起劲,凑近了一听才发现原来是傅祈在催着傅风澜找对象结婚,理由也很充分恰当:“ 你弟弟现在都有对象要结婚了,你还单着是什么意思!不是说检查出来都好好的吗?那就更要找对象了!不然到时候你就看着云朝和陆秀恩爱,酸死你!”

傅风澜好不容易抬起手按住直抽抽的嘴角,听着他爸最后一声感慨:“哎,万万想到我还有遗憾,死不能看到我的大儿找到对象。”

傅风澜:“……”

傅云朝倒是勾了勾嘴角,漫不心道:“是吧,都三十岁了,还是老光棍一个。”

傅风澜:“???”

被合力攻击的傅风澜差点张嘴骂人,骂人要耗费太多的心,他怕自己直接厥过去,于是只象征翻了个白眼。结果一扭头看到走近的傅夫人和陆予,赶紧道:“妈,陆,快来。”

傅祈:“我老婆要你催着快来干什么?”

傅云朝:“嗯,我男朋友也不用你催。”

傅风澜:“……”

不行,他现在好像就要厥过去了,撑不到回医院休养了。

傅风澜深吸两口气,面『色』愈发苍白,立马告状:“妈,我要被你老公他们气晕了。”

傅夫人瞥他一眼:“晕啊,这不是还能说话。是吧,陆?”

陆予:“……嗯。”

傅风澜:“……”

原来丑竟是我。

傅祈夫『妇』是在天渐亮的时候离开的,身形逐渐消散的时候两人面上都带着笑,可谁心都清楚那点笑是花了多少力气才营造出来的。最后还是傅祈打破了这一地的寂静,叹了一口气道:“得了,今记得给我和你妈多烧点纸钱,我和你妈打算东山再起,得有创业的本金。”

傅风澜忍住,真笑了。

傅云朝也勾了勾唇,只有陆予皱着眉心盘算着要烧多少。

日头终于挂在了天际一侧,周围破损的道路也尽在日光的照耀下泛起一层层的白光。傅云朝站在傅风澜的身后,替他推着轮椅。迎着那点柔软的微风和温暖的阳光,傅风澜苍白的脸『色』几近透明,却笑着调侃身后的男人:“什么时候我们哥俩间也这么温馨了?”

傅云朝扫他一眼:“你瘸的时候。”

傅风澜撇了撇嘴,心想傅云朝还是以那个傅云朝,有半点变化。他也不再说什么,只懒散地靠着身后的椅背,目光落在不远处匆匆忙忙的人群中。他也很久有见到这么好的阳光了,短短几像极了一辈,他还记得自己坠下山崖时的绝望。

勾唇笑了笑,他见那人群走过来,在见到他身后的傅云朝和陆予时,轻人们眼睛像是倏然被点亮了一样:“傅,陆!早上好啊,你们出来逛街吗?这位是……啊,是傅的亲人吧?和傅一样帅!”

傅风澜当即长眉一挑:“兄弟真有眼光!”

轻人:“哎呀实话实说啦!”

傅云朝:“……”

他哥也还是跟以一样,不着调的时候,永远都是不着调的。放人群谁也想不到他会是傅氏正儿八的继承人,和韩青岩是一类人。

傅风澜心情极好地告别了人群,便被傅云朝送到了医院。即便是异种袭击的时刻,众多医院也坚持着停下自己的职责。傅风澜到了医院才发现很多医院还在接手在此次事故中遗留下来的病患,那些病患严重的几乎快命了,不严重的也缺胳膊少腿。

傅风澜皱了皱眉,拉了下傅云朝的胳膊:“我这就是后续的恢复而已,不用浪费医院资源了,带我回你们家,随便找个护工就成了。等等,咱们家现在是不是破产了?穷得很吧?是不是连护工的钱都出不起了?那只能辛苦辛苦你,最近就劳烦你伺候一下你亲哥,怎么样?”

傅云朝情淡淡扫他一眼,“谁跟你说我们家很穷?”

傅风澜一愣,顿时笑了:“哎呦,难不成还有钱?”

傅云朝:“你有有钱我不道,反正我男朋友很有钱。”

傅风澜:“……”

哦。所以傅云朝口中的这个‘我们家’其实指的是他和陆予的家。

好的。

丑还是他。

傅风澜在心底暗自咬牙。

不就是东山再起吗?等他身养好了,他非得让傅云朝这个臭弟弟见识一下。



一连过了好几个月,傅风澜的身体恢复速度相当快,很快就告别了护工和轮椅,看他每天早起做运动练太极,傅云朝靠在床上搂着陆予的肩膀,亲了一下,低声询问自家男友的意见:“我觉得他不适合跟我们住在一起,给他找栋靠近公园的房,让他每天都能跟老头老太太一起锻炼,你觉得怎么样?”

若是让傅风澜听到这话,指定又要指着傅云朝的鼻骂心肺了。

陆予也觉得不太好。

岐山凶宅虽然一直被冠上凶宅的大名,岐山风景好,实则相当养人。傅风澜 留在这儿也挺好的。他在男人的怀转了个身,薄唇拂过他凸起的喉结,轻轻吮了一下,安抚道:“让哥再住一阵?”

傅云朝挑了下眉。

心想,行吧。

毕竟国内重建还未完成,傅云朝也法用自家限boss的好手气挣钱。所以……他现在身分文,他们家的财政大权全然都掌握在陆予的手中。陆予说什么,就是什么。

两人在床上闹了会儿,才慢吞吞地洗漱。傅云朝近日越来越懒散,真的像一只大型犬一样,什么时候都想捻着陆予,陆予站在浴室内刷牙,他便『裸』着上身从后拥住青的瘦削却并不瘦弱的肩膀,身上的肌肤贴着那层薄薄的雪白衬衣,他将脸埋入陆予的后颈。

“张弛偷偷告诉我,民政局一周后就开门了。”

陆予顿了一下,抬起眼眸望着镜的两人。傅云朝像是也感觉到了什么,也在这一刻抬起了头。目光相撞,傅云朝看到陆予笑了笑,青笑起来眉眼生动,漂亮得不可思议:“那我们做一对去办理结婚手续的情侣。”

“好。”

下了楼,傅云朝在厨房转了一圈,看到了由他哥傅风澜亲手煮成的白米粥,配上一碟酸菜也吃了个三分饱。两人吃饭的时候,傅风澜打了个哈欠走过来,目光扫过他们,一手搭在将傅云朝的肩膀上:“我亲爱的弟弟,这可能是你哥给你做的最后一顿早饭了。”

傅云朝眼睛也抬一下:“怎么。又要去医院躺着了?”

傅风澜当即呸呸两声:“怎么说话的呢?你哥我只是要东山再起了,咱们傅家以好歹还剩下点东西,不能就这么浪费了。最重要的,门当户对不道 ?你这吃软饭也不能吃得太难看了!为了你的好名声着想,我决定重新发扬我们傅家的荣光!”

傅云朝:“……”

生了一次病,怎么越来越中二了。

傅云朝也拒绝,他偏头问傅风澜:“本金呢?需要我把我吃软饭吃来的借给你吗?”

傅风澜当场翻了个白眼:“走开点。”

他也不是只有傅家那点产业,傅风澜由于兴趣原因,还私下弄过好几个游戏公司,直播平台什么的,可以说私房钱只多不少,根本不需要傅云朝帮忙。

定下了计划,傅风澜待在岐山凶宅的时间少又少,傅云朝也不在意,总不至于这么大人了,也了傅鸣,他还要往悬崖下掉吧?

转眼又是一周的时间。

今天是周一,全新的一周。早上八点刚过,傅云朝和陆予便已吃过了早饭。傅风澜去搞他的大业了,今天是傅云朝七点左右起床做的早餐,有香甜的南瓜粥,还有几个长相格巧可爱的包。

陆予坐进车内时,嘴还叼着个芝麻包,一口咬下去香甜的芝麻流淌而出,陆予满意地眯了眯眼睛,三两口便吃完咽下去。

傅云朝将一杯水递给他,便开车往民政局。民政局在首都西边的一条街上,十多层的建筑物当初并未因为异种而遭到毁坏,像是街道的标志一样始终伫立着。陆予下了车,目光划过匆匆忙忙路过的各类人,隐隐有种回到了从的感觉。

他站在车旁一时人看到,周围的路人正笑着调侃:“看到昨天的热搜?大家都在调侃今天来办理结婚手续的一对情侣,听说好像有播专门等在门口就为了拍他们。”

“这有什么好拍的? ”

“哎呀,挺有意义的呀。都有心思结婚了,这不就证明咱们的日又能好好过了?是不是?”

“你这么一说我倒也感兴趣了。”

一旁的陆予沉默地拉了拉脸上的口罩。

傅云朝很快走到他身侧,自然而然地牵起他的手往民政局走去。陆予沉默了一瞬,将刚刚听到的内容皆告诉了男人。傅云朝一听,挑了下长眉,“还挺有意思。”

陆予转头看他。

傅云朝却笑着不肯多说。

两人走进民政局的时候,却并未看到守在门口的播,陆予也多想,只以为是那两个路人听错了消息。员工接过他们手中的资料,当看到两个熟悉的名字时眼睛倏然一亮,立马就从椅上站了起来:“陆先生,傅先生,想到咱们这儿一对夫夫竟然是二位。放心,我们动作都特别快,保准你们很快拿到红本本。”

傅云朝低笑:“谢谢。”

事实证明这位员工并未说谎,红本本不消半个时便被心翼翼地放在了陆予和傅云朝的手中。陆予垂眸认真翻看着这个红本,心情有些异样,他想,这可能是他活了那么多,一个身份象征。

傅云朝修长的手指轻轻一点上面的照片,在陆予耳边道:“你笑了。”

陆予于是认真去看照片上的自己。

他的唇角微微勾起,不是面对镜头故意绷出来的,而是一个他自己当时都有察觉的、自然而然的笑。

陆予眼眸浅浅一弯:“你也笑了。”

傅云朝:“当然。今天是很开心的日。”

是傅云朝昏『迷』三,坠入黑暗,彻底拥抱太阳的日。

两人将本本放好走出大门。这期间他们有遇到任意一对情侣,周围的工作人员脸上的笑容灿烂得像是开了花,一个个拿着手机哒哒哒,奔走相告陆予和傅云朝来登记了!于是,当两人出现在大门口时,闻讯赶来的记者们和那因为上厕所错过了直播的播瞬间就挤了上来。

那播嗷嗷叫着:“你们让开让开!我才是一个采访到陆予和傅云朝的!”

说着也不管其他人恶狠狠的眼,壮硕的身体一挤,将身旁瘦弱的记者瞬间给撞飞出去,举着自拍杆,大喊道:“两位,大家都在直播间祝你们新婚快乐!要不要和网友们说点什么!”

傅云朝眸光一抬,直播间正巧印出他那张含笑的脸来,他们听见他说:“谢谢你们来见证我和阿予人生中最重要的日。”

顿了顿,傅云朝又笑着道:“不过我们现在要去约会了。”

弹幕瞬间飘过:

[让他走!都给我让开,让他带陆予去约会!谁敢打扰他们约会我打死你们!]

播也嘿嘿笑了一声,他是想到傅云朝见自己挤过来不仅有生气还那么温和的说上一句感谢他们,当即便往边上扯了扯,顺道拽住了还要往上冲的记者们,眨眨眼吼道 :“两位赶紧走,我替你们拦着这群电灯泡 !”

记者们:“……”

你大爷的说我们是电灯泡,你自己不也是嘛!

然而这位播身材实在壮硕,就这么一挡,大家只能眼睁睁看着陆予和傅云朝二人的身影走出视线范围。

坐上车,车窗尽数闭,傅云朝俯身亲吻身旁的青。

周围是路过的行人和鸣笛的车辆。

热闹繁华的街道上,希望意并存的尘世,他肆忌惮吻着他。

跳动的心脏和交缠的呼吸都在诉说深沉的爱意。

恍惚间,陆予好像听到车有人大喊:

新婚快乐!

[正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