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二章

“一,二,三十六。咦,十六?”方大力挠了挠头,心里暗想,我们是来了十六个人吗?不是十五个吗?

还待再数一遍,前面的小伙伴催道:

“大力哥,好了没,我们赶紧回去吧,湿答答的怪冷的。”

“来了来了。”大力用力点甩了甩头,不管了,人没少就行,也许是哪个小伙伴后来加进来玩的吧。

几个孩子你追我赶,很快就超过了将宋延年驮在肩头的宋四丰。

大虎在经过的时候还调皮的跳了起来,往宋延年的屁股上一拍,嘻嘻笑着一边跑过去,一边回头冲宋延年做了个鬼脸。

宋延年还不待生气,突然,感觉到一股恶寒,汗毛倒竖,浑身更是一僵,差点没从宋四丰头上栽下来。

“延年,你怎么啦。”宋四丰一阵慌乱,连忙将宋延年从头上抱下来,语气焦急的问着。

“我也不知道哇。”宋延年自己也懵了,“就是心慌慌的。”

说话间,宋延年视线还直视着前方,身子还有些抖,手紧紧抓着他爹的衣袖。

宋四丰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没什么特别的。几个孩子打打闹闹的,林家的小秀才一个人沉默的走在最后面,马路上都是孩子留下的水渍,湿湿嗒嗒的,将小土路弄的泥泥泞泞的。

很快,几个人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了。

宋延年打了个激灵,好似突然回过神来,他紧紧的扒拉着宋四丰,吊在宋四丰身上,催促道,“爹,我们快回家吧,今晚我要和爹一起睡。”

这股突然的恶寒来得快也去的快。很快,宋延年的神情便恢复正常了。

宋四丰仔细的看了下他的脸色,觉得没什么事,这才放下心来。

小孩子有时就是这样,他的认知还不够,有时一个影子,一个在大人看来寻常的东西,也能将孩子吓得一惊一乍的。

宋四丰遂也不在意,只搂着自己的宝贝,哄道,“好好好,和爹睡,爹也想我们家延年了,延年这几天每天有没有乖。”

“有,延年都有听娘的话。”

宋延年乖巧回答。

很快,宋四丰抱着宋延年就到了自己家了,一栋稍微大一点的黄泥屋门口。

宋延年在宋四丰身上挣扎了两下,滑溜溜的滑了下来,大声的喊到。

“娘,我回来了,我爹也回来了。”

“回来啦?”宋延年这辈子的娘江氏从屋里出来,看到宋四丰手上拎着的白银鱼,一脸的喜意。

“这次抓到啦,还顺利吧。”

“还行。”宋四丰一边应着,一边将鱼递给了江氏,“快去处理下吧,儿子爱吃新鲜的。”

“这还用你交代。”江氏接过鱼,就往厨房走去。回头对宋延年说道:

“陪你爹去睡会儿觉。”

宋延年抬头看了下他爹,除了胡子拉碴,他爹眼下还有着青影,顿觉一阵心疼。

“走走走,我们睡觉去。”

说着话就上前拉着他爹往里屋走去。

躺下没一会儿,宋延年便听到他爹的呼噜声,响彻耳畔。

宋延年轻手轻脚的从他爹的怀里爬了出来,自己抱着快有他高的板凳,爬上凳子,坐在饭桌旁等着吃鱼。

江氏出来时,看到饭桌上摆好的碗筷,一阵欣慰,我儿长大了,会帮忙做事了。

“快吃吧。”江氏将装着银鱼的黑瓷碗往宋延年面前一推,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儿子认真吃鱼的模样。

“娘你也吃。”宋延年用汤匙舀了一截白银鱼到江氏碗里。

“娘不吃,延年多吃点,要补身子呢。”江氏笑着将碗挡住,推回了他的汤匙。

宋延年无声的叹了口气,按以往的经历来看,江氏是绝对不会吃这鱼的。他只能默默的埋头吃着。

鱼质鲜嫩美味,鱼骨更是根根分明,宋延年很快就吃完了。照例自己将小脏碗收拾到洗碗的大脸盘里。又收获了江氏一副我儿子就是懂事乖巧的欣慰神情。

宋四丰醒来时,已经是月上枝头时刻。

“醒了吧。”蜡烛下,江氏正在缝补着一件破口的衣服,听到动静,转身问道。

“饭在锅里温着,快去吃了吧。”

“怎么有一块白银鱼?”宋四丰打开木质的锅盖,看到锅里小碗中的那节鱼块,诧异问道。

“是你儿子偷藏的。”江氏将手上的针收线,一边回道。

“你怎么不让他都吃掉呢。”宋四丰一脸的肉疼。

“我这么个大老粗吃这干啥。”

“你以为我不想啊。”江氏没好气。

“我看到的时候,你儿子已经躺在床上睡觉了,推搡他起来,他还要说啥爹爹辛苦了,爹爹累了,延年看了心疼,爹要一起吃了补一补。”

“啊,我儿子就是孝顺。”宋四丰看着床上摊大手脚,睡的沉沉的宋延年,眼里装着的慈爱都要满下来了。

“来来,他娘,我们一起吃吧,不要辜负儿子的孝心。”

宋四丰跨坐过凳子,殷勤的将鱼分成两份,本来就不多的鱼这下更是少的可怜。

两人也不嫌少,很快就分吃完了这节白银鱼。

“我不在的这几天,家里有什么事吗?”

饭食后,宋四丰捻了几撮苦茶在黑瓷碗,烧了壶热水泡上,一边和江氏说起闲话。

“大事倒是没有,秋收的事情,你走之前就安排好了。大勇几个兄弟收完自家的田,很快也来我们地里帮忙。我按之前说好的,一人给了一筐谷。剩下的都收在隔壁房里了,这几天趁着日头不错,你得帮忙一起晒晒。”

“嗯嗯。”宋四丰一边听着,一边应着。

“这我倒是不担心,大勇几个都是做事认真的,我信得过。”

“我三哥那边有没有来说事?”

宋四丰咂了口苦茶,眼睛示意三房的方向。

“来了,怎么没来。”江氏没好气。

“你走了以后,他当天晚上就来拍门了,你三哥说你怎么没叫上他一起,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

“你有没有按我教的说。”宋四丰忙问。

“说啦。”江氏回答。“我就应你三哥,三哥啊,你这年年回来都一通抱怨,四丰也是怕把你冻坏,又怕你逞强,这才自己独自去了。”

江氏将那时的话又学舌了一遍,着重的表现了宋三丰当时的表情。

“你是没看见他那时脸臭的呀。”江氏啧啧了两声。

“哎,我这三哥,也就爱冲着我贪便宜。”宋四丰双手枕着头,往椅背上一靠,舒服的发出喟叹。

“谁让我这脾气好呢。以往我想着,我这没儿没女的,就算是吃糠咽菜的也没什么,他们爱占便宜就让他们占着去吧。现在不一样啦,我们有延年了。”

“我们得为延年打算打算。”

“今年我还就不爱给他占这便宜了。远的不说,就说去年吧,他跟着去源山打猎抓鱼,一路上啥忙也没帮上,最后分了猎物就算了,居然还要分我半尾鱼去,说啥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这样的话。”

“你听听这个,像话嘛!他明明知道那对我来说,可不是半尾鱼的事,这鱼可是我儿子半条命。我能让他占这个便宜吗?笑话!”宋四丰越说越气愤。

“你怎么说话的。”江氏不满意了,什么叫她儿子的半条命,“什么命不命的,听上去多不吉利。”

宋四丰也知道自己失言,“嗐,你还不知道我不是那意思嘛。”

他没趣的闭上嘴了。

这白银鱼对先天有失的孩子有奇效,也算是千金难寻之物。源山每年也就这么几天雾气会渐渐散去,他才敢到这山腹之中,取这白银鱼。

平日里,他也只敢在外围打些猎物。

毕竟,按照往年村民的经历来看,这源山里面可去不得,山深水浅,危险重重,往往是十死九生的事。

要不是他小儿宋延年幼时体质如此之差,他宋四丰也不敢冒这样进山的险。

就头一年来说,平日里这孩子多吹一阵风可能都要被夺去这小小的生命。

“好在延年现在身体好了许多。”江氏一脸温柔的看着床上摊的大大的小儿。

“这几天你看紧点延年,不要让他去河边玩了。”

宋四丰嘱咐,“我今天回来的时候看见村里好几个小孩下水玩了。”

“延年下河玩水了?”江氏一听,紧张的问。

“那倒没有,这孩子听话的很。我也只是不放心罢了。”宋四丰自豪的一笑,颇有我家娃天下最懂事的架势。

“中元前后,还是小心点好。”江氏听后,连连应是。

话头一转,江氏又和宋四丰提起了另一件事。

“这几天忙着秋收,我一直在想着一件事。这种田也太累了吧,一年到头的,也就收那么些谷子,我们自己也就算了,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我舍不得我们儿子以后也过这样的生活。”

“是啊,延年的身体可吃不消。”宋四丰若有所思。

“那可不是,我们延年以后可是有大出息的,你瞧他多聪明,上次他和我一起回我娘家,一溜烟的亲朋好友都夸赞他,就连我那伯公都说了,我们家延年是个早慧的。”

江氏语带自豪,她娘家的伯公可是一名童生,在十里八乡也是有头有脸,说得上话的牌面人呢。

如果宋延年还醒着,听到这赞叹,估计得尴尬的喊声大可不必。

“当家的,你说我们送延年去读书怎么样?”江氏语气兴奋,凑近宋四丰问道。

“读书?”宋四丰有些诧异。

“是啊,像林家侄媳那么困难,都可以供子文读书,我们也可以。”

宋四丰听后,沉默不语。

江氏口中的林家侄媳是已故林立祥的媳妇。

宋四丰的辈分比林立祥高,虽然没什么亲戚关系,但往年林立祥回村,相互走动时也会称他一声叔。

林家以前是村子里的大户人家,祖上曾经出过师爷,坐拥百亩良田。

只是他们这一脉子息困难,后代多是单传,到林子文他爹林立祥时,更因为多年的赶考,又无家人旁枝的帮衬,家里的田地是卖了又卖,到最后只剩十来亩地。

而林立祥本人更是倒霉,在考秀才回家的路上,不小心爹到河里淹死了,等到被人发现时,身体已经被水泡的不成人样了。

好好的一个家只剩下林家媳妇和林子文两个孤儿寡母的。

更让人悲叹的是,榜单公布时,林立祥是榜上有名的。只是人已经没了,就算是改门换庭也无用。

最后,稚子懵懂,寡妇难支门庭,林家媳妇一咬牙就带着林子文回到小源村。

村子里哪个人不唏嘘两声,叹息一声命也。

“子文还有在读书吗?”宋四丰想到下午溪陵江边,玩水的那几个孩子似乎就有他的身影。

“哪能没有,林家侄媳管他是真的严厉,中午暑气这么大,还拘着那孩子在家温习功课,我就没见那孩子出来玩过,说来也是心疼,才十来岁的孩子,连个伙伴都没有。”

宋四丰诧异,心想,那可不一定,下午玩水的孩子中就有他,指不定是偷偷跑出来的,宋四丰也不说破。

“唉,我要是像侄媳一样会刺绣就好了。”江氏悠悠的叹了口气,无限惆怅。

“那样,我绣几张绣品,就可以供我们延年读书了。”

宋四丰轻拍了江氏的手,“哪有那么容易,哪家做事不难的。你别看林家媳妇好似赚的多,一张绣品就好几两银,但她那眼睛也废的厉害。上次我打旁边走过,她都没认出来。再过个几年,那眼睛不要说做绣活了,连生活都难。”

宋四丰叹息。

“我也就只能多织两匹麻布了。”江氏认命。

“你也别太担心,不然,我和我老子爹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大家一起给点帮扶,毕竟我的兄弟姐妹那么多。”说起自己那么多的兄弟姐妹,宋四丰还是自豪的,毕竟人多好办事。

“你可快拉倒吧。”江氏毫不留情的滋溜醒做美梦的宋四丰。

“我们可是分家了。”江氏道。“分家了明白吗?”

“那前几年,我还给他们那么多帮助呢。”宋四丰还不死心。

“我那几个侄子侄女,养育他们,给他们结婚,哪个我没出过力?”

早些年,他们没有分家,他们夫妻十多年没有孩子,赚的钱,做的事,都是为公中做的,现在可算是有了自己的孩子,却得不到兄弟姐妹的帮扶,总的来说,是他们吃亏了。

“我们分家了。”江氏平静的再次重复。

气氛一时有些僵。

“好吧。”宋四丰死心,仔细一想,他不得不承认他媳妇是对的。

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宋四丰抹了抹脸,从屋子角落里挖出一块砖,砖后面是空心的,里面藏着他们家所有的家当。

不算铜板,零零散散的碎银有十余两。

“唉,这要是读书,不说束脩,就是平日里的笔墨纸砚,年礼,人情往来,都是不够的。”宋四丰愁眉苦脸。

“谁说不是,当初林秀才家大业大的,不也在几次赶考中变卖了吗?”江氏越说越犹疑,最后想要让儿子读书的心也动摇了,这读书还是出路吗?

“读!”宋四丰重重的说道。“砸锅卖铁也要读。”

“不说让他多有出息,就是多识些字,多懂些为人处世的道理,这钱也是花的值了,至于以后要不要赶考,看他的情况吧。”

“当家的。”江氏眼里有些泛泪。

“你别担心银钱,孩子这么小,又是个懂事坐的住的,我就是再难,都供他,我们只有这一个儿。”

讲到这,宋四丰停顿了下,又郑重道,“明天我就再进一趟源山。”

江氏一声惊呼,“这可不行。”

宋四丰制止了她接下来的话头,“这事我自己有分寸,我今天出来的时候,雾还是散的,再加上我每一次进山,都是有做好标记的,我快去快回,不贪进不贪多,会没事的。”

“你还不相信我吗?我可是一个老猎手了。”

江氏看着宋四丰坚定的眼神,渐渐的不再出言反对,“那你多加小心,你先休息,我给你做干粮去。”

说罢,赶忙背过身,点上一盏煤油灯去厨房里忙活去了。

宋四丰看着兀自睡的沉沉的宋延年,将被角搭上他露出的肚皮,这才点上一管土烟,推开门站在门口抽上,一边抽一边看着天上的圆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