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中世纪王者之路 > 第二十八章 “驾其”

第二十八章 “驾其”


  马瑟当天就把男爵和院长的账务问题理了个干净。所有的物资都被他估了价,双方以物换物,最后都很满意。

  随后马瑟被派去协助神父征税。罗杰给马瑟设计了一个袖标,用白色布条拼出的一个艺术字体“T”,像一把无柄的剑,又像后世一个著名的车标。

  罗杰告诉马瑟,这代表“税”。马瑟如同戴了红袖章的老妈子,一下子就感觉到了从平民百姓到官方人士的身份转变,他昂着头出发了。

  第二天罗杰又准备去例行巡查。他看到安吉莉卡蹦蹦跳跳地出了门,然后似乎意识到了不妥,又改为淑女般的小碎步。

  罗杰和她打招呼,鼓励道:“好好干!”

  安吉莉卡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罗杰搬出了马鞍准备给男爵的战马系上,却感觉到长罩衫被拽住了,他回头看,是“礼物”。

  罗杰说:“‘礼物’别闹,我要去巡查了。”

  但是“礼物”咬着长罩衫不松口。罗杰摸着小马的脖子哄它,小马松了口,却凑到马鞍前。

  罗杰脑子里蹦出个想法,马好像是一种会学习的动物,小马似乎会模仿大马的行为。

  他看着“礼物”,难道是最近太忙没空和它玩,一直骑着战马溜达,让它觉得自己被冷落了,这是打算被我骑吗?

  罗杰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教育“礼物”,现在他看到了一线曙光。

  于是罗杰拿起马鞍对“礼物”说:“那我给你上鞍咯?”

  小马学着战马的样子站着不动,罗杰很顺利地给它上了鞍。

  调整系带的时候,“礼物”似乎有些不舒服,动了几下。罗杰停了手,看它又站定了,就继续调整,“礼物”没有拒绝。

  刚上笼头的时候,“礼物”显得很不习惯,它晃着头拒绝了。于是罗杰就站定了看它,等它不动了才继续。这次“礼物”顺从地接受了。

  罗杰满心欢喜,他来到小马左边,踩着蹬说:“我骑上来咯。”

  罗杰一个翻身,小马条件反射地一晃,罗杰坐了个空,重重地摔了个屁墩。

  罗杰揉着屁股站起,准备再试一次。

  他抚摸着小马的脖子,安抚道:“乖,不要动哦。”

  小马站定了,罗杰踩上蹬,用力踏了两脚,“礼物”站着纹丝不动。

  罗杰小心地,慢慢地,把重心移到踩蹬的左脚上,然后翻身上马。

  在最后一刻,“礼物”敏捷地一个矮身闪开。坐了个空的罗杰又一次重重地摔了一跤。

  “礼物”晃着头踩着小碎步,如同和罗杰玩泼水游戏一般,它似乎觉得这也是个游戏,高兴得很。

  挣扎着爬起的罗杰生气了,他嚷嚷着:“不骑了,我不骑你了。”

  罗杰揉着屁股,转身就走。“礼物”追上来用头顶他,似乎想叫他继续玩,他就是不理。“礼物”又咬住了他的长罩衫。

  罗杰回头一脸严肃地告诫小马:“最后一次,你再闪开,我就再也不骑你了。”

  这次“礼物”真的乖了。

  罗杰踩上了蹬说:“不许动哦。”

  于是它就真的不动。

  罗杰小心翼翼地翻身上了马。他得意极了,“礼物”终于肯让他骑了。

  他用脚蹭了蹭马肚子,夹紧腿,晃动缰绳,送跨,“礼物”站定着一动不动。

  罗杰意识到小马还没有弄懂这些小动作的意思,它还在执行着“不许动”的命令。

  他想着该怎么提示小马走起来,他想到了老爹以前骑马的英姿。

  于是他学着一抖缰绳,喊道:“驾其。”

  小马似乎懂了,它猛地窜了出去。

  罗杰忙调整姿势,他刚才险些被甩下马。

  他喊着:“慢点慢点。”

  小马开始加速。

  罗杰都有些慌了,他忘了该怎么停止,只是僵硬地保持着快跑的姿势。

  他嘴里喊着:“停!停!”

  小马开始狂奔。

  这下罗杰都不敢喊停了,他也不敢做其他动作,他担心不了解动作含义的小马会做出伤害自己的反应。

  他们从缓缓的斜坡上疾冲而下,罗杰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还好小马没有失了前蹄。

  他们在大道上一路奔驰,从慌忙闪避的路人边上冲过。

  罗杰实在忍不住了,他“啊、啊”地惨叫着,像个汽车喇叭。

  这似乎让小马更兴奋了,它纵情地奔跑着,似乎要把前段时间积累的怨气一次性发泄个够。

  罗杰根本没办法控制小马的走向。好在“礼物”对这里很熟,它沿着罗杰往日巡查的路线一路跑着。也不停留,到了一处就直接跑往下一处。

  枣红色的身影如同一辆消防车,拉着“啊、啊”的鸣笛,从一个工地到另一个工地。

  它痛快地一口气跑完一圈,闯进村门口,回到杰克骑士的屋子。

  它站定了,高兴地嘶叫着,如同狂按门铃的快递员。

  男爵被惊动了,他出来接收了快递:一条软软的瘫在马背上的鼻涕虫。



  罗杰休息了整整一天才缓过来。

  男爵告诫他:“刚学会骑马不要急着快跑,我当年练到人马合一整整用了十年,骑马是一辈子的事,不用着急。”

  罗杰很想说:我一点都没急,急的是“礼物”。

  但他没好意思开口。

  罗杰又来到马厩,“礼物”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纹丝不动地站着等他上鞍。

  罗杰很严肃地对“礼物”说:“今天不许乱跑,要慢慢走。”

  “礼物”昂着头,斜眼看他。

  于是罗杰觉得自己被蔑视了,一股火气从心头冒起。

  他整理好马具翻身骑上。

  “礼物”一动不动只是昂着头。

  心火窜进了脑子,把男爵的告诫烧的一干二净。

  罗杰一个冲动,他一抖缰绳:“驾其。”

  ......

  罗杰觉得自己有了很大的进步,比如说忍耐了更久才发出了“啊、啊”的惨叫。

  而且下马的时候也优雅了很多,从鼻涕虫进化到了类人猿。

  他很想对看着他摇头的男爵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但是他直不起腰。

  男爵扶着步履蹒跚的罗杰进了屋子,如同在扶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安吉莉卡下工后,来看望卧床的罗杰。罗杰教她按摩。

  “对对,就这儿,按下去,嗷~,别停呀,继续,嗷~。好了好了,换个地方,再往下面点,对,就是这里,揉,太轻了,用力揉,哎哟哟哟,舒服,再来。”

  安吉莉卡手上不停,顺从地照着罗杰的指示给他放松着,嘴里说:“村里人这两天都在谈论你。”

  “说啥咧?”

  “说你嗓门大。”

  罗杰撇了撇嘴,这小妮子可以啊,出村门才几天都学会嘲讽了。

  “几个上过战场的老兵还说,一般骑士冲锋都会喊‘哈利路亚’,只有逃兵才会‘啊,啊’地乱叫。”

  罗杰羞得满脸通红,他嘴硬地说:“是我的马听不懂‘哈利路亚’,我才‘啊啊’叫的,明天我就去给它读圣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