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我的神三群友居然有这种操作 > 准备跑路

准备跑路


  司隶长安

  通过大将军手谕,熊猫成功通过了萧关,即将抵达昔日大汉国都,此行只有两三万西凉铁骑和飞熊军,后续大军还得等些时日,毕竟大将军可不管饭。

  大军行进到日上三竿,远望而去便看到了一座雄城坐落在关中千里平原之上,此时一名密探来到熊猫申公豹面前,申公豹接过密探手中信封浏览起来,看完后转手给了熊猫。

  一边烧掉密信一遍对申公豹问道:“时崎和鲨鱼到哪了。”

  “应该还在太行山脉藏匿。”申公豹回答道。

  拍了拍手上的灰,熊猫让金戈率领大军进入长安整军休息,而自己与申公豹则寻向另一处。

  随着精神天赋的指引,熊猫和申公豹越行越远,申公豹并没有问他去哪,这一位的心思不是他能猜测的,论兵权谋,政治内斗,书友群中胜他者一人,比肩者二三尔。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这是申公豹此时看到的场景,

  “下马步行吧。”熊猫喊到,申公豹愣了愣照着熊猫下了马,系好缰绳。

  继续向前行进,这一次并没有类似《桃花源记》的山洞,狭窄的小道,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座茅草庐,和劳作的平家百姓

  熊猫直径走向前,朝着桃树下的两位下棋的老人。

  “晚辈拜见前辈。”熊猫对着两个老人行了礼,旁边申公豹也一样做了起来,这二位老人在别人眼里属实谈不上老迈一词,健硕的很,但身上垂垂老矣的气息,无不预示着大寿将近。

  二人没有停下手中棋,熊猫和申公豹也在旁边静静的看着,等待这棋局的结束。

  “你觉得这盘棋怎么样。”下完最后一手的老人看向熊猫问道。

  熊猫深思道:“错一步,满盘皆输。”

  二老顿时大笑起来,“对啊,错一步满盘皆输,我们当年何尝不是这样。”

  “求前辈训教。”熊猫深深鞠了一躬,这一刻他没有别的心思,只期望能得到一个答案。

  另一老者摇了摇头道:“我们只是失败者,留下残缺的传承,不光是那一位不允许,我们也希望你们能重新走出自己的道,无需模仿我们这些失败者。”

  “可是……”老实讲熊猫对这一切并没有什么信心,一切已知信息去推演当年的那一切,熊猫比群中所有人都知道那一位的恐怖。

  老人拍了拍熊猫,巨大的手力让熊猫感觉到承重。

  “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一件好事。”老人沉声说道,而事实确实如此,“不可战胜”的概念映入人心,那么概念就成为了事实。

  许久之后,熊猫与申公豹拜别了二老,离开了桃林村庄,一骑绝尘,路上两人开始对局势聊了起来。

  申公豹率先问道:“那位大将军怕是就在这几日要身死了。”

  “那如果大将军没死,那群人带着兵进入宫中呢。”申公豹听完皱了皱眉头。

  随即回应道:“里面有我们的内应?”熊猫没有回答,申公豹也只能自己慢慢品。

  回到长安后,熊猫便接到了来自洛阳的情报,和大将军的手谕。

  洛阳皇宫

  “咻”,即将踏入宫中的外戚大将军迎面遇袭,两旁围墙上太监们拿着弩机射向大将军。

  但情况并没有和预想的一样大将军血溅当场,而是一阵刀光剑影后,所有弩箭统统被斩落,一队队士卒出现包围了这里,这是三河五校之一的虎贲营。

  后宫中,御司徒逼着这位太皇太后写下手谕,与此同时安东尼带领着羽林卫,以清君侧的名义,“拱卫”着未央宫。

  胖褚和ばか者看到了大将军没有身死,连忙发消息道:“大将军没有死,身边还有虎贲营,咋办。”

  安东尼和御司徒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外戚和宦官两败俱伤,玩家下场收拾残局后,做一回曹操董卓“挟持”天子,但现在玩家们成了反贼了。

  御司徒看着太皇太后写完手谕递给自己,场面极度尴尬,总不能对她说:你哥哥没挂,我开个玩笑,我道个歉。然后安东尼对小皇帝讲:这只是演****您继续玩。

  这不扯淡吗,现在大将军搞不死,没办法搞成铁案,又不能全身而退,待到熊猫来到洛阳,洛阳得翻天。

  玩政治内斗,在场的基本没有一个人是熊猫的对手。

  “等死吧”

  这是所有人内心最深刻的想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