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夺欢 > 第63章 正文完

第63章 正文完


从上京去往边境的路途遥远, 此时虽过寒冬,可天气尚未回暖,一路上出行实在难熬。

队伍停靠休息, 盈欢下了马车走动走动,舒缓筋骨。从上京出发已经快半个月,盈欢紧了紧斗篷, 有些忧心忡忡地看了眼前面。

随行的大多是拱辰司的人,都是傅如赏从前的下属, 一听说这事, 便自告奋勇要互送傅夫人去。

一路上他们对盈欢也格外关怀, 看她眉目中郁色难解,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上前来安慰道:“夫人, 你别担心。大人福大命大,一定平安无事的。”

盈欢勉强扯出个微笑, 点头, 又向他们道谢。暂时休整过,便又重新上路。

如此走走停停, 行至北燕与南墨边境已经过去两个月, 最后停在济城。济城是北燕最难的一座城池, 也是军事要塞。傅如赏便是在这里做将军。

距离他离开已经四个月,眼看着春天的尾巴也要收起。

听闻是傅将军的夫人, 将士们都出来迎接,对盈欢十分礼让。为首的副将犹豫着开口:“是弟兄们无能,没能保护好傅将军。”

盈欢跟着他们来到傅如赏从前住的地方,打量这简陋的军帐,又听得这话, 一时红了眼眶。

她转过身去偷偷用手背揩去眼泪,故作微笑地招呼他们,又问了好些情况。

他们说,傅将军英勇无畏,总是一马当先,奋勇杀敌,连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似的。盈欢知道,他就是故意的,他心里难受,只能这样发泄。

短短四个月,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盈欢听完之后,在他帐中兀自坐了许久,心忽然空了一大块。

她心里始终是不信的,可听他们一个个的话,好像这就是真的。但是他们也说,并未找到尸骨,又让她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夜里她宿在他帐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冷酷的脸,他冷冷地看着自己,好像从未认识过自己似的。

盈欢夜半吓醒,一脑门的汗,她擦去汗,披了衣服出来,望见头顶明亮的月。南墨大败,军队早就退回去,如今这一边十分太平,又安静。风吹乱她的碎发,一眼望过去,在皎洁月光下,仿佛还有些凄凉。

战场,不知埋尸骨几何,怎么能不凄凉呢?

盈欢没叫醒宝婵,也没吵醒任何人,独自漫步。她心里揣着事儿,一时不觉,便走出好远。

待缓过神来,已经忘了自己身处何方。只有一轮莽莽明月,挂在空中,远处的山峦隐约在乌云中,可见一个轮廓。她看着四下陌生的环境,被风一吹,没来由有些冷。

盈欢转过身,循着记忆往回走,只不过似乎走岔了路,越走越偏。地上依稀还能看见骨头和烧焦的痕迹,瞧着渗人。

她越走越快,一时没看清路,被什么拌了一下,跌倒在低。野外的地脏得很,盈欢有些破罐子破摔地把手上的脏污在裙子上擦干净,就这么跪坐在地上,忍不住哭起来。

低声的啜泣打破这宁静的夜,她很想傅如赏。

他是个大骗子,说什么要她记住,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结果呢?结果自己给她写和离书,结果就这么……

“大骗子。”盈欢撑在地上,越哭越大声。

“他骗你什么了?”低沉的男声从她身后响起,一下点亮了这凄凉的荒野夜色。

盈欢猛地一抽气,又惊又喜地转过身,看着那道如松如竹的挺拔身影,站在月光下。她那一声憋回去的抽泣化作更大的哭声,她就知道,他那么厉害,除非自己想死,否则哪那么容易死?

盈欢胡乱抹了把眼泪,看见那人走近,蹲在她身前。四目相对,他似乎更瘦了,盈欢哽咽了声:“你……”

他却抢先一步:“这位姑娘,你说的那位大骗子他骗你什么了?若是丢了银钱,可以寻找官府帮助。夜里风大,或许还有野兽出没,你一个人出门可能不大安全。”

盈欢又懵了,听着他这一串的话,怎么感觉他好像在和一个陌生人说话?

盈欢脑子里当即冒出个大胆的念头:他不会把自己忘了吧?

一时又要哭,虽说活着就好,可是……

她打量傅如赏,试图找出他在开玩笑的痕迹,可是没有,连眼神也好像很陌生似的。她心又重重地沉下去,叫了声他的名。

“如赏……”

傅如赏定定看着她,轻叹了声:“如果傅渊和我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你!”盈欢一颗心真是抛上抛下,又哭又笑的。反正娘亲会陪着傅叔叔的,何况父母与子女的缘分本就是只有半辈子的,另半辈子是爱人的。

她扑进傅如赏怀里,紧紧抱住人,后自后觉又不太敢确定:“你是不是又骗我?”

傅如赏把人捞起来,一手搂着她膝窝,另一只手掌住她的背。

“我何时骗过你?骗你什么了?”

盈欢撇嘴:“刚才。还有从前。”明明就爱她爱得要死,还天天说些不好听的话。这不也是骗吗?

她转过身,抱住他脖子,有些撒娇地开口:“为什么要跟我和离?不和离。”

傅如赏想起自己冲动之下留的和离书,又想起那天在门外听的半截话,沉默下来。

“我不需要你可怜我,也不需要你补偿我。”

盈欢:“你偷听就算了,怎么只听人说半截的?”

傅如赏刚出来的时候的确一口气堵在心口,郁郁难解,可是经过几个月的厮杀,每天看着生生死死的,倒平静了不少。什么父母亲缘,不是一定有的东西,军营里还有好多孤儿,没有便没有吧。出生是不被祝福的也没关系,无论如何他活在人世,他只需要活着,并不需要谁的认同。

“后半截是什么?”他沉默许久后问。

“我心里有你。”盈欢将头埋在他脖子里,有些不好意思。

也许还没有你爱我那么深,但真的有你。

傅如赏脚步一顿:“没听见。”

一看就是故意的。

盈欢闷闷埋在他肩窝里,说:“院子里的花都开了,我很想你。”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有崽崽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