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194章 独家发表/捉虫番外:崭

第194章 独家发表/捉虫番外:崭


伏黑会刚刚成立、还在一穷白阶段时, 目标只有一个——赚钱。

赚足够多钱,打造一个合适环境, 给还没毕业兄弟们提供一个能够大展拳脚舞台,然后才能去实现成大哥背后助力真正目。

万事开头难,第一批考上大学伏黑组成员们自认责任重大,在大学一年级就开始琢磨着创业了。

他们一边自习一边攒发展资金,还去和大学前辈们以及导师套近乎、搭系。后来,根据伏黑会首要一批成员专业和目前能够接触资源……以及和还在中、却已经能够很好领导组织发展笨蛋不良人组商讨, 他们在一个月内就制定好了会起步计划。

通过设计、开发程序,以程序员身份起家。

用升学考毅力把整个大学课本啃完伏黑组成员一边开始扩充额外知识,将兄弟们汇聚在一起, 一分做产品设计, 一分做技术开发, 还有一分做营销宣传方案。

新开发产品刚刚发布没多久,就被赤司家看中, 对方用一个可观价格买断。

他们卖很干脆。一是相信惠挚友家族不会坑骗他们,则是因他们有做出更好产品自信。

伏黑会在第一批全员未毕业时候, 就赚够了基础资金。

他们再次制定计划、赚钱,然后扩充会领域。

游戏研发, 房地产,新闻报(情报门), 律师所,『药』品研发, 硬件开发……员工大多是伏黑组成员从大学里把出『色』前后辈忽悠过去,而各分总负责人全是自己人。

还有些因天赋系选了他学校和专业,没法进入直接伏黑株式会兄弟,也保留了联系和通讯, 前往不地点报道。

例警察、公安、医生、公务员……这些。

虽然说要考大学……也确有不少伏黑组成员上了顶尖大学,但总有些人在学习上总是缺一根筋,虽然勉强考上,但考虑到未来发展和贡献,他们就商量、并且咨询这分人个人兴趣和特,选择让他们自行发挥。

所以开在黑市酒吧、料理人、主播什么……也冒出来了。

一百人里几乎有几十种不职业,各个水平不低。

加上伏黑组最可怕特点——

行动力、几乎每次能够顺利完成或者超常完成计划执行力,以及最重要——毫无心、彼此之间亲密团结互助。

彼此团结互助,让他们全员步步登上顶。



“……生谈成了,已经签了字,我晚点就把合备份到数据库里给大哥过目。”

“顺带,你让佐伯君那个忘『性』大家伙现在就把下一个产品第一手资料发给在做记者和媒体业兄弟,让他们提前准备稿子,别总是拖到最后让自己人手忙脚『乱』……”

起田健身已经『逼』近一米九了,他穿着装,却把头发剃光、留了个闪亮光头。

他体型很魁梧,手臂夹着公文包丝毫没有软化他气质,反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起来——他从外表来看,应该更像是运动员或者黑/道,而不是什么身兼数职上班族。

可起田健就是个上班族。虽然他目前权利更像是老板。

但他就是不肯当老板,而是成伏黑株式会首要话事人,直属于伏黑惠且是对方最亲近下属,负责把公司项目整理成简单易懂条例传达给惠,并且转达惠指令。

说是指令,实只是对方目前苦恼事物,哪怕只是肚子饿了吃什么东,自带脑补技能起田健总是能够以最快速度帮忙解决烦恼,将一切处理妥妥当当。

像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一样——那位dc旗下蝙蝠侠管家先生。准确来说,他把自己放在类似定位上。

你要冒着生命危险去了大多数人安全而战斗。

那我们就了你安全、全力去处理你一切后顾之忧,成你最结实后盾。



起田健健步飞走到自己轿车边上,拉开车门坐进去。

他又换了个通话人。

“……啊?你没事在网络海洋瞎逛却不小心黑进了一个犯罪集团资料库?你上班『摸』什么鱼啊!给大哥咒术师专用app更新项目编完了吗?维护呢?新功能效果测试呢?”

起田健中气十足骂骂咧咧:“大哥事情给我放在首位啊!哦……已经全弄完了?甚至连未来个更新版本方向计划已经做好了?行吧,嗯……做不错。”他脾气瞬间就平息了下来。

“问我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啊?找找到了,那就赶紧把地址也黑出来……嗯?在横滨?那不是谷任职地方吗?你赶紧把情报发他,让他表现点什么,弄个扫黑除恶行动声明,再给当公安宇野透个气,让他把你情报来源合理化,接着让他们一锅端了……”

“下次用不着问我,能给自己人刷业绩就别犹豫……让他们早点升职才能帮到大哥。”

又换了个电话继续打。

“……嗯?顺平问我们有没有新产品要放进电影里推广……他电影是明年九月份上映吧?那刚好能赶上新手游和手机发布,把测试版送一份过去给他,顺带把顺平电影宣传海报让营销门人帮忙弄一下,拍摄地点有没有他合用呢?借出去,给顺平减少点成本,要是需要武替或者混混配角什么也让他找自己人。”

……伏黑组人多,系亲一家,彼此什么水平心知肚明,涉及职业也五花八门各种各样。

因此就有了各种刷业绩小办法。

打个比方,果遇到违法犯罪份子,靠拳头将人制服,就打电话给当警察——

[喂?xxx吗?我遇到你们通缉杀人犯/抢劫犯,我没让他看见我脸就把人敲晕了,我给你串个口供,你赶紧带回去刷业绩,早点升职、拿点实权给大哥帮忙。]

又或者有谁受重伤或者生病了,就去找当医生兄弟——给从东大医学那个据说是外星人才能考过专业毕业、极出『色』但缺乏经验新人医生攒病例记录,让快速打响名声。

又又或者果开发了新产品、交际时遇到竞争对手丑闻、黑客翻出新事件真相……统统交给当新闻记者兄弟透『露』一手情报资料。

种种这般环状刷业绩大法。

实力出『色』加上优秀人脉……他们不发展到现在地步才是怪事。



起田健游刃有余通完话,开车往某个酒吧驶去。

在黑市开酒吧清水弥郎穿着酒保服、样一身腱子肉,他放下手里正在擦拭酒杯,把店交给员工,然后领着人往后台走。

“弥郎,这次拿到有多少?”

“把级咒具,一把一级咒具,非常幸运还拿到了一把特级咒具,咒物收集到了四个,一个级,个级……咱们[眼]人已经确认过了,没什么问题,账目在这。”

起田健只是扫了一眼账目上天文数字,点头。

这些咒具将会被送往伏黑会严密且鲜有人知武器库内,只要有惠批示,就能无偿被拿出去给任何人使用,真希就经常来这里拿咒具,惠学生也得到了各自惯用武器。而咒物则是送往专,能销毁销毁,不能销毁或者有利用价值封印。

伏黑组有和黑市搭上系。

每年会花大价格匿名收购咒具。

除此之外,伏黑株式会军工项目也制造了不少现代武器和设备——得到了许可证,因这些现代武器和设备全是用于咒术界,主要目了提咒术师以及辅助监督生存率,近战咒术师补充远距离攻击可能『性』。

21世纪科技发达,古板咒术界早就该融入现代武器了。

——当然,普通武器是没办法给咒灵造成伤害。

因此他们重金聘请了不少咒具制造使,拜托让他们给现代武器注入诅咒、将转化咒具——就和给传统刀具注入诅咒一样。

制造咒具不容易。

给武器注入咒力不难,难是怎么让保存在武器里不消散。一些特级咒具甚至要几十年、制造人已经更替换代后才能够被制造出来——像是[黑绳]就是此。经常有价无市。

伏黑株式会将四级、级、级、一级甚至是特级咒具制造计划写清清楚楚。短把个月,像是眼镜那种四级咒具就很容易;最预计花费十到五十年不等。

材料全采用适合容纳咒力类型,研发努力将这些材料贴合现代和咒术界需求。不过因级别越、制造时常越久,因此还得定期聘请新咒具制造使……多亏惠现在是层,联系后者倒是并不难。

除此之外,专制服也被伏黑组承包了。

他们不断研发更好更结实且更加透气布料,甚至连腰带、负重、绑腿、符纸等各种小装备能够一应俱全覆盖,咒术专现在每个月能去拿一张申请表——用于提交一些战斗或者训练装备需求申请,包括咒具在内。

这些直接对接咒术界项目,全归伏黑株式会中辅助门[眼]管理。

[眼]成员只有吉野顺平和四谷见子能够看到诅咒,他人全是依靠特殊眼镜办事。

但他们工作和[窗]不一样。

他们是主要保护咒术师利益门。

不注血统、不注实力强弱。

虽然最初只是要保护伏黑惠一个。

不过,随着伏黑组势力越来越广泛,而伏黑惠也成了层和专老师……他们也就渐渐将保护一个咒术师扩充到保护和他们大哥一职业人群。

——他们值得被珍视。

最主要是惠也心胞状况。

[窗]能观测诅咒行踪,这一点几乎九成以上人员是普通人、只能靠特殊眼镜咒具看到诅咒[眼]做不到。

而[眼]能够给咒术师提供额外物资和需求保障,这一点[窗]却做不到。

他们各司职,渐渐扮演了两种截然不角『色』。

——普通人能够做事情,要比咒术师们象中多得多。

好比一个健全法律咨询及行动门。

在律师所、警方及公安、医生和法医、检察官、媒体等各个方面有着庞大人脉伏黑组,打造了一个尽可能完善后勤队。



中井春奈是个平咒术师。

因诅咒系,她小时候过得相当糟心。毕竟人类总会排斥异类,甚至是攻击异类。

她运气还不错,因父母有钱且爱她,兄信任且爱着她,加上是城里人,因此春奈并没有受到龄人过多欺凌——她兄一直保护她。

但诞生在乡村、尤是偏远封闭小乡村平小咒术师就不一定了。

就和夏油杰年轻时候遇到了相似情况。

在愚昧封闭小乡村里,诞生于这样一个环境小咒术师遇到不幸概率大了,尤是对方母亲是个寡『妇』情况下。

妖怪血脉——被冠上这种名号也是理所当然事情。

这样一对孤儿寡母究竟会遇到了什么事情……中井春奈和伴收到情报抵达那里,已经没有询问勇气了。

孩子满身烧伤,而母亲披头散发、已经疯掉了。

人究竟能多么恐惧异类呢?

这种恐惧究竟能诞生多么大恶呢?

出身于御家、有着[越强咒术师越被尊敬爱戴]这种理念两个少年从未见过这种画面,他们满心茫然,而样感受过这种恶中井春奈却不自主感身受,然后愤恨咬牙。

她拒绝祓除村子里诅咒,然后试图带这对母子离开,春奈哄他们,轻柔抚『摸』他们。

于是就遭到了村子阻拦,整个小村子人围在边上盯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难以置信行。

这是个只有几十人小村子。没有一个人『露』出怜悯神『色』。

春奈满心疲倦反击了。

没有杀人,只是重重揍断了一个结实大男人肋骨。而两个少年则是沉默把孩子和人一人一个抱起来、站到了春奈后方。

于是她也被骂成怪物了。



“什么不杀了他们呢?”

医务室夏油老师,这位前·特级诅咒师语气温和,眼神却冷酷至极开口:“你应该杀了那些愚昧猴子,春奈。”

“不,我不行,我是个咒术师。”

“虽然你自称咒术师,可你倒是放弃了祓除诅咒。”

“因那里没有需要我保护善人,所以我拒绝了工作。”中井春奈平静回答:“我会承担一切惩罚。”

“诅咒没办法一次『性』杀死他们全人,很快就会有新咒术师过去祓除诅咒,然后他们会毫发无损继续愚昧开心生活下去。”

夏油杰嘲讽强调:“这些不懂咒术猴子什么代价不用付出,一既往笑着过上快乐生活,哪怕他们狠狠践踏了我们胞。”

“不会。”

中井春奈奇怪看了这位向来很温和对待每一个小咒术师夏油老师,然后坚定开口:

“这和懂不懂咒术没系……没有人会做出这样坏事之后,什么代价不用付出。”

春奈很理所当然说。

天真小孩。

夏油杰不置可否。

中井春奈人没有祓除诅咒就直接离开,自然遭到了批评。

伏黑惠则是在了解情况后,『摸』了『摸』人脑袋,没有吭声。

一天后,有医生过来看那对母子了,还有一个记者。

第天,伏黑惠亲自去了那个村子,带着几个伏黑组成员。

诅咒被祓除后当天。

新闻和网络及各大媒体,连夜将一起乡下集体犯罪事件曝光了出来。

警方介入,记者非常“没有素质”将他们惊慌丑陋嘴脸和试图攻击警察行以及叫嚣着“那对母子就是怪物、要折磨他们才不会让神明责怪”话语记录清清楚楚,反正他们抢不走他摄像头。

然后在犯罪嫌疑人全被捕后播放了出去。

医生检查了那对母子伤势与精神状况,将诊断结果交给了来医院采访记者,甚至还有打了码照片和录像。

有律师无偿这对母子辩护,检察官带领下扣押犯罪嫌疑人,到现场收集了所有证据,配合律师将罪犯行彻底钉死。

一时间会哗然。

等待这些犯罪者,将会是最糟糕监狱生活和漫服刑劳工生涯。对于并不认自己有错又好面子愚昧之徒来说,尤是对那几个还年轻纵火主犯来说,几乎是天打雷劈又无法理解事情。

无数指责和鄙夷朝那个村子飞去,热搜登了又登。

而这仅仅是伏黑组行动后不到天。

“日本执行死刑很难,不过我们律师是专业,检察官刚好也是自己人……会尽全力他们争取最大刑法,让他们付出代价。”

叼着“烟”起田健特地来到专,拍了拍春奈肩。

“而那对母话……请放心吧,我们会帮忙安置。”

春奈扬起了笑容。

起田健打算去专找惠亲自汇报这件事。

然后被守在不远处拐角夏油杰拦下了。



“教学区不允许抽烟。”

“哦,我不抽烟啊。”起田健把嘴里叼着东拿了出来,是一根棒棒糖:“抽烟对肺不好,我可不会让大哥吸手烟,大哥身体状况可是我们注首要大事之一。”

“……”夏油杰回着从网络和新闻里看到事件发展,平静看着面前光头。

不拐弯抹角,夏油直接开口:“你们明明是群不懂咒力普通人。”

他眼底还带着显而易见嫌恶,语气冷淡,“什么要参合进咒术界事情来?不怕死吗?”

伏黑惠身后有一个几乎九成成员是普通人组织,这已经不是秘密了。

从一开始并不被人看好……到最后反而成了奠定惠层基础重要因素,甚至渐渐改善了咒术师生存环境。

可那是一群普通人。

夏油杰难以置信。

“死?当然怕啊,但是真正男人就是要勇于克服恐惧……更何况,我们大哥是咒术师,和我们相比,大哥要面对生死危机多得多,而我们却享受了好多年平静。”

起田健双手『插』兜,理所当然说:

“我们要保护大哥……以及大哥珍视东,总有些东值得我们克服恐惧。”

一个看起来就比惠年光头大汉喊一个纤细美青年大哥,光是象一下就满心诡异。

然而夏油杰没有吐槽心思,他只是挑眉:“保护一个特级咒术师?”

“嗯,保护一个特级咒术师。”起田健眼神坚定:“咒术师……容易被伤害了。”

夏油杰第一次听到他轻易而举就能弄死普通人这么认真说出这种话,顿时脑袋空白了一瞬。

而起田健是发自内心这么觉得。

没人坚不可摧。

实力强大,并不代表内心强大。

尤是得知了御家丑闻和封建、以及前层所作所后。

……他简直难以象咒术界是怎么在这样规则下维持至今才被推翻。

法律呢?规则呢?

——没有。

更别提咒术师15岁左右上专就要开始去战斗了。

起田健:……让那么小孩子去面对那种负面情绪堆积而成怪物,还要让他们直接去面对会,有没有考虑心理健康问题啊!这个年纪小孩很容易一时冲动走歪路啊!

起田健更心疼自家才一点点大就去战斗大哥了,并且也更加发自内心觉得有着那样经历还保持着这样闪闪发亮思大哥是天使。

起田健(在憧憬道路上策马狂奔):追随大哥一辈子!!

“你们能做什么……”

夏油杰下识说道,然后这群普通人究竟干了什么后,又闭上了嘴。

果只是一群不自量力又平平无奇普通人,他当然会这样嘲讽。

然而以面前这家伙代表那群人并不是。

他们说到做到……没人有资格否定他们努力成果。

被普通人保护,这对所有咒术师来说,大概是极陌生体验。

“我们能做会争取去做,未来还会做更多。”

并不知情面前男人曾经是诅咒师起田健以对方也是咒术师,因此认真回答,然后扬起笑脸:

“你们辛苦了,至少后背就交给我们吧,我们确实不懂咒术,但还有力所能及事情可以办到,先生你也是,谢谢你们付出一切,和那些怪物战斗……真辛苦了!”

“所以,果有什么咒具或者别需求,可以来填个申请表来拜托我们,果有类似这次不方便你们咒术师出手情况也大可以和我们讲,别不说,我们门可是很齐全,连心理咨询室有。”

说到这个,起田健敲了敲手心:“啊……说起来我得让大哥学生们去和心理医生谈一谈,毕竟还是小孩子,没见过那样愚昧人类暴徒团伙,一定被吓到了……我们心理医生可是顶尖。”

夏油杰:……

“总之,虽然还是会有人觉得我们不自量力,不过……我们会靠实力改变你们法。”

“我们给大哥还有你们建一个……类似于[紫藤花纹之家]+[蝶屋]+[锻刀村]……总之全能辅助存在。”

“这是我们一直努力义,你们需要东,我们来帮忙弥补,请把背后交给我们吧!”



强者要保护弱者。

但是谁是弱者?谁是强者?

曾经一度此『迷』茫过夏油杰,现在再次『迷』茫了起来。

强者要保护弱者。

但是现在……又谁是强者?谁是弱者?

或许强与弱……本身就存在多个方面评定吧。

没人是绝对弱者,也没人是绝对强者。

他看着起田健背影,那个一米九光头大汉远远看见伏黑惠身影,立即狂喜挥舞着手大喊着[大哥]跑了过去,然后在看见惠身边体型样可观虎杖悠仁后瞬间臭着一张脸,表情切换极扭曲又好笑。

咒术师和普通人矛盾……果当年有伏黑组这群人话,现在很多事情大概会有不一样结局吧。

夏油杰不出声离开了。

后面还传来不断朝自己憧憬大哥讨夸光头大汉声音。

“大哥!这是我们这个月公司项目进展,请过目!”

“对了大哥,堀口说新学了一手料理,味道非常赞,而黑川开温泉馆最近挖出了新泉水,大哥你累不累?要不要带着学生去休息,毕竟你学生们遇到那种事情,果然还是休息一下、改变心情——要去吗!!好嘞,我现在马上就让兄弟们准备起来!!”

“虎、虎杖君也要一起去啊?哈、哈哈哈,当然……可以,毕竟是大哥现·在·伴侣嘛,哈哈、哈哈哈。”

被跟了一路伏黑惠无奈抬起手,在起田健茫然目光下拍了拍对方肩,绿眼睛温和漂亮:

“辛苦了,起田君,你们也休息一下吧,不要总是加班,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温泉旅行要一起去吗?”

“好、好。”

起田健恍恍惚惚看着他大哥和那个粉『毛』混蛋肌肉男走了。

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肩。

“……我要把这件衣服供起来!!”

“我要和大哥一起去泡温泉!!!”

“温泉!!”

起田健激动地脸发红,光头闪闪发亮,他欢呼雀跃回了公司。

而前笨蛋不良人组另外两人……则是在对方炫耀下羡慕盯着他衣服,然后明争暗斗试图争取下一次去专和大哥交接位置——当然,现在则是在了和大哥一块去温泉旅行激动不已做准备。

当然不可能全员一块去……他们只选择了业绩前十人陪。

业绩不达标他成员顿时捶胸顿足,哪怕是『性』格内敛耷拉下了眼眉,然后勾着喜笑颜开达标者脖子用力摁他们脑袋、羡慕发出嚎叫。

这群虽然基本上是大学学历起步、但依旧完美贴合热血笨蛋这个形容词大个子们闹闹哄哄玩闹了起来。

大概老了依旧会是热血笨蛋吧。<!-- jj:5384804:194:2021-12-23 06:38:07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