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 第四三七章 回到鹏城

第四三七章 回到鹏城


  两辆车车灯开起,驶入到夜幕中去。

  经过了县城,到晚上九点左右,开到了市里面。

  这一次时间还比较早,不像上次那样仓促,找了一家星级酒店住下。

  柳青和苏绮住的套间,叶默和黎晗照样住的单间,都在同一层。

  这一次住的酒店上了档次,放心了很多,苏绮也终于敢在这里洗澡了。

  洗完澡后,叫了宵夜,吃个宵夜都差不多十一点了,两个人这才睡觉。

  一天时间都忙忙碌碌的,两个人都有一些疲惫,倒也没有做什么别的事情。

  睡觉之前,柳青还给小雯发起了一个视频通话,打了一分多钟才接,小雯身上披着睡衣,头发有一些凌乱,声音里有一点抱怨的意思:“我都睡着了,你这个时候打视频干嘛?”

  “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跟你说一下,我们明天晚上大概就会回来。”柳青说道。

  小雯有一些诧异:“怎么那么快就回来?好不容易出去一趟,不多住几天吗?”

  “事情办完了,不回来干嘛?”柳青道,“我在那边还很多事,可不能离开那么久。”

  小雯“哦”了一声,道:“知道了。”

  柳青也就是通知一声,通知完了就挂掉了视频。

  挂视频的时候,小雯那边的镜头晃动了一下,他看到躺在床上的叶婉容。

  心忖:“她们两个在一起有个伴儿,倒也挺好的。只是现在气温还不高,衣服都不穿,她不怕着凉吗?”

  又想:“那两败家娘们,肯定开了空调。”

  挂了视频,倒也没有多想。

  第二天比较早的吃了早餐,然后就出发了。

  车开上了高速公路,一路往南而行。

  不过这一次柳青没有坐在苏绮的车上,而是坐回了他的那辆大奔。

  上午十点多,丁芸给他打来电话:“你现在出发了吗?”

  柳青笑道:“我们昨天就出发了,现在已经在高速公路上,都过了星城了。”

  丁芸打这个电话来,就是为了确认柳青是真的出发了还是在苏家住了一晚上。

  柳青不来她娘家住,她并不会生气,那个情有可原,能够理解。

  可是,不去她娘家住,却在苏家住,那就真的会生气了——那也太向着媳妇了!

  她不能受那个委屈。

  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了确定柳青到底是不是昨天就出发了。

  听到柳青说现在都已经过了星城,确定昨天就出发了,不然跑不了那么远。

  交代了一下路上要小心,也就挂了电话。

  她自己难得回一次娘家,还是要多住几天才会回去。

  虽然她是天元集团的董事长,可天元集团的运营,有她没她都是一样的。

  她自己也明白这点,也就是在权力斗争上动动心思,公司的管理运营上她从来不干涉。

  从这一点上,她比很多公司的领导者都要优秀——至少不会乱指挥。

  开车回去挺累的,哪怕开车的不是柳青,他只是一个坐车的人,都觉得挺累的。

  这也让柳青下定了决心,下一次再过来,可不能开车过来了,直接坐高铁,下了高铁站再租个车回老家,要方便很多。

  坐飞机就算了,市里面虽然有了一个机场,但是飞鹏城一天就一个班,起飞时间特别的坑人,要半夜去赶飞机,没有高铁那么便利。

  价格倒是便宜,比做火车都要便宜,就是太不方便了。

  这一次开车回去,主要还是为了装逼,下次就没必要了。

  在车上,柳青和老家那个刘老板的小舅子通过微信取得了联系,谈了修墓的事情。

  刘老板的小舅子还去了柳家的祖坟地,跟他确认了一下他父亲的坟茔是哪一座,还做了一个标识在那里。

  这样才不至于弄错地方,修错坟墓。

  价格还有样式上面,两个人也进行了一些探讨。

  刘老板的小舅子还发了一些照片过来,那是他以前接的活,让柳青挑选一个样式。

  柳青对那些也不怎么懂,要修墓最主要的还是怕杂草灌木什么的多了,引来野物潜藏。

  弄得太豪华了也没有必要。

  找了一个样式,然后谈定价格。

  修墓的日期由对方去选,今年能做好就没问题。

  柳青先转了三千块钱过去,其余的钱,等修好之后,再拍个视频发过来,确定无误,就转过去。

  数额不大,两边都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们一路向南开过去,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吃了两顿饭,回到鹏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过后。

  苏绮没有跟着柳青一起回鹏城,而是回了自己在羊城的家。

  她其实还是挺希望柳青能够陪着她在羊城再呆上两天的,可是想到这段时间她独占柳青的时候多了一点,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引起柳青在鹏城那里的女人的不满,要是没有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如果柳青愿意留在羊城几天,她当然会很高兴,也不会拒绝。但是,不留下来,她也不会强求。

  柳青回到虹景花园的时候,都快十一点了。

  一个人到了家门口,以为这个时候叶婉容和小雯都已经睡了,没想到把门打开,却看到客厅里的灯亮着,电视也开着,那两个妹子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等着他回来。

  门打开的时候,小雯就起身跑了过来:

  “青哥,你可回来了。”

  将他背上背的包给摘了下来,还问道:

  “坐了一天的车,现在很辛苦了吧?要不要躺下给你按摩?”

  柳青笑了笑:“只是坐车而已,也没辛苦到哪里去。”

  大晚上的回家,还有人等在那里,心里还是感觉挺暖的。

  叶婉容没有站起来迎接,不过她的目光还是落在柳青的身上,问道:“回老家怎么不多住几天?把自己弄得这么累,有必要吗?”

  柳青摇了摇头:“那里住得没意思,一大堆的麻烦事,还不如早一点离开。”

  叶婉容笑了一声:“明白了,咱们的柳老板现在有钱了,开始嫌弃穷亲戚了。”

  柳青想了想,觉得好像是她说的那么回事。

  确实是嫌弃那些亲戚,而那些亲戚也确实挺穷的——相对他来说。

  但还是忍不住辩解:“也不是我嫌弃他们,十几年前他们就开始嫌弃我了,最多算是互相嫌弃吧。”

  叶婉容还要嘲讽他几句,见他脸上神情颇为认真,突然就有一些不忍了,说道:

  “倒也是,相见两相厌,不如不相见。不怎么亲的人,也没必要维系那样的关系。”

  柳青道:“我就这个意思。”

  小雯附和着他:“青哥说得对,谁对咱们好,咱们就对谁好,谁对咱们不好,咱们就对谁不好,什么亲戚不亲戚的,没必要讲究那个。”

  柳青坐到叶婉容旁边的沙发椅上,小雯跑去冰箱拿了一罐冰可乐过来给他,然后很自觉的坐在了叶婉容腿上,叶婉容两条手臂合拢,搂住了她的腰,就像抱着个洋娃娃一样,显得相当的自然。

  柳青喝了几口可乐,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对小雯说道:“你可别坐她身上了,她怀了孩子呢。”

  小雯“啊”了一声,就要起身,腰却被叶婉容给搂住了,站不起来。

  叶婉容道:“没事,坐我腿上又不是坐我肚子上,我还没有那么脆弱。”

  “那也不行,万一呢?”柳青说道。

  这一次回去扫墓,其实感慨也还是挺多的。

  以前对传宗接代这回事没有什么想法,只知道他妈比较看重这个,要满足老太太的心愿。

  他自己没有迫切感。

  可是这一次回去,只是一个修墓立碑的事情,就让他觉得应该有自己的孩子,而且越多越好。

  要不然连一块碑都没脸立下来。

  而且,看到父亲的坟茔荒芜至斯,想到没一个孩子的话,等他走不动了,那就连一个扫墓祭拜的人都没有了,也太过凄惨。

  有了这样的念头,对叶婉容的肚子也重视了起来。

  以前他也经常看到叶婉容把小雯像拽洋娃娃一样拽到身上抱着,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可现在这样的动作落在他眼里,那就属于高危动作,必须要发声制止。

  被他这么一说,小雯都不好意思继续坐叶婉容身上了,掰开了叶婉容的手,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柳青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小雯便乖乖的坐到了他腿上。

  叶婉容冲着柳青翻了一个白眼,感觉就像小时候自己的玩具被别的孩子抢走了一般,颇有一些不爽,说道:

  “你们都太大惊小怪了,我就是怀个孕而已,感觉你们都把我当成一个瓷器了,哪里有那么容易坏的?”

  柳青也觉得自己有点反应过度了,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说道:“还是小心一点好,那可是一个生命。”

  叶婉容嘟起了嘴:“本来还想着要不要跟你生个二胎,现在看来,还是算了,一胎就够折磨人了,不会有二胎了。”

  柳青愣了一下:“你想过跟我生二胎?”

  在他心里,叶婉容就是一个留不住的人,就像飞鸟一样,迟早要飞走,追求自己的自由。

  现在停留在他这里,只是需要休息,需要蓄力。当力量蓄积之后,就会离开,再也不会回来。

  有这样的印象,那也是因为以前叶婉容就多次表明过,她选择给柳青生孩子,就是一场交易——想要在这个世界留下自己的孩子,又不想为了带孩子而牺牲自己的自由,柳青这边的条件正好满足她的愿望,还不会牺牲她未来的自由。而且一笔五百万的补偿,也能让她往后余生不用受金钱的困扰,能够过上逍遥自在的生活。

  叶婉容一直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性格很骄傲的女孩子,对世俗的规则并不是那么的在意,更像是一个游戏人间的人。

  而且,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是他现实中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

  他喜欢跟这个漂亮的女人在一起时的感觉,但要说这喜欢有多深,那也没有。

  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生了孩子之后就会离开自己,他就会压制自己对她的喜欢。

  不敢用情太深。

  他希望在叶婉容离开自己的时候,他能够淡然面对,心态平和,就像面对一个朋友的离开一般,纵然有一些不舍,也不至于难过。

  最好连不舍都没有。

  有时候,想到这个女人不用多久就会离开自己,以后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见,心中就颇有一些怅惘。

  只是,他不会去强求对方留下来。

  而且他也知道,叶婉容要走,他留不住。

  现在听到叶婉容说想过给他生二胎,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么骄傲一个女人,只想着追求自由的女人,真的愿意为了他生二胎吗?

  其实生不生二胎都不是那么重要的,重要的是,叶婉容真的会愿意陪着他那么长的时间吗?一直陪到给他生二胎?

  他看着叶婉容,眼神里充满了疑问。

  小雯倒是没觉得奇怪,因为叶婉容这段时间就跟她提到过几次,希望生两个孩子,最好是一儿一女,这样孩子就不会那么孤单。

  没有说第二个孩子跟谁生,可是在她看来,这都不是问题——除了柳青,也不会有别人了。

  对柳青说道:“容姐想生二胎不是很正常的吗?只生一个,连个弟弟妹妹都没有,那得多孤单啊?”

  叶婉容哼了一声,一脸的不爽:

  “我现在改变想法了,我觉得怀个孕就像犯人一样,非常的不爽。”

  柳青松开了搂着小雯的手臂,拍了拍她的腿,然后指了指叶婉容:

  “你坐那边去。”

  叶婉容听到柳青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起来,道:“算你识相。”

  “那……二胎的事情……”

  柳青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婉容脸一红:“看我心情。”

  把小雯拽自己怀里,又瞪了柳青一眼:

  “原来你跟你妈一样,都把我当做一个生育工具,也只有听到我要给你生孩子,才会迁就我。”

  柳青笑了笑,尴尬的说道:“这不是担心你吗?”

  “其实也不用那么担心,”小雯坐在叶婉容腿上,说道,“现在容姐怀孕也才三个月,用不着那么小心翼翼的。”

  说着,还冲柳青眨了眨眼睛:

  “医生说了,有些运动只要不是太剧烈,也都是可以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