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7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7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另一边。

横滨, 神奈川区。

2016年八月份,晚上十二点三十五分。

从接到任务那天开始,已经过去了七天。



甚尔这次目标是五条悟私下个人出资发布的委托。

并且和辅助监督收到的内容截然不同。

伊地知洁高收到的任务内容, 是让伏黑甚尔去祓除一名危险的一级诅咒师。

情报只是很敷衍的只写了一行[疑似出没在横滨神奈川区]某片区域, 并且附上了那位诅咒师的情报。

伊地知很不理解。

因为通常来说, 他们咒术高专一般不会特地去接这种情报相当不确定、目标还是狡猾的诅咒师的工作。

毕竟和大多数思考能力有限、行动轨迹单一、不会远距离移动因此位置较为好找的咒灵不一样,诅咒师太棘手了。

很大概率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诅咒数量和咒术师数量极其不对等的前提下,从整体效率和影响来考虑,伊地知洁高认为他们不应该为了一个模糊的情报,就让实力强劲工作效率极高的甚尔抛下未来几十件祓除诅咒的委托, 去花上数倍的时间处理一个不一定能够逮住的诅咒师。

要知道, 这个时节的诅咒活跃度太高, 容不得半点迟疑。

只是伊地知的意见没有用。

毕竟高层根本不管伏黑甚尔,将其视为空气,这个天与暴君的工作安排全权由高专负责,因此在某种程度上来说, 五条悟的确有权利这么安排。

伊地知不敢和五条悟唱反调。

毕竟那个男人在辅助监督眼里,简直就是肆意妄为的恶魔,经常提出任性的要求, 让他们这些夹在中间的可怜人坐立不安。

所以伊地知屈服了。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以外,还有对五条悟的信赖在。

毕竟最强的名号并非作假, 既然对方这么决定了, 必然也有处理甚尔原本工作内容的安排。

因此伊地知老实的将工作转告给了伏黑甚尔,并且帮人定好了酒店房间。

随后鞠躬道别:“如果是诅咒师的事情的话, 我基本帮不上忙, 为了避免我拖累您, 我会到远处的地方落脚,如果有任何需求,请打我电话告诉我,我会尽可能的完成辅助工作。”

伏黑甚尔刚刚到酒店房间,五条悟就发了短信过来,把真正的任务告诉了他。

目标根本不是什么一级诅咒师。

而是一个脑门上带着缝合线的“普通人”。

四十岁上下,名字是柴谷将太,因为甚尔不想记男人的名字所以简称为目标a。

是个无业游民,靠父母留下的庞大遗产过活,是个酒鬼,学历只到高中,平日只喜欢宅在家里,几乎不出门。

完全不像是会被五条悟买凶干掉的类型。

嘛。

当然。

伏黑甚尔不会管其中的缘由。

他是个完美的雇员,从来不会在乎委托的原因。

主要是这次工作是五条悟自己掏钱,不走高专的路子,深知甚尔难搞程度的五条悟干脆利落的开了一个高价。

甚尔极其老练的反手敲诈了双倍。

五条悟嘁了一声,倒也没拒绝,只是说明了必须要任务成功,即顺利干掉对方才给钱。

否则一分都不给。

伏黑甚尔答应了。

他打定主意要敲那家伙一笔,因此少见的全神贯注的认真起来,至少在这七天里做足了准备。

不但和五条悟问清楚细节,还和中介人孔时雨买了情报。

五条悟否定了目标a是普通人的可能性,“虽然柴谷将太表面上是个普通人,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手上应该有复数的特殊咒具,咒力的量不确定,有没有术式也未知,反正记得把大脑彻底破坏掉。”

甚尔评价:废物情报。

孔时雨的情报则是这么说:“没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至于额头上的缝合线,这个找不到原因,因为没有相关的医院记录,唯一清楚的就是对方两年前曾经失踪过一个月,回来后就有了那条缝合线,大概是在那段时间里受了伤吧,但是两年来一直没拆线也很奇怪……总之,那家伙这两年里一直居无定所,好像在有意识的减轻自己的痕迹,我入侵了监控,把这段时间拍到的照片汇成了路线图,我把照片发你了,现在他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得靠你自己去找。”

甚尔评价:比上一个废物有用一点。



总而言之。

伏黑甚尔根据孔时雨提供的行程图圈定了对方最近的活动范畴,一面分析一面设计好计划。

不管目标是不是诅咒师,但只要是人类,被击穿了要害就会死。

甚尔决定率先用枪,普通人的智慧在对付人这方面相当好用,能够一击必杀最好,如果失败的话,再近距离解决掉也不迟。

在找人的方法和悄无声息接近和暗杀这一方面,伏黑甚尔是专业且最出色的。

连五条悟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甚尔没有咒力,因此只要他想,就能够用尽手段隐藏气息,让自己彻底变成幽灵,随后在背后给予目标致命一击,就像是他当时被这家伙袭击那样。

五条悟很强,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的确不如伏黑甚尔专业。

而且,羂索必然会警惕拥有六眼和无下限术式的五条悟,怎么说都是活了近千年的怪物,别的且不说,至少察觉危险逃命的本事是一流的。

想要从茫茫人海中不动声色的找到仅仅只是一个情报里出现的人物,然后把自己的气息削弱成空气,对其进行暗杀……

这种事情,大概也只有那个干惯了黑活的天与暴君才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做到了。

毕竟术业有专攻,五条悟存在感太强了,换他自己来的话,在找到人之前被察觉逃走的可能性太大,而且反而会暴露出他们藏在暗处的优势。

拿钱办事的伏黑甚尔就截然不同了,哪怕失败也好操作的多。

甚尔拿着打印出来的照片,确认到目标a的行踪时,是晚上十二点几乎没什么人走的街道。

对方大夏天穿着长袖衬衫和西装裤,步伐平缓的往前走着。

方向是偏僻寂静的废弃工厂。

预估对方的方向,先一步的靠近,就这样一路尾随到终点,老实说,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但避开了居住区,跑到大晚上基本没人的工厂里来,着实是为甚尔提供了极好的机会。

甚尔举起了手中的枪,夜视力极好的他眯着宛如狼一样的绿眼,没有杀意,没有丝毫气息泄露,手指搭在扳机上,瞄准了对方的头部。

消音器滤去了大部分的声音。

但尽管如此。

目标却反应尤为迅疾的抬眼,子弹忽然朝原方向被弹射回去。

影子里的绘理骤然睁开没有眼白的漆黑双眼。

身上缠绕着层层黑袍的特级咒灵从甚尔脚下的黑影轻盈的窜出,双手绕过丈夫的脖子,轻轻趴在对方后背。

空中展开了屏障,子弹在三米外就被防御住,跌落到地面。

与此同时,她还操控着影流将影子里储存的咒具抽出。

甚尔扬起嘴角,从妻子手中接过了武器。



“禅院甚尔。”

全力护住自己头部的目标a棘手的沉下脸,他胸口被刺穿,手骨和腿骨都已经粉碎,但尽管如此,他依然睁着眼,念出了来者的名字。

目标a——生前是个普通人的柴谷将太的确拥有术式,但是不强,只是一种关于[磁力]的术式。

比如说把自己设定为正极,咒力的强度就是术式磁力的强度,他可以随意设定范围外任意事物的磁力方向,刚刚将子弹反射回去就是这一原理。

这一情报之所以没被收集到,纯粹是因为在柴谷将太在生前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因为柴谷将太的大脑是非术师的结构而已。

能否使用咒力、能否使用术式,不仅仅取决于天生的天赋,还有大脑的构造[1],咒术师的大脑构造和非术师的构造有着细微但至关重要的区别。

真正的柴谷将太虽然拥有术式,但实际上大脑却是非术师结构。

这就意味着他终生都无法挖掘自身的潜力,直到死后被羂索寄生大脑,操控身体的大脑被更换,这具身体隐藏的术式才得以被使用。

羂索能够分辨出这类人,并且对其做标记。

“这还真是令人惊讶,为什么你会来袭击我一个普通人?”羂索一面思考着,一面试图套话。

羂索靠强大的自我束缚得到了不死、通过寄生尸体从而得到尸体本身包括术式在内所有一切的特殊能力,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实力往往取决于寄生体的强度。

这具身体的咒力不足以提供将天与暴君全力爆发的力量弹飞的力量。

说到底,这具身体本来就是在未取得“那具”身体前临时的中转站而已。

羂索是从千年前活到现在的老怪物,心思手段缜密,自认为没有露出什么马脚,因此他怎么都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被禅院甚尔盯上。

还没找到更换的躯体,羂索本不想抛弃这个身份的——虽然比不上咒术师千锤百炼的身体,但在这个出现了[六眼和无下限]的时代,他需要的是一个在机会来临之前能够隐藏自身存在的普通人的身份。

柴谷将太的身份就非常合适。

但是现在没办法了。

这个身体的实力,没办法和禅院甚尔战斗。

那个天与咒缚的极致……完全超脱了命运因果之外的怪物,和这家伙打完全没有任何好处。

赢的可能性不大,事实上他的确落败了,将所有力量都用于保护头部,结果就是他胸口被刺穿,手骨和腿骨粉碎,脖子也几乎要被割断,短短不到一分钟内,这具身体已经废了。

退一百步来说,就算他真的成功反杀,对方那具强悍到顶点的天与咒缚的肉/体也完全没办法用,他的寄生操控尸体身/体的能力极大可能会被对方那具拥有术式抗性的特殊肉/体所影响,一个不好或许反而会被对方的肉/体害死。

——这个世界亲自制造的……超脱一切咒力因果的病毒体。

不管是讽刺、故意露出破绽、引导……怎么套话都没有用。

羂索想:禅院甚尔是个拿钱办事的亡命之徒,他主动袭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他做出了判断。

……有人雇了禅院甚尔杀死自己。

就是不知道目标是柴谷将太这个躯壳,还是他的本体。

甚尔没有在战斗中开口聊天的爱好,哪怕被叫破了名字他也懒得理会。

明白自己大约是没办法从这位拿钱干活的杀手口中得到情报,羂索在被对方毫不犹豫刺穿头部前一秒,不快的啧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