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修文


主动赴约、在校外和二十几个高中生成年人聚众打架。

还一人把二十多人打伤,虽然没有重伤的地步,但性质也无疑极其恶劣。

“那三个屡教不听的惯犯就算了,但是伏黑,你可是奖学金入学的尖子生!”

校长先生恨铁不成钢,背着手在黑发的少年面前来回走动,“你怎么能让自己和那群家伙落到一个地步,甚至比他们犯的事还大,让你自己、更是让学校名誉受损!”

“反省、给我好好的反省!”

总之,伏黑惠毫不意外的被学校停课了。

连着周末总共三天,外加要写一千字检讨和八百字保证书,然后是全校通报批评,取消了本学年的奖学金评选资格。

可是检讨的话……

说实话,惠也自认不是什么三观十分正常的家伙。

咒术师都是疯子,这句话一点毛病都没有。

他知道打架不好,但不管发生多少次他也绝对会这样做,报/警?寻求大人帮助?不,他不会做出这种选择。

伏黑惠本质上太过消极,基本不信任他人,也多亏与此,他的洞察力很好,总能注意到很多糟糕的细节,例如很多事情根本不是简简单单的打小报告就能够解决的。

惠每每面对类似校园欺凌这类事件,比起绝大多数正常青少年会做出的决定——例如向老师、学校等寻求帮助,或者说对其理论干涉等,惠会更倾向于仅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物理层次的那种。

因为他上辈子实验过。

不是常规的选择,也不是合理的方式,但是却最快见效的。

所以哪怕重生一次他也会这么干。

伏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使者,他只凭自己的良心行事,哪怕那是道德伦理上的错事。

所以他怎么也憋不出检讨。

“那就不写了呗!”不感兴趣烂人老爸伸手把儿子桌面上的白纸拿起来撕掉,然后拎起惠的后领把人拉起来,“就当放了三天假,孔时雨那家伙又给我找了一单祓除诅咒的委托,你要是没事就跟我一块去。”

伏黑惠立马打起精神抬头看他。

“委托金多少?不会又是什么糟糕的委托人吧?”

伏黑惠感觉自己上辈子最贫困的时候,都没那么操心过家里开销的问题。

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父子两人平时的工资大多是各拿各的,合作的委托就五五分,一人一张卡。

但尽管如此,甚尔卡里的存款永远撑不过一星期,花完就悄咪咪去摸惠的卡,暴露后被气急败坏的小家伙拿着咒具加放狗连追三条街。

惠(棒读):笑死,根本追不上那人渣。

后来惠学会把卡藏到影子里,死活不给拿,甚尔安静了不到三天就负债了。

——居然还有人肯借钱给他!

惠看着找上门的讨债人震惊无比,替爹还钱的手都在颤抖。

是啦,甚尔每次说都会还,每次完成委托之后也的确会把上次从惠那里划走的钱还回去……

但还回去不到一周,就又会被摸走啊!

甚尔钱赚的多,花的也多,钱包口袋的扣子永远扣不紧!家里的存款永远活不下去!

非得当个月光族!

惠面无表情,渐渐习以为常:呵。

为了不至于连最基本的生活开销都不保,他们唯一不会动的就是惠每个月定期藏在影子里用于生活的现金。

但尽管如此,在上一世五条老师成为自己监护人后,不说富裕但至少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是远去了,如今被迫操心家庭收支的惠在某些情况下比他爹还在意委托金。

“避开向咒术界求助的正规途径,拜托中介人从黑市找人祓除诅咒,惠,你还会指望这种委托人能好到哪里去?”

甚尔嗤笑一声,回答惠的问话:

“反正目标都是诅咒,我们拿钱办事就够了,委托金不高,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基础价五十万日元,不过诅咒[棘手]的话,可以要求翻个几倍。”

他在[棘手]两个字加重了语调,然后带着张扬的笑容比了个手势。

伏黑惠想不出能手撕特级,还重伤过五条悟的天与暴君到底能遇到什么[棘手]的诅咒。

……摆明就是要去坑人。

伏黑惠对此不予评价,他决定到时候看看诅咒的实力和委托人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干涉。

“地点呢?”

“在仙台市。”



确定了要接委托,惠就开始准备起来。

随着伏黑惠的长大,父子俩的搭档配合越来越默契,拥有人类最强肉/体的伏黑甚尔近战堪称无敌,他教导出来(还有上辈子五条悟与真希的教导)的伏黑惠虽然在体术和咒具使用这方面远比不上他,但放眼咒术界也算是不错了,加上那能够远距离辅助的式神,更是弥补了只能近战的甚尔的死角。

最重要的一点——惠的影子携带东西相当隐蔽方便功能多样还干净,武器更替不过是眨眼一瞬,比他驯养的咒灵好用多了。

把两人的换洗衣物塞进影子里,伏黑换了件便于行动的黑色修身的无袖上衣,以及弹性很好的同色系的长裤。

因为身体年纪还小、肌肉和神经还不够结实,没有继承到甚尔那种程度肉/体的伏黑惠为了防止在近战中过度使用咒具而给未长开的身体造成太大的负担,他还给自己套上了黑色的护肘、护腕和护膝。

最后加了件宽松的米白色连帽外套把自己露出来的手臂完完整整遮起。

两人搭新干线到仙台站,先一步在那等的中介人孔时雨早早去接人。

“任务的资料在这里。”

孔时雨把放在副驾驶的平板递给后排的惠,惠拿了过来,熟练的点开,翻了一页。

委托人的名字是古沢健吾,男性,职业是演员。

似乎是最近挺火的明星,因为父亲经营着一家大公司,他也有了带资进组的底气,成功给自己找来了不错的角色,自此一炮而红。

从半个月前开始,他一直被诅咒袭击。

为什么会知道是诅咒——因为他的父亲稍微知道一些咒术界的事情,并且身边长期雇佣着一名诅咒师。

最开始是三、四级的小诅咒,那名被雇佣的诅咒师还能对付,后来数量开始不正常的增多,三、四级诅咒中甚至出现了二级的诅咒,那名诅咒师就渐渐吃力了起来,他思考原因,从古沢健吾身边找到了被伪装起来的咒物,对其封印后才消停了一会,可还没到一周,古沢健吾就再次被诅咒袭击了。

因为有别的咒物混在礼物里送到了古沢健吾的身边。

“哈,这家伙得罪人了?”

甚尔搭着儿子的肩漫不经心的看着内容,嘲笑的勾起嘴角:

“被人往身边里塞咒物还能够活到现在,这家伙作为普通人来说,命还真大。”

“用咒物吸引诅咒来杀人……?”伏黑惠皱眉,他印象中的咒物不管什么等级,大多都被封印看管起来,在黑市里几乎是有价无市,这种东西能够被当做杀人手段,接二连三的送到目标身边,这得是把人得罪的多狠?

让诅咒去袭击一个普通人……暗地里的那家伙完全是想让古沢健吾死无全尸啊。

“喂,孔!”甚尔用脚踹了踹驾驶座的位置,“这不是简单的祓除诅咒的委托吧?你要是敢点头说是,那我现在就带着惠回去了。”

这种看起来就很麻烦的活,只给五十万——那去死吧。

甚尔两只眼睛都写满了[加钱]两个字。

“五十万只是祓除一只诅咒的底价。”孔时雨说,“一只五十万。”

甚尔还是兴致缺缺,“不按诅咒实力算反而按个数算?”

“因为委托人真正想让你干的,是去找出那个幕后的诅咒师,然后杀掉他,一劳永逸。”

伏黑父子现在只接祓除诅咒和处理诅咒师的工作,但总体来说后者比较少。

“钱呢?他们给多少?”

“一千万。”孔时雨侧过脸来,用左手比了个数字,“如果三天内搞定的话,他们给你翻倍。”

甚尔这才点头。

“为什么是在仙台?”伏黑惠又翻了一页,他抬头看向孔时雨,“资料写着他出生在京都吧?”

“他名义上是去仙台度假的。”

孔时雨回答,“大概是因为这半个月来在京都发生的[事故]太多了,舆论影响到了他的事业,而且不正常的诅咒数量已经引起了京都那边的咒术师的注意力,出于[不知道的什么理由],他们打算回仙台的别墅,等诅咒解决掉后再回去。”

“[不知道的什么理由]?”伏黑惠重复了一遍,皱起眉。

“嘛……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事。”孔时雨见怪不怪的安抚,“会委托黑市的家伙……你别对他们抱太大的期待,惠君。”

生怕京都正规的咒术师注意到,所以匆匆离开,联系得罪人这一点,究竟是什么理由已经不言而喻。

无非就是古沢健吾做了什么糟糕的、绝对会被逮捕的事情,因此哪怕被人暗地报复,有钱有权的他们也只想着请那些只要给钱就可以干活的亡命之徒,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过日子。

而不是请正规的咒术师。

因为正规的咒术师在了解原因之后,肯定会和有合作的警方报告的。

“……嘁。”

不知道在脑子里想了什么,伏黑惠不情不愿的嘁了一声,小表情和他爸不情愿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别想那么多。”

甚尔伸手揉乱了臭脸小孩的翘发,“哪怕委托人做了什么糟心事,那个暗地报复的诅咒师也没顾忌到被牵连的其他普通人,和这个发布委托的家伙半斤八两——嘛,我是无所谓啦,但你这么想的话心情会好一点吧?”

天与暴君漫不经心:“不过我还是建议你早点放弃掉这种无聊的不满比较好,我们只要有钱拿就够了,惠,说到底,我们现在的工作和诅咒师也没什么差别。”

惠把平板还给了孔时雨,不置可否的睹了甚尔一眼,不满的哼了一声,却毫不避讳的靠在了甚尔身上补眠。

车在高速路上飞快的行驶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