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92章 第 92 章

第92章 第 92 章


瞪着银行发来的短信, 米亚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该死的金,果然是个混蛋吧?

看着首位数字后面缀着的那几个可怕的零,米亚的手忍不住发痒。此时此刻,她真的希望金就在她的面前, 然后她就能好好的揍对方一顿了,这么有钱却十几年都没给抚养费,岂止是欠揍, 根本就是欠收拾!

米亚把手指的关节捏的嘎嘎响,这个数字还不是让她最生气的, 最让她想要暴躁的是随着这笔数额巨大的金钱而来的留言。

金倒是没有在留言里面说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只是标明了抚养费、赡养费、青春损失费这一类的字眼儿, 但是架不住他还多此一举的加了嫁妆这个词, 并且在后面附上了祝福新婚快乐的话语, 这是想死吗?

米亚目光深沉, 还嫁妆呢, 她去嫁谁?西索那个变态吗?

冷笑一声, 她捏碎了手上的茶杯。先放过你这一次, 等我找到了你有你的好看!

她决定给小杰寻找父亲的路清扫一下障碍,让小杰在岛上这段时间里面的实力提升多一点儿。距离鲸鱼岛不远处的那片常年都在漩涡中奋斗的暗礁就不错, 想必在那里进行特训他的抗打击能力跟对于念的操作精细程度会更加进步的,到时候在前进的道路上面也会更加顺遂

难得的,米亚平时一直很温和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恶魔般的笑容。

不过眼前这些钱应该怎么处理?她又皱起了眉头。

他们家现在根本就不缺钱好吗?真的用不着这位十几年没有消息的富力士突然之间用巨款砸在脑袋上面。

而且小杰已经明确拒绝了使用金的钱来进行他对自己的考验,他要靠着自己的能力来抓住金, 这笔巨款就更没地方去了,想到米特刚刚的可怕表情,米亚真是觉得心累,头一次见到有钱送不出去的情况,也是奇葩。

至于婆婆,这位老人家就更看得开,“我在鲸鱼岛生活了一辈子,你们的爷爷过世之后我带大了你们的父亲跟伯父,也不是靠着这笔资金,现在就更用不到了。”

老人家笑的很开心,也很豁达。她的生活一直都很平静,现在真的没有必要因为这笔巨款的出现而发生什么波澜。

从前没钱的时候她还不是养大了孩子?金离家出走的那些年家里面只剩下她一个成年人,也是把米特跟米亚跟顺利养大了呢,到了后来的小杰虽然不用她来养,可是这位老人家对孩子们做出的贡献却不能磨灭。她说的话即使是金这个家伙也是要听的,只不过她从来都没有仗着身份来逼迫金去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而已。

“如果真的没有人想要这笔钱的话,就给岛上捐助一所医院吧。”虽然一直笑眯眯,但是在家里面非常有话语权的婆婆一锤定音。

被抚养的跟被赡养的都不想要,被补偿青春损失的一提起这件事就想要炸裂,至于被送嫁妆的那个婆婆微妙的看了米亚一眼,觉得恐怕要是以后这孩子遇到金的话会直接用拳头打招呼,看来那位结婚对象应该不是什么正常的人,搞不好又是另外的一个金。

“附议。”小杰点头。

“附议。”米特赞同。

“附议。”米亚掏出了银行卡。

坐在旁边的奇犽左看看,又看看,对着四个表情严肃的富力士表示他还是继续吃自己的糖吧!

虽然无法理解这种钱在手里面却不利用的想法,但是这是别人的事情,他没有必要也没有立场去干涉。

至于小杰,既然他已经决定了要这么做,他总会陪着他的,这不就是朋友应该做的事情吗?

于是鲸鱼岛上那间破旧的根本就没有几个医生的医院就这样迎来了翻新跟加盖,还顺便的给岛上的居民创造了一些临时岗位。

“啊,金这个孩子,果然还是想着家乡的。”岛上的执政官阿鲁特大叔站在小山坡上面看着工地上面的热火朝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鲸鱼岛是一个面积不大的边缘性小岛,边缘到什么地步?每个月只有一条船经过这里就已经可以解释到底有多偏僻了。

岛上的居民基本上都是世代务农,稀少的人口根本就不足以撑起更多的职业跟市场。但是即使是这样的一个小岛也是有着自己的困扰的。

因为地处海上,气候潮湿的关系,其实很多居民都有关节方面的毛病,每当到了天气寒冷的季节之后都会很痛苦。可是并不便利的交通跟同样不少那么富裕的财政让大多数人都只能靠着一些诸如保暖之类的方法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现在有了米亚他们捐赠的一大笔钱,岛上能够盖上一个很不错的医院了。而且结余下来的资金还可以用来改善岛上的基础设施,比如说购置一条只属于鲸鱼岛的船只,让居民们的出行不再那么艰难——虽然岛上的居民除了购置必要的生活物品之外根本就不出岛,但是随时可以出行跟只能等待每个月一次的船只比较起来,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至于还有剩下的钱,就可以用来当做岛上的财政储备金,将来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可以用得上。

这么一看,阿鲁特大叔觉得早年离家的金真是个心念家乡的好青年,富力士家的太太果然很会教育孩子呢-

正在某个神奇地方进行探险的金又打了一个喷嚏。

“感冒了?还是中了病毒?”同样胡子拉渣的男人咬着小木棍问。

这地方的环境可真是糟糕,就连金这种强大的人都会中招!

“我觉得更像是在被人念。”金揉揉鼻子说,今天他都打了不知道多少个喷嚏了,按照他的身体素质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感冒和被病毒袭击这种事情,肯定是有人在念他,没准儿就是小杰看了他留给他的东西之后发出的怨念吧?

然而并没有。

“对于我来说,米特是妈妈的话,米亚就是爸爸了吧?”小杰手指抵着下巴,回答了奇犽的问题。

他记得最开始的时候米亚还是有着一头长长的头发的,又黑又亮,漂亮的让他小时候经常伸手去抓。但是后来因为这头长发在陪伴小杰出去疯跑的时候太碍事了,就变成了一层短短的仅能覆盖住头皮的短发。

“我想要见金不是因为他是我爸爸,也不是想要问问他为什么那么久都不见我,只是想要知道是什么样的世界能够让他放弃了一切。而且我总不能一直都拖着米特跟米亚,她们也要有自己的人生,金不能总是把自己的责任推给别人。”小杰转过头对奇犽说,满脸的认真。

岛上的居民们都早婚,跟米特同龄的人,无论是男是女,都已经早早结婚,现在的孩子都比他大了。当年的金也是早早结婚,把他送回了鲸鱼岛上面。

可是米特为了他却一直都没有结婚,这让小杰开始担心要是自己像金那样离开了鲸鱼岛之后她会很寂寞。

还有米亚,虽然嘴上说着把米亚当成爸爸,但是小杰很清楚米亚也是一个跟米特同样因为他牺牲了很多的姑娘。在别的女孩子留着长长的头发,穿着漂亮的裙子的时候,米亚却剪掉了自己的长发,穿上了男孩子才会去穿的粗糙衣物,陪伴着他。

这不是她们应该得到的东西。出去跑了一圈儿的小杰正在逐渐成熟,即使在某些想法上面依然幼稚跟别扭,但是他已经开始为别人思考,而不是那个只知道疯玩疯跑的孩子了。

奇犽: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对西索那么抵触?

说好的让阿姨们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呢?你对自己未来的姨夫这么有敌意不太好吧?

小杰豆豆眼:为什么不能抵触西索?这跟米亚阿姨的幸福有什么关系吗?

奇犽败退,他果然还是高估了小杰,这家伙在这种事情上面根本就是完全不懂的吧?

算了,还是不要跟他纠结这种事情了,不如去关注一下米亚阿姨好了,她做的糖真是好吃啊,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味道奇犽瞬间猫脸,打算去观摩的同时再大吃一顿。

小杰在旁边有点儿迷茫,好奇怪,话题为什么突然之间转到了米亚阿姨的做糖手艺上面了?

但是既然奇犽想要去看的话,就带他去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

正在做橙皮糖的米亚:“”

行吧,你们高兴就好。

她发现念这种东西真是经常用跟不经常用有着非常大的区别,在每天睡觉的时候都自动的让缠布满全身之后,她的修炼速度简直是大大增加了,而且给别人缝合也让她在念线的本质上面认知更加深刻。

所以她现在就坐在院子里面给一大筐的橙子剥皮,细细的念线在一只只已经洗干净了的橙子上面飞舞着,将上面那一层薄薄的外皮给削了下来,几乎看不见上面还带着白色的瓤。

“好厉害!”小杰从来不吝啬于赞扬别人,更不用说还是自己的阿姨了,见到对方这么精细的操作立刻脱口而出。

他就做不到这点,即使能够在指尖上面凝结出来东西也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就消散掉了,看来他的程度还是差的远。

“小杰继续努力的话未来也会这么厉害哦。”米亚笑眯眯的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细细的念线将橙子皮给切割成为了众多细细的小条,放到了水里面开始煮。

“这是在做什么?”奇犽好奇的问。

他前几天才吃了米亚特制的椰子糖,现在看到这些橙子皮真的很好奇它们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东西不是都是吃里面的果肉吗?

“在做糖渍橙皮。”米亚回答,“把这些橙子皮用热水焯过之后就可以放糖进去熬煮了。”

一边说,一边加大了火焰,在橙子皮被煮的都快要透明之后关掉了火,把橙子皮给捞了出来。

“看这个。”她用筷子夹了一条小小的橙皮举起来示意两个人观察,薄的近乎透明的橙皮在太阳的照射下近乎可以看到对面的东西,有一种让人想要咬一口的冲动,“用热水去掉了苦涩的味道之后,就可以加糖了,我个人偏好用冰糖而不是白糖来熬制。”

相处下来之后,米亚发现奇犽是个非常喜欢吃甜食的孩子,特意讲的详细一点儿,好方便他以后自己动手。

“啊,这个就是我以前吃的那种口香糖是吗?”小杰看着熟悉的形状一锤拳头,终于想起来了这是什么。

他对甜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所以也就没有关注过米亚阿姨做的那些小零食,但是有时候吃了味道重的东西刷牙也刷不干净的时候她也会塞给自己一些小零食来去味道。

其中就有一种刚刚吃起来的时候甜,之后会有点儿酸涩的味道的零食,不就是她现在正在做的吗?

“是啊。”米亚笑眯眯的说。

小杰身为一个肉食动物,怎么能不经常去去火气呢?

不仅仅是橙皮糖,她还给他喂过陈皮糖啊,反正小杰这个不爱吃甜食的孩子也分不出来其中的区别-

“啊,好了。”米亚见到锅里面的水已经快要敖干了,赶紧把火关掉,小心的操作着念线把橙皮一根一根的给戳出来,放到了簸箕上面,晾干之后好滚上白砂糖。

奇犽再次变成了猫脸,这几天他不仅吃到了椰子糖,还吃到了特制的巧克力球、话梅糖、汽水糖等等十几种的糖果,现在又见到了这种以前没有吃过的橙皮糖,简直都满足的想要喵喵叫了!

看起来米亚阿姨是个制作甜食的高手呢!不知不觉被小杰传染了称呼的甜食星人暗搓搓的打算在离开的时候打包一大堆的零食当做储备粮,那琳琅满目的甜食啊,想想都让人心情美妙呢~

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糖果的种类跟数量太多,他没办法带走,这就需要考验的他的体力跟行李箱的容量了。

不过他其实不用这么担心,因为米亚会暂时跟他们一起去友客鑫。

“我要去大学报到,登记注册。虽然平时可以通过网络来学习,但是在入学的时候还是要本人去一趟的,用来确认考试完毕之后的身份没有作假。”米亚解释了一下情况。

对她来说想要进入大学不是什么难事,之后的学习跟考试也没有困难,比较繁琐的是在她入学之前的这段时间,不但要进行考试,还要进行层层的身份验证,之后还有一些实验课程跟实习事项也需要她自己到学校的所在地完成。

但是相对于被绑在大学里面无法自由行动,这种情况已经非常不错了,短暂的麻烦能够换来更多的自由时间,很划算。

而现在距离九月一日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她也应该提前动身去进行注册,正好可以跟奇犽还有小杰一起走。算上猎人证跟团体票的优惠,能够省下不少的交通费呢。

请叫我勤俭持家小能手!米亚骄傲脸,完全将自己刚刚把金给的大笔金钱捐出去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我大概会在友客鑫待上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段时间你们就出去旅行吧。”在天空竞技场赚到了四亿戒尼的米亚美滋滋的给米特和婆婆报了旅行团之后,上了船离开了鲸鱼岛。

可惜这种美滋滋很快就被打断了。

在来到友客鑫之后,米亚先是去齐齐贝托大学做了登记跟注册,又按照清单购置了一大堆的物品,正准备放松下来等待开学把所有的老师认全的时候接到了雷欧力的电话。

“你说什么?小杰被幻影旅团的人给抓住了?”正在清点自己收获的米亚猛地站了起来,脸色也沉了下来。

“我们参加了一个黑帮组织的拍卖会,其中有个抓到旅团人员的目标,每个团员的赏金是二十亿戒尼”雷欧力很快就在电话里面交代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为了赚钱买到贪婪之岛游戏的奇犽跟小杰,在经过了各种赚钱的行动之后成功的钓到了一条大鱼,进入了一个底下拍卖会场所,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人对旅团的成员发出了悬赏,他们给出了旅团七个成员的照片,死活不论。

“根据我们的分析,应该是幻影旅团的人偷走了黑帮即将拍卖的宝物,他们找不到这些人,所以才会组织了这样一场拍卖会来找帮手。现在奇犽跟小杰已经失联超过八个小时,之前我们找到了两个幻影旅团成员的行踪,酷拉皮卡杀死了他们的一个团员”雷欧力也是一脸焦躁。

如果可能的话,他当然也不想要给米亚打这个电话。

拜托,遇到事情就找家长,这种行为是多么的幼稚啊!

可问题是他们的对手不是别人,是那个穷凶极恶的幻影旅团,酷拉皮卡几百个族人都被这些人给杀死了,只是为了他们的眼睛,这种情况下,谁都不知道小杰跟奇犽会遭遇到什么事情。

加上之前得知了米亚也在友客鑫的事情之后,雷欧力终于在迟疑了一段时间之后拨通了这个电话,什么都比不上小杰跟奇犽的安全!

“我知道了,你把那几个人的照片传给我。”米亚听了雷欧力的话之后,沉默了一下说。

幻影旅团啊真的是一个让人非常讨厌的组织呢。

她可没有忘记当初那个库洛洛·鲁西鲁是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的,那种宛如冰冷黏腻的毒蛇一般的感觉实在是让她提不起半分的好感。再加上之前酷拉皮卡的遭遇,瞬间就让她对旅团这个组织的印象降落到了谷底。

而现在奇犽跟小杰落入了这群疯子强盗的手里面,前景简直堪忧。

“等等,我收到了一条消息,有人见到了那个女性的旅团成员!”雷欧力突然大吼。

紧接着米亚就听到了电话那边一阵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她现在正跟西索在一起”

难道西索也是幻影旅团的成员吗?雷欧力感到了一阵压力,本来这些人就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现在又加入了一个强大的西索,他们真的能够应付得了吗?

“把地址传给我。”米亚的声音突然之间变冷。

西索吗?看来这家伙所谓的培养果实的行为也不是很靠谱,现在为了一个女人就能放弃小杰跟奇犽啊。

摸了摸小指上面的宽边圆环装饰物,米亚露出了一个笑容,不如就让她看看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吧,想必见到自己送的礼物能够发挥强大的作用西索会很高兴吧?

挂掉了电话,打开消息,米亚找到了雷欧力传来的地址。

“出租车。”她伸手拦住了一辆车子,报出了地址。

“你可一定要等我来找你啊!”她的身上爆发出来一阵强烈的杀气,瞬间让司机开出了s型的路线。

倒是被她惦记着的玛琪跟西索在前往黑帮所在的路上气氛有点儿诡异。

确切的说,是玛琪觉得西索有点儿诡异。

这家伙居然一改以前对她的纠缠态度,整个行进过程中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是改了性格还是别人假扮的?

玛琪觉得应该是前者,因为她的直觉并没有出现示警,这家伙应该不会是别人假扮的。那么,是什么让他改变了性格?

同样急速奔跑的西索现在并没有时间去关注玛琪的情绪,确切的说,他感觉自己也许也有了跟玛琪同样的直觉,因为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今天晚上会在这里翻车?’西索一边跑一边想着,感觉完全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这些黑帮的手下实力简直弱的要命,他们沿路来已经解决了好几个人了!?!?!?西索突然停下了脚步,他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某段时间里面每天晚上搂着睡觉的那种。

“怎么了?”玛琪也停了下来,疑惑的转向了西索,出什么事情了?

“好久不见。”一道冷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米亚从街边的楼上跳了下来。

这里的司机可真是不敬业,居然把她给丢在了半路上,害的她只能一路从房顶跑过来,差评!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可能怀了,有伸缩自如的爱啊←_←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