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我知道没有这一段, 我只是形容一下我跟米拉之间的关系而已。”米亚摊手, 表示自己没中邪,只不过是形容的方式另类了一些而已。

在这片无边无际的沙漠当中,她突然之间就想要跟人吐槽一下自己那位便宜姐姐干出来的奇葩事了。以前在家里面的时候要顾忌亲人的想法,她都找不到人吐苦水, 现在遇上不喜欢说话的艾默生刚刚好,反正两个人不熟,吐起槽来毫无熟人之间的尴尬感。

“你们听起来不像是姐妹。”倒更像是仇人。艾默生看了米亚一眼, 感觉有点儿一言难尽。

这姐妹两个之间的恩怨情仇史,真是比小说还要精彩。

“除了一张脸之外, 我们之间毫无相似之处。”米亚耸耸肩, 伤口处传来了一阵疼痛, 让她忍不住龇牙咧嘴。

“实际上, 即使是脸, 也是有些不同的, 米拉要比我更漂亮更有魅力, 如果不是我们之间的敌对状态的话我一定会很喜欢她的。”米亚接着说。

那种纯粹的野性美感很迷人啊, 要是她是男人的话, 一定会狂追这位漂亮的小姐的。可惜,她既不是男人, 还跟对方长了一张同样的脸,完全不死不休。

“你比她漂亮。”艾默生看了米亚一眼,认真的说。

不管别人怎么认为,他还是觉得眼前的这位贝克林小姐更漂亮一些, 反而是昨天晚上那位伤人的贝克林小姐,美丽的太过直白,也太过野蛮。

“哈哈哈哈哈——”米亚大笑,不小心又牵动了一下伤口,赶紧停止了这种找死的行为。

“你还是第一个跟我说我比米拉好看的人,真是万分感谢。”但她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很高兴的那种。

是个姑娘都会对自己的长相在意的,米亚当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穿越之前是个大美女的米亚在穿越之后的运气不怎么样,第一次捡人家的尸体用就捡到一个姿色平平的,不过这对于面临生存危机的米亚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要是真的是个美女的话,以她当时的情况才叫糟糕。

第二次的穿越情况倒是好多了,以米拉的底版作为参照物,米亚的长相怎么也划归不到平凡的范畴里面去。但问题在于这张底版明显偏向拉美人的风情。属于狂野派的,因为习惯问题而拥有蜜色肌肤的米拉看起来当然很美丽,甚至还有一种野性的魅力,整天宅在英国这个没有什么太阳的地方的米亚就不行了,加上伊丽莎白跟乔安娜的干涉,可以说米亚现在的皮肤真是名副其实的牛奶肌,完完全全的符合上流社会的淑女标准。

但也就是这种上流社会的淑女标准让这张偏向拉丁风情的脸蛋儿显得有些没有特色并且过于寡淡了,跟米拉的那种艳丽狂野的风情没法比。

人是视觉动物,再怎么样,基础的审美是不会改变的,更不用说同属于高鼻深目的人种,米拉跟米亚在外表上面的优势跟劣势一下子就显现了出来,即使米亚的外表更加符合当下英国上流社会的淑女标准,但是在很多人眼里面,还是米拉更加吸引人一些。

现在听到有人这么真心实意的认为自己比米拉漂亮,米亚当然会很高兴,看着艾默生的眼神都变得温柔了起来。

这让这位先生有些不自在,拜他的性格所赐,真是少有女性会这么柔和的看着他,大多数都被他那种别扭的性格给赶跑了——来自于他兄长的评价。

“亲爱的拉兹罗,你应该学学我们的朋友威廉,看看他的语言是多么的甜蜜,让那些女士们笑的多么开心,你这种忽冷忽热的性格真是让我担心你连妻子都找不到,姑娘们是不会忍受你这种别扭的性格的,尤其是你还那么喜欢口是心非。”艾默生的哥哥这么跟他说,对于弟弟靠着自己的谈吐知识找到一个妻子已经绝望了。

明明这个孩子长相英俊,还具有非凡的学识,为什么就那么不被姑娘们喜欢呢?

大哥愁的头发都秃了,弟弟出生的时候他都快要二十岁了,简直就是拿他当儿子养,结果养着养着就不知道怎么把他给养歪了,变成现在这种性格,要是他一直找不到妻子的话,他怎么有脸去见已经上了天堂的父母?

然而他弟弟才不管自己哥哥那种老父亲的心态,在连续参加了好几场宴会之后干脆直接从家里面跑出来回了英国,本来是想要跟随自己的学长去南美地质勘察的,没想到遇上了另外一位大学里面的前辈,同时也是他哥哥的好友帕特里克,之后就顺道跟着他一起来了埃及,现在更是在车子上面载了一位美人,也不知道他哥哥见到这种情况会怎么想?

“不用感谢,我说的是实话。”艾默生有点儿不自然的把头扭了回去,他不太适应这种过于外放的情绪。

“好吧,为了感谢你,如果我能活着回到英国的话,我一定送你一份礼物,连同这次你这次帮忙的事情。”米亚笑嘻嘻的说。

在那份写着照相机的礼单上面又添加了一件礼物,或许他会喜欢一把多功能的军刀?

“不用”艾默生咳嗽了一声,试图掩饰自己的不自在,但是突然看到了前方出现了一个黑点。

“怎么了?”见到他突然之间不说话了,车速也降了下来,米亚有些好奇的问,眼光也随着他转向了前方。

一个若隐若现的黑点出现在远方,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几乎要忽略了。米亚立刻就从车上找出了望远镜架在了眼睛前面。

“是什么?”艾默生已经踩下了刹车,他有些凝重的问米亚。

她没有说话,把望眼镜递给了艾默生。

“是那些人?”出现在视野之内的是一群红衣人,跟昨天晚上来袭击的人一样。

“没错,我们需要做些准备。”米亚点头,随即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看这些人的样子,应该是没有遇上来哈姆纳特拉的阿德贝他们?

“我来。”看了一眼笑的冷飕飕的米亚,艾默生制止了她打算爬到后座去翻行李袋的行为。

“你昨天晚上打中那个人的时候不是碰运气吧?”米亚按住了他的手臂。

“我在匈牙利的时候是个打猎好手。”艾默生回答。

“很好,我的行里面里面有一挺加特林机木仓,我想你会善用他们的是吗?”她紧紧的握住对方的手臂,眼睛里面全是凶狠。

米亚讨厌不可控的事情,无论是什么,包括她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也包括这次的意外受伤。总是有人不遵守规矩,那么就让她来教教他们不遵守规则的下场。

“我保证。”艾默生轻轻的将自己的手臂从米亚的手里面抽出来,回握住她因为失血过多而冰凉的手,用力的握了一下,翻到了后座。

米亚抿着嘴唇,从副驾驶的位置上面移动到了驾驶座,是时候考验她的驾驶技能了。

艾默生则是在翻出来了那挺重机木仓之后,把这东西给架到了车子上面。

“哗啦——”他拉开了车顶的帆布,阳光洒进了狭小的车厢里面,一时之间让两个人有些睁不开眼睛。

“你知道吗?我们的时代太早了,如果再晚一些的话,说不定我们就能用上单人火包弓单了。”米亚发动了车子,用一种微妙的语气说。

艾默生有点儿分不清楚她的语气是嘲讽还是惋惜,“但我们现在有足够的手木留弓单。”他把一个口袋放到了米亚旁边。

“是的,我们有足够的手木留弓单。”米亚露出了一个笑容,附和道。

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吗?

自从知道了自己将会对上一堆的邪教徒之后,她就联系了自己的哥哥查尔斯,从对方的手里面搞到了不少武器。人人都以为她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是因为娇生惯养不习惯埃及艰苦的生活,但是谁又会知道她的箱子里面却全都是木仓支弓单药呢?

不搞死这帮人,她怎么能安心睡觉?

“他们快要进入射程了。”艾默生冷静的说。

过于灿烂的阳光洒在他的脸上,让那双绿眼睛看起来像是无机质的玻璃一样,晶莹剔透,又毫无感情。

“上帝保佑我受伤的是肩膀而不是手。”米亚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只手木留弓单,微笑了起来,然后拉开引信,用力的将它抛向了已经进入了射程的红衣人们。

看着那些被炸飞的红衣人,米亚眯起了眼睛。这就像是曾经过年时候放的烟花爆竹一样,即使声音震耳欲聋,但景色却依然动人不已。

“哒哒哒——”伴随着轰然响起的爆炸声,艾默生的木几木仓也响了起来,米亚再次拿起一枚手木留弓单,拽开引信。

对于不远处的一堆邪教徒来说,米亚跟艾默生来的太突然了,他们的攻击也太突然了,这导致了这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两个人的火力给搞死了大部分,剩下没死的冲上来也被子弹存货充足的加特林给干的半死不活。

战斗结束的很快,或者应该说米亚的火力准备的太过充足了,根本就让这一群人没有反击的机会,即使他们身上也带着木仓,但是有准备的跟没有准备的还是有区别的,特别是在加特林这种简直就是不是一个维度的重武器打击下,幸存下来的几个人都想要破口大骂了,他妈的谁会这么神经病的在飞战争范畴里面扛着加特林到处跑啊?

只能说这帮人真是死的不冤,永远也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疯狂程度,特别是一直处在死亡威胁里面的女人!

“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米亚拎着长刀,一个一个的检查过那些倒在地上的尸体,看到还有口气的就补上一刀,最后拎出来了两个幸存下来的红衣人,把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面冷冰冰的开口。

她心里面有种不祥的预感,这群人走的方向并不是向着哈姆纳特拉去的,而是正在离开,难道伊莫顿已经复活了?

“你们都将臣服在主人的阴影之下!”被压在地上的男人倒是很有志气,对于米亚的逼问死不松口,反而是一副殉道者的样子。

“很好,那你可以先去地下等了。”米亚才不跟这种中毒已深的人客气,直接一刀划破了他的喉咙。

看来她最近的运气不怎么样,米亚把眼神投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他不想说,你想说吗?”

她现在真是没有什么耐心跟这些人纠缠了,失血过多跟小命随时都可能完结的危机时刻在影响着她,这让她根本没心思去慢慢来,手段简单粗暴的要命。

艾默生顶着红衣男人脑袋的木仓力度大了一点。

很不幸的,昨天晚上的火正好在烧掉了他大半个房间之后止住了,这导致了他从小到大一直带在身上的一本书变成了灰烬,鉴于他在这本书上面寄托的感情,他对这些人真是好感不起来,所以下手也就格外的不留情。

“我说,我说!”另外一个红衣人就没那么坚定了,看着米亚那毫不犹豫的割喉动作,立刻就软了下来。

不是每个人都有坚定的信仰的,即使是邪教徒也一样,这位很显然就是不怎么坚定的那种。

“我们的主人已经复活,正前往阿姆谢”在木仓跟刀的双重威胁下,红衣男人很快就把他们之前的事情给供了出来。

阿德贝他们确实是来晚了,在他跟米亚和帕特里克汇合的时候这些人就已经挖出了伊莫顿,并且准备好了复活仪式。昨天晚上的行动只不过是为了拿到那块泥石板,无论结果怎么样,都不会对伊莫顿的复活有任何影响。

“趁着魔蝎大帝跟图坦卡蒙封印的怪物两败俱伤的时候杀死他们”红衣男人还在乖乖的交待着他们的计划,简直让米亚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算盘打的可真是精明,用泥石板打开封印放出传说中的怪物,然后再放出来蝎子王跟对方来上一场战斗,在两个嗯,神话生物?就算是神话生物吧,在这两个家伙打的你死我活的时候干掉他们,获得两份力量,好事都让他们占全了!

这谁想出来的神仙计划啊?简直人间鬼才!

米亚感觉虽然自己失血过多以至于有点儿体温降低,但是现在她真的觉得鼻子里面能冒出来可以点燃木柴的火焰,这帮神经病,做事情都不用脑子的吗?

都说了是怪物了,你能指望他们有什么神智?还阿努比斯的军队,人家好歹也是鼎鼎有名的死神,真以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啊?怎么就想的那么美呢?

还有那个莫名其妙的怪兽,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你搞明白了吗就随便的放出来?

米亚手掌抵着额头,感觉自己的脑回路跟这些家伙真是对不上,他们的脑洞太大,恕她无法接轨!

“我们的首领在复活了主人之后就带着我们赶往阿姆谢,为了躲避那些法老侍卫,我们绕路而行”红衣男人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似乎是准备吧自己的过往历史都给倒出来。

“等等,你说你们的首领?难道米拉我是说安苏娜没跟你们在一起吗?”米亚敏锐的发现了不对劲儿。

“安苏娜大人已经提前前往卡尔纳克神庙寻找魔蝎大帝的圣物”红衣男顶着米亚凶暴的眼神,战战兢兢的回答。

他们又不是什么乌合之众,是有明确的分兵计划的!本来他们将会前往卡尔纳克神庙接应安苏娜大人,到时候借助魔蝎大帝手镯的指引,去往阿姆谢,谁知道半路上倒霉遇到了这两个神经病了呢?

红衣男欲哭无泪,感觉自己可能无法活着离开沙漠了。

不过这点上面他就有些过于忧虑了,米亚其实没有那么不讲理,在没有威胁到自己的小命的时候,她基本上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子。而鉴于她现在的状态,说她是个世界和平主义者其实也没有什么错误,人家巴不得世界从此没有战争好安稳度日呢!

所以在这个红衣人交待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就直接放对方走了。

“泥石板啊”倒是米亚在听了对方供出来的计划之后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她很好奇,伊芙琳的那块被偷走的泥石板已经没有力量了,还能打开所谓的地狱之门吗?

答案当然是不啊!

原本打着让魔蝎大帝跟恶兽两败俱伤主意的安苏娜对着眼前无论怎么努力都拼不到一起去的四块泥石板完全懵掉了,说好的四板合一就能打开地狱的入口呢?为什么现在连拼都拼不到一起去?三块拼在一起好好的,另外一块却死活都装不上去是什么鬼?

她的手都在抖,为了这四块泥石板,她甚至将《亡灵真经》交给了馆长保管,专心一志的研究这上面的铭文,结果呢?就给了她这种结果?

暂且不去管米拉是不是气的快要发疯,米亚这边倒是高兴的很,因为她找到了那本《亡灵真经》。

“看来泥石板对米拉的诱惑力真的很大,居然能够让她放弃《亡灵真经》。”米亚打开了从大英博物馆馆长的身边找到的箱子,大吃一惊。

说老实话,她其实没有想到居然能够干掉这条大鱼,如果不是刚刚那个红衣男人指引的话,她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已经死去的老头居然就是大英博物馆的馆长,是这次行动的主要策划人之一。

这让她感到有点儿不可思议,认真的吗?大英博物馆馆长居然是个邪教徒?还发展了一批的博物馆员工?米亚觉得她的世界观有点儿崩,这些人难道都没有事情可做了吗?天天想着怎么给在一只木乃伊后面统治世界?

但难以置信归难以置信,米亚还是很开心能够把这本《亡灵真经》给搞到手的,这意味着她的珠子里面很可能会出现一些变化。即使之前那个晦气的金字塔也是自带一堆的看着就蕴含着力量的神秘书籍,这本跟《太阳真经》齐名的《亡灵真经》肯定也不会让她失望。就是希望这次别再是金字塔造型了,毕竟不管怎么壕,那也是一座坟!

艾默生看了一眼兴奋都快要蔓延到全身的米亚没有说话,继续自己收集这些尸体身边武器的工作。

他们带着的木仓支跟弓单药虽然很多,但是刚刚已经消耗掉了一部分,接下来的行程当中还不知道要消耗多少,还是补充一下比较好。

米亚则是被他强行按在车子里面休息了,对方那张脸白的,即使是在烈日的灼晒之下都没有怎么变色,艾默生觉得还是不要让她耗费太多的体力了,否则的话他很担心对方在路上晕倒!

“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是卡尔纳克神庙,但我觉得我们恐怕无法在那里找到他们的踪迹。”艾默生坐上车关上车门之后说。

“你是说我们到达的时候他们应该已经走了?”米亚从口袋里面掏啊掏,拽出来一小管唇膏递给艾默生,示意他涂一下已经干裂起皮的嘴唇。

经过了一天多的行程之后,伟大的拉神成功的在艾默生的脸上制造出来了血色跟爆皮的嘴唇,让这位先生看上去有些憔悴。

憔悴的艾默生看着米亚递到自己面前的唇膏没有动,抿紧了嘴唇。

“无色无香精的,只用了橄榄油跟蜂蜡制作,放心用好了。”米亚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解释了一下。又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管唇膏打开,在自己的嘴巴上面来回涂了两下,抿了抿之后还发出了啵的一声,让艾默生更加尴尬了。

“来吧,这会让你好受一点儿的。”米亚才不管他在想什么,反正她是没办法解读这张没有什么表情的酷哥脸,直接把唇膏塞给了他。

这还是她来埃及之前制作的,橄榄油还没有什么,但是蜂蜡却是她从自己珠子里面的蜂箱里面亲自割下来的,这可是吃蜂蜜的蜜蜂的蜂巢!米亚自觉这份蜂蜜不知道甩了外面那些喂了糖的蜜蜂产物多少倍,很是骄傲。完全没有想到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她就算是用外面买来的蜂蜡,得出来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差距的。

艾默生看了看手里面的唇膏管,再看看米亚期待的眼神,最后还是屈服了,拔开唇膏管在自己的嘴巴上面粗暴的涂了两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之后他感觉绷的发疼的嘴唇感觉好了不少。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审美这种东西,最基本的是不会变的,包括中西方,顶级的美人东西方都是通吃的。所谓的中西审美不同只不过是一种歧视而已,人家不是不会审美,只是觉得亚洲人就应该是超模脸那种,追求的不是美,而是辨识度,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观念,跟审美真没啥关系 = =

说起艾默生,他真的是别扭啊,前一秒对你热情似火,下一秒冷若冰霜什么的,翻脸比翻书还快,看电影的时候总觉得这家伙的星座搞不好是水瓶= =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