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娘娘她拿错剧本了 > 56.她的靠山

56.她的靠山


  “小的知知知知无不言,言言言言言无不尽!”张三朝周知府磕了个头开始娓娓道来:“小的从昨晚就睡在了刘老汉家的墙头上,一直到今日清晨日头冒了尖,刘老汉晃晃悠悠从屋里走出来,小的便尾随他至大街上!
  刘老汉先是去了益和堂买药,而后去了邢氏的摊子买栗子。接着,他和邢氏吵了起来,最后邢氏给他退了铜板。刘老汉便拿着铜板进了一家包子铺去吃包子。
  可他刚吃完走出铺子,刘老汉突然——突然倒在了大街上!”
  张三说到这里已经颤巍巍,“小的以为他又醉了,便想趁机偷他的荷包!哪知离近了一看,刘老汉居然口吐白沫、浑身痉挛、双眼发直......死在了大街上!”
  上官咏仪仿佛陷入了悲伤的回忆,点点头,“没错,我爹死的时候,手里还拎着半斤栗子和益和堂的药包。这些,捕头大人已经看过了!”
  一名捕快将被干净白布包裹的物证呈上来。
  “大人,栗子和药包全部都验过,没有问题!”
  上官咏仪又含泪望向乔佩佩:“乔妹儿,我对不住你了!眼下人证物证据在,我想替你狡辩也不成!早知如此,你何必力求寻这些证人来?否则我还能替你挽留一线生机......”
  围观的老百姓开始躁动。
  “看来真是乔氏的包子铺出了问题!”
  “无冤无仇,乔氏为何砸自己的买卖呢?”
  周知府眯着眼哼笑了两声,一副“看你如何狡辩”的表情望着乔佩佩。
  “堂前公审,据众证定罪。乔氏,任你如何狡辩都是白费唇舌!”
  乔佩佩顶着身后老百姓争议,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拙略演技,气的牙根儿痒痒——好好儿一个飒、冷、美、拽的女主,被“上官咏仪”演成了白莲花婊!
  剧情处处都在袒护女主,照这么下去,乔佩佩这集就会被上官咏仪玩儿死!
  可她乔佩佩是谁?女主的剧本她倒着都能背出来!上官咏仪的套路都是她玩儿剩下的!
  乔佩佩一改刚才的娇柔做作,波澜不惊的朝周知府作了一揖。
  “大人!吴掌柜、乔氏、张三,他们三个都在撒谎!”
  乔佩佩此言一出,立刻引起哗然大波。
  “咚!”
  一声惊堂木震人心魄。
  整个县衙分外安静,蚊蝇之声可闻。
  “刁钻妇人,看本知府不把你——”
  “扒层皮”三个字,周知府还没有脱口而出,一名小厮忽然慌慌张张的跑到周知府身边。
  众人看到这名小厮捂嘴在周知府耳旁说了什么,周知府脸色大变。
  人群中突然主动让开一条路,周知府立马撩起官袍,弓腰笑着迎上去。
  “哎吆我的大小姐,不知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侯爷近来可好啊?”
  李雨棠漠视周知府谄媚的笑脸,直接坐在了公堂上为她准备的椅子。
  陆识进以及丫鬟跟在李雨棠身侧。侯府的轿子就停在县衙门口,若干名带刀侍卫将整个县衙围的水泄不通,生怕有什么歹人或者乱臣贼子冲进来冒犯了侯府千金。
  几名“认识”赵九良的侯府侍卫,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赵九良环视一周,目光闪了闪,暗自吞口气。
  现如今他想带走乔佩佩都不成了。硬拼只会全军覆没,所有兄弟都会受他的连累!
  “我听说周知府在断冤案。”
  李雨棠长得不似镇国侯粗狂英猛。但自古以来女儿随爹,镇国侯年轻时英俊潇洒的五官如刻印般长在了李雨棠的脸上。
  “我父亲不知听谁说周知府在断冤案,毕竟在他居住的水土上,若真有此事,有辱镇国侯府的名声。因此便特地派我来瞧瞧。
  周知府的乌纱帽......又不是用真金白银换来的。周知府两袖清风、清正廉明,又岂会趋炎附势断冤假错案?我不过来瞧个热闹罢了。周知府放心,即便你真的断了冤案,也传不到圣上耳朵里去。本小姐心里有数,周知府无需紧张。”
  李雨棠笑笑,话里话外暗暗给周知府施压。
  她本来无意掺和这一脚,最怕他爹用半生汗血拼来的荣誉沾染上污点!可不知谁给他爹飞鸽传书,还是只军营里的“八百里加急”信鸽,叫镇国侯出面管理这件案子。
  镇国侯看完以后十分重视,当下就要跨上大刀亲自骑马而来,却被李雨棠出门拦下。
  堂堂的镇国侯公,为一个年轻寡妇出面......成何体统!
  传出去要引来多少闲言碎语?
  这种事,还得李雨棠这个做女儿的出面。
  正好,李雨棠借着陆识进这层关系,就当顺水帮了他一个人情......若乔氏真是被冤枉的,李雨棠也算是给镇国侯府争了光!她爹——镇国侯、包括她,生平最恨官府欺压百姓!
  女儿家的面部线条柔软一些,再加上李雨棠生来贵气大方,笑时还自带一股威严。周知府看着眼前这张酷似镇国侯的脸——差点儿就吓破了胆!
  “没有的事儿!不知是谁在镇国侯耳边胡说八道!”
  陆识进听了,反被气笑,哼了声没说话。
  周知府见陆识进底气十足的站在李雨棠身边,便猜到了这是他搬来的救兵。
  一位是流失在民间十几年,身份未得到证实的“嘉运郡主”,另一边是开国功臣、镇国侯的嫡千金......啧,这案子,不好办呐!
  周知府对乔佩佩的态度俨然大转变。
  “乔氏,本官给你个机会,你尽可将你心中的疑虑道来!”
  乔佩佩感激的望了李雨棠一眼。
  李雨棠对乔佩佩印象颇好,回应她浅浅一笑。
  二人仅在“澄阳湖画舫”上有一面之缘,算不得朋友。今日李雨棠肯屈尊前来为她做主......无非是因为两人共同的朋友——陆识进!
  果然患难之中见真情......等这次风波一过,乔佩佩打算好好请陆识进搓一顿!
  “大人,方才这三位人证所言,听起来似乎连贯到天衣无缝,可事实上漏洞百出!”
  乔佩佩跪了会儿觉得膝盖发酸,便自觉的站了起来。
  碍于她有镇国侯府当靠山,周知府也不敢多说什么。
  边儿上披麻戴孝的上官咏仪看似坐如拂柳,面上坦然自在,实际上早就脸色惨白!只不过被她本来就白皙透亮的皮肤遮掩过去罢了。
  上官咏仪暗暗的攥了攥拳头......镇国侯府都出动了,这个案子,乔佩佩反败为胜已是定局!她手里仅仅凭着一枚能“证实”郡主身份的玉佩,如何能与侯府嫡千金抗衡?
  ------题外话------
  轩辕澈:“嗤,无知妇人,你当真以为你的靠山是镇国侯府?”
  乔佩佩:“是你是你就是你!谁让你是我的亲亲相公狗蛋儿~!”
  “......”轩辕澈:“把狗蛋儿去了!......亲左边还是右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