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第31章


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就又回到了大船停泊的水域。

夜里,几艘船只用铁链捆绑连锁在一起,秋风呼啸过河面,船只仅仅是在水面上微微荡漾。

宋延年这才知道,原来渔户之间也是有守望相助的。

通常□□户相熟的渔船会在同一个水域停泊,他们白日里分别划着自家的小船去捕鱼,能捕多少,全凭各家的本事。

但售卖鱼获时,他们往往会汇聚在一起,抱团不至于轻易被人压价,几搜船中还有一条船是专门用来处理大家卖剩下的鱼。

郭雅指着那条明显造型不同于其他船只的木船,回头看向宋延年。

“我们一般都在这条船上腌鱼。”

果然,风中带来一股咸鱼的味道,腥腥臭臭的,站在下风口的宋延年忍不住连续打了四五个喷嚏。

郭雅又是一阵哈哈笑。

宋延年揉了揉鼻子:感觉鼻子要坏掉了。

郭雅:“别看它闻起来臭臭的,煮的好的话,可香了!”

“到时去学堂的时候,带上两尾去。”

宋延年摇头,表示不是太想要。

三人回到船上时,丸子早已经做好,只是秋日里风大,做好的丸子也已经放凉了。

郭大娘又将丸子用小炉子热了热,这才端到船舱里。

“夜里风大,咱们就在这儿吃吧。”

郭雅一起帮忙着将放在甲板上的小饭桌搬到了船舱里,顺手将原先挂在乌篷檐下的油灯拎到了舱内,往桌上一摆。

宋延年和郭荣两人早就盘腿在舱里等着了。

船外秋风呼呼吹过江面,舱内狭窄的空间,被昏黄的油灯灯光充盈,柔柔的灯光映在每个人脸上,微微跳动,别有一番温馨。

“带他们去哪儿玩了,去了这么久?”

许是气氛太好,郭大娘原先问责的话,都压低了声音。

只见她拿着一把大勺,往每个孩子碗里舀着丸子,侧头看向郭雅。

“我们去放虾笼了。”郭荣插嘴,捧着碗喊烫。

宋延年接过他手里的碗,帮他放在了桌上。

“谢谢延年。”

郭荣拿着汤匙舀起一个丸子吹了吹,不忘告诉他,“赶紧吃,不然要被我姐吃完了。”

话落!

成功的又收获了郭雅的一个脑崩儿。

“好吃吗?”郭大娘问宋延年。

宋延年:“好吃。”

说完,拿着汤匙又舀了个丸子,一口咬了下去。

他可没有说客气话,这丸子确实是好吃。

轻轻咬上一口,q弹爽口!

一股鱼类特有的鲜香瞬间包裹住整个口腔,再混合上面粉的香气,让他吃了一口,还想吃第二口。

不知不觉,一碗丸子就被他吃完了。

放下碗,看看其他两人,也是同样的碗里空空。

看着几个孩子吃的香甜,郭大娘眼角的皱纹都带着笑意,一头有些凌乱的头发也显得可亲起来。

“爱吃就好,下次再来玩啊,大娘还给你做这丸子汤,到时大娘换种鱼来做,还会有不同滋味。”

“娘你说真的”

郭荣马上转头对宋延年说道,“延年,下次的旬假你再来吧。”

说完如数家珍的数着不同种类的鱼名,“白鲢鱼,草鱼鲅鱼,我都爱吃!”

宋延年:

他哪敢这么厚脸皮啊,他要敢这样做,他爹宋四丰非得把他的皮给揭了不可。

饭后,郭雅帮忙着收拾桌面,郭大娘又恢复了沉默,方才的轻松笑容像是昙花一现。

她交代了两声,转身就出了船舱到船尾收拾炉子等家什。

只见她扔了个木桶到河里,麻绳晃晃悠悠,很快就打上了两桶水,将水倒入大盆子后,拖过旁边的一张小杌凳,坐下开始洗洗刷刷。

宋延年:“郭荣,你家的鸬鹚呢?”宋延年期待的问郭荣,毕竟他一开始就是被他口中的鸬鹚吸引来的。

据说,这鸬鹚得有三尺三的高度,他可盼着呢!

“对啊!我的鸬鹚呢?”郭荣转头问郭雅。

“姐,你看到我的鸬鹚没有?是不是被爹带去抓鱼了?”

继而发觉今儿他爹怎么这么迟了还不见踪影,往常这时候得在家中歇着了。

“爹呢?”他四处看了看,“去张伯家中喝酒了吗?”

“刚才咱们也忘记给咱爹留一份丸子了,回头他喝了酒,肚子又得闹不舒服了。”

郭荣语气里满满的懊恼。

宋延年眼尾扫到郭雅,发现她从郭荣提起他们爹时,脸色就不大对劲,低着头阴沉着脸。

只郭荣没有注意到,待郭雅听到郭荣还想要给他们爹留丸子的时候,更是将手中的抹布往桌上一摔!

宋延年和郭荣都被他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眼睛齐齐看着她。

郭荣小心翼翼,“姐,你怎么了。”

宋延年弯腰将掉落在地上的抹布捡了起来,放在桌子上,退到一边。

郭雅面无表情,“别提你爹,你爹他死了!”

这是宋延年第一次看到郭家姐姐脸上这么凶,她绷着脸不笑的时候和郭大娘有了两分相似。

郭荣听到后,明显一愣,随即大哭了起来。

宋延年也是一惊,但是他仔细的看着郭雅想了想,就知道她说的应该是气话,并不是真的。

因为她脸上只见怒容,不见悲伤。

这明显不是死了爹的表情嘛。

宋延年提起的心一下就放了下来,正要安慰郭荣,郭大娘就出来了。

“怎么了怎么了?”

郭大娘出来的匆忙吗,一双手还湿漉漉的。

只见闺女绷着脸不吭声,儿子在一旁哇哇大哭,客人宋延年在旁边表情有些为难。

“怎么了这是?”

郭大娘随手往身上擦了擦湿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好了,不哭了,延年还在旁边看着呢?哭得这么大声,羞不羞啊!”

听到有人看着,羞耻之下郭荣有一瞬间的停顿。

下一秒却哭得更大声了!

“我爹都死了,还不让我哭嘛!”

郭荣心里又是悲伤又是委屈,他爹都死了,他娘还怕他哭大声了延年会笑话他。

“延年才不会笑话我。”

他在学堂里都哭了多少场了,延年可一次都没有笑话过他!

“你听谁瞎说呢!”郭大娘听到郭荣的话立马朝地下呸呸呸了几下,不论什么时候,好端端的说人死都是犯忌讳的。

下一秒郭大娘精准的用视线揪住旁边杵得直直的郭雅。

郭雅被这满满怒气的目光吓的后退了两步,随即又停住脚步,倔强的扭过脸不说话,一副死不认错的模样。

死丫头!郭大娘咬牙切齿,一双眼几欲喷火!

但见儿子哭得那般肝肠寸断,只得压下怒火,搂过郭荣哄道。

“乖,你姐胡说的,你爹他还好好的,你别听你姐瞎讲。”

郭荣揉了揉眼睛,露出满脸的泪水,却还是不相信,不住的哽咽:

“娘你就别瞒我了,我都长大了,呜呜,爹是怎么死的?”

郭大娘:“别一口爹一个死的,你爹没死!”

郭荣狐疑:“真的?”

郭大娘连声保证,旁边的延年也将他拉到一边,递了条手帕子给他,“擦擦,你爹他没事,你姐骗你的。”

说完,示意郭荣看他姐姐的神情。

郭荣看到他姐那毫无悲伤的表情,也转回了脑子,伤心过后是勃然大怒,“那她骗我干嘛!看我哭好玩吗?”

宋延年:“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

那厢,见儿子停止了哭泣,郭大娘压住因怒气而起伏的胸膛,压低声音不做表情:“郭雅,你跟我过来。”

“延年,你在这陪着郭荣一会儿。”

宋延年连忙应下。

郭大娘说完率先转头走到了船尾。

郭雅咬着唇,一双眼变幻不停,又拿起扔在桌上的抹布,重新将桌子擦了个干净,这才昂着头向船尾走去。

“走!和我一起去看我娘怎么训她!”

郭荣想了一通,觉得自己白伤心了一场,不甘心的拉上了宋延年要去看他姐挨揍。

“这臭丫头她胆大包天了,还敢瞎说爹死了。”

宋延年不想去,这明显是他们家的家事,他跟着凑合个啥劲儿啊。

“不,我不去!我累了,刚才去放虾笼子好累啊。”

他站在原地任凭郭荣怎么拖拽都不动。

“你和我一起在这儿休息吧。”他反过来想要拉郭荣。

郭荣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唾骂他没有义气,转头自己猫着腰悄声跟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郭荣就跑了回来,一改之前的咋呼模样,一脸沉默的缩在墙角。

宋延年无奈的站了起来,陪他缩在墙角,“说吧。”

郭荣哭丧的抬起头,“延年,我爹他不要我们了。”

在郭荣断断续续的哭诉中,宋延年才拼凑出一个事,原来前些日子,他爹在外面给他找了个小娘,近来吃住都在小娘的渔船上,俨然有要在那条船上长期居住下去的意思。

“娘她们都瞒着我,上次就只有我回来时他才回家过了那么一夜,这次我放假,他干脆都不回来了。”

“连我的鸬鹚,他都要送给那小娘养的娃娃了。”

郭荣悲从心来。

他用力的用袖子擦了一下鼻涕和眼泪,神情愤恨。

“也不知道那小娘有什么好,简直就像下了迷魂汤一样,大姐说她都有五个娃了,我爹还当成宝一样,现在连家都不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