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风水赘婿 > 第八章 求卦

第八章 求卦


尽管是我,但看见这一幕,也有种毛骨茸然的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直立起来。我能感觉到,这个东西远比之前附身在徐媛媛身上的那个能力大得多。

林期瑞怒视着我,眼神里充满恶意。徐媛媛皱着眉头看着我生气的说:“你呢,最好适可而止,不要再来烦我。”听到这话,林期瑞笑起来挑衅的看着我。

但徐媛媛又接着对林期瑞说道:“你真是一个没用的东西,不要再跟着我了。”

“别啊,媛媛。”林期瑞这一下就神气不起来了急忙跟上去,我没有去追他,我一个大活人,跟一个快死的人计较什么。

就去买了一些东西,再回来时,听见两个妇女再聊天,“你听说没?徐家出怪事了。”听到这话,我停下了脚步。

另外一个妇女好奇的问:“人家徐家那么大产业,能出啥大事?”

那妇女说:“你可不知道哩,他们家后花园的鱼,一夜之间全死完了。”

“这能算啥怪事哩?被人下药了?”妇女却说:“可不是,我严重怀疑是不干净的东西作怪哩。”

听着她们的对话,我听明白了大概,不过,这也算是正常的事儿,徐家拥有风水布局,风水布局聚集阴气,招惹上其他邪祟上门,也实属正常。

林期瑞被白仙盯上,自身难保。我看着徐子峰,还能找谁?

第二天清晨。我刚打开店面,一辆崭新的奥迪A8停靠在了门口。老者一脸慈祥的笑容从车里走了下来。

“周小友,你好!”

“老先生,您怎么来了?”我笑了笑

“请,里边坐。”我让老先生坐进了房间里,倒上水。

老者说:“我这次来是专程对上次的事情感谢你的,除此之外,也想求上一卦。”

算卦?我愣了愣,对老人说道:“老人家呀,算卦这东西不是一时信,便可灵的。”

玄学这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信仰是无法勉强的,如果老人不信,我给他算卦不但对我无益,也会害了他。

老人笑了笑,说:“没错,可能现在的我信了,应该还不算晚吧?”

我刚准备说话,老人伸出一根手指。“求你一卦,十万。”我瞠目结舌,呆呆的看着这个老者。

但我们麻衣也是有规定的,钱不能乱收,全凭着对方的一颗诚心,什么门都有规矩,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

面对着巨资求卦,我有些动摇,这十万搁谁面前,都会心动。

但我还是镇定的说:“老人家,算卦凭心不凭金,这句话您应该听说过。”

“之前给过你一个锦囊,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今天我便给老先生卜一卦,十万块钱就免了。”

老人家笑了笑,说:“你不愧是麻衣相门之后,有原则、有底线,让我张鹤年都多了几分敬佩。”

难怪出手如此阔绰,原来他就是张鹤年。这也就能解释,他怎么能找到我了。滨海市屈指可数的大富豪。我既然入了滨海,自然要知道一些情况,几大世家呢?我都稍微做了一些了解。

“请稍等”,说完我走进后院的一个小房间,这一个房间里,是我请人给爷爷画了一副画像,以及我从老家爷爷留给我的木房子里的那些古籍和法器。

我拿起其中一个龟壳向外面走去,这龟壳龟的龟纹三个格,分别代表着天、地、人三才。旁边有二十四格,代表着二十四节气。也有十格的,代表十天干。

龟壳底部有十二格,代表十二地支。在我们麻衣神相里有记载,所以以上特征正好和八卦的三才,天干地支相对应,这种特征使得龟壳在摇卦中成为了一种重要工具。

眼前的人是张鹤年,得到他的肯定,这对于我来说也有好处,我必须要拿出最好的占卜法器,但是这龟壳占卜我也是首次使用,心中也没有多大的底气。

我把龟壳放在张鹤年的面前,一脸笑容的说:“还请老先生摇卦。”张鹤年刚准备出手接龟壳,站在他身后的下人,有一些狐疑的说道:“老爷,这小子看着很年轻,他会不会算呀?”

张鹤年回头瞪了他一眼,叮嘱道:“不可胡言。”

下人立刻点头,后退了半步。

张鹤年拿着龟壳摇晃了几下。当三枚铜钱落在石桌上,两反一正。

我将铜钱摆放在了龟壳上,看着卦象,皱起眉头。张鹤年问我:“周小友此卦何意”?

我说:“单从卦象来看,不太好,铜钱两反一正,为凶卦,您五行属土,如今土反倒不生金,命局气不通,寓意破财之象。”

“可有解?”张鹤年双眉紧皱忧心问道,我盯着桌子上的卦象看了会儿。

“请问您家院中是否种植有柳木、槐木、杨木?”我问道。

张鹤年嘶了一声,说:“有,您怎么会知道的?”

我笑了笑说:“这就对了,木克土,坏了土中的金,木生火,火生土,土才会这样破坏生金。”“这几样都是阴木,阴木一定情况下不生火,反而坏土,又如何生金,我建议您将这几棵树移走。

”张鹤年听后,沉思片刻,笑道:“周小友果然有本事,你说的不错,最近我家中生意的确有亏损现象,回家我便命人移走树木。”

我点点头,说:“老人家,还有一点,这卦象中人作祟之嫌,所以您要当心。”

张鹤年脸色变了变,点点头。“这是十万,给您的报酬。”张鹤年大手一挥说道。我没有拒绝。

收下了这十万:“多谢老先生了。”“随意就好,往后还有小先生帮忙,收下吧!”张鹤年笑着淡淡点头,意思让我赶紧收,往后还有很多地方麻烦到我。

瞬间感觉手中的支票有些沉重。随后,张鹤年看着我说:“周小友,我有个请求不知是否方便,老先生但说无妨”。

我若有所思的说道。“还请周小友移驾前往寒舍,一起共进晚餐”。

张鹤年一脸真诚的说道,我往外面看了一下天色,又看了看张鹤年,于是便直接答应了下来。

当来到张鹤年家里的时候我不禁感叹,有钱人家真的很是奢侈,几乎所有的家具都是红檀系列。

与张鹤年吃过晚饭,我直接回小店里,隔天一大早就开门,昨夜睡的挺香的,彻夜无梦一觉睡到大天亮。

“老爷,那张老说的确实是这个地址,莫非是我们来的太早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