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影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碧影文学 > 在鬼怪文里当县令的日子 > 第44章 第 44 章

第44章 第 44 章


冬日里日头短, 才酉时初刻,小源村就已经被夜幕笼罩。

夜里的小源村很安静,只有各家各户的灯火稀稀拉拉的为小源村添一点光辉。

宋延年抱着酒瓶子跟宋四丰后面, 将脖子往兔子毛围脖里缩了缩。

“今儿夜里可真冷。”

这时,又一阵寒风吹过,它就像猛兽一般,卷起地上的枯叶, 呼呼呼的将人的面皮刮得生疼生疼的。

宋延年下意识的搂紧了酒瓶子, 里头是刚刚烫过的米酒, 捧在手心里倒是有些暖意。

宋四丰闻言回头,他手里提着一盏防风灯, 里头的红烛涓涓涓的流着烛泪,拼命的为前行的人照亮脚下的一方土地。

宋四丰摇头, “乖儿, 好男儿就得不怕冷不怕累, 你这样可不行。”

说完,他单手就将宋延年扛起,大步往前迈,“一会儿到了你爷奶家,咱们爷俩喝上一盅。”

“我和你说啊, 这酒可是好东西, 大冷天里喝它两盅, 浑身都热。”

宋延年抱紧怀中的酒瓶子:

他爹这还没喝上呢,就醉成了这样!

“不行!”

宋延年斩钉截铁。

“我还小,不能喝酒。”

说完警告的用头去顶他爹的脑门。

“一会儿饭桌上, 你也不许哄侄女侄儿他们喝酒!用筷子沾也不行!”

说完顿了顿, 他语重心长, “小孩喝酒是会傻的!”

宋四丰嘟囔:“还小孩?你的侄儿侄女可都比你年纪大!”

“好啦好啦,爹知道了,爹就和你伯伯他们喝!”

两人带着一股寒气来到上房,屋里大部分人已经到齐了。

江氏上前几步,将打开的门掩上,嘴里埋怨,“怎么就这么迟了,娘刚才都问我两回了。”

宋四丰嘿嘿笑了几声,嘴上却不答话。宋延年站在地上,冲他娘摇了摇手中的酒瓶子。

示意这就是来迟的原因。

江氏看了那酒瓶子一眼,无奈的瞥向一旁的宋四丰,“你爹这儿也有酒,干嘛还要特意从家里带?”

宋四丰小声凑近江氏耳边,低声道。

“爹这儿的酒不好,我还不知道他,就爱去村东的酒老儿家里,打那掺了水的米酒,便宜!”

“我可喝不来!喝了准保肚疼,百试百灵的那种。”

江氏看了下坐在主位上的宋友田,“不能吧,前儿你不是刚给他送了一坛好酒嘛,今天这日子,不正好一家人一起喝了!”

“爹有这么小气?”

宋四丰:“你等会儿看着吧。至于那坛酒,你就别提了。”

“我前脚刚把它送到上房,他后脚就拎到我三哥家!”

宋四丰撇嘴,“这会儿估计还在三哥家的灶台里搁着。”

江氏还一脸不相信。

宋四丰哂笑,“我自己的老爹,我自己清楚,他会这么做,也是操心三丰日子过得不好。”

所有人都高兴,就是他这个孝敬的,心里怎么想,都不是滋味!

宋四丰整理了下心情,推了推江氏,“快快,咱们快过去,今天这么大的日子,我们就不说这扫兴的话了。”

说完,宋四丰拎过宋延年手中的酒瓶子,一副乐乐呵呵的模样,朝着主桌的方向走去。

“来迟了来迟了。”

“不会不会。”回话的是宋四丰的二哥,宋双丰。

只见他带着笑站了起来,手里指挥着,让身边的几个人往旁边挪了挪位子,给宋四丰腾出了一个空位。

“四弟,来来,坐二哥这。”

宋四丰从善如流的坐下。

在宋双丰的另一边是宋三丰,老江氏这一辈子生了四儿三女,三个女儿嫁在村外,今天这年节的日子,是没有回来的。

四个儿子中,老大运道不好,前几年进山采山珍的时侯,遇到了一窝马蜂,结果被好几十只的马蜂蛰了。

人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

是以,今天这上桌上,宋延年只有两个伯伯在场。

宋三丰见到宋四丰进来,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来,他还因为自己这四弟不领情,不肯过继自己的二儿子生气着呢。

他的视线瞟过宋四丰放在桌上的酒瓶子,不阴不阳的开口。

“哟,这不是四弟嘛!这来爹这里吃饭还得自己带酒啊,怎么,是嫌爹家的酒不好喝吗?”

“快快,往我这斟上一杯,我可得好好尝尝,你这酒到底是啥好滋味。”

宋四丰听到这话也不生气,他不咸不淡的瞥了这三哥一眼,这才开口说道。

“三哥昨日晌午的时候,不是从爹那里拿了一坛酒嘛,怎么还没尝够吗?”

“我这酒和那坛酒就一个味,知道为啥不?”

宋四丰不紧不慢的拿过宋三丰面前的酒杯子,往里斟了一盏,“因为啊,它们都是我从安同镇花银子打回来的!”

说完,他将酒杯往宋三丰面前一推,“来,既然一坛还喝不够,三哥再多尝尝?”

宋三丰看着面前的酒杯子,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主位的宋友田也是一阵尴尬,他张了张嘴,花白的胡子看过去有些可怜兮兮。

“四丰吶~”

宋四丰拿起酒瓶子往宋友田面前也是一斟,淡淡的道。

“爹你也尝尝,是不是比酒老儿家的味正!”

宋双丰见气氛如此尴尬,只等拿起筷子,哈哈笑着。

“吃菜吃菜,今儿菜多,咱们可得多吃点。”

宋四丰给自己也斟了一杯酒,一口闷了,他自己愿意孝顺是一回事,拿他当冤大头可不行!

总得叫他们知道,有些事,他不说,并不代表着他不知道!

跟在后头的宋延年都心疼他爹了,当下决定,回去后要多哄他爹开心开心。

得让他爹明白,他宋四丰没有个好老子,但还有个好儿子啊!

另一桌的老江氏看到这一幕,恨不得冲到她家老头面前,道一声该!

她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在看见跟在江氏身后的宋延年后,瞬间带上了笑意,招手。

“来来,延年到奶奶旁边坐。”

时间在推杯换盏中,一点点流逝。

老江氏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凭借以往的经验,估摸了一番时间,回头对众人道。

“好了好了,这差不多都二更天了,你们也早点家去,今天都忙了一整天,你们回家就好好休息啊,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宋四丰吃的正是酒酣时,拽紧酒杯,还不大乐意走。

“娘,多难得的小年夜,今儿我们就在娘这里睡下了。”

老江氏无奈,“这大冷天的,我这里又没有你们的铺盖,走走走,一个个的都给我家去,尽想给我添麻烦!”

几人见自己老娘态度坚决,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在自家媳妇小孩的搀扶下,家去了。

宋延年在江氏的示意下,上前几步,牵起宋四丰的手,揉着眼睛,“爹,我们也回去吧,我困了。”

“好好,我的乖儿困了,得回去睡觉了。”

宋四丰一脸笑,说完,凑着一张通红的醉脸,亲昵就要贴过去。

江氏一把将他拉开,嫌弃,“也不看看自己这臭烘烘的模样,把延年都熏着了。”

宋延年倒是不嫌弃他爹身上的酒味,就是有些不大放心他爹,他摸了摸他爹的脸。

热热乎乎的。

江氏,“我在这里帮娘一起将碗筷收拾下,不然她今晚得忙到几点,你自己能走回去嘛?”

宋四丰醉眼微眯,“才这么点酒,哪里就醉的了我!”

说完,撩起眼皮,对宋延年露出一个傻气的笑。

“再说了,我现在可是有延年了,他怎么的,也不能把自己老子搞丢吧。”

宋延年冲他娘点头,“我会护送爹回去的,娘你就放心吧。”

江氏捂脸,瞧这一大一小的腻歪样,真让人没眼看!

她见宋四丰眼神虽然有些迷瞪,但那身姿还站的好好的,想来走路应该是没有问题,就冲他俩挥了挥手。

“去吧去吧,娘收拢好碗筷就回家,你和你爹先睡。”

一边走进屋,一边还嘟囔,“还说什么爹打的掺水酒不好喝,喝完了自己带的酒,掺水酒不是照样下肚!”

江氏恶狠狠,“我看你今晚窜不窜稀。”

就是不窜稀,明日酒醒,那头也该不能要了!

宋延年手里提着灯,牵着他爹的手走在前头。突然就听他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延年,你说这路这么黑,会不会有鬼啊!”宋四丰缩了缩肩,“爹偷偷告诉你啊,爹还真挺怵这玩意儿的!”

宋延年:怵你还提这?

宋四丰感叹:“还是咱们延年厉害,现在都不用怕这些了。”

宋延年:不,他照样怕。

不过,他确定他爹这是真的喝醉了,不然哪会讲这样的话。

“延年,你怎么不讲话?”

宋延年提灯晃了晃,示意自己在看路。

“我在专心走路呢。”

大晚上走着夜路,本就是逢魔时分,居然还敢说鬼,这不是活腻歪了嘛。

宋延年想岔开他爹的话,奈何醉酒的宋四丰不讲道理。

只听身后的宋四丰继续说。

“前些年,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咱们村子里就有两个年轻后生,在靠近年关的冬夜里,人没了。”

“直到第二天清晨,这两人才被你江叔发现,说来也怪,这大冬天的,两人都将身上衣服扒拉的只剩下一条裤衩。”

“赤条条的在榆树林那附近躺着,可不就被冻死了嘛!”

第二日宋四丰醒来,记起自己醉酒说的这些话,当下就朝自己脸上招呼了两个耳光子。

啪啪啪!说啥不好,和儿子说这些!

当然,此时的宋四丰却没这个自觉。

只听他继续开口,“你江叔看到的时候,他们都被冻成棍儿了,硬硬邦邦的。”

“我们搬的时候,你江叔魂不守舍的,一不留神之下,脚滑了一跤,直接把那两人也摔地上了。”

“好家伙,这一摔可不得了啊,直接断成几段了。

宋延年头皮一麻,拽紧了宋四丰的手,“爹,我们到了。”

进屋点亮了几盏烛火,他这才觉得安心了许多。

夜里,宋延年躺在宋四丰和江氏中间,突然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扭头朝窗户外头看去。

此时已是三更天,往日这个时候,村子里该是公鸡打鸣,偶夹杂几声犬吠了。

然而,黑暗笼罩下的小源村,却是安安静静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