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妖怪离婚事务所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

龙弈的手劲很大, 大到沈秋辞被他禁锢在怀里动弹不了。

龙弈的怀抱很冷,像是冬日里的冰窟窿一样,冷得让沈秋辞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但又很熟悉, 熟悉到沈秋辞似乎知道这个怀抱那个位置最舒服。

龙弈没有松手的意思,沈秋辞也没挣扎,干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静静等着。

龙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哪门子抽, 突然之间的冲动连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等发现的时候也已经晚了,人都已经在自己怀里了。

两人都没有松手,龙弈半躺在地上,沈秋辞趴在他身上,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半天没动

良久,沈秋辞在龙弈耳边说:“龙局,很冷。”

龙弈缓过神来, 忙搂着沈秋辞站起来, 然后见他推离怀抱,歉意地看着他,“不好意思。”

沈秋辞原地蹦了两下,搓了搓手, “还好, 你……”沈秋辞想问龙弈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情况, 虽然龙的身体本就寒凉, 但也不至于像龙弈这般。

但似乎这么直白的问也不太好,所以沈秋辞迟疑了几秒,最终没问出来。

龙弈听出了沈秋辞想问什么,但有些事情他自己都没搞明白, 实在是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刚才说哪里不太对?”龙弈转移了这个话题。

沈秋辞若无其事的拍拍手,走到屋内唯一的一张书桌前,书桌是古朴的楠木书桌,上面还摆着笔墨纸砚,台面干净,旁边还倒扣着一本书,《天工开物》,像是有人经常坐在这里看书写字一样。

沈秋辞走过去执起毛笔在宣纸上写了三个字:杜青然。

沈秋辞的字写得很漂亮,字体清秀笔锋却带着几不可查的凌厉。

龙弈拿起宣纸仔细看了一会儿,眼睛眯了一下,看向沈秋辞。

沈秋辞也看向他,两人对视了一眼,沈秋辞摊摊手,“如无意外,杜青然的档案是我写的。”

两人将档案室内龙平年间的大妖档案翻了一小部分,从这之中找出了十几份龙平年间的大妖档案,而这其中有三份是沈秋辞的笔迹,其他档案上记录者都有姓名,唯独沈秋辞写的这些档案上没有署名。

“我都做到知府了,在历史上应该会有记录吧?”沈秋辞问龙弈。

两人将龙平年间的所有档案都翻了出来,看到堆满了桌面还有地下那厚厚的两摞档案后傻了眼。

半晌,龙弈才道:“这样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直接过来,这不是一天两天能看完的。”

“谢谢龙局。”沈秋辞松了一口气。

龙弈听到这话顿了几秒,跟在沈秋辞身后下楼时,突然说道:“跟你商量个事儿。”

“你说。”

沈秋辞停下步子,侧身仰头看向站在比他高一个台阶上的龙弈。

“以后能不那么客气的说谢谢吗?我总觉得心里不安。”

“嗯?”沈秋辞笑了一下,“为什么不安?”

“就……”龙弈叹口气,“就觉得你一说谢谢我就有点儿腿软的感觉。”

“哦……”沈秋辞拖长声音,“谢谢,谢谢,谢谢……”

龙弈:“……”

周五晚上,杜青然给沈秋辞发了信息,确定了周六要吃饭的地点。

沈秋辞将餐厅信息发给了龙弈,龙弈跟他约定第二天早上十点半过来接他。

周六早上刚过八点,沈秋辞正在厨房做早饭,门铃便响了。

沈秋辞打开房门,有些吃惊。

“龙局,你怎么现在过来了?我还没准备好呢。”

“没事儿,我突然想起一事儿来。”龙弈绕过沈秋辞身边自己走了进去,将手里拎的一大袋零食放在了厨房的流理台上。

沈秋辞将房门关上,“什么事儿啊?”

“杜青然选的那家餐厅需要穿正装才能进,你……应该没有正装吧?”

“正装?”沈秋辞皱眉,“就是电视上所说的西装革履吗?”

西装革履?

懂得挺多。

龙弈笑了一声:“对,就是西装革履,咱们早点儿去商场,先给你买身衣服。”

买衣服又是一笔开销,生活不易,秋辞叹气。

当沈秋辞来到商场看到一身西装的价格后,才发觉说“不易”是对生活的错误认知,生活简直是唐僧取经,路上艰难困苦,九九八十一难还没有孙悟空保驾护航。

一件衬衫五千六,一套西装一万八。

这只是他看到的其中一款。

“想什么呢?”龙弈见沈秋辞正在发呆,问了一句。

“想孙悟空……”沈秋辞靠近龙弈,无比沧桑地小声说道,“龙局,我买不起。”

“没关系,我这有钱。”龙弈也小声说道。

沈秋辞摇摇头,“我不能用你的钱。”

“为什么?”龙弈不解。

“什么为什么?”沈秋辞也不解,“我为什么能用你的钱?”

“我们成亲了啊。”龙弈理所当然道。

沈秋辞:“……”

似乎哪里不太对,但又仿佛他说的极对。

“算我借你的,等你有钱了你再还我。”在对沈秋辞造成了一定的心里冲击以后,龙弈若无其事地补了一句。

“……我觉得我在一定的时间内不会有钱的。”沈秋辞说。

“没关系,我们有亿万年的时间,你慢慢还。”

沈秋辞闻言突然浑身一震,心中突然蔓延上无限的悲伤。

靠在试衣间内的墙壁上,沈秋辞很长时间处在一种放空的状态,不知为何因为龙弈那句话,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难过,悲哀,忧伤,不舍,各种情绪混杂在了一起。

试衣间外传来敲门声,“换好了吗?”龙弈已经换完了又等了老长时间沈秋辞都没有出来,不由有些担心。

“马上就好。”

沈秋辞换好衣服出来,龙弈就等在试衣间门口,见到他有些苍白的脸,皱了一下眉,“哪里不舒服吗?”

沈秋辞看着龙弈缓缓摇头。

龙弈穿了一身带暗纹的深蓝色西装,里面是纯黑色的衬衣,没打领带,松了两颗扣子,懒散里面带着他自身独有的深沉。

而沈秋辞穿了一身同款白色西装,搭白色衬衣,领口扎了一个白色的领结,与他扎着的头发很是相配,既文艺又好看。

龙弈打量他一番,拿过一方红帕子折叠一番放到了沈秋辞上衣口袋里。

“很好看。”龙弈说。

沈秋辞低头抿了抿唇,“你的也很好看。”

龙弈结账时,沈秋辞看到几万的账单竟然没说话,没叹气也没说什么感谢的话,像是兴致不高的样子。

“发生什么事情了?”龙弈停下脚步板正沈秋辞的肩膀低头看他,“是我哪里说错话让你不开心了吗?”

沈秋辞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上前一步,搂住了龙弈。

龙弈愣了一下,僵立在原地半天没说出话来。

沈秋辞将下巴搁在龙弈肩膀上,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不像刚才那么难受了,心里空的那一块仿佛被补齐了一样。

沈秋辞长长叹了口气:“龙局,我觉得我以前肯定特别喜欢你。”

龙弈终于反应过来,伸手搂住他,将沈秋辞用力压在怀里,嗓音略有些沙哑,“我也是,我从来没有过为一个人可以做任何事的冲动。”

“嗯?”沈秋辞想了想,“那有为其他妖有过吗?”

龙弈怔了一下才明白沈秋辞的意思,无奈道,“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沈秋辞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龙弈无声叹了口气,堂堂妖管局局长在一只小猫面前似乎从来没辨赢过。

龙弈小心翼翼在沈秋辞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微凉的触感沿着脉络直抵心脏深处。

沈秋辞抓紧了龙弈的衣服,没有反感,只有难以言说的亲密。

等沈秋辞缓和了心情,又露出笑容后两人才继续往商场外走。

杜青然订的餐厅是家米其林,就是之前苏漾跟他说的吃一顿少则几千块多则几万块的地方。

沈秋辞和龙弈到时杜青然已经在等候他们了,杜青然看到龙弈后先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才感慨,“龙公子除了头发的长短以外真的看不出什么变化来。”

职业本能,龙弈视线从杜青然身上缓缓扫过,最后又定格在杜青然脸上,淡淡道:“龙弈,不要什么大人公子,让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演古装剧呢。”

沈秋辞看了一眼龙弈,龙弈对杜青然印象不好,很容易就感觉了出来。

“好,沈哥,龙先生,你们先坐。”

龙弈皱了皱眉,沈哥,龙先生,还真是亲疏有别。

“有印象吗?”沈秋辞靠近龙弈,小声问。

龙弈摇了摇头。

沈秋辞叹口气,两个没有记忆的人还真是天生一对。

杜青然与两人寒暄了几句,一个穿着连衣裙打扮时尚的女子走了过来。

沈秋辞第二眼才认出来,这女子是之前去过妖管局的尹雅,只不过那天打扮虽然也很靓丽但相较于今天算是朴素的了。

今天的尹雅脸上带着成熟优雅的笑容,更加光彩照人。

“来,雅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沈哥和他的爱人龙先生。”

“你们好。”尹雅笑着对沈秋辞和龙弈点头,“之前就听青然提起过的。”

接到杜青然的邀请之后,沈秋辞便给尹雅打了一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如果尹雅愿意装作不认识他们,那么他们也会配合,现在看来,尹雅是决定隐瞒自己去过离婚事务所的事情了。

点菜期间,杜青然问道:“龙先生现在做什么工作?”

龙弈眯缝了一下眼睛,“你没见过我?”对杜青然,龙弈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会有莫名的敌意,除了鴸鸟以外,龙弈一惊很久没有过这种莫名的情绪了。

“啊?”杜青然一愣,不由看向沈秋辞,眼中带着些微的尴尬与不解。

“我介绍一下吧。”沈秋辞说,“龙弈现在是妖管局局长,他可能以为你会知道他,不好意思,见笑了。”

来之前龙弈和沈秋辞已经探讨过如果杜青然问起两人是做什么的,要怎么回答。

最后两人决定实话实说,毕竟都是妖,早晚有一天身份会穿帮,不如直说。

“啊?龙局?您就是龙局啊。”杜青然恍然大悟,“我一直忙于工作,最多接触的就是人类的娱乐圈,对龙局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真人,龙局您别介意。”

杜青然说着站起来要同龙弈重新握手。

“无妨。”龙弈并没有跟杜青然握手,只懒懒靠在椅背上一副大爷似的坐姿看着杜青然,眼神里带着明显的生疏与冷冽。

杜青然讪讪地坐回去,“那沈哥呢?”

沈秋辞正看着点菜的尹雅,他记得那天见尹雅时,尹雅手上胳膊上都是淤青还有血痕,但是今天尹雅的胳膊和腿都是露在外面的,但身上洁白无瑕,丝毫没有被打的痕迹。

被杜青然换回心神的沈秋辞忙说:“我是龙局的下属。”

沈秋辞没撒谎,严格来说,他确实是龙弈的下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8-21 19:51:44~2020-08-23 18:32: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emona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