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宋延年就醒了过来,自己去了厨房,从灶里打了热水,再往盆里兑了一些冷水,这才开始洁面洗漱。

温热的毛巾搭在脸上,宋延年忍不住要发出舒服的喟叹,早起的不适一下子就被冲淡了。

他将属于自己的小帕子搭在毛巾架上,转头看向身后的动静声处,只见江氏拎着个槽盆进来。

“延年,起这么早啊,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江氏见到他,有些诧异。

嘴里说着话,顺手还将准备好的鸡食放入槽盆,打算去鸡棚里给小鸡喂食。

“我来我来。”

宋延年积极的捧过槽盆,盆有些重,他晃悠的走得慢了一点。好在鸡棚离厨房也不远,几步路就到了。

他趁着小鸡们都在拼命抢食的时间,顺手就在在草堆下摸出几个还带着温热余温的蛋,放在厨房里的篮子里,准备早上吃最新鲜的。

这是他最近最喜欢干的活了,超有成就感。

“我爹呢?”蹲在地上将手洗干净,宋延年四处张望,没找到他爹的身影,抬头问他娘,一边催着。

“他又去哪啦,我可太想他了,前些日子他可已经答应我了,要带我乘小船去镇上赶集呢。”

江氏的身子顿了顿,说,“你爹他有事,要出门几天,等过几天他回来了,娘一定让他带你去玩,乖哦,今天你再找大力他们几个一起玩吧,记得不要去河边玩哦。”

“我才不要和他们几个小孩玩呢。”宋延年意兴阑珊。

“爹不是才回来嘛?”宋延年不满。

“他又去哪里了,怎么不带上我,我也想去。”宋延年连连发问。

江氏好笑,“你自己就是小孩儿,个儿还没有桌子高,倒嫌弃上别人了。\"

“爹那是去办正事,带上你个小孩儿像什么样。”

“好啦好啦,娘一会儿要去林家嫂子那儿一趟,你不找大力他们玩,要不要和娘一起去?”话锋一转,江氏岔开话题。

“刚好可以和子文一起玩耍。”

“不了不了,我还是找大力他们几个一起玩吧。”宋延年连忙拒绝。

江氏有些好奇:“延年,你不喜欢和子文玩吗?”

按理说不应该啊,宋延年性格开朗,又爱热闹,在村子里又是个辈分大的,他一向爱以长辈自居,和村里每个孩子都很合得来。很少看到他这样排斥去哪家做客的,拒绝的这么快。

“娘你可别瞎说。”宋延年打断江氏不靠谱的话,背过手严肃的说。“这让子文听到了,还以为我针对他,那他得多伤心啊。”

江氏有些好笑,这小小孩子,还知道啥是伤心,说出来还怪有模有样的。

宋延年看江氏笑吟吟的等着他的回答,犹豫了下还是说了。

“我不是不喜欢子文,只不过不大喜欢大嫂子。”

“子文他娘?”江氏问。

“嗯。”宋延年重重的点头,话说出来后,后面的话再说也就不会困难了。

“大嫂子她对子文可凶了,我看了有些怕。”

“子文是读书人,你大嫂对他期望高,自然要求就严格一些。”

江氏不以为意。

接着又说道,“以后我们延年要是读书了,娘也一样严格督促你的。”

“才不是。”宋延年嘟囔,左右看了看没有人,示意他娘弯腰,这才在江氏耳旁轻声道:“子文功课没做好,大嫂子除了拿细细的柳条打子文,还会拿针扎子文。”

“那也是子文不好好做功课在先,辜负了你大嫂的心意,你大嫂才生气的。”

“为了供子文读书,你大嫂也不容易。”

宋延年听罢,难以置信的看向他娘。

江氏给他看得别扭,摸了摸脸,“怎么了?”

宋延年摇了摇头,“娘,那可是针扎啊,多大仇啊,拿针扎人。”

“你大嫂有分寸。”江氏说完又看了儿子一眼,“你可别跑到你大嫂面前没大没小的啊,乱给子文出头,那是别人家的事,她可是子文的亲娘,还有谁能比她更疼爱子文不成”

宋延年受不了,“我知道!我才不会过去乱说话。”

“好啦好啦,又不是娘拿针扎你,你这么生气干嘛。”江氏好笑。

宋延年气闷,声音瓮瓮的,“没有,我没和你生气。”

宋延年长吁了口气,将心中的郁结吐出,这个年代连人权都没有,更不要提儿童保护了,给小孩吃饱穿暖,就算是很好的父母了,更别提那些还供孩子读书的家庭,而且林家嫂子为了供子文读书,那双眼常年熬得通红,理智上他都明白,但情感上,他就是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想再多都没用。

很快,宋延年就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了,如果不能适应和自我调节,估计他天天都得气闷着过日子了。

坐在饭桌上,江氏笑吟吟的舀了一勺鸡蛋:“饿了吧,娘给你做了水蒸蛋,滴上几滴香麻油可香了,快尝尝吧。”

宋延年看着金黄色的鸡蛋上面浇了一些酱油和香麻油,一股咸香味扑鼻而来,自己拿起碗勺,专心吃了起来。

“我出去玩了。”他从椅子上滑下来,和江氏打了个招呼,就冲出门了。

九月的清晨,风凉凉的吹来,带来青草泥土的香气,路边草丛的绿叶上,几滴露珠附在上面,倒显得几分俏皮可爱。

宋延年拿了根树枝,扒拉了一会儿地上的蚂蚁,这才拿出一个小铲子,准备去抓一些虫子蚯蚓,给自己家的小鸡加餐。

小孩子的精力真是无穷的,自打他这身子调理好,宋延年觉得自己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撒起欢来,身子轻盈的像是要飞起。

不到一刻钟,宋延年就跑到村外源山脚下的一个树林里。

这片树林虽然并不是很大,但里面树的品种却是挺多的。往前几步,宋延年还看到了一个小竹筐,估计是前几天采摘枣子的人落下的。

快速的爬上一棵枣树,打了几个剩余的枣子下来,用衣袖擦了擦,就啃着吃了。

一边吃着,一边还查看着周围的环境。

常年累月的落叶和其他生物堆积形成的腐物,让这片土地异常的肥沃,按他判断,这样潮湿,阴暗,又带点温暖的土地里肯定少不了虫子和蚯蚓。

果然,拿起小铲子在一块松软的土地上轻轻一挖,就看到到几条肥圆的蚯蚓在土壤里翻滚。

宋延年忍不住咧开嘴角,手疾眼快的将这几条蚯蚓装进了他带来的破陶缽里。

忙碌了一会儿,日头渐渐的升起,宋延年看到了下装的满满的陶缽,再看看土壤里还在蠕动的蚯蚓,惋惜不已,可恨这陶缽太破太小,不能装下更多的了。

顺着水声,很快就找了个小溪流,将手洗了干净,这才抱着陶缽往家里走去。

还隔得比较远,宋延年就听到一阵争吵。

“我们昨天就是十五个人,没有错。”大虎风风火火的嗓门传来。

“不能吧,我昨天走的时候数了下,有十六个人。”方大力有些底气不足。

“大力哥,是十五个人啦。”江秀水人如其名,声音也是细声细气的,为了这,没少挨他爹打。

“你们在吵什么?”

还在争吵的几个少年看到抱着陶缽的宋延年,眼睛一亮。

方大力更是几步上前,将他拉到几个孩子之中。

在你一言我一语当中,宋延年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昨天几个孩子回去后,各家大人在听了方大嫂的说辞后,都后怕不已。

“中元节还敢下水玩,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几个大人一遍骂一遍打,直打的几个孩子哭爹喊娘,连乎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不,今天一碰头,几个孩子揉着发疼的屁股,不知道是谁又提起这事,话赶话的说起了昨天下水玩的人数,这一说大发了,大家说的对不上号,有人说十五个,有人说十六个。

“我奶昨天说,中元节下水玩,会有水鬼跟着上来,然后他就会混在我们中间,不知不觉的,寻找替死的。”张诺说话声音颤颤悠悠的,眼神里都是惊恐。

“昨天我们就去了十五个,回家的时候数了十六个,里面一定有一个人是鬼!”

这话一出,就像是水滴到沸腾的油锅里,一下就炸了。

有胆小的甚至抱住了旁边的伙伴,又马上的想到什么,跳着松开了,眼神怀疑的看着四周的伙伴。

最大的孩子方大力无力的安抚着其他几个,眼神期盼的看向宋延年。

“延年,你说,我们昨天几个人去河边玩?”

“十六个。”宋延年想了想,肯定的说。

“我就说嘛。”方大力松了口气,还不等他喘口气,就听宋延年接着说到。

“加上我十六个人。”

方大力嘴角的笑容僵住了,他昨天数数的时候是没有算上宋延年的,因为宋延年一直在岸边玩,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

几个小孩面面相觑,不知是谁带头喊了声有鬼啊,哄的一声人都跑得差不多了。

只剩大虎,方大力,张诺,以及江秀水在原地。

“我不怕。”大虎拍了拍胸口,他家是祖传的杀猪匠,大虎小小年纪,已经很有他爹的真传,那身板是壮壮的,“鬼来了,我把我爹的大砍刀拿出来,看看谁更厉害。”

方大力勉强一笑,“应该是我数错了吧。”他还要挣扎。

张诺虽然眼睛里还有惊恐,嘴里不停的念叨,“没事没事,有鬼的话,我就找我奶奶,我奶奶会收鬼。”

众人看向江秀水,只听他细声细气的说,“我不敢跑回家,我爹知道我被吓跑了,会揍我的。”

众人了然,江秀水虽然名字秀气,像个女娃娃,但他确实是男娃子。张婆说他五行缺水,家里人就应是给他取了这么个名字,只是没想到,这名字叫得秀气,整个人也养的秀气,平日里说话细声细气的,经常被他爹嫌弃不像男娃。

其他小伙伴也经常拿这个开他玩笑,有的过分的还给他取小名叫秀娘。

这不,虽然害怕着,但江秀水还是不敢往家跑。

毕竟鬼不会把他怎么样,而他爹会把揍得屁股开花。

几个人看向宋延年,询问他怎么不跑。

宋延年有些摸不着头,他来得迟,还没沉浸到那种气氛,没怎么反应过来。

“我拎着这个,跑不快。”宋延年晃了晃抱着的陶缽。

“这是什么?”几个孩子好奇的凑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