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9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92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乙骨忧太离开后的第一年, 失去了特级咒术师保护的伏黑惠和虎杖悠仁,在最初一段时间里极其狼狈。

战斗是无法避免的,而没有了乙骨忧太的反转术式, 他们显然无法采取过去那种不要命的打法。

大大小小擦伤、撞伤、淤青开始在无数的战斗中累积。

为此, 体质更弱一些的伏黑惠不得不开始将重心从迎战转变为撤离。

羂索所拥有的天元结界所得到的情报,只能给出虎杖悠仁所在的大概区位, 无法精准到确切的位置,因此手上持有最后五根手指的里梅每次追踪过来, 都会让手下的咒灵们进行大面积的筛查,有着搜寻方面能力的诅咒打首, 在短时间内快速超目标逼近。

伏黑惠放出了式神时时刻刻警戒着。

玉犬在身边嗅着气味, 而脱兔则是几乎遍布周围各个角落,白乎乎的一团在灰尘里翻滚, 直到自己也变的脏兮兮的,才安静的假装自己是个毛绒玩具,藏在废墟里一动不动。

一旦察觉到危险,脱兔们就会立即将方位传回给惠,玉犬带路, 伏黑惠带着虎杖悠仁迅速远离。

然而这样的方法只能够撑上一个星期。

因为伏黑惠一旦睡着, 式神就会消失。

因此, 伏黑惠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睡眠时间严重下降, 甚至尝试过通宵两三天,最终被虎杖强行压着休息, 由他背着人继续逃亡。

但尽管如此, 没有式神们警戒, 被追上来的次数太多, 伏黑惠到底也休息不了多久。

咒力常时间维持在不足的状态,消耗大于恢复,身上的伤口也没办法好好愈合,在身体负担和精神压力双重压迫下,伏黑惠疲倦到脸色苍白,眼下冒出了两个浓重的黑眼圈,身体都削瘦了不少。

看的虎杖悠仁心惊胆战。

不能再这样下去。

在虎杖再度萌生出要和伏黑惠分开行动的想法之前,咬着牙在死境中苦想的伏黑惠,被逼的开发出了影子的新用法。

——用咒力提取自己脚下的一部分影子,制造出脆弱的影结界。

影结界术能够让结界内所有物体的气息与影子融为一体,并非避开天元结界的探知,而是干扰了探知的效果,在其他人感知当中,结界内的物体的气息是不存在的。

最重要的一点,影结界在伏黑惠失去意识的情况下,也可以维持下去。

虽然脆弱的不堪一击,哪怕是刚刚学会用咒力的小孩子也能够轻易的打碎。

但尽管如此,这也是两位少年现在最需要、救命的能力。

伏黑惠是天才型的咒术师,而且是天赋惊人又努力的类型。

这实际上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惠从来不缺乏可能性。

只是过去一直自轻,将自己的性命当做了获胜的筹码,一直没有为了生存下去而拼命挣扎的动力,总是想着以死获胜,对自己能力的极限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而咒术师能力的飞跃,也往往都是在无数生死当中,为了活下去而拼命爆发出来的潜能。

——对术式的了解、扩张、掌握,在那种情况下拥有突破的可能性。

上一次的爆发,伏黑惠学会了领域。

而这一次,伏黑惠在生死危机下,终于发现了影子的可塑性。

[十种影法术],强悍的从来都不止是式神而已。

[影子]才是这一术式的根本。



早就没有了落脚点的两人像相依为命的流浪动物一样,不停的在荒芜的城市内迁移。

他们挑的都是那种因为有大量诅咒聚集而荒无人烟的地区——并不是没有人类的据点,例如咒术界高层就占据了京都、大阪、奈良等日本西部城市,制造了好几个避难所,维持着基本的生活状况。

但是那显然不是被通缉的伏黑惠以及虎杖悠仁能够去的地方。

人与人之间的自相残杀和猖狂肆意的诅咒导致了全世界的人口锐减。

存活下来的人当中,能力稍微出色一些、想要过上好生活的,基本已经投奔到高层;剩余的三三两两躲在全国各处,与天元同化后仿佛幽灵般紧缠不舍的恶意让他们精神极其不稳定。

在一些彻底沦陷的小城市里,远远望去,几乎都看不到其他人影。



逃亡第一年。

凛冬。

惠和虎杖冒着雪,开着车,两人跑到了一个被废弃了的四五线小城市。

——两人都没有驾驶证,也没摸过汽车,最后是有着开碰碰车经验的虎杖勉强开熟了。

玉犬将他们引到方圆一百米内都没有人烟的位置。

他们选了个看起来比较不起眼的房屋作为落脚点,从窗户绕进去。

惠第一时间布下结界,虎杖悠仁则是排除室内徘徊的诅咒。

直到确认安全性之后,虎杖才开始到处探索这间屋子的设施。

“伏黑!这家用的是煤气诶,还有用喔!”

虎杖悠仁成功在厨房用煤气灶点燃了火,他立即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眼神闪闪发亮的这么惊喜的说道。

“还有储备的干香菇干木耳,豌豆罐头,玉米罐头,米也有不少,鸡蛋……嗯,听起来应该还没坏,这家人好厉害,存货好多!伏黑,我给你煮点热乎的东西吃吧?”

“麻烦你了。”伏黑惠闻言朝那边看了一眼。

大概是知道伏黑惠压力很大,虎杖在最初的低沉过后,很快就恢复了表面的乐观。

绝望是会传染的。

同样,希望与快乐也一样。

哪怕只是表面功夫也没关系,虎杖全力让自己露出笑容。

有着[给乙骨前辈减少压力]的理念在,他们必须坚强的把每一天都过下去。

对付敌人能够一拳打倒一串的虎杖,在厨房里也是得心应手。

“待会还能烧点水洗个澡呢。”把所有能收集到的材料清理干净,在做蛋包饭的粉发少年语气轻快。

“虎杖,你刚刚是不是受伤了?这边有止血药。”伏黑惠拿着从屋子里搜出来的药粉,走进厨房,带着担忧的对着虎杖悠仁的后背到处摸摸碰碰,尤其是几处他印象中被咒灵攻击过的位置。

“嗯?没有喔,只是擦破了点皮。”虎杖任由对方确认,甚至还乖乖的转过身来摊开手。

随后他凑过去,像只大型犬一般在伏黑身上嗅了嗅,“伏黑你呢?有血腥味。”

“那是诅咒师身上的血,我的话,托某个特级笨蛋把自己当做盾牌的缘故,毫发无损。”

伏黑惠哼了一声,把手里找到了止血药抛到地上,止血药直接融入了影子里,“既然都没事,那我把这些东西放进影子里了……“

惠说着,眨了眨眼睛,歪着头,好奇的看着虎杖的动作:“要我帮忙吗?影子里还有不少食物储备,有什么需要的吗?”

他们不久前洗劫了附近荒废的超市。

伏黑惠的影子堪称世界末日里最有用的能力之一了,庞大的影世界能够搬空整个超市。

“帮我把泡好的香菇切一下吧,啊,还有盐,我没在这里发现盐,伏黑,从影子里拿一包盐给我呗?”

“好。”

……

虎杖悠仁的手艺相当不错。

而在冬天里吃上一口热乎乎、美味的饭,某种程度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两人坐在餐桌,像是再正常不过的家人一样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虎杖:“……所以不管怎么想,惠的影子真的超级便利啊!”

“储物能力吗?”

“对啊对啊!”虎杖腮帮子鼓鼓的,有点口吃不清:“堪称逃亡必备能力,生化危机里的人经常要去收集物资,而每次能够搬运的也就那么一点,但是伏黑你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生化危机?电影系列还是游戏系列?我只看过电影。”伏黑惠想了想:“说起来这个状况还真的有点像。”

“我说的是电影啦,当初跟着五条老师修行的时候,看的电影项目里就有这个,不过没看完,我只看了前三部。”

“看电影修行?”作为天才,对自己的咒力控制的很精准的伏黑惠挑眉,思考半响后恍然,“是咒力控制的训练吗?”

“对对!老师当时还塞了个咒骸给我,让我边看电影边积累情绪,朝那个咒骸注入咒力,我跟你说啊,伏黑,一旦我停止注入咒力,那个咒骸就会跳起来打人,超级痛的欸。”

他们和过去一样无所忌讳的聊天。

吐槽着五条悟的不靠谱、早已在涉谷确认死亡的钉崎的霸道、生死不明的其他高专前辈们的各种事情。

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那样。

或许不该提的。

第一个情不自禁提起话题的虎杖想。

但是伏黑惠带着浅淡的笑容接话了。

随后就毫无顾忌了。

因为,这个时候,唯有平和的过去是他们最美好的回忆。



一身肌肉发达、体质好的跟大猩猩一样的虎杖悠仁,体脂率也只有惊人的个位数。

体脂低的人往往会更加畏寒一点,因为他们能够保暖的脂肪储备不足,在不运动、肌肉产热不足的情况下,例如说刚睡醒和刚洗完澡准备休息的时候,他们往往会把自己裹的更加严实一些。

他们现在所在的城市有点偏,冬天气温低,加上现在外面下着雪,室内没有暖气,洗完澡打着冷颤的虎杖悠仁理所当然的拉着负责守夜的伏黑惠的窝进棉被里。

——夏天还会分开,冬天就直接挤在一块了。

伏黑惠在入冬后一直担任着暖宝宝的角色,他都习以为常了。

惠没打算睡,他要守夜。他们俩说好轮流守,今天刚好轮到他。

只不过因为有个怕冷的同伴的关系,他坐在床上,下半身盖着被子,后背垫着枕头,坐着给人取暖。

“这个地方好冷啊。”一头粉发的少年裹紧了被子,往身旁蹭了蹭,习惯的伸手搭在对方腿上,挨着对方嘟囔。

确实要比大城市冷的多,伏黑惠想着,抬手,把消耗咒力最低的脱兔叫出来一部分。

无数雪团子一样的毛茸茸落到床上。

兔子体温比人类高一、两度,一大群毛茸茸窝在一起,相当暖和。

脱兔刚出来也被冷的打了个哆嗦,它们高高竖起耳朵,和主人对视了一会,随后不约而同的挤进被子里,把两个十六岁的少年包裹的严严实实。

“晚安,伏黑。”

有了无数暖宝宝的虎杖眯起眼睛,像只大型犬一样蹭了蹭同伴的腰。

伏黑惠手里拿着从影子里掏出来的书,像摸玉犬一样拍了拍对方的脑袋:

“晚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