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3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3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他儿子捡了一只既视感相当微妙的猫回来。

甚尔坐在沙发上, 这么想着,和伏黑惠面面相觑。

惠抱着只有三条腿的小黑猫,默契的两只睁着同款的绿眼睛,沉默的和甚尔对视。

“不养。”身形微屈, 双手交叉在前方的甚尔神情严肃, “哪捡来的扔回哪去。”

“我要养。”轻柔抱着小黑猫的伏黑惠同样神情严肃, “把它扔回去,它会死掉的。”

“咪——”小黑猫左前肢短了一截,用纱布包扎了起来, 另一只爪爪扒着伏黑惠的手臂, 它抖了抖耳朵尖, 软软的叫了一声,仿佛也要参与到这场决定它到底能不能留下来的谈话当中。

冷酷无情伏黑甚尔不为所动,但是却把视线从黑炸毛绿眼睛既视感极强的小猫咪身上移开, “养这玩意有什么用,只会吃不能打,也帮不上忙,尽浪费钱。”

男人说着,瞄了一眼小黑猫短了一截的左前肢,慢吞吞补充:“还残疾。”

只对家人还留有那么一点良心的伏黑甚尔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动物没有半点同情心。

“再费钱也没有你费钱。”伏黑惠面无表情嘁了一声, 然后双手捧起小黑猫, 一点也不为他爸的态度感到苦恼, 他坚定不移:“你打水漂的钱都够养这孩子几辈子了, 总之, 我要养。”

惠睁着认认真真的绿眼睛, 眼神和他手上的小黑猫一模一样。

小黑猫歪了歪脑袋, 对着甚尔再次软软的咪了一声。

甚尔:……这糟心的既视感果然不是配色带来的错觉。

——为什么这猫和惠这么像啊?

还是说自家儿子像这只猫?

甚尔噎住了。

他有预感, 如果这只猫入住他们家,他的家庭地位将会直线下降。

甚尔了解自家儿子:比起人类,惠更喜欢动物。

从惠对待式神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了。

[十种影法术]的式神外表基本上都是动物,玉犬,鵺,脱兔,大蛇,满象……不管是不是毛茸茸,惠都很爱惜,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还经常会放出来摸摸,哪怕是最弱小、完全没有攻击力,只有数量多这唯一一个优势的脱兔们,也都被作为式神使的惠发自内心的喜爱且珍视着。

明明一部分式神被破坏掉,惠的实力才会更强。

但惠不愿意。

因为[十种影法术]的式神被破坏后,就再也不会重生了。

尽管被破坏的式神所遗留的术式和力量会被其他式神继承,继承了力量的式神会因此发生质的飞跃——用简单易懂的话来说,就是把其他lv1的卡碎掉,融给了另外一张lv1的卡,碎掉的卡提供的经验值直接让另一张卡升级到了lv10,继承力量的同时顺带融合了上一张卡的术式然后进化了,个体实力直接提升了几个阶梯。

但这也无法磨灭被破坏的式神再也无法回来的事实。

式神对于惠来说不是工具,它们有自己的意识,是惠重要的同伴和家人,而且拥有动物外表和单纯思维的式神们显然要比人类更容易让伏黑惠放松。

伏黑惠近乎九成的压力都来源于人类,比起与人相处,他更喜欢和动物待在一块。

在没有委托的周末,甚尔还撞见过闲来无事的在家里里召唤出了脱兔的惠,盘着腿坐在房间里的黑发少年神情温和的看着眼前一大群毛茸茸,任由它们亲昵的靠过来,然后挨个抚摸顺毛,因为数量太多了,为了公平起见,每只平均摸摸抱抱三十秒,兔子们机智的排起了队,按顺序等着它们的召唤者的摸头顺毛和抱抱。

甚尔看着就累。

那么多兔子,一个个顺毛顺过去要花费多长时间啊?

甚尔想:他就绝对没有这个耐心。

但是惠有。

在没有工作的休息日,这种被甚尔认为没什么意义还很累的事情,对惠而言就是放松身心的最好途径。

平时被不省心的老小孩伏黑甚尔气到炸毛,惠也是把式神召唤出来抱着平复心情。

[玉犬比你省心多了!]

记忆里气鼓鼓的儿子怀里抱着白犬,背后靠着黑犬,满脸嫌弃的盯着他说。

甚尔默默的回忆:最初只有几个月大的惠明明更喜欢他这个父亲,不管吃饭换衣服还是洗澡都缠着自己不放,哪怕睡觉也是睡自己怀里。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让年幼的儿子被迫独立自主还在这里瞎感叹的罪魁祸首·伏黑甚尔百感交集。

式神好歹不需要吃喝平时待在影子里不经常出来,但如果家里真的养了一只真实的小动物……还是一只既视感和惠那么像的猫。

伏黑甚尔:“……”

总感觉不管是现在的惠还是没孵化出来的绘理,都会下意识偏心猫。

老小孩伏黑甚尔为了挽救自己的家庭地位,绞尽脑汁想理由,试图据理力争。

真正的一家之主伏黑惠面无表情一一否决,然后在话尾补充了自己最初的打算。

“这孩子的左前爪因为伤势太重所以被截肢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很难找到领养人,所以我打算照顾它一段时间,等绘理妈妈孵化出来、治好这孩子的前肢之后,我再去给它找新家。”

甚尔满脸怀疑。

绘理摆明了没那么快孵化,就算孵化出来了,这猫和惠既视感那么强……绘理肯定很喜欢。

到时候这猫能不能送出去都是未知数。



没有话语权的伏黑甚尔被迫接受了家里入住了一只小黑猫。

小黑猫真的很小,但是很聪明也很坚强,哪怕断了一只爪子,仅凭借三条腿也能快速把握平衡小跑起来,因为是长毛猫的缘故,毛发还微微炸起,将四肢都掩盖了一部分,平时看起来就是一只带尾巴有着绿眼睛的小毛球,因此倒也不怎么能注意到残疾的前肢。

它最喜欢黏着惠,基本上惠只要呆在家里,小毛球就会竭尽全力试图黏在伏黑惠身上,像个随身挂件一样。

睡觉都喜欢钻进惠被窝里,蜷缩在少年的肚皮上,周末惠出门倒个垃圾,小毛球都会钻进他宽大的外套口袋里,用仅剩的右爪勾着口袋,露出个脑袋,乖巧的睁着绿眼睛仰头看收养它的伏黑惠。

虽然最初见面的时候因为虚弱和恐惧而挠了伏黑惠一爪子,但是在脱离生命危险、身体也渐渐康复起来之后,小黑猫在惠面前表现出了十足的热情。

伏黑惠喜欢小动物,而绝大多数小动物也喜欢他。

小黑猫也不例外。

这个人类有着好闻的气味,而且很温柔,手也很温暖,目光也不会让它感到威胁,待在他怀里仿佛像在猫妈妈怀里那样让它感到无比安心。

所以年纪不大的小黑猫才会这么黏着伏黑惠,蹭一蹭就能快乐的发出呼噜声。

而另一个虽然有着和惠相似气味的男人……

小黑猫有点犹豫。

刚见面的时候倒是也不讨厌,因为对方和伏黑惠有着相似的气味,虽然像是狩猎者一般的眼神有点让它紧张,但有惠护着,它也还算安心,对伏黑甚尔更多还是抱着好奇心。

但住多了几天之后,小黑猫的好奇心就被扑灭了。

它生气了,它炸毛了。

伏黑甚尔是个比猫还恶趣味的混蛋。

明明最初是坚决不养猫派,结果在小黑猫入住之后,天天逗它玩的还是伏黑甚尔。

准确来说,是伏黑甚尔在耍它玩。

“来嘛,惠二号,再努力一点,自己的食物要自己去抢才行啊。”

甚尔恶劣的把不到两个月大的小黑猫戳翻,还把人家的饭盆高高举起。

本身就是微炸长毛猫的小煤球愣了好一会,长尾巴不爽的左右大幅度摆动,它发出哈的声音,炸毛了,原本就小小一团,炸毛之后看起来更像一个球。

炸成球的小黑猫睁着绿眼睛,凶巴巴的瞪着面前的男人。

和生气的惠更像了。

一点也没被威胁到的伏黑甚尔试图逗弄猫的兴致更高了。

“伏黑甚尔先生,请问你今年才三岁吗?”

伏黑惠把小黑猫的饭盆从他爸手里抢下来,然后用另一只手把委屈巴巴的小煤球抱进怀里,不爽的踢了他爸一脚。

“欺负一只不到两个月大只剩下三条腿的猫,你还真好意思啊?还有,惠二号是什么称呼啊!”

“这小东西不是和你一模一样嘛。”

“请不要把自己的儿子和猫划上等号。”

“我只是把猫和你划上等号而已。”

伏黑惠眯起眼,嘁了一声,不理他,带着被欺负了的小黑猫转身就往自己房间走。

而气鼓鼓的小黑猫已经从惠的衣领钻进去了。

它把全身都埋进了伏黑惠衣服底下,眯起眼蹭蹭,满鼻尖都是惠的气味。

伏黑惠也不赶它,任由着小黑猫躲在自己衣服下面生闷气。

小黑猫原本因为不爽而大幅度甩动的尾巴渐渐的安静下来。

惠喜欢动物,被甚尔惹毛的时候就靠吸自己的式神平复心情。

小黑猫喜欢惠,被甚尔惹毛的时候,它就靠吸伏黑惠平息心情。

甚尔就是惹毛一人一猫的大反派。



小黑猫才不到两个月大,入住伏黑家也没几天,伏黑甚尔欺负它欺负的很快乐,刷爆了小黑猫的好感度——反方向那种。

小黑猫忍气吞声,抓紧时间养好自己的伤口。

它很聪明,比一般的猫都聪明,记忆力似乎也很好。

然而这也就意味着它记仇。

在入住伏黑家一个月后,基本康复了的小黑猫已经熟练掌握了三条腿奔跑的技巧。

然后,开启了一家之主伏黑惠去上学时,留守在家的老小孩伏黑甚尔与小黑猫开启了互相伤害的日常。

小黑猫在甚尔看电视的时候数次故意把台换掉。

结果甚尔拿了个袋子把猫塞进去,只给猫露出个脑袋,把猫的身体全部困在袋子里绑好。

好不容易挣扎出来的小黑猫把甚尔的烟用尾巴扫到地上,然后推进沙发底下。

结果甚尔就把猫的饭碗放在了它够不着的桌上。

甚尔打算出门打小钢珠的时候,小黑猫把他的钱包偷偷叼走。

结果甚尔把惠买给小黑猫的玩具统统藏了起来。

小黑猫气的咪咪叫。

直到某一天,它把甚尔口袋里的赌马票/债款欠条叼到了伏黑惠面前。

伏黑惠:“……”拿着一叠赌马票和巨额债款欠条的手在疯狂颤抖。

伏黑惠从影子里抽出游云再召唤出玉犬,肩头趴着小黑猫,面无表情去找他爸算账。

数次之后,发现怎么干能最有效报复甚尔的小黑猫无师自通学会了和惠告状的本领。

伏黑甚尔:……???



“其实你父亲说的好像也没错,它和伏黑你真的很像。”

因为一次意外,赤司注意到了伏黑惠新换的手机屏幕。

是家里的小黑猫。

伏黑惠没什么特别的喜好,(表面上)同龄人喜欢的潮流事情都没什么兴趣,不k歌不聚会,不玩游戏也不追星,唯独比较喜欢的就是小动物。

如果不是式神没办法被电子设备拍到,那伏黑惠的手机桌面大概就会是他的式神们了。

因为被赤司看到了手机屏幕,所以两人闲聊的话题便往伏黑家的猫拐去了。

“到底哪里像了……”伏黑惠低头看了看屏幕上的小煤球,有点无法理解,“人类怎么会和猫相似。”

“是某些特征和神情。”赤司笑了起来,“例如蓬松过头的毛和绿色的眼睛,不是和你的头发还有眼睛一模一样吗?”

“绿眼睛的黑猫明明就很常见,而且,就因为配色相似就这么说我的话,甚尔……我是说我父亲,那家伙不也是这个配色吗?为什么不取名叫做甚尔二号,偏偏要叫做惠二号?”

“不,不只是因为配色而已,而且你的父亲的话……是绝对没办法和你家小黑猫划上等号。”赤司回忆了一下伏黑甚尔的外表,顿了顿。

那哪里像小黑猫。

肌肉发达四肢健硕,体脂率不超过个位数。

分明是只巨大凶狠的黑豹。

赤司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说出来的话,伏黑惠肯定就会反驳他说[难道我就像猫了吗?]

在见过伏黑家的小煤球之后,赤司不太想昧着良心说不像。

所以他扯开了话题。

“所以你有给它取名字吗?”

“还没有。”伏黑惠摇头,“因为不确定能不能一直养下去,所以大概不取名会更好一点。”

“不养吗?”赤司有点意外:“你不是很喜欢这只猫吗?”

“但是我家的情况的话……似乎不太适合养猫。”毕竟是咒术师家庭,要是有委托的话,几天出门不回家都是正常的。

总是小黑猫单独留在家里似乎有点太可怜了。

哪怕有定期自动喂食的装置,也有足够的猫砂和玩具。

在假期期间和甚尔出门做委托赚钱,只要是超过一天没回家,惠就会在工作结束回家时,于门口迎来委屈巴巴耷拉着耳朵的小黑猫。

小黑猫会气鼓鼓的挠甚尔一爪子,然后扒着惠的裤腿不放。

大概是觉得甚尔和惠一起消失,是因为那个坏男人把惠藏了起来。

而且当天晚上睡觉,小黑猫一定会钻进他的衣服底下,窝在惠肚皮上。

于是惠觉得,这只猫好像很需要人陪伴的样子

但他没办法做到这一点。

虽然很无奈,但咒术师就是这样聚少离多的职业。

加上以后可能要去高专,有正规的任务来源渠道,就会比现在更加忙碌了。

所以不取名字大概会更好吧。

等到绘理妈妈孵化期结束,把小黑猫的断肢治好,他就去给猫找个工作稳定、能够按时回家的领养人。



九月份的时候,帝光体育祭的比赛项目已经定下来了。

分为个人赛,团体赛,娱乐赛和班级赛四个流程。

在通知发下来的时候,全校沸腾——因为那天不用上课。

伏黑惠还在纠结要不要为了奖学金的加分事项而去参赛,班主任就已经拿着报名表,眼神锋锐的扫过班级里体能最好的那几个人。

其中有一个就是他。

行吧,那就报名吧。

伏黑惠接过前排传过来的报名表,然后勾选完报名项目之后,才发现下面还有一张表。

——家长到校参观人数统计表。

毕竟是家长开放日啊。

伏黑惠冷静且理解的点点头,然后在自己的名字后面的到校家属人数空格内,毫不犹豫的填了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