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宋延年目瞪口呆,下意识的抓紧了船沿边系岸的那条粗麻绳。

被他爹宋四丰救上船板的是一个花娘,整个人从水下捞上来,湿漉漉着头发。

衣裳不整,形容狼狈。

此时正趴坐在船板上,死命的咳着吐着水。

眼见着一口气上不来,脸色瞬间发绀,双目凸出。

两条细伶伶的腿不自觉的蹬着,一双手拼了似的挠着自己脖子。

染了凤仙花的指甲盖都给挠翻了,血淋漓的看过去就让人觉得生疼生疼。

宋延年忍不住一只手拽着绳子,一边上前几步,握拳,重重的往她的上腹部处向上出击,如此重复了几次。

见她在重力的作用下,终于呕出什么,呼吸一下就通畅了。

宋延年吁了一口气,这才有功夫往船板上一看。

原来卡在她喉咙里的是一条手指长的小鱼。

鱼儿被咳出来时,还坚韧的在船板上跳跃了两下尾巴。

一旁花娘奄奄一息。

宋延年向她投以同情的目光,这什么运气啊,掉个河都能呛一条鱼上来。

又见她衣裳狼狈,顺手就拉过旁边船老大遮雨用的粗布棚子,往她身上一盖。

“多谢小恩公。”

月娘侧躺着身子柔柔作揖,目有泪光,风情万种。

宋四丰看的一阵急。

这死孩子,都啥时候了,还敢操心别人的事情。

果然还是打得太少。

“延年,不要分心,抓紧绳子了。”宋四丰一声怒吼。

伴随这一声吼叫,船老大随后就是一声惊呼。

“不好!那东西游过来了!”

下一秒,宋延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他们这只船也翻了。

只见他爹面色大失,迅速的扔了手中的长篙,猛地朝着他的方向扑过来。

可人的速度哪里赶得上坠落的速度,到底还是迟了一步。

落水的一刹那,宋延年有一瞬间迷茫和惊慌失措。

鼻腔,眼里,耳朵里,到处都灌满了水。

四肢不受大脑控制的挥动,徒劳的想要抓住点什么。

难道就这样死在这里了?

经过一瞬间的慌乱,平静下来的宋延年憋着一口气,手脚不断刨着,想要浮出水面。

奈何这水里沉船过多,再加上有一个不明的水中生物绕着河域急速游走着,造成水底里旋涡是一个又一个。

一不留神,就被卷进了一个旋涡中。

宋延年只能放松了身体,憋着那口气让身子随着旋涡往下。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他终于沉到溪陵江底。

水底光线微弱,宋延年睁开眼,只觉得自己身体发着柔柔的白光。

定睛一看,原来光源来自的他的左手。

抬手只见上面缠绕着的是一圈又一圈的白银鱼珠子。

此时,珠子轻微漂浮水中,发着莹莹光芒。

之前他觉得这白银鱼神奇,尤其是鱼头的那颗珠子。

硬是磨着他娘将攒的那小碗珠子打磨成一个个带孔的小珠子,再用坚韧的鱼筋串了一条长链。

这次出门就盘在他上手。

宋延年面带惊奇的抬手晃了晃带着珠串的左手,柔柔的光源,照亮了他眼前的一小片水域。

将手往前伸着,宋延年觉得自己就像是提了一盏绢灯,行走在幽暗的水域里,除了脚下一点点光,耳畔都是流水哗哗的声响。

周遭一片静谧。

不考虑此时的情境,还是有几分浪漫的。

猛地,一个巨大的水浪拍击声粉碎了这一刻静谧的假象。

一只巨龟在水底急速游弋。

宋延年骇得倒蹬了几脚,倒抽一口凉水,连自己在水底能够微弱的呼吸都顾不上察觉。

只见这龟生得十分巨大,似两三辆马车般大小,整个龟壳呈现一种水滴状,前宽后窄。

鳍状的四肢轻轻一挥,就在水中游出了数寻之远。

不过几息,巨龟就已在他面前的不远处。

借着手上的白银鱼珠串,宋延年看到了巨□□部上那五六菱形的的纹路,皮肉无时无刻不在收缩,衬得那纹路诡谲不已。

还在水底的宋延年生生感受了一把汗毛倒竖的感觉。

从龟类冷血无情双眼中,宋延年看出了它智慧的嘲讽。

巨龟张着它的大嘴,里面是密密麻麻尖利的牙,牙缝边缘,隐约可见几片残留的破布。

倒退了两步,宋延年知道自己被盯上了。

秉着呼吸静静的看着前面的庞然巨物,脑袋已经一片空白。

面对这样的水中巨怪,他也不知道该做如何表情。

巨龟如往常进食一般,张开大嘴,猛地一个吞吸。

周围的水流形成一个旋涡,席卷着这片水域中的生物,往它的嘴中涌去。

宋延年被水流带动,毫无抵抗的往那张大的大嘴旋转而去。

一口腥臭,就在鼻尖处。

蓦地的,宋延年心里涌起强烈的不甘。

凭什么!凭什么!

他可以想象的到,如果真的葬身在这龟腹中,他这辈子的父母经历这场丧子,该如何悲痛。

难道他真的就如那张婆所说一般,是讨债鬼投生,无半点益处,生来就为了惹父母亲缘一场伤痛?

我才不是什么讨债的恶鬼!

宋延年愤恨!

似有什么难以言说的力量自他的眉心一闪而过,同手中的白银鱼珠串遥遥呼应。

似一场烟花在脑海中炸开,难以言说的,一种似玄非玄的感觉,光芒过后,宋延年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一本闪着微微银光的书。

书无风自动,刷刷刷的翻卷着书页,猛地停在了其中一页。

而上面,一道似符箓般的图画,正放着微弱的光。

鬼使神差一般,又好似做过千万遍,宋延年以手为笔,以水为墨,在水中凭空的描绘着那图画上的一笔一划。

横竖撇捺,一股灵韵之气似缠丝一般,在周身无处不缠,连绵不绝的灵韵之气又如游龙戏水般一气呵成。

最后,随着宋延年的一个拍击动作,连同他一起被巨龟吞入口中。

都说世人枉费朱与墨,一点灵光即是符。

刹那间,符成,水下巨变。

巨龟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冲天的火光自它口中符箓处喷薄而出。

然而,那燃着白光的火焰,虽然一眼看过去温度就不容小觑,但奇异的,水中的温度并没有升高。

受影响的只有那巨龟。

宋延年被剧痛之下的巨龟吐了出来,痛苦的巨龟搅动着水流,眼见就要在水下形成巨大灾难。

就只见那白光似的火焰猛的高涨,只两三个呼吸间,巨龟就被燃为灰烬,留下一个巨大的龟壳。

龟壳随着白光,似火炼一般,不断的缩小,最后成为巴掌大,散发着氤氲的光芒,缓缓下沉。

宋延年蹬着腿,凑近了将那龟壳托在手心。

一瞬间,巨龟的无数的记忆,似走马观花一般的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原来这只是一只拥有稀薄的海鳌血脉的寻常乌龟,身子也仅仅如碗口一般大小。

从出生破壳之日起就一直生活在溪陵江水域,每日吃着河中的小虾米,躲着渔人的捕猎,偶尔再爬上一块石头翻晒着龟壳,龟生过得有滋有味。

变化发生在近期。

近来,它寻着一股本能,游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海眼旁边。

巨大的海眼直通海底,常年呼啸着凌冽的海风,又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卷入其中的任何生物。

而这只乌龟,刚一靠近海眼,就被卷入了这神秘海眼中。

受海眼疯煞之气影响,成功的激发了血脉中的海鳌气息,又在吞噬了无数的气血后,变成了现在这庞然巨大之物。

传说中,成年海鳌四肢如擎天柱,曾在天地浩劫中被人圣采摘四肢以补天地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从海眼里出来后的巨龟,继承了血脉中的海鳌记忆,分外的仇视人类。

再加上处在幼年期的它,是需要更多的血肉之气来蕴养自身的。

才有了今日的沉船之事。

宋延年攥紧了手中的龟壳,看着它一言难尽。

这时,他发现自己身上的手串,经过刚才那一通折腾,光芒已经几不可见了。

而一直在水中能够畅通呼吸的他,也感觉到了肺部憋闷的生疼感。

他反应过来,原来先前落水这么久而没有昏迷,是这白银鱼手串的功劳。

只是这手串经过方才画符,为了引动天地灵韵,已经崩溃在即了。

想到这,肺内窘迫的的他连忙拼了命的踩水往上。

透过水面上的阳光,和多个漂浮的人擦肩而过。

那些人多是无知无觉的漂浮在水中,不知生死。

宋延年尝试像方才一样,引动水中无数的灵韵之气,让它们形成一个个无形的气泡,包裹着他们,隔开水流,缓缓的浮上了水面。

手腕上的珠串,经受这一遭,灵光飘忽的闪动了一番,彻底碎成细碎的光芒,融入了水中。

宋延年摸了摸光秃秃的左腕,还来不及惆怅,就听到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呼喊。

“延年,你在哪里。”

只见他爹宋四丰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深吸一口气再一个猛子的扎入水中,不停寻找着他,脸上是他从没有见过的焦急慌乱。

“爹。”宋延年吐了一口水,冲他爹大喊了一声。

“延年!”宋四丰顺着声音看去,大吼一声,虎目含泪。

手臂挥动,迅速的游了过去,托起水中宋延年的小身子,激动哽咽不成句。

“好好好,真是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