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伏黑君觉得不行 > 第9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第97章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嘁。

抱一下怎么了!啊?抱一下怎么了!?

我上一世养了惠九年耶!不管是体术还是十种影法术, 都是我教的啊!

别说抱一下了,以前也不是没蹭床睡过啊!惠睡着后几乎都不动的,乖乖巧巧超可爱。

怎么了, 有问题吗?

没有!

而且爬窗又怎么样!大晚上爬窗是我想的吗!?

还不是因为敲门不开,要是能正常从大门走进来我至于爬窗吗?

五条悟对着伏黑甚尔满脸嫌弃, 在心里骂骂咧咧。

重置世界后最让五条悟不满的, 就是伏黑甚尔这家伙。

也太好命了吧?居然直接死地翻身,还被人从社会的最底层被直接拽到了太阳下面。

当然这家伙变成怎么样,他才懒得管, 但凭什么把惠带走啊!

他重置世界前, 可完全没想过惠被他捡回去养的事情会被改变啊!

捡了个现成的满级小惠,伏黑甚尔这家伙还得意忘形。

呸哦!

骂骂咧咧五条悟宛如液体猫一样,敏捷的躲过伏黑甚尔抡起拖把的一击。

玉犬们及时嗷一声,站直身体把惠圈起来,将被甩过来的拖把水挡住。

伏黑惠发出了一声嫌恶的尾音, 然后抽出床头柜上的纸巾,心疼的帮玉犬清理光滑皮毛上的污水。

而另一边。

拖把柄因为过大的力量而咔嚓的一声的被折断, 扬起狰狞笑容的伏黑甚尔脸上笼罩着阴影。

“我要报警把你抓起来。”咬牙切齿杀气腾腾:“你这个私闯民宅还在大晚上贴着我家儿子不放的变态诱/拐犯……!”

“哈?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敲了窗户,惠都没有拒绝,才不是私闯!”敏捷躲避,还把刚刚关掉的无下限重新打开, 五条悟到处乱窜, 据(不存在的)理抗议:“而且我和惠贴贴的事情能算是变态吗?!你这是污蔑!”

惠:不,你虽然敲了窗但是根本没等我回应。

“污你个头的蔑, 你他妈不说清楚目的, 今晚就死在这里吧!”

“我才不把我和小惠的悄悄话告诉你——”

甚尔冷笑:“你这个失格的恶德教师, 啊,说起来你根本就没有教师资格证,无证上岗的法外狂徒,现在终于又要迈过新的底线了吗。”

五条悟噎了一下:“……你这个前杀手在说这种话的时候良心不会痛吗!你自己不也是无证上岗啊?哦,抱歉,我忘了你根本就没有良心。”

伏黑惠早就面无表情在这突如其来豹飞猫跳的局面里,带着自己的式神被迫转移到了门外。

闻声而来的绘理妈妈不明所以,然后在两个男人不停的斗嘴下理清了前因后果,警惕的把自家儿子搂怀里。

伏黑惠:……

伏黑惠:也亏你们两个体型高大的成年男人能够在那么小的房间里打起来啊。

伏黑惠一言难尽的试图阻止,式神都放出去了,结果愣是变成了两条狗两个人追来追去,谁也奈何不了谁。

我的房间……!!

眼睁睁看着自己房间越来越乱的伏黑惠神经啪的断掉。



于是。

影子掀起浪潮强行把两人隔开。

可怜巴巴五条悟被冷酷无情伏黑惠赶出家门。

甚尔还没来得及得意洋洋又幸灾乐祸的表情还没有放下,就被惠从手上从房间里抓出来的脏的外套啪的袭击了了脑门。

惠面无表情瞪他:“把我房间复原啊……居然拿着拖把到处甩,有本事今晚你睡里面!”

“……先说清楚你和五条家那小子怎么回事?”

甚尔把脸上的外套拿下来,拎起自家儿子就把人扛到客厅放下。

“虽然我一直懒得管你的人际交往,只要你不会把自己弄成狼狈的模样就无所谓……但五条家那小子不行!”

甚尔臭着脸:

“一肚子坏心眼,你给我记着,御三家基本没有好东西,还有,那小子的动作怎么那么熟练,绝对不是初犯了吧?喂,惠,解释?”

伏黑惠沉思:……

你指解释哪个?

爬窗还是拥抱?

当然不是初犯了。

光爬窗都爬了大概有几十次了。

论拥抱的话……习以为常的原因大概得从上一世说起了。



怪他小时候天真不懂事还一时冲动。

当年,还是高专四年级生的五条悟在伏黑姐弟明确拒绝搬家之后,会定期来看他和津美纪。

那段时间的五条悟不知道在忙碌什么,但看起来实在是太丧了一点,还经常悄悄的揉着眼睛,神情有些萎靡,尽管如此,他还是保持着每周至少一次的频率来探望惠和津美纪。

恰好不久前,惠被五条悟带去禅院家解决后续问题,惠被对方展露出来的靠谱短暂的蒙蔽了双眼。

加上他和津美纪都受到对方的庇护,所以当时的惠勉强因此纠正了初次见面时对其[奇怪又让人火大的高中生]的偏见,甚至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稍微对五条悟表露出了极为短暂但确实存在着的尊敬。

所以,在善于观察、对他人情绪敏锐的伏黑惠在发现五条悟这段时间来隐藏在笑容下的疲倦之后,他就拿着自己省下来的午饭钱,跑到药店里,在导购员姐姐的介绍下买了一瓶眼药水放到书包。

等到五条悟再度探望,小小的惠就睁着澄澈的绿眼睛,神情认真的把眼药水从口袋里掏出来,递给对方:

“五条先生最近一直在捏睛明穴那个地方,眼睛是很累吧?这是药店的大姐姐说可以缓解疲劳的东西,请保重身体,如果很困的话,我的床可以借给你休息。”

高专生五条悟:“……”

没第一时间得到回复的伏黑惠犹豫了好一会,才慢吞吞颇为勉强的补充说道:“如果不想要睡觉的话,抱抱也可以,津美纪说,如果很累的话,抱一下就能够打起精神了。”

五条悟缓缓睁圆了蓝眼睛。

他愣了半晌,随后捂着脸,忽然“噗”的笑出声,好一会才伸手,接过对方递给自己的眼药水,然后把才小学一年级的小孩子抱在怀里。

还未成年的白发高专生将自己的下巴搭在对方的脑袋上,像被安抚了的猫一样,眯起眼蹭蹭,然后用手把小家伙的后脑勺头发弄乱。

“嗯嗯,不愧是小惠,真可靠啊,我打起精神来了哦,真是太感谢了!”

小小的惠被蹭的有些茫然,然后被迫未来好长一段时间成为贴贴充电宝。

比一般小孩还要好骗、甚至在十岁以前还相信童话故事、时不时冒出儿童用语的惠对贴贴充电宝身份没有半点质疑,他只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件力所能及的小事。

但是,对于五条悟来说却并不是那样。

那个时间,五条悟几乎没有任何能够分担压力的[同伴]。

一年多以前,五条悟唯一的挚友、同时也是当时仅此三位之一的特级咒术师夏油杰叛逃了。

这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打击,五条悟为此忙碌奔波了很久,不但要承担高层的压力,还得面对最终不得不与挚友为敌的痛苦。

接二连三的挫败,让御三家出身的五条悟终于看清了现实。

最初,五条悟只是为了寻求未来的伙伴而找到了年幼伏黑惠。

结果到后来,却反而被这个小家伙给安慰到了。

五条悟是[最强]的。

尤其是在于伏黑甚尔一战后,打破了最后一层界限的他变的更加所向无敌了起来。

现在更是强大的离谱。

但是实力的强大却并不代表他无所不能,他新的理想不是仅仅是靠力量就能实现的。

所以,惠的存在对他而言很特殊。

那是他选择的理想之路里的新开端。

也是在那段难熬的时光里,最纯粹、无需任何思考和揣测的安心之所。

那是连[最强]都会被关爱和担心的地方。

被不知不觉的救赎了。

——或许当个老师也不错。

这种想法,也是尚未毕业的五条悟在和他选中的惠相处时,被给予灵感、而不知不觉冒出来的想法。

但伏黑惠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那以后,五条悟就变的烦人了起来。

每次来探望都会追着绿眼睛的小孩要抱抱,然后抱怨自己工作的辛苦,仿佛彼此年龄颠倒了一样,年幼的惠被迫摆出一副成熟稳重又可靠的模样,去哄一个比自己大十三岁的少年。

最后还是伏黑惠渐渐叛逆,看穿了五条悟不靠谱不值得尊重的麻烦精的本质,立马就臭着脸拒绝了对方拥抱要求,正式把充电宝这一工作辞掉。

刚辞职还被追着跑了好一段时间,直到被叛逆期的惠无数次双手推脸的实力拒绝,五条悟才遗憾的放弃。

变的只有很偶然的时候——例如五条悟情绪明显处于低谷状态,才会再度拥有贴贴的权利。

……或者是一时兴起的偷袭。



所以。

伏黑惠看着他爸那张臭脸,沉吟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解释的借口。

……五条先生应该只是,习惯了而已。

习惯在不高兴和郁闷的时候和他讨抱抱,像情绪低落非得人安慰超级黏人又麻烦的大型猫。

大概是真的很讨厌两面宿傩了,那一瞬间的任性行为中所透露出来的不爽,并非作假。

所以这次扑过来蹭,应该是偷袭加心情不好的缘故。

……不过没法说出来,这理由好像怎么都没法和甚尔解释。

“那只是因为五条先生一贯缺乏距离感而已。”

惠勉强找到借口,“至于爬窗……那是因为甚尔你每次都不给五条先生开门吧?”

就算开了门,也仿佛盯着臭虫一样时不时刺几句,还催人走。

完全不给五条悟和惠单独相处交流的机会。

“反正给我离那小子远一点。”

伏黑甚尔总觉得五条悟不对劲,不清楚这两人过去渊源的他,满脑子都是惠莫名其妙对五条悟的信赖、五条悟在五条本家给惠安排的充满了违和感的房间、还有今天这次让他快要打电话报警的“熟练”爬窗行为。

惠:“……明年我就要去高专了,五条先生会成为我的班主任,没办法离远一点吧?”

“啧,胳膊肘往外拐的臭小子。”伏黑甚尔用力扯着儿子的脸颊,“你怎么知道五条家那小子会成为你班主任?他跟你说的?呵,指不定的事情呢。”

他恶狠狠的嘀咕。

甚尔:“还有,稍微确认一下——你把影子对绘理关闭,不是因为想要和那个白毛混蛋独处吧?”

惠:“当然不是啊!这件事的原因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不然我怎么会把妈妈从我的影子里转移到你那!”

惠的影子深处,有一个惠自己都不太确定的危险咒灵。

这件事甚尔已经知道了。

毕竟当初惠罕见态度强硬的把自己的影子对绘理完全关闭,让绘理妈妈蔫巴巴了好几天。

妻管严伏黑甚尔想不知道都不可能。

那个咒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存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进去的——惠隐瞒了上一世的事情。

伏黑甚尔有反思过是不是因为自己在惠小时候经常性消失好几个月,以至于在那段他不清楚的空白期里,导致惠被这个不知名的咒灵袭击,然后被自救的惠潜力爆发然后关押到了影子里。

虽然十种影法术到底能不能这么用他也不知道,但考虑到他儿子现在已经是远超历史上所有影法术继承者的天才了,或许开发出禅院家古籍里未记载的能力也不奇怪。

因此,虽然不清楚原因,但听说那个咒灵似乎开始苏醒,惠说至少是特级的水平,为了避免绘理被影响所以才关闭了自己影子通道——这个解释甚尔接受了。

他现在开始犹豫的提出质疑,也只是被奇奇怪怪的死敌五条悟刺激到了。

甚尔:“那他来找你做什么?别告诉我没理由。”没理由的话明天上班就暗鲨了那混蛋。

“是和宿傩的容器有关……”

“两面宿傩?”

甚尔对两面宿傩也有所耳闻,毕竟是诅咒之王,但凡对咒术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位的存在,更别提有千百年历史的御三家了。

但甚尔没注意宿傩苏醒的消息,所以此时有点惊愕:“两面宿傩在容器里苏醒了?”

“嗯,不过虎……宿傩的容器能够压制住对方,是罕见的容器体质,加上和我同龄,所以五条先生说明年让对方入学高专。”

“哈?让被诅咒寄生的家伙入学高专?”

甚尔嗤笑出声:“五条悟那家伙还真敢做啊,得亏他实力和背景都够强,高层那群老头子已经恨不得弄死他了吧?不过为什么是明年?”

伏黑惠斟酌着解释:“总之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你自己去问五条先生,反正直到明年四月份入学前,都要有人看着宿傩的容器……”

甚尔危险的眯起眼,回想起之前自家小孩被五条悟拉去打白工照顾乙骨忧太的事情:

“五条悟不会让你去看着那个容器吧?”

“我——”是我自己想要去。

“拒绝了没?”

“我——”

“你敢答应我就把你腿打断,现在你把影子对绘理关闭,有什么事我都没法及时过去你那里,给我拒绝掉,少趟浑水,离这些危险的事情远一点。”

伏黑惠死鱼眼:“人选已经定了,是七海先生负责,我倒是想去,只是五条先生拒绝了而已。”

“哦,那就好……等一下,既然不是劝你去处理这件事,五条悟来找你干嘛?”

伏黑惠:你好啰嗦,又回到话题远点……有完没完啊!



总之。

伏黑惠第二天是打着哈欠上学的。



国中三年级课业开始繁重起来,伏黑惠姑且还算是得心应手,就是在一群面临升学压力的同学当中,他轻松的有些引人注目,因为成绩优异的关系,他还被班主任和蔼的叫出去询问了一下升学的意向。

但凡是学校,就没有不注重自己的升学率的。

帝光中学是名门,过去升学率都不算低,是否能够培养足够数量的学生前往名门高中,对中学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一项评价指标了。

但尽管如此,学生的升学志愿一般不会□□涉,老师只会在有需要的时候提供意见。

伏黑惠之所以会被班主任喊出去交流……纯粹是因为他在学校的名声问题。

——有着□□世家的谣言在。

他们班的班主任还和甚尔有过直接通话。

不知道当时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反正从那个时候开始,班主任看着伏黑惠的眼神都总是充满了慈爱。

他想问问伏黑惠的高中意愿,甚至可以的话,班主任还推荐了一所名门、而且是住宿制的学校。

为了让他眼里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学生能够走上正确的道路,班主任煞费苦心。

伏黑惠欲言又止。

因为不想再被揪着一个话题问个不停——昨晚他已经受够了。因此他只是点点头,说自己会考虑。

2017年12月20号。

国中三年级的第二学期结束。

持续到明年一月上旬的寒假开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