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5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54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庞大完全不是正常人类尺寸的手从卵中伸出, 锋锐漆黑的指甲强行撕裂了包裹着自己的外壳。

近四米高的咒灵绘理顶着那显而易见的非人外表从中缓缓伸展开躯体——这让那群尚未离去的普通人们不由自主的惊恐了起来。

“这又是……什、什么?”

被迫围观咒胎孵化的过程,本来就怕鬼的青峰大辉声音都在打颤。

“一看就知道了吧!”灰崎脸都白了,他后退了几步, 干巴巴的说, “是第二只怪物。”

“我们会死吗……?”桃井五月拽青梅竹马青峰大辉的手, 眼眶发红, 显然被今晚接二连三发生意外吓的六神无主。

这里可没有第二个伏黑惠可以保护他们。

“不, 不会的。”

最后是赤司开口安抚了大家。

他同样保持着警惕,却并未有其他人那么不安:“这个诅……不, 她是从刚刚的卵里面出来的, 而那个卵是伏黑一起抛过来的东西, 他不会让有危险的存在和我们呆在一起。”

赤司征十郎不相信诅咒,但却信赖伏黑惠。

毕竟对方就是那样的性格。

“所以, 这应该不会是敌人”

他这么说着,然后睁着赤色的眼眸, 抿着下唇紧张的看着近乎四米的庞大咒灵赤着脚拖着漆黑的布袍从中走出。

咒灵如影子般纯然漆黑的眼眸缓缓的睁大,她弓下身体, 伸出深灰的双手捂住脸,从喉咙当中挤出暴怒嘶吼。

那是绝望、愤怒、憎恨、痛苦、带着浓郁杀意的嘶吼。

特级咒灵的气势让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哪怕是出于信任伏黑惠本人而认为眼前的咒灵不会伤害他们的赤司,在这一时刻都不由的头脑空白, 脸上淌下了冷汗。

“我的惠……我的……”

那个咒灵不断的自语,她脚下的黑影像是海面巨大且汹涌的漩涡般盘旋,随后一缕影流从深处探去, 将她的丈夫从远处拖了过来。

被拽到影子里的那一瞬间,伏黑甚尔下意识的浑身紧绷。

直到从影子当中站起身, 他才惊愕的睁大了碧色的眼睛, 环顾四周, 猛地回神,不禁失声喊道:

“绘理!”

他又惊又喜。

那是妻子的脸。

哪怕混杂了非人的部分,伏黑甚尔也绝对不会认错。

被呼唤了名字的咒灵绘理缓缓的将捂着脸的手放下。

她灰色的皮肤上那一对漆黑且没有眼白的眸子定定的注视着甚尔,神情愤怒又痛苦,她依旧不断的从喉咙当中发出了宛如被夺走幼崽的母兽般的细微低吼。

在确定甚尔过来之后,绘理的身体就瞬间崩散,流水般跌落到地面。

她化作影流,如潮水般沿着地面快速的朝前方树林涌去。

“伏黑先生!”

赤司征十郎看着从地面的黑影当中出现的甚尔,眼神骤然发亮,他几乎是立即言简意赅的开口,指着战场的方向:

“伏黑——”因为父子同姓的关系,赤司顿了顿快速改口:“惠他现在正在和诅咒战斗,受了很重的伤,在那边!”

甚尔看了赤司一眼。

他没有浪费时间去回应,只是在闻言之后,脸色难看的朝那边冲去。

人类肉/体最强者的爆发力,足以让他在一瞬间将速度提升到最高。

在短距离冲刺的前提下,他的速度甚至要胜于先一步出发的绘理。

短短百米的距离眨眼即到。

绘理和甚尔赶到的那一刻。

他们所目睹的,是生死不明的躺在地上的伏黑惠。

被烧毁了大半的上衣,双臂和裸露出来的身体部分都布满了狰狞可怕的烧伤,在幸存的那部分过于白皙的皮肤对比下,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二次撕裂溢出的血从伤口缓缓滑落,不断的蔓延到了地面。

伏黑甚尔脸色大变:“惠!!!”

绘理早就嘶喊着扑了过去。

近乎四米高的咒灵绘理几乎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孩子抱在怀里,反转术式发动,舍去了特级咒灵本应有的攻击性,换取了最强反转术式的咒灵在完全孵化状态下,几乎是一瞬间就将伏黑惠身上的致命伤复原。

在保住了性命后,才轮到了皮肤上的大面积烧伤、二度撕裂的伤口、破碎的内脏以及肋骨骨折。

咒灵绘理用自己身上的黑袍将伏黑惠小心翼翼的裹住。

过大的体型差让她像是生前那般抱着小宝宝一样,能够将已经长大的少年完全的护在怀里。

反转术式的咒力从惠的身体流转。

随着咒力的流转,她也清清楚楚将所有的伤口都看在眼里,随之心都要被彻底撕碎。

她神情颤抖着,眼泪从眼角滑下。

该有多痛啊。

他们的[恩惠]。

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被伤害至此。

被诅咒的火焰灼烧过的皮肤相当难以抹去伤疤,咒灵绘理一遍又一遍的将自己的术式在惠的体内流转,才将那些疤痕一点点抹去。

差一点点。

咒灵绘理灰色皮肤类人的手轻轻的擦掉自家孩子脸上沾染的血迹。

就差一点点。

咒灵绘理的喉咙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

就差一点点,她的惠就没有了。

一手将孩子护在怀里,另一只手的指甲在地面上划出锋锐的抓痕,憎恨的目光抬起,朝四周张望看去,试图找到伤害她孩子的罪魁祸首。

绘理身下的影流都因为她的情绪波动变的汹涌了起来。

轰——

一声巨响!

不远处。

开启领域而形成的球状封闭空间被内部破坏。

被席卷进去的式神缓步的走出。



会死!

漏瑚在魔虚罗劈下一剑的那一瞬间,危机感发出了强烈的警报。

他几乎是全力的后退,试图避开魔虚罗的一剑。

但破魔之剑仅擦过手臂一点,正极能量就立即夸张的扩散,轰碎了他小半个身体。

没有丝毫犹豫的继续后退,靠远程攻击阻碍,他疯狂的拉开了近乎五十米距离。

那把剑……!

要是被正面砍中要害的话,绝对会死。

修复身体的速度也因为那股正极能量的关系变慢,不得不耗费数倍以上的咒力。

漏瑚神情凝重起来:必须一瞬间解决掉这个式神。

为此,他在身体修复完毕后,毫不犹豫的在第一时间展开了领域。

但是。

式神魔虚罗,是个针对咒灵的超级兵器。

同时,还拥有对世界万象最强的适应力,以及强悍到了极点的再生能力。

只要无法一击杀死他,那么相同的招式,就绝对无法对这个式神起到第二次作用。

[魔虚罗不会败于同一种招式两次。]

简单来说,这是个成长性极强的式神。

击败他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其适应初见之技前将其一举歼灭。

漏瑚不知道这一点。

在拉开距离时所动用的远程攻击,让魔虚罗适应了[火焰]、[高温]、[爆炸]、[冲击]。

漏瑚赋予领域的术式离不开这几种概念,因此对魔虚罗来说,漏瑚现在所展开的领域效果等同于无。

“怎么可能——”

领域解除。

漏瑚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式神。

那个小鬼,居然拥有这种程度的杀手锏……!

不行。

咒灵在这个式神面前,没有胜算。

漏瑚做出了判断。

反正按照那个小鬼的伤势,肯定死定了。

山神的仇也算是报了。

虽然很不爽,但是现在这个状况的话,果然还是撤退……

哗——

“什么!?”

地面的黑影忽然涌出!将四周包裹了起来。

漏瑚朝这股陌生的咒力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目睹的就是体型庞大的咒灵绘理神情暴怒的抬起手,操控影流的画面。

领域展开不过十数秒。

仅仅是那么短暂的时间内,领域外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出现了新的人物。

那个咒灵又是谁?!她又做了什么?

漏瑚无法得到答案。

绘理没有攻击力。

这对于特级咒灵来说,是相当不可思议的。

她的所有力量都用在了治疗和防御上。

但是。

制造出结界的防御类术式——绘理在完全孵化后拥有的新的能力——并不单单只是用于保护。

将敌人困住,不让其脱离,同样是一种用法。

作为[防御的盾],如果将四周都封闭起来,同样也是最坚硬的牢房。

“甚……尔!”

咒灵绘理神情狰狞的盯着漏瑚,一片漆黑的眼眸满是恨意,她喉咙不断的发出低吼,一对尖牙锋锐,随后低哑的喊出了另一个人的名字。

天与暴君手持着长刀,神情笼罩着一层阴影,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漏瑚的身后。

他扬起嘴角,狼一样的绿眸却毫无笑意,他嗤笑着,手臂肌肉迸起青筋,全力数次挥下。

“就你他妈敢打老子的儿子啊!?”

毫无咒力气息、毫无存在感的男人的唐突出现,让被魔虚罗和咒灵绘理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漏瑚猝不及防被背刺。

甚尔超乎想象的肉/体力量在特级咒具的辅助下发挥到了顶点。

特级咒灵的身体被以残影般的速度斩碎,仅剩下的脑袋被男人踩在脚下。

同样被惠的伤势刺激到暴怒的男人神情难看,尤其是在妻子为此而落泪之后,这一怒气抵达了顶点。

那是他这辈子唯二的珍宝。

“给老子到地狱去忏悔,渣滓。”

恶言恶语,浑然一副恶/党做派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随后将手中的咒具刺下。

实力强大到难以置信的诅咒,在这一刻消散。

但是甚尔却并未因此放松。

他更加谨慎和凝重的抬起眼,将手中的咒具抬起。

——望向了魔虚罗。



伏黑甚尔出身禅院家。

哪怕是被无视的没有咒力的废物,也多少知道禅院家心心念念的祖传术式[十种影法术]的事情。

特别是在自家儿子觉醒了这一术式之后,他还曾经特地去找过有记载过这种术式的古籍,给儿子自己修行。

历代十种影法术从未有人调伏过的最强式神——

[魔虚罗]。

同时,也成为了他们同归于尽时的杀招。

面对无法敌对的敌人,将自己和敌人一同拉入[调伏仪式]当中,参与调伏仪式的人员,都会被魔虚罗所攻击直到死亡。

这就是过去千百年来,魔虚罗的用法。

毫无疑问。

甚尔想。

他家惠就是用了这个。

“抱歉啊,抢了你的人头。”

甚尔扬了扬嘴角,不着调的说着,眼神却尤为凝重。

他缓步移动着,朝妻子和儿子的方向走去,随后稳稳的护在他们面前。

——他绝对不可能让惠死在这里。

“要打架吗?还是说乖乖的回到影子里去?”

甚尔说着,看着面前的式神。

魔虚罗没有动静。

一直到甚尔的位置离伏黑惠接近十米。

魔虚罗才抬起头,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剑。



伏黑惠是以同归于尽的准备将魔虚罗召唤了出来。

他昏迷前的命令,是开启[两人参与的调伏仪式]。

但是,他从没有想过魔虚罗会是已经被调伏的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

伏黑惠的命令是不成立的。

然而,被调伏的式神具有一定的[护主性]。

他们天然会为了保护他们所认可、所喜爱的式神使,而毫不犹豫的豁出性命。

先前说过,魔虚罗是十种式神当中最特殊的一个。

在调伏状态下,无需式神使保留意识,也无需消耗其咒力。

仅仅只要活着,并且式神使在死前给予了命令,魔虚罗就会自动去执行,直到任务完成或自身被破坏。

但在伏黑惠的开启[两人参与的调伏仪式]命令无效的前提下,魔虚罗根据现状,将其理解为了斩杀除伏黑惠以外的另一个存在。

在那一名咒灵被祓除之后。

如果伏黑惠死亡,完成了命令的魔虚罗也会随之消散。

而伏黑惠没死的话——

在术师本人陷入了昏迷,无法解除术式的前提下,性质特殊的魔虚罗可以凭借个人意愿选择是否继续留存于现世。

显而易见。

出于本能,魔虚罗在自发的保护失去意识无法自保的伏黑惠。

——不允许不明人士太过接近。

咒灵绘理因为一直在影子内孵化,并且自愿被影子束缚同化,身上拥有了类似影之式神的气息而被魔虚罗接受。

但是甚尔不行。

魔虚罗没有对这个男人的印象。

而且这个男人很危险。

那么不管缘由。

魔虚罗将会为了驱逐伏黑惠四周的潜在隐患,而举起手中的剑。



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真啰嗦,我已经解决掉了,不管你怎么问,我都只会给你这个答复。”

五条悟摊着手,神情不耐。

“尸体呢?!”咒术界的高层不满的质问。

“当然是我自己处理,不然呢?”五条悟毫不遮拦的嗤笑,“难道还以为我会给你们吗?”

身为御三家的异类,五条家的家主凭借咒术界第一的实力,没有半点心理障碍的把这群老家伙气到跳脚。

中途手机似乎震动了一声,是短信。

五条悟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并未第一时间打开,他继续三言两语的气死,强行把这场在他看来无聊到死的会议结束,然后大大咧咧的迈步走出了大门。

“喂,悟,你又乱说话了吗?”

“呀,夜蛾老师。”五条悟歪了歪头,“接下来是你被叫去谈话吗?呜哇,真是受不了。”

“谁让你硬是要这么做。”夜蛾正道哼了一声,“悟,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虽然我也不忍心,但是他做的事情到底是无法开脱,哪怕你……”

“嘘!不能说出来啊。”五条悟竖起一根手指,他带着眼罩,看不清神情,但嘴角的笑意明显:“这是为了[未来]啊,拜托了,夜蛾老师,按照之前商量的去做……安心吧安心吧,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处理,毕竟,我可是最强的啊。”

夜蛾正道没再说话,他沉默了一会,迈开步子走进了房间。

“那么,我现在的话去干嘛好呢,说起来天已经黑了啊,肚子饿了,果然先去晚饭……”

五条悟走在走廊上,一面嘀咕一面慢吞吞的掏出手机,看了看大约在一分钟前他还在和烂橘子们吵架时收到的短信。

“欸,是小惠啊!”

五条悟嘴角立即上扬,他语气雀跃,似乎很是意外:“真是少见,惠会主动发短信给我,让我看看写了什么……嗯?”

他点开了短信。

短信内容仅仅只有一个位置。

五条悟笑意消失,他轻声的喃喃:

“惠……发了位置给我?”

那孩子是个有话一定会说清楚的性格,不会发不明不白的消息。

——除非没有办法。

徒然升起不详的预感。

五条悟接连回拨了两三次电话未果,便毫不犹豫的将手机放进口袋,身体悬空。

下一秒瞬间消失在原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