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封神:麾下十万大罗 > 第十章 罚你在三山关服役十年!

第十章 罚你在三山关服役十年!


    邓婵玉?

  白歌满脑门的问号。

  他知道未来的封神大战中,这位女中豪杰将会大放异彩,把哪吒、黄天化等一众阐教弟子打得灰头土脸。

  只是现在时间还早,这位女将军出生了吗?

  等等!

  拜将台自行绑定目标是遵循就近原则,难道?

  白歌狐疑地抬起头,探出一道神念望向远处的山林。

  适才他在渡劫之时,便发现那里有大队人马在往三山关方向急速移动,似是害怕被雷劫波及到。

  看他们的装束是大商军中的制式皮甲,再加上当时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应对天劫,便没有太过在意。

  现在想来,那邓婵玉应该便是在那一队士兵之中,才被拜将台给锁定了。

  ……

  百余里外的山林中,邓九公望着漫天的霞光,啧啧称奇道:“寻常修士渡劫,劫云不过百亩,可这位不知名的修士渡劫,劫云笼罩整座英山,范围不下千里,而且看他渡劫之时轻松自如,可见其实力当真是深不可测啊!”

  说完,他扭头看向身旁的邓婵玉,“你运气不错,第一次见到修士渡劫,便能看到这般壮观的场面……嗯?你脸色不太好,怎么回事?”

  邓婵玉摇了摇头,若有所思地望向无名山谷的方向。

  适才在拜将台开启之时,她莫名奇妙地心中悸动,像是那深山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她。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还越来越强烈。

  她深吸一口气,望着面露担忧之色的邓九公道:“父亲大人,我感觉山里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我……我要去看一看。”

  邓九公大惊失色,“你疯了吗?这里距离十万大山已经不远,山中不知道有多少凶兽出没……”

  话未说完,便见邓婵玉摇头道:“我能感觉到这是我的机缘……我一定要去!”

  “机缘吗?”

  邓九公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

  机缘一事缥缈无定,有修行者偶然间捡起一块顽石,却是一件了不得的灵宝;或是无意间闯入一座山谷,却是灵气丰沛的洞天福地,在里面修行一日,便可抵外界一年……

  类似的事举不胜举。

  “若是机缘的话,倒也可以前去。正好那位修行者已经渡劫成功,咱们现在进山也不算犯了忌讳……”

  “那女儿去去就回!”

  邓婵玉不等他说完,忽地伸手掐诀,化作一道清光直奔山林深处飞去。

  “等等!我与你一起!”

  邓九公连忙扭头望向站在士兵堆里的青年道:“邓秀,你带着将士们速去三山关,我去追你妹妹。”

  说完,他也不等对方回话,便也化作清光腾空而去。

  ……

  英山深处,白歌收起拜将台,踏着赤蛟剑飞上空中,正准备去会一会刚刚看到的大队人马,却见一道清光直奔自己而来。

  他伸手一招。

  脚下的赤蛟剑大放光芒,凭空化作一条百丈来长的赤红色蛟龙,犹如一堵城墙般挡住了清光的去路。

  “啊呀——”

  银铃般的娇呼声中,清光猛地停顿下来。

  随后光芒敛去,现出一个身材娇小的少女来。

  只见她肌肤胜雪,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完美无瑕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双略带稚气、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美丽眼眸,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邓婵玉赤蛟被拦住去路,更是认出立于蛟首之上的正是先前在谷中渡劫的那个修行者,再联想到之前父亲大人的话,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满脸畏惧地道:

  “前辈恕罪!小女子非是有意冲撞,实是……是……”

  心惊胆战之下,她一时竟是编不出谎话来。

  白歌静静地打量着她,直到对方搜肠刮肚也想不出词急的满头大汗时,他才出声道:“你就是邓婵玉?”

  “对了,我是仰慕前辈……啊?”

  好不容易才想出一套说辞的邓婵玉瞪大了眼睛,吃惊道:“前辈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是你就好。”

  白歌松了一口气,还好他的副将不是一个婴儿。

  正主找到了,还得想个办法把她留下来才行。

  且不说别的,单是悟性、资质双极佳的评价,就值得他不惜一切代价把她留下来!

  他站在龙首之上,居高临下地注视着邓婵玉,沉声道:“你可知修行者渡劫之时切忌外界干扰,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万劫不复!”

  这话邓婵玉之前从父亲口中听过,此时听白歌再度提起,眼中不由地露出惊慌之色。

  “看来你是知道的。”

  白歌冷声道:“既然知道,为何还要靠近我渡劫之地?说!你究竟藏有什么祸心!”

  邓婵玉被吓了一跳,脸色惨白,“前辈息怒啊,小女子并无恶意,只是好奇心驱使才贸然上前,尚请前辈饶恕!”

  白歌见唬住了对方,脸上冰冷之色这才变得平和下来。

  他也清楚之前天劫扩散其实是他的缘故,邓婵玉他们只是被无辜卷入进天劫范围,并非是诚心窥视。

  否则,他早就仗剑杀过去了。

  “念在你年幼无知的份上,便饶你这一遭。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罚你在这三山关服役十年!”

  邓婵玉听到这惩罚,不由地愣住了,吃吃地道:“前辈家在三山关?”

  白歌眉毛一挑,“怎么,不行吗?”

  “不不不……”

  邓婵玉连忙摆手,急道:“小女子只是想到了一桩俗事。”

  顿了顿,她又试探着道:“前辈可认识三山关总兵白歌?”

  这回轮到白歌愣住了。

  不过他可不是邓婵玉这样好哄骗的小女孩,当即道:“吾自然是认识的。怎么,你和他有旧?”

  邓婵玉脸色微红,摇头道:“没有,只是听家父提起过。对了,父亲大人刚才追着我过来,为何又不见了踪影?”

  她皱着眉头道:“前辈的责罚,小女子愿意领受。只是家父即将远赴九苗,还请前辈宽容两日,容我去与父亲道别。”

  说话之时,她心里也有些奇怪。

  为何自己答应得这么痛快?

  还有,似乎从见到这位前辈之后,心底那催促她过来的感觉消失了。

  难道刚刚是他在召唤自己?

  不然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白歌没有学过读心术,不知道面前的少女正在暗自揣度。

  他只是心中有些疑惑。

  因为方圆百里内都在他的神念笼罩之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

  如果邓婵玉的父亲真的跟过来,自己应该第一时间就发现才对。

  难道她在说谎,亦或是她父亲没能跟上她?

  白歌略一思忖,放出元神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这是他成仙之后领悟的技巧。

  利用元神轻盈无实体的特性,可以瞬间神游千里。

  此刻,他虽站在邓婵玉面前,实际上他的意识已经随着元神一道离开,正在方圆数百里内快速搜寻。

  很快他便发现二百里外一座幽谷中异象升腾。

  幽谷上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刚刚渡过天劫的他看到这一幕,又是惊讶,又是好奇。

  居然有人和他选在同一天渡劫!

  在好奇心地驱使下,他的元神瞬间飘至幽谷上空。

  低头往下一看,却看到一个中年将军正被一只头生独角的巨蟒紧紧缠住。

  不仅如此,那巨蟒独角之上还悬着一枚放着毫光的圆珠。

  一缕缕殷红的血气从中年将军七窍之中溢出,没入圆珠之内,使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白歌只看了一眼便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是巨蟒在摄取精血。

  或许是为了在雷劫落下之前补充精气,又或许只是单纯地喜嗜人血。

  白歌摇了摇头,立刻回转肉身。

  待元神归窍之后,白歌望向邓婵玉,问道:“你父亲可是一位身穿明光铠的中年将军?”

  邓婵玉也已修出了元神,虽然还不能出窍离体,但对于元神的种种神通还是有所了解的,一听白歌的问题,便猜到对方刚刚是神游去了。

  当下,她连忙点头道:“没错,家父是钱塘关前任总兵邓九公,奉朝廷之命前往九苗接管防务营造要塞。”

  一听到邓九公这个名字,白歌心里也浮现出一丝熟悉感,只不过印象并不深刻,只依稀记得他在未来的封神之战中奉命征讨西岐,最后失败投降。

  他点了点头,伸手一指脚下的赤蛟,示意道:“你父亲遇险,吾可带你前去。”

  邓婵玉一听便急了,惊惶道:“我父亲他怎么啦?”

  “只是被一只快要化龙的巨蟒盯上了,不用惊慌。”

  “……”

  邓婵玉一阵失神。

  这还不用惊慌?

  巨蟒化龙,想当于寻常修士渡劫。

  也就是说,那可是一头即将成仙得道的巨蟒!

  自己的父亲如何能是对手?

  白歌见她呆愣子在那里,没好气地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再不过去,你父亲可就没了。”

  邓婵玉如梦惊醒,连忙跳上赤蛟背上。

  白歌等她站稳,便催动赤蛟剑,立时化作一道赤芒射向那一座劫云笼罩下的幽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