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待看到里面蠕动着,盘虬在一起的无数条红红的蚯蚓,几个人迅速的跳开。

“吓死个人了!宋延年,你真恶心。”张诺脸皱成一团,捏着鼻子大声指责。

“我不觉得恶心就好了。”宋延年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随即宝贝的将陶缽盖好。

“延年,你抓这个干嘛呀。”过了会儿,几个人适应过来,又凑了上去,好奇的问着。

大虎甚至拿了根树枝就要往陶缽里拨弄。

“去去去。”宋延年一手将他拍开。“不能给你玩这个,我捉了它们可是有用的。”

“这些虫子能有什么用途,瞧上去怪恶心的。”江秀水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抖了抖身子,这才觉得好受了一点。

看着宋延年有些佩服,“也就你不怕。”

大虎也在一旁催着宋延年说话。

装得满满一罐子的陶缽还是有些沉手的,宋延年遂将陶缽往地上一放。

众人看着随着他的动作,陶缽里红红的条条蚯蚓,肥硕的好似颤了颤,大家伙儿具是打了个激灵,看向宋延年的目光都变了。

宋延年半点不在意,“我这段时间在家里养了些小鸡小鸭,它们吃饭洗窝棚,都是我在干呢。”

宋延年掰着手指数着自己最近干的活。

“然后我就发现它们可爱吃这些虫子了。”

“而且吃了这些虫子以后,这些鸭子和小鸡下的蛋都比会以前我娘喂养的更多也更大个。”

宋延年嘿嘿一笑,拍了拍陶缽,“你们看这还是虫子么,不是,它们是蛋!”

“哇,真的吗?”听到可以让家禽生更多的蛋,几个孩子瞬间不杵这些弯弯绕绕缠在一起的蚯蚓了,两眼发光的看着地上的破陶缽,好似能将它看出一朵花来。

“我爱吃鸡蛋。”江秀水小声的说道,轻轻的吞咽了下口水。

“说得好像有谁不爱吃一样。”张诺嗤了他一声。

宋延年丝毫不意外,他可是太知道这个时代到底有多缺少食物了。

看大家都感兴趣的样子,宋延年爽快的招呼几个伙伴,“走,跟我去家里看看我养的小鸡小鸭们,准保各个皮毛油光水亮。”

“好啊好啊。”大虎爱凑热闹,欢喜的拍了拍手,“让我看看延年是不是吹大牛。”

“我来拿吧。”方大力贴心的将地上的陶缽拎起,手上掂了掂,“还怪沉的。”

揉了揉宋延年的脑袋,“你这小孩力气还怪大的。”

“没大没小,你还得喊我一声叔呢。”宋延年拍掉了头上恼人的手,原先还想道谢的话瞬间吞了回去。

几个小伙伴很快就来到了宋延年家门口。

“快来,我爹娘都不在家。”宋延年招呼。

几人探头探脑的瞧了瞧,发现确实是没人在家,这才敢跟着宋延年进屋。

“大家都跺跺泥啊。”宋延年看到自己脚上埋汰的草鞋,树林那边泥土太过湿软,粘得他满鞋子都是。

用大力气才跺了个干净,这边在使劲的敲打自己脚下的泥,还不忘喊其他几个小孩。

“这蛋还真的比我家的大个些。”几个人围着宋延年,评价着他手上的鸡蛋。“里面是不是有两个蛋黄?”

“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宋延年有些得意,回答道,“有的有两个蛋黄,一般就一个。”

想了想,索性抱了个碗,小心的将几个鸡蛋磕破倒进去,“你们看,就一个蛋黄。”

“今天我请你们吃蛋羹吧。”宋延年一手捧碗,一手拿着筷子快速的搅拌打发着。

“哇~”几个小孩都看着碗中那要比寻常鸡蛋更红的蛋黄,都眼含期待的盯着宋延年的动作,目光追随着他将打发好的蛋液放入铁锅蒸笼上。

“延年,这不好吧,你娘回家看到鸡蛋少了,该骂你了。”方大力犹犹豫豫,虽然很想吃,但还是怕宋延年挨了打。

“没关系,这是我养的小鸡下的蛋。”宋延年摆手,让方大力放宽心。

接着笑眯眯的说,“如果你们觉得过意不去,到时帮我抓几天蚯蚓就好了。”

虽然还是有点杵蚯蚓那扭曲盘虬的模样,但随着灶火升起,蛋羹浓郁的香味传出,几个人不争气的吞咽了下口水,还是同意了。

蒸好的蛋羹刚刚一上桌,就被几个小伙伴风卷残云一般的抢夺光了。

“我们等下再去抓鱼吃吧。”大虎吧砸吧砸嘴巴,意犹未尽的说道。

“你不怕啦?”张诺呛他,“还想下水抓鱼?”

大虎马上想到方才谈起的水鬼的话题,呼吸一窒,又犹豫了起来,但摸了摸自己还扁扁的肚子,再想想烤鱼那喷香的滋味,他觉得他又可以了。

挺了挺胸膛,“我大虎就没有怕过。”

“你不怕我怕。”江秀水认怂的干脆,“我不但怕鬼,我还怕回家挨老爹打,要去你去,我是不去。”

“那我就自己去。”大虎见几个伙伴没人动,气恼的就要自己起身。

“哎哎哎。”宋延年连忙将他拦住。“说好在我家玩的,一个人去抓鱼有啥意思,我们一起去喂小鸡和鸭子吧。”

见有人拦着自己,大虎也就半推半就的留下来了,就算他不怕水鬼,也怕他爹那蒲扇大的巴掌啊,昨天挨打的地方还没消肿呢。

但是认怂是不能认怂的,想到这,大虎大声嚷嚷,“我才不是怕,我是给延年面子才留下来和你们玩的。”

宋延年见他一边说,一边偷觑大家伙儿的模样,也是好笑不已。

怕谁去又去应了他,让他真的下不来台阶,到时又跟炮炸似的吵个没完没了,连忙招呼上他们几个。

几人看着宋延年将一陶缽的蚯蚓倒入竹篮子里,放上清水,仔细的揉搓清洗着。

直到将它们身上的泥都洗了干净,这才放在一边,又从角落里拿出破陶缽,堆了火堆烧起火来。

“延年,还要洗这个啊。”从宋延年开始清洗蚯蚓开始,方大力几个就离远远的,就怕他喊他们帮忙。

这时看他都清洗完毕了,才推推攘攘的上前来看。

“当然了,不然都是泥巴,家禽吃了会生病的。”宋延年一边回答,将陶缽架在烧好的火堆上方,还不忘往里面添些清水。

“还要煮吗?”张诺简直难以置信,问出来的声音都高了两分贝。

猝不及防之下,宋延年耳朵都被刺激了下,都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对啊,我怕蚯蚓里有虫子,小鸡们吃了不好,煮一下烫一下,里面的虫子就会死掉了。”

看着其他人别扭的表情,宋延年恍然,“没事的,我这个陶缽是专门用来处理这些蚯蚓的。放心,不煮饭!”

方大力几人看着宋延年面不改色的伸手抓起一把蚯蚓,放入沸水中煮熟捞出,胃部隐隐不适。

想到刚才吃下的蛋羹,几个人都不想浪费,几人忍住不吐,只是扭过头不再看他的操作。

“延年,你胆子真大。”江秀水坐在宋延年身旁两步远的石头块上,由衷的说道。

“习惯了就好了。”宋延年语气自然,面带鼓励“过个几天,你们也就习惯了。”

几人并不是太想接话。

将最后一部分的蚯蚓切成小截,再拌入鸡食后,这才去打了热水将手洗个干净。

“是不是很简单。”宋延年一边说,留意到他们几个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知道他们几个一时是觉得有些接受不能。

他倒不会,从一开始他就接受良好,感觉这辈子他的神经还是比较粗的。

“你们可不要觉得它恶心,这些小东西可是很有用的。”宋延年手指了指大虎,随口一言,“它不但能给我的小鸭子小鸡加餐,像你爹身上长的缠腰火丹病,也可以用这个来治疗了。”

“缠腰火丹病?”大虎疑惑,随即明白过来说的是他爹最近脸上长的疱疹。

他爹这毛病最近差点没将他家搞得人仰马翻。

听到这长条虫子能够治疗他爹的病,大虎精神一振,“真的吗?怎么治?”

这段时间,他爹快被这缠腰火丹病苦恼死了,不知怎么的,脸上突然长起了那些火燎似的泡泡,一簇簇的,疼起来让他爹那么壮的大男人都难以忍受。

这几天每每发病,疼痛剧烈,他都捂脸哀嚎不已。

而且他娘还老是和他吵吵,非说他爹是去了不正经痷脏的地方,才得了这病,说他是受这遭罪也活该。

他爹不认!

他说他没做过的事坚决不能承认,他娘一边哭一边和他爹干仗。

家里也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去镇上出摊卖猪肉了,他奶就拿了张小矮凳坐门口唉声叹气,也不知道是叹息家里没有出息呢,还是叹息他爹的病。

这些低气压让大虎都不敢太捣蛋,昨天他爹揍他,他还诡异的还有些欢喜。

起码揍他时,他爹看上去精神头还是那么足,这让听多了他爹的哀嚎声的他,心理反而没那么害怕了。

“这不是去了什么痷脏的地方。”宋延年认真的说道,大虎这才知道,情急之下,他已经将家里这几天的吵闹也说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