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 5 章

第 5 章


太子殿,奴婢们端着热水在寝宫进进出出,太医禀告道:“太子受寒风侵体,两副药下去就会见效,大太监宽心。”

温馫坐在虞离身旁,手掌搭在他的额头,温度仍高得骇人,“有劳李太医。”

太医下去煎药。

温馫清冷的眸子凝着虞离不安的睡颜,他就这么发着高热固执着跟在自己身后,温馫回忆起第一次见到虞离时,他才是个半人高的奶娃娃,也是这样一声不响地跟着自己。

当初温馫入宫不久,是最低等的小公公,不知男孩尊贵的身份,温馫蹲下身,捧着男孩的小脸问:“你何故跟着我?”

虞离一双明眸闪着憧憬的光彩,满面绯色,“美人,你真好看。”

“嗯——”太子的魇语打断大太监的回忆,“温馫——温馫——有人要杀我——”

温馫眸色一沉,“命太医去查太子的膳食,为何梦魇会如此严重。”

小公公退下,“是。”

“温馫——”虞离猛地惊醒,坐在床榻上双眸猩红布满血丝。

温馫伸出手掌抚摸上虞离的脸颊,“太子?”

虞离的眸子渐渐聚焦凝着温馫的模样,眼尾汇聚的水珠滑落,无力地推开温馫的胸膛,哑着嗓子控诉:“你怎么能……你怎么敢这么对我!”

“哪怕你回首看我一眼呢!”

“混账!”

温馫瞅着他,虞离委屈地像是得不到糖的孩子,可他本就是。温馫搂住虞离发热的身体,俯身吻上他干燥的唇,安抚虞离不满的心情。

虞离的手掌攥住温馫胸前的衣襟,瞪大眼睛呆愣住,温馫……温馫他在吻着自己?

温馫含住他的唇瓣湿润干燥的每一寸唇纹,撬开虞离颤抖的牙关勾起舌尖轻轻地咬,他想躲,温馫便缠过去,感受虞离唇舌间异常的温热,浅尝他口中的苦涩。

虞离微微凸起的喉结颤抖,喉咙间含着支支吾吾的哼声。

温馫松开虞离的唇,虞离立刻瘫软地倒在床榻,他茫然地眨眨眼睛,满心怨火早已烟消云散抓起锦被蒙住脑袋,虞离伸出手指指腹在下唇轻轻地摩挲,他后知后觉地喃喃:温馫吻了自己?

明亮的眸子在昏暗的被褥里来回打转,虞离的脸颊红红的,不知是发热的缘故,还是他躁动的心思使然。

温馫宠溺地盯着被子里鼓起的那一团,小公公端着汤药送进来,温馫端过来捏着汤匙细细吹散热气,抬手命小公公下去。

“太子,起来喝药了。”温馫的手掌搭在被褥上,感受到他的身躯一震。

温馫撩开锦被露出潮红的脸颊,眼神纯粹地盯着温馫的唇瓣,“我还想要。”

虞离攥着温馫的手掌,光明正大地索求,“我还要!”

温馫眸底噙着温润的笑,“太子想要什么?”

虞离咬着下唇,坦率地说:“你刚刚做的,你吻我……”

“快!我还想要!”

温馫的笑意渐浓,爱怜地说:“太子爷,先把药喝了。”

虞离将信将疑地盯着那碗深褐色的汤药,摇了摇头,“这药极苦,本王不喝。”

温馫耐心地将汤匙递到他唇边,“良药苦口,何况内臣吩咐特意加了蔗糖,太子喝一口?”

虞离张开唇瓣抿了一口,“呸,还是苦的。”

他揪着温馫的衣襟蛮横地亲上去,啵地一声,虞离得意地勾起唇角,打量大太监的反应大胆地又吻上去。

温馫无奈极了,端着药碗任由虞离一下下地亲吻自己的唇,他不懂得如何深入,含着自己的唇瓣浅浅地试探,一次次反复慢慢得不到想要的开始发觉无趣了。

虞离不满温馫毫无反应,湿润的唇瓣嘟囔着,“你倒是动一动?你方才怎么亲得这样好?教教我啊!”

温馫拦住虞离的腰扣在怀里,淡淡地说;“听话,把药喝了。”

虞离无力地靠在温馫怀里,胡闹一通倒是发了身汗,“还不是你害得本王这幅样子,现在又来扮好人,你就是巴不得本王冻死在外面,便再也没人缠着你了!”

温馫冷声开口;“太子!”

虞离对温馫稍有忌惮,如若美人真的动怒,他又没法子了,“下次你若是再敢对本王置之不理,本王就治你的罪!”

温馫叹息道;“遵命。”端着药喂到虞离嘴边,他这才肯喝。

小公公走进来跪拜,“奴婢苏尤,参见太子爷。”

虞离抬起眸子,温馫解释道:“以后由他贴身伺候您,苏尤有些功夫在身上,下次定不会发生今日之事让太子孤立无援。”

虞离上下打量跪在面前的小公公,样貌倒是清秀,“他就是你刚认的干儿子?”

温馫颔首,“是。”

虞离吃味地说:“你还这么年轻就想着要儿子,若你不是太监是不是早就妻妾成群了?”

温馫敛着眸子,神色冰冷。

虞离瞄一眼温馫的脸色,后知后觉这是男人的面子伤不得,小声说:“好苦……”

苏尤精明的眸子来回打量两人见氛围不对,抬手扇自己的嘴巴,“奴婢有罪,奴婢不会讨太子爷开心,奴婢该死。”

巴掌一声高过一声,温馫不语,虞离惊讶地坐起来,“行了行了,你又没做错什么,以后就你来伺候本王。”

苏尤磕头,“谢太子爷!谢主子!”

温馫动手捋过虞离耳边的发丝,“太子若乖乖把药喝光,内臣便给您想要的?”

虞离面露惊喜,“当真?”

温馫莞尔。

小公公进来禀告:“大太监,吏部和礼部的大人在司礼监等着您议事呢。”

太子抄起枕头朝小公公砸过去,“不长眼的东西,没看到本王在吗?”

小公公连连求饶,“奴婢该死,太子爷饶命。”

温馫将药碗递给苏尤,“伺候太子爷用药。”

苏尤跪着凑上前,“是。”

大太监起身,虞离拉住温馫的手掌,“记住你答应我的。”

大太监颔首,“内臣告退。”

看瞅着大太监走出太子殿,苏尤端着药碗跪在太子爷面前,勺起汤药喂到太子爷嘴边,“主子,您喝一口?”

虞离瞥他一眼,推开小公公的手端起药一饮而尽,扔下的碗在木案上打晃,又不是温馫喂,他才不稀罕,自己又不是孩提还会怕这苦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