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7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第7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捉虫


上一世, 伏黑惠于2018年四月入学高专,当时整个一年级只有他一个人。

虎杖和钉崎都是在六月份先后到学校报道的。

因此,在四月份正常开学到六月份虎杖与钉崎入学这段空余时间, 伏黑惠是东京咒术高专唯一的一年级生。

他独享了来自监护人五条悟单独给他布置的欢迎会, 虽然他并不怎么想要——所谓欢迎会, 其实也就是五条悟在黑板用粉笔花式写了[欢迎伏黑惠入学]一排字、画了一堆卡通画、在班级门口拉礼花而已。

五条悟白天以教师的名义庆祝, 晚上还以监护人的身份带自家小孩出去吃大餐, 甚至撑着脸戏精的抽出纸巾抹不存在的眼泪:

“呜呜……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啊,当初那个只有一点点大的臭脸小孩也成长到这种地步了啊, 我好欣慰。”

看起来比惠还要高兴。

惠倒是反应平平, 只是微微愣了愣,小声又无奈的附和了几句。

在未入学之前, 伏黑惠就没少跟着五条去学习怎么祓除诅咒。

因此在升入高专后,身为这一届新生的独苗, 惠看着讲台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五条悟,完全没有感觉到丁点新鲜感。

甚至还因为太熟的关系, 连自我介绍、客套话还有一些基础知识解释都省了。

同样因为新生暂时只有惠一个人的原因。

这位式神使也常常被大忙人五条悟安排和二年级的前辈们一块行动和训练。

惠是在入学就被判定为二级术师、仅一年级就能够单独一人去祓除诅咒的天才, 但尽管如此, 在拿到被[窗]判断为比较棘手、一个学生去执行风险会比较大的任务时, 惠还是会被出于安全考虑的五条安排和二年级的前辈一块去。

所以二年级的前辈们都和惠一起搭档过。

惠国三那年因为五条悟的关系, 和当时还是高专一年级生的前辈们见过几次,因此在入学后, 彼此很快就熟悉了起来。

直白来说, 二年级的前辈们都没什么架子。

非常好相处, 也很关心后辈。

不管是在训练还是日常生活里都是如此。

一、二年级的宿舍虽然不同栋, 但二年级的前辈们也经常会在有空的时候过来拜访单独一人居住的惠, 带上食材和饮料到惠宿舍打火锅、玩扑克……美名其曰为“你真倒霉啊这届新生居然就你一个人, 为了避免你无聊和孤单,所以就来找你玩。”

伏黑惠不讨厌这种事。

毕竟大家的善意都摆在那。

只是也没法对其升起尊敬的心思。

……毕竟作为唯一一个后辈,伏黑惠经常被二年级这群性格本质上非常开朗跳脱的人折腾和捉弄的很是狼狈。

连初见面时外表看起来很高冷的狗卷前辈,都是潜在的恶作剧大师。

真希前辈负责正大光明的毒舌和折腾,狗卷前辈和熊猫前辈则是合伙恶作剧,当初被拉着玩扑克时,伏黑惠就惨遭二年级前辈们恶趣味的针对,脸上被贴满了纸条。

当然,都不会过度,只是局限于善意的玩笑而已,虽然闹腾,但大家都非常喜爱和照顾这棵独苗苗后辈。

在这群闹腾到让惠心累的前辈里,只有一个人截然不同。

那就是不会恶作剧,温柔又体贴,还很强大靠谱的乙骨忧太!

只有和靠谱的乙骨前辈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不用担心被捉弄,对方甚至还会在察觉到惠的逞强和疲倦时,帮忙拦下跳脱的几位同期,不留痕迹的提醒,然后轻声劝惠去休息。

非常敏锐细心,很擅长体谅别人的感受,共情能力又很强。

要惠来说的话,对方就像个温柔的长兄一样。

不管是什么烦恼和难处都可以和对方倾诉,绝对不会被嘲笑和捉弄,甚至在有需要的时候,对方还会毫不犹豫地慷慨解囊伸出援手。

因此,惠发自内心的称乙骨为“唯一一个值得尊敬的前辈。”

惠认识乙骨忧太的时候,对方已经是很温柔又强大的模样了。

虽然他也有从真希前辈那里听过有关乙骨前辈刚入学的事情和一部分经历,知道对方身上寄生的特级咒灵的事情,但这并未影响伏黑惠对乙骨的感官。

直到这一世现在为止。

乙骨前辈现在几岁?

啊,十五岁吧?

伏黑惠思绪有些混乱的想。

——他从没见过乙骨前辈这个样子。

惠认识的乙骨忧太温柔又强大,能够保护好每一个同伴,当初带刚入学没多久的自己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牢牢的把后辈护在身后,没让对方受半点伤。

甚至还非常沉稳的教后辈和诅咒战斗的经验。

而不是……

伏黑惠迟疑了很久才继续在心底陈述:

而不是带着这样一幅死寂又痛苦的表情蜷缩在角落里,甚至在见到自己靠近后,还带上了一丝恐慌和无措。



五条悟把人介绍给双方后,就拍了拍惠的肩膀溜了。

溜之前还语速飞快的把周围可使用的房间还有训练场的位置口头说了一遍,“……我已经把这片地区的人都清空了哦,会有人给你们送饭,有什么需要的话,随便找个佣人或者打电话给我就行,惠,剩下的就交给你啦!”

他竖起大拇指,信任感十足的说道,完全不担心伏黑惠会在五条家迷路。

而事实上也的确不会迷路。

靠着记忆,伏黑惠对五条家的大致布局很熟悉,特别是训练场这片地方。

等五条悟离开后,室内就剩下伏黑惠和乙骨忧太在。

伏黑惠犹豫了很久,才对这辈子首次见面的乙骨前辈开口说道:“……总之,先从这里出去吧。”

这里是五条家的拘/禁室,墙上的咒符是很强力的结界,能够阻止内部不懂开启[门]的人员的离开。

简单来说,就是牢房。

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我不要离开这里……”年仅十五岁的乙骨忧太顶着浓重的黑眼圈,他看了一眼比自己还年幼的伏黑惠,随后低下头,声音沙哑的说道:“很危险。”

“什么危险?”伏黑惠上前了一步,随后发现乙骨忧太又往里面缩了缩。

“里香……会伤害你的,我没办法阻止她,已经够了,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我是自愿留在这里的,请让我留在这里。”

伏黑惠有种在看一只无家可归,还被雨水打湿皮毛,显得落魄极了的犬科动物的错觉。

“不会的,她不会伤害我,因为我不是乙骨前辈你的敌人,就算发生意外,我也有自保的能力。”

惠的蹲在两米外,睁着绿眼睛看着面前的乙骨,随后伸出了手:

“五条先生有说过吧?我和你有着相似的情况。”

没有被回应。

伏黑惠呼出一口气,认真考虑要开口:“我是来帮助你的,乙骨前辈。”

乙骨忧太今年十五岁,正常来说已经高中一年级了,但他因为身上寄生诅咒的关系而留过级,因此比同龄人慢了一年。尽管如此,他也依旧要比国中二年级的惠大一届。

因此叫前辈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惠想要取得乙骨的信任。

他虽然拥有足够的实力,却不像五条悟那样强大到可以无视特级的程度,如果真的和那个特级过怨咒灵祈本里香打起来的话,状况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所以要尽可能的得到乙骨的配合,祈本里香是从[爱]里诞生的咒灵,只要乙骨配合,在没有人伤害乙骨的前提下,危险性就会下降很多。

而同样与诅咒共生的[同类]。

没什么会比这个更具有说服力。

后天和诅咒共生的情况,能够同一时段出现两个,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惠在乙骨忧太迟迟不回复之后,站起身后退了几步,思考了半晌后,当着对方的面轻声呼唤了绘理。

“[妈妈]。”

陪着丈夫在外工作的咒灵绘理几乎是立即顿住了。

她毫不犹豫的通过影子从伏黑惠脚下涌出,漆黑宛如流水的黑影构成了将近四米高的[影之女王]。

“惠。”

咒灵绘理弯腰用双手圈住了自己的孩子,深知自家孩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叫自己过来的绘理警惕的环视了一圈,最后没有眼白的漆黑眼眸看向面前的乙骨。

那个人……身上有着同类的气息。

而且是比自己更具有威胁性的同类。

咒灵对人类抱有恶意,会伤害人类——从丈夫和儿子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的绘理紧张了起来。

她眯起眼,用身上缠绕着的漆黑长袍将惠挡住,随后微微张开嘴,露出了一对尖锐的虎牙,像只察觉到危险而紧张保护幼崽的漂亮大黑猫。

防御的术式开始启动,地面的黑影漩涡般盘旋,随时做好了保护孩子的准备。

而绘理身上属于特级压迫感,也同样依旧刺激到了附着在乙骨忧太身上的祈本里香。

[诅咒女王]祈本里香仿佛领地被侵犯了一般,从乙骨身后出现,对方显然要比咒灵绘理的本体更加非人化和更加具有直接威胁性,里香露出锋锐的牙,朝面前的咒灵绘理低吼着,然后伸出了巨大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出,似乎是想要撕碎眼前的威胁。

乙骨下意识的惊恐了起来:“住手!里香!”

砰!

被绘理的结界挡住了,但尽管如此,庞大的威力却让结界震动冒出了裂纹。

绘理无法攻击,但与此作为束缚换取的防御术式和反转术式,足以让她保护好自己和珍视之人,她默不作声的补上了裂缝,加大了防御的力度。

眼前的特级咒灵实在是太棘手了。

就在绘理想着要不要把甚尔拉过来的时候,惠先一步拍了拍妈妈的手。

“没事的,妈妈,乙骨前辈和里香小姐不是坏人。”

伏黑惠从妈妈的黑袍里钻了出来,他拽住了绘理本体巨大的手。

他待在妈妈设下的结界里,睁着绿眼睛,安静的看向慌忙阻止里香却无果的乙骨忧太。

“我只是想要告诉乙骨前辈,我们是处境相似的人而已。”

祈本里香气势汹涌的盯着面前的特级,乙骨则是在里香出现后身体在不自觉的颤抖,过去被里香伤害的人的模样浮现在眼前……不、不行!

他拼了命的试图阻止里香。

15岁的乙骨忧太重视着里香,为里香变成这个样子而感到痛苦,却同时也在害怕和回避着她。

“乙骨前辈,请冷静下来。”

伏黑惠短暂的观察后,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他呼出一口气,语气温和:“请不要那么抗拒里香小姐,她只是非常的爱着你……所以在察觉到威胁,才会想保护你而已。”

就和绘理妈妈一样。

真希前辈在上一世曾经和他吐槽过:刚入学的乙骨忧太总是一副懦弱不安的表情,整个人瑟瑟缩缩的,在加入高专前,没少被人欺负。

惠当时还不太相信。

直到现在不得不面对事实,然后叹了口气。

乙骨前辈很小的时候就带着诅咒,他因此而游离于人群外,却又被校园霸凌。

毕竟这个样子的乙骨前辈的确很容易被恶人盯上。

当时的乙骨不懂得咒术,也没有经过训练,因此也没有反击的能力。

所以里香就为了保护总是被欺负的乙骨忧太,对他人表露出了强烈的攻击意向。

而糟糕的是,里香越是出于保护而伤害他人,乙骨忧太就越发的恐惧自己给他人带来不幸、越发的瑟缩不安,甚至主动离家出走,远离所有重要的人,不自觉的进行了自我放逐。

他无法控制里香。

或者说,隐隐约约还有些逃避。

毕竟现在的乙骨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里香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怎么阻止里香,从小到大都活得很被动,连个明确的人生目标都没有。

和伏黑惠不一样。

绘理妈妈变成诅咒的时候,伏黑惠有着足够的关于诅咒的知识,以及一个成熟冷静的心理。

这是二者现在差别的原因。

惠因为记忆里有关乙骨前辈的先例、以及对妈妈的爱与信赖,从而无条件接受了绘理。

而心智还不成熟的乙骨忧太则是因为曾经因自己而被里香伤害的他人,而在下意识躲避里香。

惠拥有足够保护自己的实力。

而乙骨忧太不同,他无法解决针对自己的威胁,因此里香为了所爱之人而常常恼怒出手。

但是那只是暂时的。

未来的乙骨忧太到底有多么出色,伏黑惠非常清楚。

他是个温柔又重视同伴的人。

想要帮他。

就像以前乙骨前辈帮助我一样。

伏黑惠下定了决心,随后耐心的劝导:

“你情绪越激动,里香小姐就会越暴躁不安。”

伏黑惠抓着咒灵绘理的手,这边的和谐与对面的混乱产生强烈的对比:“……我是你的同伴,请相信我,乙骨前辈,我是来帮助你的。”

乙骨忧太看着惠和他身边的咒灵。

[同类]。

半晌,他终于眼眶酸涩的点了点头。

而里香……

伏黑惠看着面前的诅咒女王。

要说服祈本里香的话……伏黑惠沉吟着,进行换位思考,假设是自己和妈妈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然后得出了结论。

能够最好平息对方敌意的方法,就是乙骨忧太本人的情绪稳定和对自己的信任,以及——

“里香小姐,你也希望乙骨前辈能够保护好自己、然后和你好好相处吧?”

伏黑惠认真的说:“就像我和我[妈妈]一样。”

里香歪头看了看面前的女性咒灵和只有13岁的伏黑惠,闷闷“唔”了一声。

里香讨厌上了年纪的男性和女性,前者似乎是因为生前的阴影,而后者则是出于对她所爱的忧太的独占欲。

伏黑惠年纪还小,勉强能够排除,咒灵绘理的话,因为是伏黑惠的[妈妈],是已婚的状态,而且从刚刚开始,面对自己敌意和挑衅也是一直防御、没有攻击。

所以咒灵化的里香在艰难的动用干涩的脑回路思考了利弊之后,最终还是被伏黑惠所描述的未来所吸引。

她想要和忧太亲近。

和他们一样亲近又信赖。

伏黑惠说:“所以,请让我帮助乙骨前辈,我保证我会尽我所能。”

祈本里香看了看乙骨,消失了。

而乙骨忧太,则是终于站了起来,在咒灵绘理看情况解开了保护孩子的结界后,小心翼翼的抓住了伏黑惠随之伸出来的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