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玄沧传说 > 第十七章--外出游历

第十七章--外出游历


  这天,青石城北城码头,谢文昭登上一艘巨大水船。不一会水船发动向玄沧湖行去。

  因为突破筑基期需要圆满自己的心境,而重生就是谢文昭最大的心结。所以他要去自己前世生活的地方看看。

  玄沧湖以风狼岛为中心分成四方,玄沧东湖、玄沧西湖、玄沧南湖、玄沧北湖,附近修士为了方便都以东湖、西湖、南湖、北湖相称。

  谢文昭前世生活在北湖由金剑门建立的飞羽坊市。飞羽坊市坐落于北湖最北端的飞羽岛上。说起飞羽岛就不得不说这玄沧湖的由来。传说玄沧湖是一条飞升神龙的飞升之地。在人类还没有占据这片大陆的时候,在天南山脉深处走出了条化神期水属性蛟龙,蛟龙从北一路南来,暴雨不断,再加上蛟龙庞大的身躯在这陆地上游走,就形成了一条宽百余里的大河---青龙江,直到蛟龙来到玄沧湖这里开始度化龙雷劫,强大的雷电之力就把当时还是陆地的玄沧湖打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随着千百万年来的不断演变。玄沧湖北面形成了很多的大河、湖泊。这些河流、湖泊的水都交汇到青龙江里面,然后流向玄沧湖最后汇入大海。

  青龙江,江水里携着的泥沙在进入玄沧湖的入口处不断沉积下来,千百年后就形成了一座小岛,岛上有一条二阶上品灵脉,就是现在飞羽坊市所在飞羽岛。从北而来,做生意的修士来到玄沧湖,第一站就是飞羽坊市。所以飞羽坊市很是繁华。

  这日,只见飞羽坊市码头停靠下一艘巨船,谢文昭跟着人群下得船来。向飞羽坊市走去。

  这一路行来横跨十几万里的玄沧湖,走了足足半年。

  这种商船是三个金丹宗门联合建造的,其主要目的是把玄沧湖南面天南山脉所出产的灵物运往“玄沧湖”北面修仙界。船上有三阶法阵,好几名筑基期修士压船,一路行来还算安全。

  只见谢文昭走进城中后,就一直向城东走去,不一会来到了一处破败的客栈,点了一壶灵酒后在那里静静地喝起来。记得自己前世来到这里时,都已经四十来岁了。因为这里房钱便宜所以足足在这住了三年。直到有次,外出发现本布置阵法的旧书。从此精研阵法,这样生活才一点点好转。就离开此地,在城中租下一处院落。

  谢文昭慢慢追忆着前生,不一会被伙计叫醒。支应几声,丢下五块灵石就浑浑噩噩的走出客栈。

  漫步在大街上。看到大街上形形色色的修士。

  谢文昭扪心自问道:自己修仙是为了什么?悠长的寿命?强大的法力?........好像都不是。

  就这样慢慢的走着.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

  突见,东边的天空红日冉冉升起,原来他已经走了一夜。

  看着红日,想到前世自己为了应得的宝物宁愿自爆也不偷生,今世自己一直有变强的念头。不禁想到。自己最在乎的是什么,是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妻儿。

  想到这里谢文昭只觉得自己念头通达法力更加圆满如意。

  他淡淡的一笑,通过这次来前世的故地重游。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执念,就是守护,守护自己的家族,守护自己在意的人或物。

  来到坊市管理处租下自己前世住过的小院,看到熟悉的院落。谢文昭全身感到无比的舒适。

  接下来两个月他一直在自己的院子里看看书养养花。

  这天,他不舍的关上房门,走出屋外。他知道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该和自己的前世说再见了,今生他谢文昭有更多的东西需要珍惜。

  走到坊市广场,买了张去往天南坊市的飞舟船票。接下来他要赶往天南坊市闭关突破筑基期。因为只有天南坊市有三阶以上的洞府出租。

  两个时辰后,一艘由三为筑基期修士带队的中型飞舟飞出飞羽坊市。

  路上大概需要四个月的时间,谢文昭来到自己的房间拿出灵石开始修炼。

  这天飞舟突然一晃,外面吵杂声传来。谢文昭赶紧收功来到飞舟甲板上。这时只见飞舟已被一群红色胡须的修士团团围住。

  “赤须盗”这时身旁有修士惊呼出声。

  谢文昭听后恍然,前世就听闻在天南山脉外围活跃着一群赤色胡须的盗匪,这群盗匪的头目据说天生赤须,然后他的手下也就都染成了红色的胡子。

  赤须盗,主要是劫掠进入天南山脉的猎兽小队,也不知道今天怎么搞得,打起了他们这飞行法舟的主意。

  只见这时,飞舟四方被四位筑基期修士带着一群赤须盗小喽喽团团包围。而飞舟上三位筑基期修士祭起法阵抵挡。其中的一名领头的和赤须盗匪首相互传音。

  突见赤须盗匪首面色大怒,发出一道法术打在了飞舟法阵上。这仿佛是油桶里的火苗一样瞬间点燃了两帮人马的怒火,一时间各种法器飞舞,符箓向不要钱一样的朝对方掷去。

  半个时辰后,灵舟法阵告破,灵舟上的几十名修士,八仙过海各施手段逃命。

  谢文昭直接祭出一张土遁符,遁入地下。他没有向天南坊市赶去,而是直接向东遁去。

  此处往东,是天南余脉。有数不尽的山峰。在人类数千年的围剿之下,妖兽倒是不多。只不过,土遁术在岩石中穿行,实在是费劲。

  岩石虽然是五行属土,但远比土壤坚硬致密,在岩石中使用土遁符,速度大大降低,灵力消耗大大增加。一张一阶上品土遁符,可在普通土地中遁出百里。而在岩石中,最多遁出三十里。

  与遁入土中相比,土遁术遁入岩石,也不全是劣势,至少遁入岩石中隐蔽性更好。以谢文昭的神识,可入地一丈,而在岩石中,神识探测距离小于一尺。

  为了躲避敌人探查,谢文昭努力向下遁,每向下一尺,周围岩石对身体的压迫就加重一分,土遁符蕴含的灵力消耗也就越快。

  直到遁入岩石中超过十丈,身体所承受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继续向下,可能会被压扁。

  下遁过深虽然会增加身体负担,但能减少被发现的概率,也是很值得的。

  一边思考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一边在十丈深的地下穿行。半个时辰后,谢文昭遁到百里之外。

  在十丈深的地下穿行,虽然有土遁符提供灵力,但身体一直承受极限压力,感觉非常疲劳,若是再不返回地面休息一下,恐怕很快就要累晕过去。

  不过,他也不敢直接大摇大摆地出去。毕竟,这里距离战场也就一百来里,敌人人多势众,现在露头,很容易被发现。

  他先上升到离地面五丈深的地方,减轻身体负担,然后开始搜寻合适的休息场所。

  山间常有地下溶洞、岩石裂缝,以及妖兽开辟出来的洞穴。数千年前,天南余脉可是妖兽遍地,后来被人类修士剿灭殆尽,留下的空洞穴应该不少。

  刚要搜寻周围,就发现前方有一个岩石裂缝。虽然不算多大,但容一人藏身还是没问题的。

  进入裂缝,发现这里还算宽敞,足以容纳三五人。虽然因为在地下很深的地方,裂缝又是歪歪扭扭的,里面漆黑一片,但是,对于被岩石压得半死不活的谢文昭来说,能出来喘口气就不错了。

  打坐片刻缓了缓精神,拿出一张土遁符,正要继续赶路,突然感觉到被两股神识包围,单这神识之力,应该是练气圆满修士。谢文昭正要逃走,只听到头上传来声音:地底下的家伙赶紧出来吧,就你那点本事,休想在我们手里逃跑。老老实实上来,把储物袋都交出来,老子一高兴,说不定还能给你留条活路。”

  谢文昭不可能信他的鬼话,直接激发土遁符,结果却一头撞在了石壁上,刚刚激发的土遁符也燃烧起来。

  谢文昭有些错愕,头顶上又传来大笑声:“非要自讨苦吃,老老实实上来,不然等我们出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谢文昭没有办法,只得顺着岩石裂缝爬出去。到了地面,只见面前站着两个彪形大汉,都是一脸横肉,标准的凶神恶煞。一身气息和自己一样是练气圆满修士。

  其中一个大汉道:“快把身上的储物袋交出来,我留你一条性命。否则,你孤身一人在我们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谢文昭心思电转:这两位大汉和自己修为一样,正面相抗基本没有胜算,看来得用计策。

  先丢给他一个储物袋,然后找机会用灵符暗算他。我手里还有好多一阶上品火蛇符,先弄死一个还是很有可能的。

  谢文昭装出一副窝囊废的模样,浑身发抖,一手颤巍巍地从腰间取下储物袋,递给大汉,哭丧着脸求饶道:“道友我的全部身家都在这里了,还望道友饶在下一条狗命,在下绝不敢忘记道友大恩。”

  大汉接过储物袋,就急不可耐地查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等大汉打开储物袋的一刹那,谢文昭祭出一把火蛇符,只见一片红光闪过无数的火蛇洞穿了他的胸膛。

  变故发生的太快,旁边大汉还没有时间反应,一柄金剑向他的喉咙割去。原来是谢文昭使出了一阶上品的金剑符。

  只见大汉急忙拿出法盾抵挡,只听当的一声,大汉向后飞去。谢文昭御使飞剑跟上,大汉挡住了飞剑,但飞剑下射出一道金光射进大汉眉心。

  大汉立即倒地,却原来是谢文昭自修炼《红鸾宝典》以来神识增强可以御使两件法器。所以他就想出了这招飞剑藏飞针的办法,没想到效果这么好,初战告捷。

  赶紧收起两人储物袋,一个火球术毁尸灭迹后,快速祭出飞舟的向天南坊市赶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