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宋延年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一张胡子拉碴,似野人一般的脸,放大了探在他眼前。

骇得他伸手就是一拳挥出。

“哎哟喂!”

猝不及防之下,宋四丰被打了个正着,脖子后仰,捂着鼻梁。

疼痛刺激的他眼泪都飙了出来。

“爹?”宋延年听出了声音,一个骨碌的从地上滚爬起来。

还以为是错觉呢,没想到真的是他几天未见的老父亲。

只是此时的他爹应该有几天没好好打理自己了。

一头乱发打着结,顶着碎草屑,乱七不糟不说,还一脸的络腮胡子。

这才让他一时没有认出来。

“哎。”宋四丰声音闷闷的应了一声。

随即捂着鼻梁哈哈直笑,“我的乖儿就是有劲!像我!”

宋延年一听,是他爹那熟悉的配方没错了。

宋四丰这一笑,可是扯着了伤痛的地方。

只见他赶忙用手捂住鼻腔,感受到鼻子里有血滴答滴答往下落也半点不在意。

胡乱的用袖子就是一擦。

还有心调侃宋延年,笑着说道。

“爹这回回进山都没有挂彩,今儿倒好,算是栽在我儿身上了,哈哈。”

说完还颇为自豪。

一边豪爽大笑的说着话,一边因为生理性刺激流着眼泪,看过去颇有几分搞笑滑稽。

宋延年却是半点顾不上,他爹哪有这样狼狈的时候,这都是为了他啊。

心酸的鼻尖一酸,泪水瞬间涌上整个眼眶。

手撑着地面爬起来,像炮弹一样的冲出,随即紧紧抱着他爹,号啕大哭。

“爹,你去哪里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回家,我要吓死了。”

“嗨,爹这不是没事嘛!”

宋四丰不大好意思的笑笑,一双粗糙的大手抚着他的头顶,安慰了他几句。

“你娘呢?”宋四丰四处探看,没有看到其他人,这才惊觉不对。

将他从怀中扯了出来。

视线紧紧盯着宋延年。

“延年啊,你知道吗?方才爹也给你吓得半死。”

一边说一边比划,“我才刚刚出山,还没缓过劲来,冷不丁的就在山脚这里看见一个小孩躺着,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吓得我是心惊肉跳。”

“走近一看,汰!这不是我儿嘛!”

“可把我急的哟!”宋四丰倒吸了一口气,言语生动的表现着他发现宋延年时的惊吓。

“乖儿子,和爹说说,你是怎么一个人躺在这里了?”

宋延年眼神飘忽的看了他爹一眼,又迅速的将视线移开。

“我就是来看看你回来没有。”

“娘她们在家里老担心你了。”

说完迅速又补充了一句,“我就是太想你了!”

见他爹以从来没有过的犀利眼神盯着他,方才挂在脸上的笑模样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言不发的沉着脸。

宋延年紧张的打了个嗝。

别说,他爹这模样还怪唬人的。

“然后不小心就摔了一跤,醒来就看到你了。”

宋延年表示,他说的可都是实话,只是半句不提自己曾有过想要进源山看看的想法。

想想而已,他又没做,不算犯错。

他还在山脚下呢。

这样一想,宋延年又理直气壮了。

挺直腰板,表情无辜的和他爹对视着。

宋四丰半点没有被糊弄。

如鹰似的眼眸紧锁住宋延年,“你是一个人跑过来的?”

“还想着进山?”

虽然是问句,但他的语气和神情分明是肯定句。

还不待宋延年回答,就感觉自己双脚离开了土地,猛地腾空在半空中。

随后便听到东西划破空气的声音。

咻咻!

屁股上迟钝的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

他被打了?

宋延年怔楞了片刻,扯着喉咙大哭起来。

---------

清晨,天空中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就是这一场小小的秋雨,村子里燥热的气温陡然下降了好几度。

一下子凉寒了起来。

大虎几个来他屋里时,个个都穿上了薄薄的秋衣。

“原来,宋家叔公也会打你啊!”江秀水同情的说道。

大虎趁着宋延年和江秀水说着话,没有注意到他的时候,猛地掀开了宋延年盖在背上的薄被。

光溜溜又带着青肿的屁股就这样毫无预兆的暴露在众人的眼下。

伤口经过了两天已经发黑,边缘处有烂青色。

可见当时打得有多狠。

大虎也是唬了一跳,抓着被子的手都抖了抖。

对着伤口感叹。

“啧啧啧,这下手还真是狠,你爹这次是半点没留情啊。”

疼的麻木的伤口就这样暴露在多个小伙伴面前,还是这么私密的部位。

不过,宋延年也无所谓了。

看吧看吧,反正昨天被他爹从村外打到村里,他的脸已经没有了。

也不差这一遭。

“你爹下手也太重了,这万一要是打坏了,可有得他后悔的。”

方大力不赞成的摇头。

“大力哥。”

宋延年两眼泪汪汪。

终于叫了方大力一声哥了,可见,人真是得落难了,才知道谁是真心的。

宋延年愤恨的扯过被子,不想看到大虎那张看热闹不嫌事大,幸灾乐祸的嘴脸。

“滚滚滚,我冷了。”

大虎嬉皮笑脸的凑了上前,“别嘛,多难得看到我们延年挨打啊。”

张诺插嘴,“要我说,延年你也是该打,居然敢往源山里跑。”

这话一出,其他几人都是点头。

方大力在一旁接话,“没错,虽然我觉得你爹把你打得重了点,但就这件事,要我是你爹,也得气的把你耳朵扭掉。”

“既然不听话,耳朵留着也没啥用咯。”方大力摊手。

谢谢,并没有觉得比打烂屁股好多少,还好你不是我爹,宋延年不吭声。

几人怕宋延年挨了这顿打,也不记事,这万一哪天又自己抽风了再往源山跑,可没人来救他。

方大力特意将那天发生事情又提出来讲了讲。

“你是没看见,你娘都快被你吓死了。”

大虎探头,“我们也吓死了。

现在想起宋家婶婆说延年不见时,村长动员了大半个村子的人去寻找的场面,他还觉得心惊肉跳。

这场搜寻历时一天一夜,村长都放弃了希望,长长叹了声气,往池塘以及溪陵江里安排了人手,准备打捞看看。

所有人都在想着他是不是贪玩掉水里淹死了。

打捞时大家伙劝一直没阖眼休息的江氏在屋里歇息片刻。

江氏也不听人劝,就在岸边盯着。

那摇摇晃晃勉力支撑的模样,让人看了都觉得可怜。

“村里人都说你可能被大河冲走了,溪陵江这么大,上哪儿找去。你娘听后,眼睛都要哭瞎了。”

宋延年将头埋进枕头里,心里不好受极了。

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昏过去那么久,前后一天一夜没回家。

“还好你被四丰叔公给抱回来了。”方大力将带来的药油往桌上一搁,插嘴道。“不然你娘都得跟你跳溪陵江了。”

“那是抱吗?”张诺嗤笑,“是拎,拎,懂嘛!”一边说这话,还一边模仿了下昨天宋四丰拎宋延年的动作。

宋延年将脑袋搁在枕头里,不吭声了。

“往常大家都说延年懂事,我看他啊,平时不捣蛋,就为了憋这么一个大的。”

张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阵仗大的啊,整得全村人都是人仰马翻的。”

宋延年神情郁郁,有气无力,“不要说了,我都知道了。”

江秀水见宋延年怏怏的表情,到底有些不忍,岔开了话题。

“延年,听你娘说,你养好伤后,就要去镇上读书了,是真的吗?”

宋延年点头,“她说让我关在先生那里也好,不会到处跑。”

“真好,我也想读书。”江秀水一脸羡慕。

宋延年也想早点识字,做文盲太可怜了。

他这次简直算是入宝山而空手回了。

想起源山脚下,那神秘地界的那块巨石,宋延年就忍不住捶胸顿足。

他的金大腿啊,就因为他不识字,就这样飞了,飞了。

众人不知道他的郁闷,提到读书,自然而然的就说到了林子文。

毕竟他是小源村里唯一上着学堂的孩子。

“子文要去读书了?”宋延年听到消息下意识的拽紧了薄被,转头问。

“这么快?”

“可不是嘛!”方大力一手将宋延年压回床,一边继续说,“你也知道子文他那个娘,把读书考学看得比什么都重。今儿一早,子文就在他娘催促下,自己背着行李走了。”

宋延年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是替小源村松了一口气,还是该为学堂那边揪一把心。

想到很快自己也要去学堂,到时应该又在一个地方了,也许可以一探林子文的秘密。

他在心底忐忑之余,倒也有种古怪的刺激。

倒不知道我还有这种隐藏的作死精神,宋延年在心里苦哈哈的想着。

将那丝危险的想法拍到脑海深处。

虽是皮肉伤,宋延年还是在床上又趴了两天,才有力气下床走动。

宋四丰都有些内疚不该下手那么重。

嘴上不说,夜里偷偷摸摸的来看了他好几回,回回看着他的伤口低头叹气。

“爹,我没事了。”宋延年单手撑着床,将自己支棱起来,反过头安慰担忧的父亲。

“只是看过去厉害了点,你看,今天我都不麻了。”说完蹬蹬小腿,努力显示自己的强健。

“痛吧?”宋四丰拿过一个软枕,让宋延年坐的更舒服一些。

“下次可真不敢这样了,你把爹娘都吓坏了。爹也是一时情急,打得狠了一些,你不怨爹吧。”

宋延年摇摇头,“我知道是我不好。”

“好好好,知道错就好。”宋四丰老怀甚慰,掂掂的将他儿翻了过来,拿过搁在桌上的药油,轻柔的推开。

屋外,一直被云朵笼罩的月光,在徐徐微风下,悄咪的洒下一地的银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