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45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45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伏黑甚尔接过了那张卡, 毫不客气的放到了兜里,然后微微垂眼,看着女人发白的脸色。

“没问题……虽然很想这么回答, 但是。”

他残酷的揭穿了现实:“如果你女儿的失踪是与诅咒相关的话, 那么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能够平安无事的概率不算太高。”

倒不如说,概率低到可怜。

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 要怎么从怪物手里活下来?

而受到诅咒的那个儿子也同样如此。

这是类似伏黑惠在上一世八十八桥遇到的那种远距离发作、不干掉本体就没办法解除的诅咒。

谁也不知道诅咒什么时候会发作, 谁也无法保证在那个诅咒被祓除之前,这个叫做悠斗的男孩能好好活着。

说不定他们刚刚踏出庄园的大门, 诅咒就夺走了对方的性命。

“我们会尽力的。”伏黑惠只能这么说。

随后, 中井夫人深深的鞠了一躬, 便把房间留给了伏黑父子。

她自己则是摇摇欲坠的去到儿子的房间, 一动不动的坐在床边守着他。



父母和祖父母都是普通人, 结果却生下了拥有咒术师天赋的孩子。

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只是比较少见而已。

出身于普通人家庭但天赋又过于优异的野生咒术师,如果运气不好的话,童年会过得比普通人要艰难的多。

如果环境再糟糕一点,或许想要活下来都得非常的兢兢战战。

[不要和诅咒对视。]

这一点, 在高专上课时有很明确的讲过。

和诅咒对视上的话, 会很容易被攻击。

伏黑惠在上一世被五条悟找到之前,也经历过类似的情况, 但是能和早熟的伏黑惠一样保持冷静的孩子很少。

大多数普通人家出身、却没有被咒术界发现的咒术师生活都不太顺利。

父母不会相信他们,同龄人也不会相信他们,骗子和精神疾病——这种形容比较容易冠在他们身上。

如果在六岁左右觉醒了术式却依旧没有被咒术界的人保护起来的话, 不懂得隐藏自身特殊之处的小孩子, 或许等待他们的就是[怪物]的称呼了。

从日记来看的话, 春奈毫无疑问拥有咒术师的天赋,她看得见诅咒。

而且很聪明。

发现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看不见那些怪物、也不相信她之后,就选择沉默不语,没有声张也没有惊慌失措,而是默默的寻找隐藏自身异常的办法。

至少从心态这方面来看已经足够坚强了。

幸亏还有唯一的兄长愿意信任妹妹的说辞,给了春奈最后能够放松依靠的怀抱。

有一个相信和接纳自身异常的人,实在是太过重要。

伏黑惠想要救他们。

他们的妈妈在等他们平安回来。

但是。

这次的线索实在是太模糊不清,他完全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是怎么招惹上诅咒的,也没有入手的途径。

“甚尔,你再看看春奈的房间里有没有什么线索,我去那个男孩的房间看看残秽有没有延伸到外面去。”

伏黑惠拿着春奈的日记本,这么说着,父子俩分头行动。

悠斗的房间到处都是咒力的残秽,伏黑惠推开了窗户看了看,外面什么都没有,和室内不一样,外头没有残秽留下。

所以,为什么就只有房间里面有?

这种程度的残秽只可能是故意的,而且,本体至少是能够自由行动的诅咒了。

如果说是盯上了这个孩子,那在本体都已经来到这个房间的前提下,为什么只是留下了慢性发作的诅咒,而不是直接杀掉?

春奈的失踪的原因又是什么?

伏黑惠从悠斗房间走出来,带上了门。

突破口应该是能够看到诅咒的春奈的日记,他翻开,主要查看近段时间的日记,试图从里面找出些许线索。

但是六岁的孩子,日记写的非常细碎。

一天偶尔就一句话,像是梦呓一样,而且没有任何因果衔接,要推理实在太耗时间。

忽然下方传来了孩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大哥哥!”

伏黑惠视线下移,和柯南的脸对上。

“你是……”伏黑下意识的问道,觉得有些眼熟。

“之前在仙台的酒店里,大哥哥救过我一次。”柯南飞快的说道:“还记得我吗?我叫做江户川柯南。”

“啊,是你啊。”惠恍然。

伏黑惠记忆力很好,只要相处过的人,都能够牢牢记住甚至数年后都不会忘记。

但只是在近乎大半年前的受难现场匆匆见过一面的幸存者,伏黑惠最多只是有个印象而已。

毕竟他还没到过目不忘的地步。

“伏黑哥哥,这次的事件,是和上次那些东西有关系吗?”在见到伏黑父子后,意识到情况紧急的柯南飞快的问。

伏黑惠下意识想要说“不是”。

毕竟为了不要造成普通人的恐慌,引起大面积的负面情绪汇集,因此大多时候,他们都不能和普通人透露诅咒相关的事情。

但是这个孩子仿佛看穿了什么,没有等伏黑惠回答,就快速的继续说话:“如果是和上次那些东西有关的话……那孩子的日记里的内容,就是真的对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有几个地方很奇怪,你看!”

柯南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把他觉得很奇怪所以拍下来的照片展现给伏黑惠看。

[如果有怪物的话,一定会有神明大人吧?]

[我每天都在和神明大人祈愿,希望哥哥能够快点好起来。]

写这两段话的日期是他们搬家到轻井泽的前一周,也就是两年前。

而之后也有类似祈祷的话语。

这是很正常的思考逻辑,因为看到了令人恐惧的怪物,那么为了寻求心理安慰,在外界的影响下,就会去相信能够克制这些怪物的存在。

例如神明这一类存在。

而恰巧,中井一家有在节假日带孩子们去神社祈福的习惯。

柯南这么解释着,然后接着说:“而这张是这是春奈一个月前的日记。”

[神明大人是不是听到了我的祈愿了?哥哥的身体没有再恶化了。]

[虽然也没有好起来,但是能够保持健康的状态,实在是太好了。]

“中井先生也说,这个时间,是他儿子悠斗身体忽然好起来的转折点。”

江户川柯南说着,拿着手机再往下滑了一张照片。

[没有神明大人。]

[为什么会是哥哥?]

[我想要保护哥哥。]

“这是失踪前留下的最后的日记,很明显,春奈因为能够看到那些东西的缘故,因此在之前是个非常相信神明存在的性格。”柯南说:“她的哥哥悠斗出事之后,写下这段话的理由可能性有很多,但结合其他线索的话,她知道凶手……或者说那个怪物位置的可能性很大。”

伏黑惠愣了好一会,下意识的问:“为什么?”

“她写的[为什么会是哥哥]这句话,如果她是个普通人的话,或许只是单纯抱怨和质问,但她不是普通人……这孩子很坚强,一直一个人忍受了那么长时间,所以不妨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里面或许是包含着[明明是我招惹来的,为什么不是我出事]含义在,伏黑哥哥,如果是年幼的特殊能力者,会很容易招惹上那些怪物吗?”

伏黑惠沉默不语,半响后点点头。

“那么,悠斗身体突然好起来,会和诅咒有关系吗?”

“不,这个可能性很低。”伏黑惠摇头,“一般来说,诅咒不会对人类抱有善意。”

柯南沉思了一会,因为与诅咒相关的知识不多,因此他稍微犹豫后,继续开口说出自己的推测:

“春奈非常重视她的兄长,日记里几乎都是和兄长相关的内容,所以,如果是因为自己的行为导致她的兄长出事,在周围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的前提下,这孩子会因此作出什么事情也不奇怪,联系春奈日记里的最后一句话……[我想要保护哥哥]。”

柯南说着顿了顿:“春奈是穿着运动服失踪的,她房间里的抽屉明明有很多被剪开的彩色卡纸在,但是剪刀却不见了。”

所以……

伏黑惠微微睁大了眼睛。

因为没有人可以信赖,其他人不相信自己。

除了哥哥以外,没有人会相信能看见怪物的春奈。

但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哥哥就会死。

所以。

“中井春奈是自己离家出走的。”伏黑惠喃喃自语。

因为只有自己能够看到,所以一直被哥哥保护着的妹妹为了去救她最重要的兄长,视死如归的前往那诅咒的所在地。

因为不能让父母和警察找过来,不想再连累看不见怪物的他们,所以甚至要绞尽脑汁隐藏痕迹,偷偷摸摸的失踪。

既然是有目的性的离家出走。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那孩子知道诅咒的位置。

“她是怎么做到没有留下影像的?”如果是离家出走,没理由走廊和外头的摄像头会拍不到。

“那孩子身体很娇小,而这个庄园因为在山上,所以定期会有车上山,将一段时间内积累的垃圾运到山下。”柯南说:“上一次正好就是两天前。”

春奈想办法制造了足够多的垃圾,然后自己悄悄的藏了进去。

而她是家里的一份子,知道家里的摄像头在哪里,所以有办法避开,甚至还制造了干扰其他人调查的细节。

她足够冷静和聪慧,也足够勇敢。

“那她会去哪里?”

不知不觉,伏黑惠半蹲下来,和面前的小孩对视。

这孩子头脑很好。

普通人可没办法在那么厚的一本日记短时间内就里找出关键的几页,甚至快速的从知情人口中问出重要的线索,然后快速推理出结果。

因此,在时间紧急的前提下,伏黑惠认真的朝眼前这个大概才一、二年级的小学生询问着。

“我很在意春奈直接否定了神明的存在的原因,这一点是最奇怪的,因为上下没有半点缓冲,日记直接从祈祷到了否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她发生这种转变。”

在三观破碎后最快速度适应这个魔幻的世界,在见到伏黑父子,推理出春奈可能存在的危机,柯南快速的朝现在唯一能够解决这种局面的人说道:

“……比如说,把怪物误判成了神明,给最珍视的家人带来了灾难。”

神明。

伏黑惠并不相信神明。

如果有人和他说见到了自称神明的非人存在,他的第一反应只会是——

[特级假想咒灵]。

那是人类对某种固定概念产生的畏惧而产生的诅咒。

这并非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对神明的[敬畏],是尊敬下还有畏惧存在。

说起来,刚刚中井夫人说过……

[直到距离现在一个多月前,悠斗忽然就开始康复了起来。]

[能够活蹦乱跳了,甚至能够带着妹妹春奈出去玩。]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体弱的悠斗的身体状况开始稳定下来,但是如果是这段时间内发生的异状……

伏黑惠快速的站起,推开房门走到了中井夫人身边。

“中井夫人,你的孩子们在没出事之前,这一个多月里经常去哪里玩?不,这附近的山里,有没有什么废弃的神祠?”



不久前。

轻井泽。

赤司家在这边有着一块面积不小的私人土地。

当所有人在轻井泽车站集合之后,赤司征十郎早就联系好了的车便准时过来将人接走,沿着公路往目的地使去,大约花了将近一个钟才抵达。

“与其说是别墅……”

“倒不如说是城堡吧!?”

中央的建筑整体是西洋风,占地面积极大,开门后甚至有提前一周过来打扫卫生的管家和女佣行礼。

从没见过这种架势的篮球部成员目瞪口呆,青峰肩膀上的包都不由的滑落下来,啪的掉到了地上。

青峰颤颤巍巍的转头:“等一下,赤司,你原来是超级有钱人家的孩子吗!?”

绿间:“这种事情早就该知道了吧,毕竟赤司家可是日本三大财阀之一啊。”

灰崎:“嘁,不愧是小少爷……”

青峰:“欸?什么三大财阀?”

桃井:“你就单纯理解为全日本最有钱的三大家族好了。”

青峰仿佛被雷劈了一样满脸震撼:“真的假的!!”

赤司征十郎率先走上前,管家加藤先生微微欠身:“征十郎少爷,房间已经全部打扫干净,现在需要让人帮忙把各位的行李拿上去吗?”

“不,让他们自己拿就行了,麻烦你先带他们熟悉一下室内,另外午饭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大概再等二十分钟就可以完成。”

“嗯,那等他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就上菜吧。”

“是,我知道了。”加藤管家应道,随后继续开口:“另外,征十郎少爷,有一件事需要和您汇报。”

“什么?”

“迹部家的少爷在一周前也来到了轻井泽这边。”

“迹部景吾?”赤司挑眉:“他来这边干什么?度假?”

“听说是也是带着社团的队员来这边集训……请问需要去拜访吗?”

这片山麓平地基本上是由赤司家和迹部家所有,双方的土地面积都不小,但正好相邻,土地分界处是一片面积可观的树林,因为两家在商业上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分界处倒是特地修了路,如果度假时间相撞,两家人也偶尔会互相拜访,长辈还会相约到附近高尔夫球场交流感情。

顺带一提,正是因为和迹部家的别墅距离不算太远,开车的话十分钟内就能到,因此原本习惯低调的赤司家也特地将轻井泽这边的度假别墅修建的相当豪华——毕竟不能在面子上落人一筹,而迹部家的画风是出了名的张扬。

作为这两家的继承人,他们过去也没少见过面。

出于礼节,在相遇的前提下,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联系,对他们来说相当具有必要性。

“我知道了,我会去和他联系。”赤司征十郎一副遇上麻烦事的表情。

而另一边。

同样得到赤司征十郎消息的迹部景吾倒是很干脆的决定去写拜访函。

“赤司征十郎?”

网球部的忍足探头:“是我认识的那个赤司征十郎吗?”

“不然还有第二个他吗?”迹部让人去拿纸笔,然后自己抿了一口红茶,“除了赤司家的家主和继承人,其他人还没有让我特地去拜访的资格。”

“什么什么?那个赤司是谁?”向日凑了过来,“迹部会这么认真的对待还真是少见啊。”

“和迹部同为三大财阀之一的家族。”忍足解释:“赤司征十郎是赤司家的继承人。”

“欸——”向日睁大了眼睛,和迹部一样的大少爷啊,“你也认识他?”

“只是见过而已,没搭过话,不过听说他们家的家训相当惊人哦。”

“是什么?”

“追求[绝对胜利],超夸张吧?”

“呜哇……”向日感叹:“不会是个相当自傲的人吧?”

“那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只是有所耳闻而已,和我相比,说不定津美纪还可能还和他熟悉一点。”

“真的吗?津美纪!”

向日看向了一旁的少女。

扎着单马尾,冰帝网球部榊监督的女儿,现任网球部的经理榊津美纪闻言歪了歪头。

“赤司君?也不能说是熟悉吧,只是因为爸爸的关系,有和他说过几次话而已,不过。”

津美纪稍微思考了一下,然后露出笑容:“我印象中的赤司君是个非常温柔又体贴的人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